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聯盟的標準,他雇傭了十艘護衛艦,每艘一百點貢獻,共計一千點。

十艘驅逐艦,每艘三百點貢獻,共計三千點。

一艘巡空艦,每艘一千點貢獻,共計一千點。

一艘戰列艦,每艘五千點貢獻,共計五千點,所有戰艦加在一起正好花費了一萬點貢獻。

除此之外,他還花費一萬貢獻點雇傭了一整支,也就是十人編製的空魔小隊,然後又花費了一萬貢獻點,雇傭了一位配備了第五代專用戰甲的空魔戰甲。

可以說是轉眼間,他就將剛剛到手的三萬貢獻點花沒了,但同樣,當這些貢獻點被揮霍一空后,他就得到了一支數量和質量都極為強大的艦隊,同時還有一整支空魔小隊,和一位戰鬥力與他不相上下的頂尖空魔戰士。

這樣一來,他才總算安心。 將手續都辦完,剛剛到手的三萬貢獻點也全部支付出去后,天狼城內駐紮的聯盟軍就直接出發,很快來到了背山村的上空,順利接管了村子的防守任務。

直到這時,洛奇才安下心來。

「洛奇城主,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竹馬大人太妖孽 當聯盟軍到達背山村后,洛奇就和部隊的指揮官見了一面。

他雖然雇傭了聯盟軍,但聯盟軍卻是由自己的軍官來負責指揮的,也就是說這支聯盟軍現在雖然直屬於洛奇,聽從他的命令,但卻不歸他指揮。

部隊的指揮官名叫特濃,是一位五十歲上下的老軍人,據格朗介紹此人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無論是面對惡魔,還是面對天空中的敵對勢力,大大小小參加過幾十次空戰,能力非常強。

對於這樣的人,洛奇自然是高看一眼,所以在和對方見面后也是很客氣。

「特濃閣下,這次辛苦你了,有什麼要求經管跟我提,只要能夠守住村子,一切都好說。」

和特濃面對面的坐在一起,洛奇毫不虛偽的說到。

他這次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就是為了能夠萬無一失的守住背山村,所以只要和防守有關的事情,在他這裡都是可以開綠燈的。

不過緊跟著,洛奇就繼續說道:「特濃閣下,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破天峰附近是有高級惡魔的……」

既然要將防守村子的重任交給特濃和他指揮的聯盟軍,洛奇就自然要將村子的情況跟他介紹清楚,尤其是高級惡魔的事情。

他之所以要花費足足兩萬貢獻雇傭了一整支空魔小隊和一位第五代空魔戰士,就是為了防止再遇到高級惡魔,但即便如此洛奇還是有些不放心,覺得必須讓特濃有個心理準備才行。

三言兩語間,他就言簡意賅的將背山村的情況跟特濃說了一遍,特濃對他所說的一切也是頻頻點頭,沒有表現出絲毫輕視,顯得很認真。

這種表現,讓洛奇很滿意,他最怕特濃因為自己是聯盟軍的軍官而狂妄自大,但現在看來對方確實是個職業軍人,各方面的表現都讓自己跳不出毛病來,由此也足以見得聯盟軍的素質有多麼高。

而等到將這一切都交代完,特濃的聯盟軍就算正式接管了背山村的防守,洛奇也總算有了閑暇時間。

不得不說,佔領背山村這件事還真是充滿了曲折,先是碰到了傲龍商會,後來又遇見了高級惡魔,導致洛奇不得不將坦克1型戰甲共享給聯盟,並雇傭了大量聯盟軍,整件事情足可以用一波三折來形容。

但過程充滿了曲折,結果卻終究讓人滿意。

此時的背山村已經徹底被洛奇控制在了手中,雖然因為白惡魔戰甲的報廢而導致他的實力有些下降,但有聯盟軍助陣,想必在防禦能力上已經不需要太過費心了。

與此同時,村子里的礦場也正式開工,工人們在幾天前就開始動工採礦了,而只要礦場能夠運轉起來,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礦產資源,那麼雷鷹城的發展就將更上一層樓。

現在的雷鷹城,一方面繼續維持著傳統的紡織業,另一方面皮革製造廠也發展的很順利,最近幾個月來已經出產了好幾批產品,全部都賣給了紅寶石商會,對方不但很滿意,甚至還主動下了幾個訂單,雖然都算不上大單,但這至少代表皮革製造廠的發展走上了正軌。

實際上在皮革製造廠開工后,雷鷹城最近幾個月的經濟確實得到了大幅改善,布匹的收益加上皮革的收益,已經可以做到讓雷鷹城收支平衡,也就是說洛奇再也不需要額外想辦法增加收入來養活雷鷹城了,雷鷹城現在自己就能養活自己。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再加上礦產的收入,那麼雷鷹城的經濟收益又將提升一大截!

