“沒錯,我採用了目前最先進的GTRE跟蹤技術,定位了它五年來的具體位置。我發現了它就在L市興山一帶。”

“確定嗎?”

“沒錯!絕對錯不了,信號一直都在那裏,已經快半個月了,都沒有明顯的移動過,所以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你要的東西肯定在那裏!”

“好吧,我知道了,欠你個人情。”

“哎呦,大哥,咱能不能不這麼客氣啊,以後有什麼事情說一聲就可以了。”

“好的。”

“對了!你開公司能算我一個不?我給你當網絡安全顧問,我敢保證咱們的官網絕對的安全!”

“真的?!”

“恩,其實我也想找點兒事情做!”

“行!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就怕你不願意。”

“怎麼會不願意呢?老大,你知道嗎?跟你在一起幹事兒,處處有驚喜,處處透着刺激!過癮!”

“公司開了給你打電話。”

“哦了。”

掛了電話,姚飛馬不停蹄的趕到了王電鑽家。

“有消息了?”

“沒錯,根據我朋友的幫忙定位,人應該還沒死,就在附近的興山一帶!”

“你說什麼!?沒死!?”

剛纔在電話裏姚飛就給自己說,老袁的兒子有下落了。

王電鑽本能的以爲人肯定已經死了。

畢竟五年了,要是不死,爲什麼不回來找袁琪呢?

“恩,我確定,我相信我朋友。”

“那這五年他爲什麼不回家呢?”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要去了以後才能明白。”

“你一個人嗎?”

“不,我那兒還有三個幫手,我帶他們一起去。”

“好吧,我知道你這孩子脾氣倔,認準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也罷,去看看吧,萬一……哎!老袁這幾年過得也不好,如果你真能找回他兒子,對他來說也是個安慰。”

“恩,主要他是個人才,我不想讓他就此埋沒。”

“多的我也不說了,注意安全,哪怕救不出他兒子,你也要活着回來,我們巨鱷幫的未來可都託付給你了啊!”

“放心吧!我會的!”

馬不停蹄的叫上了林風三人,徑直開向了興山。

這是一間環境清幽,但面積卻不大的屋子。

屋子裏擺設極其簡單,除了必要的傢俱外,再無他物。

還有就是一副茶具,操作這副茶具的人,手上已經佈滿了皺紋,可以看出年齡的大小。

此刻站在他對面的是個一身黑衣,低着頭的男子。

“怎麼樣了?”

男子搖了搖頭。

老者把第一泡的水倒掉,又給自己斟滿了一杯。

放在鼻尖處,用力的吸了幾下,就好像面前放着的是世間最美的瓊漿玉液一般。

輕抿了一小口,老者的臉上露出了愉悅的表情。

許久,他才放下杯子。

“幾個月了?”

男子依舊低着頭,不敢看老者的眼睛:“快兩個月了。”

“上面的人什麼態度?”

“據我所知,上面的人很看重他,對於他接管幫派,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估計只要不是太出格,就不會有什麼大動作。”

“哼!不知道那個老傢伙究竟在想些什麼?僅僅是爲了一個黑寡婦嗎?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

男子低着頭,沒敢接話。

“上面沒出招,我們就逼着他們出招!我倒要看看,那個老狐狸的忍耐度究竟有多大?”

“吩咐下去,把五堂堂主叫過來!”

“是!”

老者拿起杯子,又抿了一口茶,意猶未盡的咂了咂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驅車不到兩小時,就到了興山。

由於這是一片荒山,也沒有什麼具有潛力可開發的景點,所以就一直被**擱淺,沒有列在改造的圖紙上面。

來這裏遊玩的人也是屈指可數,大部分就是來這裏野炊的。

不過也只敢在山腳下玩玩兒,像這種未開發的荒山,有誰知道山上是否有毒蟲猛獸呢?

在車上,左鋒就給了自己詳細的三維座標了,座標顯示目標就在興山的半山腰處。

擡頭望了一眼興山,預計要走個三四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姚飛讓林風三人先原地休息一下,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然後在繼續上山。

四人找了一處比較乾淨也比較安靜的地方,盤腿坐下,拿出了各自攜帶的揹包,吃了一些東西,四下閒聊着。

冰山法醫:溺寵律政佳人 突然,姚飛的耳朵裏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自從修習了《息髓經》後,他的視力聽力都遠超於常人,更何況大能者宗武把畢生的功力都傳授給了他,這聽力視力估計都快趕上葫蘆娃了。

“噓!”姚飛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讓三人安靜下來。

林風三人卻沒有姚飛那麼好的聽力,只是不明所以,不知道少主怎麼了,突然變得神經兮兮。

“有聲音!”

“恩?”

“讓我聽聽!”

姚飛又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了聽,聲音好像來自於西北方向。

“收拾一下,跟我走!大家要小心!”

四人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來,往西北方向走去。

越走那種奇怪的聲音就越來越大了!

“小心!”

再走了幾十米後,聲音竟憑空消失了!!

“鬼!有鬼!”這是姚飛心裏的第一反應,否則他無法解釋這憑空消失的聲音! “咦?!”林風也聽見了這種奇怪的聲音,不由得停下腳步,四處張望。

“少主,你聽到了嗎?”

姚飛點了點頭,看向了聲音最後出現的地方。

那是半山腰旁的一處瀑布前, 崖上的草在肆意的瘋長着,因爲自然的原因,竟出奇的茂盛。水流順着凹凸不平的峭壁急泄而下,毫無着力點,更沒有 一絲的停頓。

由於水流實在是太猛,在向下飛逝的時候,拍打着石壁,發出轟隆轟隆的巨響,着實壯觀。

多年的流水侵蝕,造成這個瀑布越來越深、面積卻在逐漸的縮小,成爲了一汪水譚了。

“剛纔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說話間,姚飛已經走到了水譚前面,半蹲着,看着水面。

“好可怕的聲音啊!”

“大家小心點便是!”

看了半晌,並沒有什麼其他的發現,姚飛心不甘的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繼續往目的地走去。

約莫過了大半個小時,纔到達了目的地。

這就是袁琪兒子袁善水身上手機信號最後消失的地方。

“這……”

林風撓了撓頭,顯然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如果袁善水真的一個人在這裏呆了五年的話,那也太有挑戰性了吧。

先不說吃的怎麼解決,就是這漫山遍野的蛇蟲鼠蟻都夠要了這個在溫室裏長大的花骨朵的小命兒了吧。

“少主,是這裏嗎?”

姚飛看了看傳輸過來的信號座標,又比對了半天,才點了點頭:“沒錯!的確是這裏!”

“可……”

“什麼人!!”

剛想再說什麼,那邊自己的少主已經大踏步走遠了。

林風三人絲毫不敢怠慢,緊跟少主。

不遠處,果然有一個黑影如鬼魅般的前行。

姚飛提起了氣,撒丫子追那個黑影。

黑影的腿上工夫的確厲害,要不是姚飛內力深厚,說不定都已經跟丟了。

但是現在的他,就算有萬般的不足,但是仗着這個內力足的BUG,卻是無往不利。

兩人的距離也在越拉越小……越拉越近……

終於,黑影停住腳步不動了。

緩緩轉身,竟還有面罩遮住了臉。

Prev Post
“哦,不對,應該是奴才攜犬子親自給您送過來……”
Next Post
但為了給小梅和自己打氣,小寶也只能強裝鎮定。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