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激動地雙手打不開錢包,封天臣直接將錢包放在慕卿面前。

「舅舅給你的紅包,見面禮以後會補上的。」

看著面前的錢包,慕卿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封雲櫻將錢包放回封天臣手裡:「你自己拿著吧,卿卿不需要這個。」

「可是我想給她點東西,但是我早上沒有看到禮品店。」

「舅舅,你手上的戒指是不是百達翡麗最新的粉鑽?」

慕卿忽然伸手指了下封天臣的手,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沒有絲毫猶豫,封天臣直接拿下手上的戒指,然後遞到慕卿面前。

當著封天臣的面,慕卿摘下頸上的銀鏈,將戒指套上去,重新帶回脖頸上。

「好看,我外甥女帶什麼都好看。」

封天臣笑得像個孩子,封雲櫻不禁有些無奈。

「你還長透視眼了不成?隔著衣服都能看出好看?」

「你知道什麼?就憑著我外甥女的顏值,帶什麼都好看。」

聽到這話,封時奕心裡隱隱泛著酸水,慕卿是他的,就算是知道封天臣只是有些激動,封時奕還是不舒服。

慕卿注意到封時奕情緒不對,猜到大概,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今天我們去哪裡玩啊?」

粗線條神經的蘇若言沒注意到有什麼不對,興緻勃勃的看著慕卿。

略微思索片刻后,慕卿咬著筷子開口提議。

「要不去野外燒烤吧,最近天氣這麼好,除了下水就是野外燒烤了。」

話音剛落,便獲得一致贊同。

「沒問題。」

「沒意見。」

「那我需要去收拾下東西,畢竟野外蚊蟲多。」

封雲櫻放下碗筷準備開始收拾東西,而封時奕注意到慕卿說了下水兩個字。

腦海中瞬間回憶起當初在海上遇難的事情,那個時候的慕卿還沒有喜歡上他。

那個時候他才覺得慕卿其實很可愛,除了犯迷糊的時候很氣人。

「我們是去郊外燒烤還是去海邊燒烤啊?」

「郊外吧,海邊人肯定很多。」

慕卿想了下,還是決定去郊外踏青。

三個小時后,慕卿站在郊外,看著滿車的食物和備用品,不由得感慨著。

「果然封總裁辦事效率超高,這麼快就解決了這麼多的東西。」

封時奕伸手摟住慕卿的肩膀,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是不是比你的辦事效率高很多?」

看著封時奕滿臉的求表揚,慕卿朝著封時奕笑了笑,然後拍開封時奕的手。

「還不快點去幫忙?你都沒有出力也好意思在這裡嘚瑟?」

「我是老闆,自然不需要我親自動手。」

封時奕怎麼會放過這個可以和慕卿單獨相處的時光?

反正所有的事情都會有人處理,他只要陪著慕卿就可以了。

慕卿默默地翻了個白眼,不得不承認封時奕說的很對。


「吃飯的時候是不是有什麼東西翻了?」

想起早上吃飯時,封時奕黑透的臉,慕卿就忍不住想要調侃。

「什麼翻了?」

封時奕還沒有明白慕卿的意思,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慕卿故做神秘地清了清嗓子:「咳咳,應該是一壇陳年老廚翻了。」