婚戀之絕寵蠻橫妻 要知道礦產這麼寶貴的資源,在市場上從來都是不愁銷路的,即便背山村礦場出產的大部分礦場都要上交給天空聯盟,但就算如此,剩下的礦產也足夠洛奇大賺一筆的了。

按照艾琳的計算,如果礦場每月都能穩定開採,那麼雷鷹城以後的收入保守估計也能翻一番,現在雷鷹城一個季度的收入大概在三十萬金幣左右,如果能夠翻一番的話,那可就是六十萬金幣了!

而一旦雷鷹城的收入能翻倍,那麼城市發展就將再度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甚至會進入一個加速期,洛奇甚至已經做好了打算,他打算在第一極礦產賣出去之後,就立刻在城裡興建第二間工廠甚至第三間工廠,以此加大皮革製造產業的規模。

同時如果有可能,他還打算招攬商會在城裡開設一些商鋪,這樣一方面可以提高居民的生活質量,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增加稅收。

等到將這一切都辦完了,他就可以考慮如何吸納更多的人口,來讓雷鷹城更加壯大了。

城市接下來要怎樣發展,對洛奇來說一直都是重中之重,所以他不但自己時常考慮,也經常會和艾琳、老傑克等人商討,所以對於未來的規劃始終有明確方向。

不過發展終究是需要時間的,洛奇現在即便對未來有明確方向,也依舊需要一步步走,所以在將防守背山村的任務交給聯盟軍后,他就回到了雷鷹城,和他一同返回的還有奧頓等人。

現在洛奇的首要任務,自然是儘快製造新一代的白惡魔戰甲了,只有將新一代的白惡魔戰甲研究好了,他才能幹接下來的事情,否則心裡總是不踏實。

但這件事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完成的事情,尤其是洛奇拿出了蒼藍之牙后,一方面珀萊雅要對蒼藍之牙進行完透徹研究才能確定其使用方法,另一方面錘火原本的設計方案,也要因蒼藍之牙而所有變動,而這一切無疑都會拖慢新一代白惡魔戰甲完成的時間。

好在洛奇已經將該安排的都安排完了,因此就算新一代白惡魔戰甲的完成周期比預想中要長,他也能夠接受。

不過在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閑著,奧頓等人雖說是將研究重心放在了新一代白惡魔戰甲的研究上,但洛奇還是被他們被安排了任務,那就是繼續完善坦克1型戰甲。

坦克1型戰甲是一款沒有百分之百完成的戰甲,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就連希金斯都知道,而既然洛奇在新一代白惡魔戰甲的研發上幫不了忙,奧頓他們索性就將完善坦克1型的任務交到了他手裡,就當是讓他練習了。

所以在回到雷鷹城后,洛奇也忙碌了起來。

而直到這個時候,他還並不知道自己即將被捲入一場巨大的風暴,他依舊在過著自己的小日子,不過快了,他馬上就要知道了…… 徐沐謙輕輕捉著霍莞伊拿著手帕的縴手,俯下身,在霍莞伊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霍莞伊回頭一看,霍恩彥正拉車門,慌亂中將手帕一扔,撒腿朝霍恩彥跑去……

司洋掰開溫哲一直捂在自己嘴上的大手,焦急地嘀咕道:「我也要回家!」說完,朝霍恩彥的車跑去,剛跑過徐沐謙的身邊,右胳膊突然被徐沐謙抓住,司洋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我送你!」徐沐謙說著,轉過身,靜靜地看著高碩,足足看了十秒鐘才拽著司洋朝自己的座駕走去……

