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等到衆人說話,金龍繼續說道:“這個是玄武,也是六大神獸之一。你們夠功力的就先跟着我來,我會留下標記,給其他一些功力不足的神人指引方向。”

說完話後,金龍就是一聲長吟,他的聲音帶着一圈金色神光,在這個神界空間散發出去。

片刻以後,虛空中出現了無數亮光,接着數以億計的長龍,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

金龍身上神光大射,他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遠處的星空中,出現了一個金色亮斑,熟悉的龍氣,作出了一個標記。玄武看了一下衆人,只是微微點了一下巨大龍頭,隨即也消失在了原地。

嬴政等人連忙將信息使用神念傳開,緊接着諸多神人身上都是散出了光芒,虛空中光芒大作,衆人朝着金龍留下的標記移動過去。

連續瞬移不知道多久時間,李帥突然感覺面前的景象猛的一變,一直都是黑暗籠罩的空間,這個時候現出一片白晝景象。

李帥發現來到這裏後,自己身體當中的神力流動立刻緩慢了許多,嬴政等幾個功力較高些的神人也都在李帥之後進入到了這個地方。

他們幾人明顯也都感覺到身上發生的異常變化,幾人湊了到了李帥這邊,其中嬴政開口問道,“李老弟,你有沒有覺着異樣感覺?”

點點頭,李帥回答說道:“身上神力流動減弱許多,只有過去百分之一的速度。”

嬴政說道:“我們也是差不多。”

“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爲什麼周圍除了一片白晝就見不到任何東西,而且這裏還沒有光源存在。”李帥緩緩問道。

幾個神人全都搖了搖頭,這樣的空間他們也都是第一次接觸到。

衆人的功力遠勝其他神人,所以也是最先到來這個空間的修神者。就在李帥等人等待數分鐘後,一隻只閃爍着各色光芒的長龍也都紛紛進入到這裏,他們在李帥等人眼前晃了一下,隨後便再次消失於幾人眼前。

落後的神人也都紛紛追了進來,不過他們也都向着李帥幾人一樣,進入到這個空間後就停了下來。看來他們也遇見了如同李帥幾人的問題,失去了前進的目標和方向。

氣氛有些詭異,長龍們全都先是出現,隨後消失,只有神人們進入後接着就是停下。神人的數量越來越多,李帥等人自然不能繼續呆等下去。

嬴政幾人都是無奈的發現,根本就是不能看出龍族使用什麼方法離開的這個空間。

東帝說道:“不然我們就先攔住一個傢伙問一下情況?”

他的建議得到衆人的認同,看準一個剛剛出現的青色長龍,李帥等人聯手佈置一個結界將他困了下來。

不過結界還算是有了作用,那條青色長龍被攔了下來,他的面上現出不善之色,有些憤怒的神念傳進了李帥幾人的腦中,“你們幾個幹什麼呢,爲什麼要擋住我的去路,族長召喚,我們龍族成員都必須要一刻不停的趕過去。”

雖然青龍極爲不忿,可是李帥等人都是沒有撤出結界的想法,嬴政歉意的說道:“這位龍老兄,抱歉打擾你一下,我們這些人都是被困在了這個地方,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夠繼續前進。”

青龍晃了一下巨大腦袋,當他看見周圍停滯下來的神人後,露出了理解的目光。“原來是這個原因,你們這些修神者都是第一次來到這個空間,出現這樣的事情也是必然。出去的方法就是在心中默唸正神殿,下一刻你們就會出現在那個星球所在的星域了。”

李帥試驗了一下青龍說出的方法,他立刻感覺到一個奇異的空間,那個地方好像一直都是隱藏在自己腦中一般,就像是由遠古時候的遺留下來的記憶一般。下一刻時間李帥就消失在了那個白晝般的空間,進入到了一片奇異的星域。

