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今年,月驚天看著台下那些小輩躍躍欲試的表情,眉宇之間卻有一些興緻缺缺的樣子。

「雪涵,你過來!」月驚天笑著招招手。

雪涵公主聞聲后,裊裊向前,走到他身邊,俯首帖耳的聽月驚天說。

愛情如影隨形 月驚天嘴唇微動,神秘的嘀咕了一翻,雪涵公主美目盼兮的點著頭,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太祖爺爺說了,今年的壽辰,除了進獻壽禮外,還要考考大家的修為。」

「待會壽禮評比完畢后,全部人移步演武場,如果誰能奪得第一名的話,太祖爺爺便收他為徒。」

雪涵小公主斜著小腦瓜,驕傲的說道。

「太祖他老人家收徒?」台下所有王公貴族們都震驚了。

太祖月驚天是誰啊?那是拜月帝國的保護神,當之無愧的帝國泰斗。

若是能拜他老人家為師,那今後的前途何止是無量啊,簡直就是比做一個帝國的元帥更讓人羨慕。

畢竟月驚天至今還未傳出有任何高徒,如果今天誰能被他收入門牆。

那以後必定要繼承他老人家的衣缽,成為未來拜月帝國的守護神。

這絕對比任何高官厚祿更讓人垂涎。

就連那些老一輩的人,都恨不得年輕幾十歲,能得到這個天大的機會。

莫宇辰聞言,忍不住好奇的往月驚天所在的方向望去。

只見那月驚天並沒有理會坐下眾人的熱議,只是眯著眼睛,自顧自的養著神,一副不問世事的樣子。

可是,就在莫宇辰眼神接觸在他的身上那一刻,月驚天的眸子猛然睜開,意蘊悠長的迎上莫宇辰的目光。

莫宇辰尷尬一笑,彷彿就像一個偷窺者被逮住現行一般,不過他心中倒是沒有絲毫怯懦之意,只是緩緩的將眼神移向別處。

然而,月驚天彷彿也是隨意掃視一般,並沒有為難少年,又繼續慢悠悠的閉上雙眼。

經過了這麼一段小插曲,莫宇辰倒是沒當做是一回事。

但是,在月驚天那裡就不同了。

他心中稍微有一絲驚訝,暗道:「這年輕人是誰?怎麼與皇族的後輩坐在一起,老夫記得後輩中,似乎沒有這麼厲害人物,竟然連我的驚天步都能抵抗!」

月驚天修為驚天動地,莫說小小殿內上千人,就算是皇城中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別想逃過他的神念。

剛才他用驚天步渡步的同時,他的神念也籠罩著全場的每一個人。

從而觀察場內每一個人,天資的優劣。

全場一千四百二人,他發現,唯獨莫宇辰這個年輕人的心智,不受他的驚天步影響。

原本,月驚天發現莫宇辰所在的位置是在皇族區時,他還有些欣慰,以為這個天才人物是他皇族中人。

所以,他後來才搞出了比武收徒之事。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如今一看,他卻發現此子竟然不是他皇族中人,心中難免有一些失望。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獻禮啊!」這時,那些老成持重的大臣們穩不住了,不停的催促著自己的後輩趕緊獻禮。

在場每一個人都想佔一個先機,想要給月驚天留個比較深刻的印象。

唯恐這個機會被別人爭取,自己後悔都來不及。

可是,不等那些人開始進獻壽禮,台上的小公主卻搶在別人前頭說道:「太祖爺爺,雪兒的朋友聽說您大壽,也來給你拜壽了!」

說完后,小公主紅著臉,不斷的扭捏著身子,嬌羞得很。

「哦?」月驚天聞聲,頓時心血來潮,饒有興緻的看著眼前這小公主。

他可是知道,這個小公主雖然年紀小,但是膽子卻是大的包天,什麼都敢跟做,可就從來沒有見到過她嬌羞的樣子。

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何許人也,竟然能將無法無天的小丫頭迷得如此神魂顛倒。 「小丫頭,是哪家的才俊啊,去帶來給老夫瞧瞧!」

