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的菜陸陸續續上齊,擺放好,滿滿一大桌,葷素搭配,再加上蘸料和甜點,堪稱完美的火鍋大餐。

這時候還是飯點,大堂里賓客滿座,熱鬧非凡。

兩人都餓了,只顧得上涮肉,一時無話,倒也不會尷尬。

吃了不少,陸眠才詫異地抬起頭,「你怎麼不吃了?」

「吃好了。」慕少璽已經放下筷子,拿著水杯,不緊不慢的喝著。

「你就這點戰鬥力?」陸眠瞥了一眼幾乎還剩大半沒下鍋的菜,「也太弱了吧!」

這赤裸裸的瞧不起。

慕少璽拿起筷子,猶豫再三,還是繼續進食。

陸眠樂了,繼續往鍋里下菜,「這才對嘛,火鍋就是要大家一起吃,才開心。你吃呀,多吃點。」

看著原本的清湯,漸漸變成了紅湯,慕少璽無奈極了,尤其是從辣鍋源源不斷溢過來的紅油,拿著筷子的手,微微顫抖。

不知道對面的人,是心大還是故意整他。

沒看到也就算了,還一個勁的勸他吃。 矮人大陸,

「我們人太多了,目標太大,很容易被發現。所以,我認為還是分開比較好。」天玄月說道。

從海底逃出來以後,他們不可能直接回人類大陸,到精靈大陸也很容易被發現,所以暫時跑到了矮人大陸來。雖然矮人大陸距離最近,很容易被人想到,但相比起繼續留在海上,至少還是大陸上更容易躲藏一點。

「同意。我想人魚族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棄的。如今夜白沒有真實之眼的能力,無法確定人魚族是不是在應付他,說不定人魚族早已經偷偷派人出來追捕我們了呢。」花容月同意道。

「我要回去找我白夜哥哥。」白天剛剛開口,就直接被天玄月否決,

「不行!你必須得跟我們一起。」

「你管不著!你這女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白天毫不客氣的爭鋒相對,一點都沒把對方當成是救命恩人來感激。

「沒錯,我是想把你直接綁了用來威脅夜白,誰叫他屢次欺騙我來著!」天玄月回道,「但你在我手上,總比在別人手上要好,你現在回去,根本就是累贅。」

「誰說我會是累贅了?我作為暗夜化的成功者,可以跟他們講述經驗!」白天不服氣道。

「經驗?」天玄月冷笑,「你覺得之後還可能會缺經驗?」

萬人部隊,屆時有的是經驗。

「別人說的可能是假的,只有我才能幫得上白夜哥哥。」白天堅持說道。

「你也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天玄月回道,「現在你長生不老了,可夜白卻還只是個普通人類,你擔心百年之後夜白死了,你會接受不了,所以你要讓夜白也暗夜化,對不對!」

白天眉毛一挑,沒有作答,還真被天玄月說對了。

「笨蛋!現在夜白之所以能沒事,全靠他本人光暗同體獨一無二的價值。一旦破壞了這一點,不說南北大陸惱羞成怒的可能,單是夜白作為放魔族出來的罪人這一點,元素種族就不會饒過他了。你到底是想讓他長生不死,還是想直接害死他?!」天玄月叫道。

白天把頭一偏,

「你管不著!」

白天又不是笨蛋,固然她的所作所為,屢屢看起來好像都在傷害夜白,但白天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她不是沒有深思熟慮過。

讓夜白暗夜化,這是必然的!要不然百年之後死去,跟現在死去,又有多大的區別?所以,白天直接考慮的就是如何能夠在暗夜化之後,還能跟夜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於是,白天有了個想法,那就是躲到南大陸去!準確點說,是躲到已經沒人的南大陸去!首先,南大陸足夠大,比人類大陸都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一旦躲藏在裡面,被人發現的可能性估計會非常小;其次,當他們兩人都暗夜化以後,南大陸就是他們最適合的生存地;第三,等夜白已經把地族全部從南大陸運出來了,試問又有幾個人願意重新回到那鬼地方去?既然夜白已經沒有作用了,沒有了利益,只是為了出氣,更不可能有人會專門去追殺夜白的吧。再者說,不是都已經把人全部運完了嗎,夜白又沒有對不起誰,誰還會專門來找他麻煩!最後,魔族出來了,躲得遠遠的,才是最安全的選擇。在南大陸,安安心心的過著小日子,遠離戰亂,誰也不會打擾他們,不是很好嗎?