喬世傾和凌煊滿頭霧水的目送著徐沐謙的車駛出停車場,回過頭,一臉納悶地齊聲問道:「四狐狸剛才那個眼神是幾個意思?」

高碩神秘一笑:「你們猜!」

「老實說,我也沒讀懂老四的眼神!」赫連昱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好像是不用擔心的意思!」溫哲自言自語道。

高碩環視了一圈,傲嬌地說道:「沐謙的意思是,不用擔心,是好事!」

「……」

「!」

「?」

眾人或懵圈,或震驚,或納悶,一時間竟沒有一個人說話……

「靠!」喬世傾終於打破了平靜,一臉震驚地感嘆道:「你倆,居然,真可以用眼神交流啊!牛X!小弟佩服!」

「恩彥哥明明很生氣啊?」凌煊疑惑地嘀咕道,說完,看了看凌煙,意味深長地說道:「誰要是強迫我家煙兒,我非得將那人先閹后凌遲不可!」

「拉倒吧!」喬世傾立馬錶示不服,挑著眉說道:「就你妹妹那蠻樣兒,誰敢強迫她啊?她強迫人還差不多!」

凌煊一聽,不但不生氣,反而高興的眉飛色舞:「能被我家煙兒強迫,只能說明,那人福氣好,至少花了八百輩子才修來被我家煙兒寵幸的福氣!」

赫連昱直接無視凌煊和喬世傾的拌嘴,若有所思地說道:「大哥,三弟,你倆認識的青年才俊多,先替煙兒篩選一下!」

重生之金融霸主 溫哲微微一笑,寵溺地看著凌煙,輕聲說道:「煙兒還小呢!不著急嫁人!」

羅祖銘沉思了一會兒,緩緩說道:「我覺得二哥說的沒錯!我們可以先篩選篩選,擬定幾個能配得上煙兒的名單,近幾年重點考察名單上的人!」

龍組之最強戰力 「這倒是個好主意!」溫哲點頭贊同。

高博也來了興緻,忍不住打探道:「煙兒,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

從赫連昱說話開始,凌煙便一臉蛋疼的表情,這會兒,被高博這麼直白的一問,只覺得更加無語,鬱悶地嘀咕道:「我二十歲的生日都還沒過呢?你們這麼著急我幹嘛?一個個的,明明都快三十了,還不先操心一下自己!」

凌煙話一出,二十九歲的溫哲和馬上二十八周歲的赫連昱瞬間覺得無比扎心,倆人默默地互相看了一眼,交換了一個安慰的眼神……

「那就麻煩你們了!」凌煊認真地說道:「一定要好好篩選,我家煙兒喜歡四狐狸那種類型的,奸詐、狡猾、權詐,城府深……」

喬世傾皺著秀氣的眉毛,不悅地嘀咕道:「什麼眼神!四狐狸有什麼好的?」

凌煙沒好氣地白了喬世傾一眼,嫌棄地反擊道:「至少不像某人,總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沒個正經!」

喬世傾一聽,酸酸地看著凌煙,心底極不舒服…… 將背山村的防守任務交給聯盟軍后,時間轉眼就過了半個月。

半個月時間裡,惡魔幾乎每隔四五天就會對背山村發動一次進攻,規模最大的一次先後足足出現了四百多隻惡魔,但每一次都被聯盟軍成功擊退了。

對於聯盟軍的這種表現,洛奇既感到高興,又有些小得意,因為當初他將三萬貢獻點全部用來雇傭聯盟軍的時候,莉莉雅還曾經勸過他,讓他不要雇那麼多軍隊,畢竟現在他們雖然沒有了白惡魔戰甲,但雷鷹城還有自己的艦隊呢。

但從結果來看,洛奇當初的選擇絕對是正確的,因為聯盟軍在擊退惡魔的過程中完全沒有讓洛奇出過手,這無疑大大減輕了他和雷鷹城的壓力,當然是好事了。

況且別忘了,將來犯的惡魔消滅后,洛奇還能平白得到一大堆惡魔物資呢!