月驚天開懷調笑道。

對於這個小公主,月驚天他可是喜歡得緊,可以說是有求必應,就算小公主沒有求他,他也要有事沒事逗逗她,尋下開心。

「遵命!」小公主屁股微微一蹲,疾步跑下台去。

看得出來,月驚天答應見她這個『朋友』,小公主心裡非常的高興,就像是撿到個金元寶似的。

惹得台下眾貴族公子們恨得牙痒痒的,一個個黑著臉,敵視的望向莫宇辰的方向。

更有甚者,負著手,在背後將拳頭捏得咯吱響,心中已經開始算計著,待會演武場上,要怎麼給莫宇辰一個慘痛的教訓了。

「莫公子,快跟我去見太祖爺爺。」小公主來到莫宇辰身邊,不顧眾人驚訝的眼光,抱著他的手,就往外拉。

莫宇辰見她如此模樣,不由得暗自後悔。

自己怎麼就答應跟她來拜壽了,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他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無奈的任由著她拉著走。

「太祖爺爺,就是他要給你拜壽!」小公主此事倒也變得落落大方,沒有了剛剛的小女兒態。

莫宇辰與月驚天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的乾笑一聲,各懷心思。

還不等他開口,台下的人早已經按耐不住想看他出醜,起鬨道:

「那位公子,你的禮物呢,不會連壽禮也沒有準備吧。」

「快拿出來,讓大傢伙見識見識,到底是什麼稀世珍寶,值得小公主那麼為你極力推薦吶。」

……

此時,小公主忽然暗道一聲糟糕,光顧著高興,都忘記給莫宇辰準備拿來進獻的壽禮了。

她這會可算是鬱悶大發了,以往每一年,她都沒準備過什麼壽禮,甚至是每次拜完壽,都要順走月驚天許多壽禮。

可是今年不同,自己一個人沒準備倒無傷大雅,可是莫宇辰現在怎麼辦,下面可是有那麼多人起鬨呢。

然而,就在小公主拚命自責的時候,身後的莫宇辰卻淡然一笑,輕聲道:「公主殿下,實在不好意思,在下沒有參加過如此盛大的宴會,一時疏忽,這都忘記進獻壽禮了。」

「太祖他老人家德高望重,晚輩來給他拜壽,怎麼說也不能弱了禮數。」

說完,莫宇辰從懷中掏出一隻丹藥盒子。

只是他手中這隻盒子看起來卻平淡無奇,在場的人都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低級楠木做的丹藥盒子。

而那些貴族公子們看到這麼一個盒子,都不屑的撇了撇嘴,出聲嘲笑道:

「這都什麼人啊,那個破盒子出來丟人現眼!」

「真不明白小公主怎麼帶了這麼個人來,真是降了我們在場這麼人的身份。「

「哼,一看就是寒門酸丁,恐怕這已經算是他全身最好的寶貝咯!」

「噗哧,依我看吶,他純粹就是來活躍氣氛的。」

……

聽著眾人嘲笑的聲音,小公主的臉已經紅到了耳根處,趕緊站出來圓場:

「哇,好精緻的小盒子,太祖爺爺,我太喜歡這個盒子了,您就轉送給我吧!」

此時,月驚天見到小公主如此模樣,哪裡不知道她這是在為自己的情郎救場。

當下也不說什麼,順著她的話,也就將東西賞給她了。

他這麼做,有很大的原因也是給莫宇辰這個少年人一個台階可以下。

「賀禮不在貴,貴在於心!」 最佳婚聘 月驚天渾厚的聲音發出,淡笑道:「下一位吧!」

見到月驚天將此事輕描淡寫的揭過,在場的眾人雖然還意猶未盡,但是也不敢忤逆這位太祖的意思,紛紛閉嘴不再說話。

只是心中大為不爽,這月驚天看起來像是公平,其實卻因為小公主的原因,在為莫宇辰解圍,這讓范俊風心中大為不服。

「難道,在太祖他老人家眼裡。」

「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子,竟然值得他開金口,為其解圍嗎?」

「就算是為了小公主也不至於吧。」

范俊風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現實,始終認為自己是最優秀的,在場每一個人能跟自己比。

想道這裡,范俊風向前走出,故作風雅道:「太祖前輩,晚輩范俊風,乃是萬靈殿的少殿主。」

「此次,晚輩獻給太祖前輩的是一副《洛雲靜神圖》。」

范俊風揮手招來兩個侍衛。

當場責令兩個侍衛將他手中要進獻的畫卷展開,呈現在眾人面前。

隨後,他指著圖獻媚道:「據傳凝丹境強者日夜觀想此圖,能大大的抑制心魔,提升魂力,甚至可能延長生命力。」

「晚輩煞費苦心尋來此圖,進獻給前輩,願前輩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此圖一處,驚艷四座。

