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動靜怎麼又突然消失了?”

秦少羽疑惑,他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到底要不要告訴巫老?”

秦少羽踟躕,不過最終還是向巫老的房間走去。

“巫老,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哼,除了酒了事情意外,其它的你隨便問吧!”

“嘿嘿……那個,巫老,和酒扯不上半毛錢的關係,是我修煉中遇到的難題!”

“那好說,你修煉遇到什麼難題了?每天一個人神神祕祕的苦練,也真難爲你了,快說吧,什麼難題?”

“那個,我覺得我可以突破靈士級別了!”

“什麼?你才修煉一個月,就要突破靈士級別了?”巫老怎麼也想不到,已經淪爲普通人的秦少羽竟然只用了一個月時間就達到了靈士,這真是讓他不敢相信。

“還有,我體內好像蘊藏了五口靈泉!”

“什麼……五口靈泉?”這回巫老徹底傻眼了,他看着秦少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來。 “如果真如你所說,孕育了五道靈泉,那實在是太過恐怖!”巫老驚道,他探出一絲靈力,想要查看秦少羽靈脈中孕藏的靈泉。

“怎麼樣?是不是五口靈泉?”秦少羽急道,他很想確認自己現在的情況。

“我竟然感應不到,不過你不用慌張,只要你身體沒有感應到不適,應該不是壞事。”巫老揣測道。他看了秦少羽,突然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你這幾天究竟是怎麼修煉的?明明是廢體,怎麼這麼快就達到了練體圓滿?”

“那個……具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太想要提升實力了吧,激發了體內的潛力。”秦少羽心虛,葬天碑隱藏經文一事,他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他只能選擇糊弄過去。

薑還是老的辣,巫老從秦少羽的表情看了出來,這個少年是不想說出實情,對方在隱瞞着什麼。

“小羽啊,我知道你身上有很多神祕之處,你體內肯定隱藏了不可告人的祕密,不過,那都是你的私事,你不肯告訴老夫,唉,老夫也不勉強……”

“老狐狸!”秦少羽在心中暗道,不過,玄天銘和巫老對他也隱瞞了很多真相,比如玄天谷深夜詭異事件,以及玄天宗歷代死去的長老膜拜自己之事,對方都不肯露底,他怎麼可能將這等祕密相告。

“那個……巫老,你能理解就好,嘿嘿……”秦少羽臉皮也賊厚,葬天碑出自衆仙之墓,自己可是從仙墓中爬了出來,這些祕密,如果讓外人知道,那會給他帶來極大的危險,他相信,葬天碑絕對不僅僅是荒體前輩留下的修煉體系那麼簡單,定還有什麼驚天大祕,說不定自己以後踏上葬天路,還要靠這葬天碑。

“哼,臭小子,老夫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你竟然無動於衷,遇到難題了就問老夫,特別是老夫的那靈酒,唉,想多了都是淚!”巫老在心裏暗罵,現在還在爲秦少羽喝了他的靈酒而肉疼。

“巫老,你怎麼了?”秦少羽看着巫老臉上露出苦臉相,不由得問道。

“沒什麼,對了,後天就是大比武了,你今晚好好準備一下,明天掃墓完後,我帶你出谷!”

“哦,巫老,你看我明天就要比武了,你……”秦少羽別有深意的看了眼巫老。

“我什麼?”

“那個……你不應該拿些好就好肉鼓勵一下我麼?嘿嘿……”秦少羽笑得特別賤,巫老那酒屬於高階靈酒,對他的身體有極大的好處,秦少羽覺得如果能喝到一點,那也是大補啊!他怎能放過這等機會。

“你……沒門!一邊涼快去!”巫老翻着白眼道,他緊抓着自己的空間袋,生怕別人搶了去,在這玄天谷,這酒,可是他的命根子。

“哈哈……那好,巫老早點睡,我準備去了!”秦少羽笑的陽光燦爛,他這是在故意埋汰巫老。這老頭子想要打探自己的祕密,心懷不軌,他當然也不會輕易饒過。不過話說回來,他還真懷戀巫老那些靈酒,不但味美,而且對自身有極大的藥性,真是世間少有的好酒。

回到住處,秦少羽這次打坐了整整一夜,他的靈魂,此時強大了不少,他感覺到,靈魂境界也接近圓滿,這正是他所期待的,看來,突破靈士境界,指日可待。

掃完墓後,巫老這次難得對秦少羽慷慨了一回,不但多拿了一些五階靈肉分給秦少羽吃,更是心疼的拿出一壺高階靈酒給秦少羽堪了一杯,這都出乎秦少羽意料。

“巫老,你終於良心發現,知道心疼晚輩了?”