雖然在戰艦的狂轟濫炸下大部分惡魔都被炸的屍骨無存,但終究還是有相當一部分惡魔可以被回收,而回收上來的這些惡魔物資則輕而易舉就能轉化成雷鷹城的收入,這件事就更讓洛奇感到開心了。

當然,回收上來的惡魔物資他也沒獨吞,而是將其中一半送給了特濃和他指揮的部隊,算是聯盟軍這次任務的額外收益,這樣一來雙方都感到很滿意,可謂皆大歡喜。

與此同時,這段時間新一代白惡魔戰甲的研究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據洛奇所知,珀萊雅已經初步弄清楚了蒼藍之牙吸收和釋放魔能的原理,也就是說用不了多長時間,新一代白惡魔戰甲的設計方案就可以落實了。

至於洛奇自己所研究的坦克1型,進展則是相對緩慢,畢竟在這方面他還是一個新丁,不過無論他個人,還是奧頓等人,也從未指望他真的可以將坦克1型徹底完善,洛奇真正要做的是通過這次完善對設計和製造戰甲有一個更加全面的了解,只要能做到這一點就足夠了。

所以總的來說,這半個月時間洛奇過的相當舒服,不但沒有發生意料之外的變故,一切還都在按照他的預想進行,在這種情況下時間也很快進入到了118年的4月。

在連續成為了2月和3月的焦點人物后,洛奇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但隨著他消失,另一個人卻重新回歸了大家的視線,那就是西格瑪公司的丹妮絲和她的聖天使戰甲。

經過了三個月的比拼,鬥技場首季度的常規賽圓滿結束,賽季表現最為優秀,同時也是積分最高的八位選手進入到了季後賽的爭奪中,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丹妮絲和她的聖天使戰甲,同時也包括了烏拉諾公司派出參賽的選手,還有第六代空魔戰甲的試驗機!

正是因為季後賽中多了這樣兩位選手,所以整個4月的焦點都擊中在了鬥技場的季後賽上,而丹妮絲和烏拉諾公司派出的選手,也不出意外的從上下半區中勝,最終出會師決賽,並在決賽場上進行了一場拼盡全力的廝殺!

這場比賽的關注度之高,幾乎到了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程度,同時人們對於這場比賽的勝負也有諸多猜測,有人認為西格瑪公司的聖天使戰甲會勝,畢竟聖天使雖然是五代半戰甲,但卻是已經設計完成了成品戰甲,不可能是失敗。

但也有人認為獲勝的會是烏拉諾公司的試驗機,這些人覺得即便烏拉諾公司派來的只是一台試驗機,但終究是第六代戰甲的試驗機,所包含的科技之先進已經達到了跨時代的程度,所以最終獲勝的肯定是烏拉諾公司。

在各種各樣的猜測下,雙方的比賽正式開始了,這場比賽足足打了一整天的時間才算結束,而最終獲勝的,則是丹妮絲和聖天使戰甲!

而隨著她的獲勝,西格瑪公司和聖天使戰甲頓時就成為了全世界的焦點,總算是讓沉寂多時的西格瑪公司找回了一些往日的風光,這一切自然要全部歸功于丹妮絲,她沒有讓自己的父親失望,成功憑藉自己研發的聖天使戰甲讓西格瑪公司在對手面前扳回一局。

同時在這之後,西格瑪公司也是沒有浪費這大好時機,立刻就公布了有關聖天使戰甲的售價等信息,開始正式接受各方的預定。

作為當今最強的戰甲,同時又是一款專用戰甲,聖天使的售價高達九十九萬金幣,可以說達到了專用戰甲的天價,但就算是這樣也沒有阻攔住大家的熱情,三大聯盟都預定了十餘套,其它聯盟和家族也都或多或少的進行了預定。

別說他們,就連奧頓等人在得知這個消息后也有些蠢蠢欲動,也想讓洛奇買一套回來研究研究,聖天使是當今最先進的戰甲,上面也確實搭載了很多極為先進的技術,奧頓等人不可能不動心。

對此,洛奇雖然也很感興趣,但無奈價格實在太貴了,所以只能將此時延後討論。

118年的4月就這樣過去了一半時間,整片天空在聖天使戰甲奪冠的事情結束后,就陷入到了短暫的平靜,再也沒發生過什麼大事,一直到這一天為止。

這一天,洛奇和前幾天一樣,正在城主府的研究室琢磨如何完善坦克1型。

對於如何完善坦克1型這件事,洛奇沒少傷腦筋,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獨立完成此類事情,基本上可以用毫無頭緒來形容,而經過了半個多月的研究后,他已經成功改良了戰甲的履帶設計,使得戰甲在陸地行駛時變得更加順暢,但自從這個改動完成以後,他就再也沒有新的想法和思路了。