得到方法後,嬴政等人放開了青龍,他們先是將方法傳遞給其他修神者,隨後也都一個個的消失在了這個奇異的地方。

巨大的綠色星球,這是李帥來到這個空間中第一個看見的東西。無數神獸在這個空間中飛行遊蕩,可是李帥的心神完全放在了面前那個巨大星球中。

星球的核心處是一股浩大的能量,李帥對那股能量感覺極其熟悉,因爲那裏就是所有空間存在的根本,一切的生命也都源自那裏。

噬夢仙尊 身後不斷有修神者出現,他們同樣也被面前的景象震撼,星球核心能量的巨大,使得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李帥突然感覺到了一種不協調的因素參雜在這個空間當中,他四處看了一下,卻是沒有發現到任何不妥當之處。

不過這樣的觀察卻讓李帥找到了金龍的位置,身處在諸多神獸中,金龍卻是散發出來一種極其強悍的氣息。

完全高出一個境界的能量,但是就是這一個境界,卻把金龍和其他神獸區分開來。 修神者不斷進入到這個空間中,可是李帥絲毫沒有感覺到同伴到來的安全,一股巨大的陰影籠罩在他的心頭,總是讓他覺着將會有事情發生。

雖然不明白這種感覺從何由來,可是李帥卻寧可相信自己的感覺。現在可不是兒戲,出現任何事情都會造成衆多的人員傷亡。

心頭涌出的莫明感覺讓李帥覺得恐慌,甚至李帥覺着自己的身體開始顫抖。

竭力控制這種行爲,李帥放開了身上束縛,戰甲立時將他裹了起來。金光燦爛的鎧甲,使得李帥擁有了更加強大的防禦力量。

後面到來的神人見到李帥這邊散出金光,儘管不知道什麼原因,衆人也都紛紛效仿着作出了同樣反應。

一時之間修神者的陣營各色神光大作,諸多形態的防禦戰甲披掛在了神人們的身上。

完全形態釋放的戰甲,修神者本身需要提供很大程度的能量,一般來說神人都不會願意作出這種消耗,除非是到了極其的關頭。

修神者的異動居然絲毫沒有引起神獸的注意,這點讓神人們感覺到氣氛極其詭異。

“李老弟,你發現什麼了?”嬴政的聲音在李帥耳邊響起,他的身上也已經穿戴了一層全覆式戰甲,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

李帥搖頭說道:“雖然沒有發現到任何異常的情況,可是我就是覺得一種心悸的感覺。”

“我的心裏也有那樣的感覺,不過只是很少的一點,並未有讓我覺得到威脅存在。”東帝在一邊說道。

嬴政說道:“可能是境界的原因吧,問問其他人,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異樣感覺。不管怎麼說,萬事還是小心爲妙。”

果然如同嬴政說的那樣,真的是境界原因,功力高些的神人都能感覺到周圍空間有些詭異,而實力弱些的神人就沒有任何感覺。

心臟突然咚的一跳,李帥心脈受到劇烈震盪,突如其來的重擊,讓他立刻噴出了一口鮮血。

回頭看了一下嬴政等人,他們僅是身體晃動了幾下,雖然因爲面罩遮擋看不見嬴政等人的面孔,可是李帥仍舊能夠判斷出來他們幾個也都受到一些創傷。

然而李帥等人突然受到創傷,卻是整個空間發生變動的先兆,就在衆人剛剛從震動中平復過來,周圍的空間開始了超大範圍的崩裂。

“大家都朝着星球那邊移動。”嬴政的吼叫聲傳開。

其實也用不找他來提醒,稍微有些眼裏的也都知道,這個空間中最重要的地方就是神殿所在的星球,如果那裏都不安全,無數空間的存在也就成了笑話。

不僅神人有這樣的舉動,神獸們也是紛紛朝着神殿所在的星球飛行過去。

衆人的速度極快,眨眼時間紛紛涌進到了星球的大氣層中。等到神人們進入到這個地方後,剛纔那種心悸的感覺立刻就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有了心驚膽戰的感覺,這個時候衆人也纔有心情回望外面的世界,奇異的景象出現在衆人眼前,那是一副極其恐怖的景象。

天空好像被撕裂成爲一塊一塊的形狀,每一塊空間的夾縫處,陰暗的暗紅色裂縫透出詭異的生命波動。不過任何一個人也都不會認爲那些東西會是溫和沒有殺傷力,相反,暗紅**域給予衆人極爲強大的壓抑感覺。