“去……要不是宗主囑咐,我才捨不得給你分享!”巫老嘴上抱怨。其實這些天來,他對秦少羽這個晚輩越來越喜歡。

以前玄天銘留給他的那些掃墓人不是來幾天瘋了就是被嚇死了,只要秦少羽是個另類,他這回終於有個伴了,老頭子孤獨了無限歲月,他也希望有個人陪伴在他身邊,此時拿出這些酒肉,不單單是因爲宗主的吩咐,還有他自己確實喜歡這個少年的成分。

“嘿嘿……多謝巫老!”秦少羽笑道。

兩人大快朵頤,不一會,滿桌的靈肉被兩人洗劫一空,特別是巫老的那壺靈酒,竟然在兩人說笑扯皮中又喝個底朝天,這又害得巫老罵罵咧咧,肉疼不已。

“好了,我就送到這了,玄天谷不能沒有人守着,明天的大比試,我也不能來了,到時候希望你不要丟老夫的臉,不要你得到第一,只要你保持在中上水平就好,不然,也對不起老夫的那壺美酒!”巫老說着再次乘坐傳送陣走了。

“巫老,謝謝!”秦少羽看着巫老離去的背影,由衷的謝道。來到這個世界,沒什麼親人朋友,如果說陸瑤的地位排在第一,巫老無疑第二位,“巫老,我一定會取得好成績!”

秦少羽步伐堅毅,眼中閃耀着濃濃的戰意!

“廢體不廢,我秦少羽回來了!”

“秦大哥,你真的來了?”陸瑤大清早就在玄天宗大殿的門口上觀望,她想起秦少羽對他說得那番話,她覺得她的秦大哥一定回來參加這次大比武,即使他是廢體。

“陸瑤,謝謝你!”秦少羽唏噓不已,有人喜歡的感覺真好,他能感覺到,這陸瑤是真心喜歡自己,即使自己淪爲了廢體,對方也不離不棄,而就在此時,秦少羽也暗暗發誓,如果將來自己心願了卻,如果陸瑤依然單身,他一定會娶陸瑤爲妻,只是,那一天,應該非常遙遠吧?

“秦大哥,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我……”陸瑤嬌羞道,她也從秦少羽的眼中看到了對方產生的情愫,兩情相悅,如此甚好。

“那不正是廢體嗎?他怎麼來了?難道他也是來參加比試的?”

“真是打不死的小強,淪爲了廢體,也來湊熱鬧,真是恬不知恥,自不量力啊!”

“就是,不知道這小子給陸瑤師妹下了什麼藥,讓師妹這麼迷戀他!”

“一個廢體而已,又能翻起什麼風浪,這是陸瑤師妹不懂事,等明天我將他踩在腳下,陸瑤師妹就知道自己愛錯了人了!”

看到秦少羽的到來,衆人不由得譏諷道。

這些人當中,大多數是陸瑤的追隨者,此時見陸瑤攬着秦少羽的胳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怨氣。

“他真的來了?”雪妖此時也看到了秦少羽,她露出不解的表情,雪妖可不認爲秦少羽能在這次比賽中取到好的成績。

“秦少羽!哈哈…….縮頭烏龜終於出現了,奪我道兵,又借花獻佛,這個仇我正不知道怎麼報呢,沒想到你自投羅網,真是天助我也,明天大比試,我一定要讓你知道得罪我宇文浩是什麼下場!”宇文浩臉色陰沉,眼中露出兇狠的目光看着秦少羽。

“秦老弟,你怎麼來了?”柳楊和王豪也看到了秦少羽,不由得喊道。

“兩位師兄,好久不見!”