就連在場一直端坐著皇帝陛下也不禁微微側目,掃了這《洛雲靜神圖》一眼,眸光中帶著讚許之色。

重生帶着任意門 而另外在場的那些貴族公子們看到范俊風的大手筆,立刻就坐不住了:

「什麼,這范俊風連《洛雲靜神圖》都搞來了,這可是連凝丹境強者都稀罕不已的東西啊。」

「完了,這下什麼風頭都被他搶了,我還打算好好表現一番呢,這下徹底沒戲了。」

「那該死的范俊風還騙老子,說送的只是普通貨色,沒想到他玩陰的……」

……

在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的眼睛,全部都被這幅畫吸引過去。

就連莫宇辰這種公眾情敵都被人暫時遺忘。

不過對於這樣的情況,他倒是喜聞樂見,難得清閑。

當下也老神自在的欣賞起范俊風進獻的那副畫。

說實在的,這一幅畫,在別人那裡或許是稀世珍寶。

但是,在他眼中卻是一文不值的垃圾而已。

畢竟對付心魔這樣的東西,還有什麼比潛龍辟魔丹這樣的丹藥更直接呢。

可惜莫宇辰送的這顆丹藥,如今在小公主手中。

那月驚天在無形之中,已經錯過了一場大造化。

「嗯,不錯,有心了!」月驚天微笑著點點頭,顯然非常滿意范俊風進獻的這一幅畫。

「多謝前輩讚賞!」范俊風得到月驚天的讚賞,臉上笑得如浴春風,得意非凡,不斷的躬身作揖。

隨即,他趁轉身的時候,竟然還如同小人得志一般,對莫宇辰比劃著一個封喉的姿勢。 有了范俊風《洛雲靜神圖》的『攪局』。

讓接下來的整個進獻儀式過得非常鼓噪無味。

直到兩個時辰之後,莫宇辰終於熬過了這暗淡無味的儀式。

隨著月驚天大手一揮,此次壽宴下人們的操持下,以極快的速度轉移到宮中的演武場。

然而,就在眾人都在移步演武場時。

莫宇辰本想趁亂,避開小公主的視線,先行撤退。

反正答應她的事也完成了,接下來什麼比武、收徒都不關他的事,留下來也沒意思。

可是,沒等他真正離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莫大公子,您這是要去哪啊?」一個妖嬈的聲音,忽然間,幽幽的在莫宇辰身後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時,莫宇辰暗中哀嚎一聲嗚呼哀哉。

這可真的是他瑪的,離了虎穴又入狼窩。

好不容易擺脫了膩人的小公主,這邊又來了個纏人的妖精太后。

一開始,他答應小公主進宮祝壽,最怕的就是單獨遇到這個妖精太后。

真沒想到,這倒霉催的,真久讓他單獨遇上了。

「太……后好!」莫宇辰老臉一紅,尷尬的打了聲招呼。

「哦不,哀家錯了,現在應該尊稱您一聲駙馬爺了吧!」妖精太后給了莫宇辰兩個大白眼,陰陽怪氣的說道。

「太后說笑了,在下哪有那個福分!」莫宇辰訕訕一笑,謙虛的說道:「太后要是沒事,恕在下先告辭了!」

說完,莫宇辰不再逗留片刻,立刻就走。

但是,說到底,他還是低估了妖精太后的難纏。

「雪涵,在哪呢,快過來!」莫宇辰前腳剛轉身,後腳她立刻就叫人。

她忽然間冷不丁的嚎了這麼一嗓子,此時莫宇辰還能走就怪了。

古人云,唯有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果真沒錯。

「這兒呢!」小公主聞聲立馬跑了過來:「怎麼啦?」

Prev Post
周徐紡點頭:「是不是檢查結果不好?」她昨天就肚子痛了,不知道是不是吃冰激凌把二蛋凍到了……
Next Post
點的菜陸陸續續上齊,擺放好,滿滿一大桌,葷素搭配,再加上蘸料和甜點,堪稱完美的火鍋大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