這還只是在安全時候的感覺,如果身出在那些夾縫之中,難以想象將會是一副怎樣的景象。

暗紅色的雷電咆哮着,原本平靜的空間現在鬼蜮一般,至少李帥感覺,就算是傳說中的地獄恐怕也不及面前的情景。

星球外面的空間開始崩塌,暗紅色的區域不斷增加起來,這個時候星球裏面卻是涌出無數白色的激流,這些巨大能量光帶飛涌出去,正在朝着星球壓縮而來的紅色陰影被遏制住了。

正神殿所在的星球現在完全被白色光芒包裹,而這團白光之外的空間,已經變成了暗紅色物質所侵吞。

逐漸從外面景象平復下來,李帥這個時候纔開始注意起周圍的景象。就在李帥將心神放在星球當中的時候,熟悉的感覺再次涌進了他的心頭。

這裏的情景李帥曾經見到過,不過那是在金龍的記憶中,將隱藏着的記憶圖片挖掘出來,李帥大致判斷出正神殿的位置。

嬴政突然來到李帥的身邊,“老弟,我們這些人有事情作了。”說着他指了指天空,李帥順着他的手臂看了上去。

還好李帥的視力驚人,所以他見到了嬴政所指的東西,暗紅色的天空居然分裂出來無數個黑點,帶有着生命氣息的黑點,正朝着這個星球飛撲襲來。

“那些是什麼東西?”李帥問道。

嬴政回答說道:“陰魄,完全由能量構成的生命,沒有記憶,存在的目的就是爲了吞噬掉所有出現在它們的前方的事物。”

李帥只是點了一下頭,“我找到了神殿的方向,只要直接朝着那裏,就能夠去到我們的目標。”說着李帥指出一個方向。

“李老弟,你一個人先去吧,天上的那些傢伙必須要解決掉,他們如果壯大了,可會是很麻煩的東西。等到我們將他們解決掉,之後就會過去找你的。”嬴政沒有理會李帥說的神殿,只是這樣朝着李帥說道。

李帥想了一下,“我還是留下來和你們一起戰鬥吧,雖然不知道天上東西到底會有什麼異變,不過看你們這副嚴陣以待的情形,我也能判斷出來它們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

“李老弟,我讓你先過去也是有原因的,我們這些神人曾經許多次和天上那些傢伙戰鬥過,大家也都有許多經驗,互相之間配合也較爲密切。像是這樣規模的戰鬥更需要配合,你留下來幫助其實並不很大。”

嬴政搖頭繼續說道:“最好老弟你還是先過去神殿那邊,我總覺着事情並不只是眼前這樣簡單的。”

就在說話間,神人們向着天空撲下來的陰魄迎了上去,果然如果嬴政說的那般,衆人之間配合極其緊密,無論攻防都是無懈可擊。

不過迎戰上去的並不僅是神人而已,衆人神獸也從地面上飛了起來,他們氣勢恢弘,僅是一波衝擊便將空中敵人毀滅掉一大片範圍。

李帥看了一會,立刻決定了自己的去向,天上修神者還有那些神獸,全都是結成陣勢,他們的配合極其密切,自己貿然插手也只是干擾他們的配合。這裏沒有李帥可以幫上的事情,自己還是先去神殿那邊吧。

金龍的氣息出現,李帥同時感覺到另外三股神獸氣息。不過就在李帥發現到他們幾個的時候,神獸同樣也是感覺到了李帥的過來。

李帥立刻停止了前進的勢頭,儘管幾個神獸聚集的地方不是神殿,他還是決定下去一探究竟。

穿過一層厚厚土壤,李帥進到了地下數千米深的洞穴。

這裏雖然是地下洞穴,卻是沒有一絲氣悶的感覺,幾個神獸都是將時間集中到了李帥身上,這也使得李帥一時間感覺極爲不適應。

“金龍前輩!麒麟前輩!”李帥先是拜見了兩個認識的神獸。

“這個是玄武就不用我們再介紹了,那個傢伙就是鳳凰。”金龍把他身邊的另外兩個神獸介紹給了李帥。

李帥拱手施禮,“兩位前輩好。”

鳳凰在李帥到來後就一直盯着他猛看,等到金龍介紹過後,她隨即開口對着其他三個說道:“這個小傢伙真的能夠進到神殿裏面嗎?”