“秦老弟,你實力恢復了?”王豪疑惑的看着秦少羽道。

“呵呵……多謝兩位師兄關心,實力恢復了一點!”秦少羽謙虛道,不過,他的實力確實沒有完全恢復,畢竟還沒有開闢出靈泉,歲不上全部恢復,,但是,他的戰力,而超越了之前,這些他當然也不可能現在就和別人說。

“唉,師弟啊,你也不用這麼着急,沒有完全恢復,這樣的比試還是不要參加的好,說實話,你的情敵太多,特別是你淪爲了凡人,而且小師妹又……”柳楊給了秦少羽一個眼神,接下來的話他可不敢再說,因爲陸瑤此時眼睛睜的老大,正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呢。

柳楊的意思很明顯,陸瑤喜歡秦少羽,傻子都能看出來,而作爲美貌出衆的陸瑤,追他的人自然多到數不清,秦少羽實力不強,那些情敵此次比武,肯定不會放過欺負秦少羽的機會,所以柳楊的話也是實情,他也是出自真心。

“呦,我道是誰啊,沒想到又是你這個廢人來了!”有陸瑤的地方,很少會少了蕭風的身影,因爲,蕭風可是陸瑤的頭號追求者。

“蕭師兄,說話請注意點!”陸瑤看着蕭風,這個人像狗皮膏藥一樣每天纏繞着自己,她實在是討厭透了,要不是他爹陸斬元喜歡蕭風,估計陸瑤早就對蕭風大打出手了,即使她的境界沒有蕭風高。

“蕭師弟,秦師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說話要注意分寸!”王豪看着蕭風,警告道。

“呵呵……王師兄,我蕭風一向只說實話,如果王師兄覺得我蕭某說錯了,大可教訓便是,但是,王師兄,我就怕你實力不夠啊!”蕭風話裏藏刀,他這是在挑戰王豪。

王豪緊盯着蕭風,蕭風平日裏可不敢這樣和他說話,因爲王豪雖然和蕭風同處一級,但是,王豪停留在三級靈士比蕭風要早,實力當然要強上一絲,此時對方底氣十足,他很疑惑,難道對方有所依仗,實力有了新的提升?

“聽蕭師弟的意思,這是好像要和我王某挑戰?”王豪說着瞬間將實力提升到三級靈士境界。

“哈哈……王師兄,都大半年了,三級靈士,你還沒圓滿!真是愚鈍啊!”蕭風鄙視道,接着他也散發出強大的威壓,而且氣勢越來越甚,最後,竟然比王豪散發出的氣場還高。

“你!三級靈士圓滿之境?”王豪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就連陸瑤和柳楊也一臉不相信的模樣,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蕭風。

而此時,大殿中的其他人也被兩人散發出的氣勢吸引,紛紛前來圍觀。

“咦,這蕭風實力提升的好快!”

“是啊,他又和這廢體對上了,看來有好戲看了!”

蕭風看着衆人驚訝的目光,不由得露出自傲的表情,特別當他再次看向秦少羽時,眼中盡是不屑。

“哼,蕭風,不要以爲你達到靈士圓滿我王某就怕你,不手底下切磋一番,誰輸輸贏,還不一定呢!”王豪以前一直壓蕭風一籌,此刻被對方反超,心底多少有點不爽,特別是面對着這麼多人的圍觀,他面子上更是掛不住。

“王師兄,這哪能讓你出手呢,蕭兄是衝着我來的,要切磋,也就讓我這個廢人與蕭師兄較量一番,如果蕭師兄連我這個廢人都鬥不過,那豈不是髒了王師兄你的手了!”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秦少羽終於開口,他看着蕭風,不悲不喜,臉上平靜如初。 “哼!秦少羽,你一個廢體竟敢大放厥詞,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蕭風面目猙獰,他很是瞧不起秦少羽,特別是對方冷靜的表情,在他這個三級靈士圓滿境界的強者面前,秦少羽還故作鎮定,這讓他認爲,這秦少羽一定是在逞強裝逼。

“死字我會寫,不過,我是寫在別人身上,你要是有種,可以試下!”秦少羽這些天修煉,還不確定自己戰力究竟如何,他也準備小試牛刀,就從這個蕭風開始。

“秦大哥,你不要衝動,這蕭風實力突飛猛進,你現在還不是他對手,如果你此時和他扛上,正中了他詭計,只要你不答應挑戰,他是不敢胡來的!”陸瑤急道,她擔心秦少羽吃虧。


“是啊!秦老弟,我王豪現在都不能保證能擊敗他,你還是不要硬抗!”王豪拉住秦少羽,怕他遭到傷害。

“是啊,秦師弟,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就忍耐一下,等實力上來了,再挑戰也不遲!”柳楊道,雖然秦少羽的到來搶走了他們喜愛的陸瑤,但是秦少羽畢竟救過他們的命,況且,陸瑤是真心喜歡秦少羽,這一點,他們也輸的心服口服。

“呵呵……秦少羽,你是怕了嗎?”見秦少羽按兵不動,這蕭風眼光不時掃過衆人,然後大聲道,擺明是想貶低秦少羽,而提高自己的威信。

秦少羽笑而不語,他深思熟慮了一番,過早的暴露實力,不是明智的選擇,如果他今天戰敗了蕭風,明天,各路強者一定會對他有所防備,那時候,想要戰敗對手,可能要費一番手腳了,他突然心生一計,對着蕭風道:“呵呵…….蕭兄如果想戰,明天有大把的機會,這樣,只要宗主答應,我秦某明天就第一個和蕭兄應戰,如何?”