「洛奇。」

「恩?」

看著設計圖發獃的洛奇猛然回過神,轉頭看去,就發現莉莉雅正站在研究室的門口。

「怎麼了?」

從座位上站起來,他喝了口水,隨口問到。

「你的信。」

說話之間,莉莉雅就來到了他面前,並將一個信封交到了其手中。

「信?」

看到莉莉雅交給自己的信封,洛奇就微微一愣,緊跟著心裡就不由得想到了一個人,上一次他接到信件的時候,就是那個人留給自己的。 喬世傾剛下樓,便被凌煊和高博架到書房內……

羅祖銘一邊把玩著書桌上的毛筆架一邊緩緩問道:「老六,這麼大的事情,你連我們都不告訴?」

不等喬世傾開口,一旁的高博插嘴道:「同時瞞著這麼多人,你這是要造反么?」

凌煊一臉賊笑地看著喬世傾,直接補刀:「喬大公子,你選擇的自殺方式挺別緻呀!」

喬世傾滿臉黑線,一臉鬱悶地嘀咕道:「別緻個毛!我是被迫的好不?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我叔叔做了這麼強盜的事情,我也很無奈的好不?」

「你家四天前就開始廣發請帖,你會不知道?」高博說著,朝凌煊投去一個眼神,凌煊會意,和高博同時將喬世傾的肩膀往下壓了壓。

「我是真的不知道!」喬世傾一臉蛋疼地求饒道:「你倆先鬆開好不?我腦袋上還帶著傷呢,你倆能不能有點同情心啊!我可是病人啊!哎喲——,你倆輕點,輕點!」

「老六沒說謊!」徐沐謙的聲音傳了過來。

凌煊和高博扭頭看著站在書房門口的徐沐謙同時鬆開了手……

「四哥,你可算來了!」喬世傾抓緊機會告狀:「這倆貨差點殺了最崇拜你的六弟!」

徐沐謙微微皺著眉,盯著喬世傾,語氣嚴肅:「老六,你叔叔有沒有和你說什麼?」

「說了啊!」喬世傾一臉蛋疼,不滿地嘀咕道:「我叔叔早上突然說今天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我接手喬氏,還讓我順便在酒會上找個妻子!」

徐沐謙一臉質疑地問道:「就這些?」

「就這些!」喬世傾一臉肯定地點了點頭。

徐沐謙疑惑不已,納悶的自言自語道:「對不上啊?」

在場的四人同時一愣,齊刷刷地看向徐沐謙,不明所以。

「老四,怎麼了?」羅祖銘語氣有些緊張,很少見徐沐謙這種表情,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總感覺哪裡怪怪的!」徐沐謙疑惑地說道,說完環視了一下四人,緩緩問道:「大哥和二哥呢?老幺也沒來?」

「都沒來!老幺可能是熬夜玩遊戲睡過頭了,二哥平時忙,不來都能理解,大哥沒來就不正常了!」羅祖銘納悶地說道:「大哥一向很守時,從未遲到過!」

「一定是有什麼事!」徐沐謙一臉篤定,說完,皺著眉補充了一句:「莞伊和恩彥哥也沒來!」

「老六,發布會馬上開始了,你趕緊出去!」高博一邊說著一邊將喬世傾往外推。

凌煊看了看一臉沉思的徐沐謙和羅祖銘,淡定地說道:「我們也出去吧!世傾負責應付那些記者,沐謙負責找莞伊,銘哥和高博負責找恩彥哥、大哥和二哥!」

「那你呢?」喬世傾扭頭問道。

「我負責最艱巨的那個任務!」凌煊一本正經地說道:「給你挑媳婦!」

「……」喬世傾滿臉黑線。

Prev Post
這時,天魔女開始回憶她記起的東西,越是遙遠的記憶她反而越清晰,而越是近的事情與人,她反而很模糊。
Next Post
周徐紡點頭:「是不是檢查結果不好?」她昨天就肚子痛了,不知道是不是吃冰激凌把二蛋凍到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