雖然鳳凰稱呼自己作小傢伙,可是李帥也沒有生氣,畢竟鳳凰可是從宇宙出現後便開始存在,自己的年齡可是不能和他們比擬。只是鳳凰的話讓李帥很是奇怪,難道說自己的實力仍然不能進到神殿當中嗎,自己現在的功力比起面前這幾個神獸也都是不逞多讓的啊。

金龍說道:“雖然他沒有練出神格,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是能夠進入到神殿之中,畢竟我使用神術天算得到的預測從來沒有偏差過,而他正是那個應劫的神人。”

麒麟這個時候也說話道:“我也相信金龍的話,你是因爲沒有看見過這個小傢伙,就在不久前我見到他的時候這個小子還僅是仙界頂端的實力,這麼短的時間中,他就已經擁有了這般的進步,除了應劫的人,好像不會有這麼幸運的傢伙存在吧。”

玄武說道:“凝練神格太過複雜,現在我們也沒有功夫再作這樣的事情,我們姑且一試吧,就算暫時不成功,也不過就是耗費一點功力罷了。”

“神格是什麼東西啊?”李帥聽的雲裏霧裏,修神典籍中從來就沒有寫到過什麼神格的事情,突然冒出來的名詞也讓李帥感覺有些茫然。

“神格是進入神殿的必要的印記,而神格的能力也很多。煉製出來神格後,也就擁有了往來所有空間的能力。一般來說進入低級空間要比去到高級空間消耗增加百倍,而有了神格後就能夠免去這些問題。”

“廢話不說,我們開始佈陣吧。”鳳凰果斷的說道。

李帥疑惑的問道:“佈陣?”

金龍點點頭說道:“我們準備在這個地方佈陣進入到正神殿當中。”

“可是神殿不是在那邊嗎?”李帥指着他所感應到的神殿位置。

鳳凰說道:“這個星球中每個地方都能夠進入神殿,你所指的那處地方僅是一扇大門,可是大門的地方總會有守衛存在,及時是我們這些神獸,他們也都不會放行的。”

李帥更加疑惑,“這個空間不是你們幾個神獸所掌控的嗎?”

“我們所掌握的只是這個空間,其中卻並不包括神殿。”玄武在一邊解釋說道。

金龍說道:“李老弟,等會我們佈陣的時候你要注意,千萬不要被裏面的引力吸進去,只要通道沒有完成,捲進去之後都不能進入到神殿中。”

李帥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佈陣的時候我們不會受到干擾,那是因爲我們都處在陣法之中。這個陣法是專門用來進入神殿使用的,如果可能你最好還是做好足夠準備。”玄武看了一下李帥,再次提醒說道。

李帥也不多說,直接取出幾個神晶,在身體周圍佈下了防禦陣法。

四個神獸站成一個四方形狀,李帥遠遠的躲在一邊,小心避開可能產生的危險。

四股強大氣勢從神獸身上各自生起,接着他們紛紛吐出一顆珠子,亮光瞬間將地下的空間填滿。

李帥這才明白爲什麼四個神獸會選擇地下佈置陣法,他們這時散發出來的光芒委實太過強盛,如果是在地面上肯定將會是照亮整個星球。

神獸吐出的珠子都是他們的本命元珠,這種東西和渾元珠有本質區別,如果論及重要程度,四顆珠子代表的是神獸的身家性命。

渾元珠即便被毀滅,渾元珠的主人都可以重新煉製一個。可是本命元珠就不一樣了,即便只是受到輕微損壞,對於生命本體都會造成難以估量的傷害。

不過這樣重要的東西自然也不是隨便就取出來的,四個神獸結成的陣法,李帥估摸着就算自己實力增加十倍,都是不能將其攻破。

Prev Post
鄭總笑道:「我們興華社的記者就在馬瑙斯盯著,你們的成績三天前就知道了。就等著今天揭曉最終結果呢!」
Next Post
手指搭在腰上,領頭玩家似乎在思考什麼。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