當然,具體的想法,白天不會直接說出來,因為肯定有人會阻止她,好比眼前這個天玄月!

就這樣,一行人分道揚鑣,子君閣眾跟天貴族本就沒什麼交情,分開也好。花容月、摩登、里奇等人,自矮人大陸起,也開始了各自的傳奇之旅。龍三跟阿九,回程去找雪麗。天玄月幾人,則牢牢的盯著白天。說來尷尬,白天原本是光系的,如今雖然暗夜化了,卻是根本不會什麼暗系的手段,所以,被天玄月等人纏著,白天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什麼好辦法脫身。畢竟白天也很清楚,天玄月還不算她的敵人,她真正要小心的,還是那些想拿她來控制夜白的元素種族。所以,沒有完全的準備,不能輕易出海,以免被海族發現。

······

自人類大陸到南大陸的外海之上,

夜白第一步先去南大陸幫忙,之後才去北大陸,沒辦法,誰叫之前的會議上,南大陸首先出面幫了他。然後,人魚族也是南海的,在南海的行動自然也更方便一些。初次外出,肯定要求穩。

「好無聊。」火靈兒打哈欠道。

「之前你不是挺興奮的嗎?」夜白回道,有件不知道是不是值得安慰的事,那就是火靈兒完全不知道自己「睡夢」當中有做過什麼。所以,現在火靈兒並沒有為自己卧底的事感到自責,要不然,火靈兒肯定沒辦法繼續面對夜白的。

此時,固然心中有疑惑,但火靈兒還是跟以前沒什麼兩樣。

「每天都是一個樣,幾乎已經忘記了時間,新鮮感自然很快就沒了。而且,在這海上,總覺得有些不舒服。」火靈兒抱著雙腿道。

「越到南邊,越陰冷,暗系元素越重,無論是水還是暗,對火系魔法師而言,都是不舒服的吧。咳咳。」華沙公主道。

「不僅如此,這傢伙的體質也是一個原因。」

夜白皺眉,火靈兒又「睡」去了,這是夜子君出來了。

「怎麼,到南大陸好像還有段距離吧?」華沙公主說道。

「我過來,是想提前知會你們一些事情。」夜子君借著火靈兒的身體說道,「我想不僅是我們南大陸,北大陸應該也存在同樣的問題。南大陸很大,就跟你們海族一樣,上面原本就不止有一股勢力。雖然在某些事情上,各勢力間是有共識的,好比脫離結界,回歸自由。但這次的事,大陸上是明顯分成兩派的。」

「原來如此,之前是太平時期,所有人都想出來,至少能透透氣也好。可如今戰亂即將到來,那麼相比起外出的自由,繼續躲在結界里,至少能夠免於魔族之害,是這樣的吧?」華沙公主直接體會了過來。

一邊是認為自由可貴,出來又不一定會死,但卻是永久性的出來,所以值得冒險;一邊則認為生命可貴,元素種族最寶貴的就是生命,南大陸其實也夠大,完全蹦躂得開,既然有風險,就沒必要去冒險,不值得。呆在結界里,就算是魔族,也進不來,而魔族的詛咒又需要奪取身體組成,所以只要不出去,那就是絕對的安全。

華沙公主臉色有些不好,自古貪生怕死之輩都比英雄要多,照這樣來看,能有一半願意出來都不錯了。南大陸少一半,北大陸再少一半,整個地族都少了一半,屆時還真能再次打敗魔族嗎?

「直說吧,有多少願意出來?」華沙公主問道,已經抱有最壞的打算。

夜子君一笑,

「其實情況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壞,畢竟無論哪一邊,都不希望輸了這場戰爭。所以願意出來的,自然希望能多帶點戰力出來,就是不願意出來的,也想多推點人出來。畢竟魔族要是贏了,他們就一輩子出不來了,而魔族輸了的話,他們未來還能有再次出來的可能。」夜子君講道。 再吃下去,可要出人命了……

清晰的痛,已經從胃部傳來,慕少璽放下筷子,端起冰水一個勁地往嘴裡灌。

後知後覺的陸眠,終於察覺出了點不對勁,他的薄唇,紅得有點異常。

心裡咯噔了一下。

目光顫巍巍地下移,這那還是什麼鴛鴦鍋啊,分明就是一整鍋紅油辣鍋嘛!