秦少羽說着伸出手來,蕭風一愣,疑惑道:“秦師弟這是在和我約戰嗎?”

“握手言和,也可以說是約戰!”秦少羽嘴角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他期待的看着對方。

“好!我蕭風就給你一天的時間嘚瑟,明天……”當蕭風的手握上秦少羽的手時,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受傷傳來一陣火辣的疼痛。

“蕭師兄你怎麼了?話怎麼沒說完呢?”秦少羽看着蕭風,臉上露出戲謔的表情。



而此時再看向蕭風,他臉部扭曲的不成人形,他的手被秦少羽緊緊握着,好像被一座巨山壓在地上,讓他痛苦不堪,連說話都困難。

此時圍觀的衆人突然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這蕭風頭上突然冒出豆大的汗珠,臉部表情也極其精彩。

“我……我沒事,就……就聽秦師弟的,明天再……戰!”蕭風嘗試着反抗,但他發現,以自己三級靈士的力量,竟然掙脫不了秦少羽鐵鉗般的手指,蕭風的手已被秦少羽擠成麻花,而面對着這麼多人的面,蕭風只能強忍着,直到最後才憋出幾句話來。

“呵呵……蕭師兄果然是大度之人,小弟敬佩啊!”秦少羽適時的放開了蕭風手指,如果再揉捏下去,這蕭風的手可就徹底廢了!

“那個……秦師弟謬讚了,秦師弟說什麼時候挑戰就什麼時候,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們說是不?嘿嘿……”蕭風態度急轉,此時打着哈哈道,惹得圍觀的衆人側目,都不知道這蕭風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蕭師兄,你就這樣放過這臭小子?”這是蕭風的一個跟班,他還不明就裏,自己的老大突然認慫,他哪裏肯幹。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把蕭風的小跟班打蒙了,而出手的正是蕭風。

“蕭師弟說什麼時候應戰就什麼時候,你插什麼嘴!”

“我……我……嗚嗚”

那小跟班直接被蕭風打哭,他此時的心中彷彿有千萬頭草泥馬飛過,冤啊!

這一幕看到衆人眼中,也是疑惑不解,這畫風轉變太快,紛紛對秦少羽和蕭風投去異樣的目光。

“秦師弟,那個……如果沒事蕭師兄我就走了,嘿嘿……”蕭風諂媚道,生怕惹秦少羽不高興。

“呵呵……蕭師兄慢走,記得,別忘了明天的約定!”

“哎呦……”

秦少羽話還沒說完,已經走了一段距離的蕭風突然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

“哈哈……秦大哥,你到底對蕭風做了什麼?怎麼他對你的態度轉變的這麼快?”陸瑤笑着問道,看到往日囂張跋扈的蕭風出醜,她感到無比舒暢。

柳楊和王豪同樣期待的看着秦少羽,他們可不認爲只一個簡單的握手就能把蕭風嚇到,秦少羽肯定暗中對蕭風做了什麼,這是他們一致的想法。

“我沒對他做什麼啊!”秦少羽臉上做出一個無辜的表情,他確實只是把蕭風的手擰成了麻花而已,這一簡單的動作,時間很短,很少有人注意,即使有人注意,也不可能認爲,秦少羽能有這份實力。

“去!”三人同時比出中指,對秦少羽翻着白眼。

“嘿嘿……走,我請你們吃肉!”秦少羽此時心情不錯,經過一個月的苦練,這成績也是顯著,今天小試牛刀,痛癟了蕭風一頓,也確實值得慶祝。


Prev Post
「白家很好,本來沒有想要逼你們無路可走的,你們真的是不知道收斂。」洛夢櫻拉著墨昊靳看了一遍,發現他沒有事情,才會好好把話說完。
Next Post
過一會兒,才低聲地問張斯:“真的假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