聽出慕卿在嘲笑他,封時奕唇邊揚起一抹危險的笑容。

伸手摟住慕卿的纖腰,封時奕低頭凝視慕卿。


「知不知道不乖的女孩會有什麼下場?」

慕卿則是摟著封時奕的脖頸,全身的重量都放心的壓在封時奕結實的手臂上。

「我不知道我會有什麼下場,但是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的。」

聞言,封時奕在慕卿的額上印下一吻,眼中的柔情似乎能將慕卿溺死。

「沒錯,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讓你受傷。」

兩人緊緊相擁,卻沒有親密的親吻,兩人心中都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防線。

那是道德倫理的防線……

遠處看到這一幕,封天臣下意識皺眉。

「哥哥,不要和我說你想拆散他們,我是不會同意的。」

封雲櫻以為封天臣不支持他們,連忙上前開口替兩人解釋。

看到封雲櫻擔心的目光,封天臣笑著搖了搖頭。

「我怎麼可能會拆散他們?不過他們兩個這樣也不是辦法……」

「可是我們又能夠改變什麼呢?」

封雲櫻心疼地看著慕卿和封時奕,不明白命運為什麼這麼喜歡捉弄人。

看來有些事,是時候澄清一下了。

封天臣心中默默地做出了決定,決定回去之後就和封家人好好聊聊。

「哎呦呦,膩死人了有沒有?」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蘇若言打斷了慕卿和封時奕之間的溫情。


慕卿不滿地白了蘇若言一眼:「瞎說什麼呢?」

「我有沒有瞎說你心裡清楚,不過現在不是你們膩歪的時候,過來這裡,有事找你。」

見狀,慕卿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朝著蘇若言的方向走去。


兩分鐘后,慕卿眼神晦暗地看著蘇若言。

「你說的事情就是讓我來幫你分辨毒蘑菇是么?」

聽出慕卿語氣不對,蘇若言尷尬地吐了吐舌頭。

「我這不是分不清哪種蘑菇有毒么?你總不至於見死不救吧?」

「我很好奇你想吃蘑菇為什麼不買現成的。」

慕卿認命地嘆了口氣,蹲下身子開始挑選蘑菇。

而蘇若言就負責在慕卿身後拿著小筐等慕卿選出來的蘑菇。

「那多沒意思啊?知不知道野外燒烤的真諦?那就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聽到這麼大義凜然的話語,慕卿拿著蘑菇放在蘇若言面前。

「那你倒是自己動手啊,這麼大還不會分辨蘑菇,難道你是豬么?」

「不就是打斷了你的約會么?至於這麼大火氣對我么?」

蘇若言不滿地抱怨著慕卿,手下不停地撕著蘑菇。

看出蘇若言是真的不開心,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

伸手握住蘇若言的手:「我不是因為你打斷我約會才生氣,而是怕你這樣草率會出事。」

就在蘇若言滿心疑惑的時候,慕卿拿起蘇若言採的蘑菇。

「這些統統都不能吃,可是你卻什麼都不知道,真的讓你自己生活,估計你能把自己毒死。」

終於知道慕卿是因為關心她才會這樣的,蘇若言心情瞬間變好了。

「所以我需要你在我身邊,卿卿,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是么?」

看著蘇若言伸出的小手指,慕卿想起了當初和蘇若言初見時。

「我叫蘇若言,你叫什麼啊?我們可以做朋友么?」

「慕卿,我不會輕易交朋友的。」

「什麼意思?」

「好朋友是一輩子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是不離不棄的,如果你能做到,我就和你交朋友。」

「當然沒問題!」

十多年前,兩隻小手緊緊地勾在一起;十多年後,兩隻小手指依舊勾在一起。

「好朋友是一輩子的,我們兩個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沒錯,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蘇若言和慕卿相視一笑,不約而同地低下頭選蘑菇。

遠處幾人看到兩個姑娘的友誼,會心一笑。

這一生能遇到這樣的朋友,是她們兩個的幸運。

燒烤架很快架好,一行人圍在烤爐邊,吃著烤肉喝著酒,每個人都很開心。

「這麼干喝也沒有意思,要不我們玩遊戲吧?」

畢竟是經常混跡酒場的人,封天臣提出了個建議。

聽到這話,沒人反對,封天臣便掏出了一盒嶄新的撲克牌。




Prev Post
“警察!”黃卓珏強壓下心頭的興奮、緊張,拔出槍,對準其中一個人。
Next Post
簽了生死狀後,只要不打死人,致殘的話對方都沒什麼話可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