所以,他剛才吃了那麼多,都是被她強塞的?

內心有那麼一丟丟的愧疚,陸眠放下筷子閉上眼,雙手合十,抵在額頭上,「抱歉抱歉,我是真的沒看到。」

「別道歉了。」

「不不不,錯了就要道歉。」

「不需要。」

「要的要的。」

慕少璽一手按著胃,因為痛苦而皺起的眉頭,整張俊臉都蒙上了一層弱美男的柔弱感,讓人心生憐惜。

尤其是……讓悄悄睜開了眼的陸眠良心發現。

「少璽哥哥,你怎麼了?」

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這是為什麼呢?

「你說呢?」慕少璽毫無威懾力的瞥她。

「該不會是……胃痛吧?」

「嗯。」

算她聰明,沒笨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那怎麼辦啊?」陸眠緊張得左右張望,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怎麼記得他以前好像沒有胃病的啊?

他是醫生,可以說他是最注重健康飲食和生活方式的人了。

怎麼會有胃病?

難道是辣出來的?

「還不送我去醫院,愣著幹什麼?」

一語驚醒夢中人!

陸眠立即扶著他起身,饒是胃痛至此,慕少璽還是不忘抽出一沓大鈔,放在桌面,堅決不讓女士買單。

上車后,陸眠就吩咐警衛,立即去醫院。

「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她拿起一瓶水,擰開瓶蓋,「要不你先喝點水?」

或許能好一些也說不定。

慕少璽搖頭,他的樣子,看起來很糟糕,短短時間裡,額頭上已經晶亮一片,全是冷汗。

「對不起……」陸眠低下頭,心裡很愧疚。

她也沒想到,最後會變成這樣。

如果她注意一點,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肩膀一重,陸眠發現他已經把腦袋靠在她肩上了,頓時手足無措了起來,推開他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少璽哥哥,你怎麼了?」

「讓我靠一會兒。」很虛弱的聲音。

陸眠:「……」

那好吧。

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讓你靠。

勞斯萊斯在路上疾馳,一路直奔醫院。

到了醫院,慕少璽被送進診室,陸眠站在門外,不安地絞動手指,來回踱步。

過了十多分鐘,診室門打開。

醫生把她叫了進去。

「情況怎麼樣醫生?」陸眠問完之後,發現慕少璽已經躺在了診室的床上。

整個人較之剛才,更虛弱了!

「先讓他吃藥,吃完葯觀察一下。情況沒有好轉的話,再進行下一步處理。」

醫生遞給她藥房,陸眠道謝後接過。

仔細看了好半晌,陸眠認輸了,她一個字都認不出來,這寫的都是個什麼玩意兒啊!

跟個天書似的!

她小碎步跑到床前,「少璽哥哥,我去繳費取葯,你等我一下。」 「所以?我想你要說的,應該不是這個吧?」華沙公主道,她能感受到,以上不過只是鋪墊而已。

果不其然,

「沒錯,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最終到底能出來多少人,而在於為了確保足夠多的人出來所必須花費的時間!」夜子君強調道。

「時間?原來如此,看來局勢並不如你說的那般輕鬆呢。」華沙公主沉聲道,在這魔族隨時可能出現的時候,時間真的非常寶貴。萬一沒能趕上的話,那原本能打贏的仗,或許都會輸了。爭分奪秒,關係到戰爭的勝敗!

「是的,不得不承認,不願意出來的那一批,數量實在太過巨大了。目前而言,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不停在後面督促,優先把這一批人趕出來。」夜子君說道,「那樣的話,應該不會多花太多的時間。可問題是,一旦優先出來的,全部都是那些不情願的人,那他們很有可能會聯合起來,在外面作亂,比如控制夜白,把他們再重新放回結界里去。當反抗數量足夠多的時候,單憑你們海族,護衛起來的壓力會很大吧。」

「我明白了。所以,為了防止這種意外發生,從結界里出來的兩方勢力的數量,至少得保持對等。而外面的對等,也反過去導致了結界裡面的對等,使得從始至終,反抗者都擁有足夠反抗的力量,最終讓全員從結界中出來的時間,無限期的增長。咳咳。」華沙公主道。

如果按照一開始的說法,也就是夜子君所說的『最好的辦法』,那反抗者被一點點的送到外面,使得結界裡面的反抗者越來越少,強弱懸殊之下,也就越有利於後方之人的推動,所以才會越節約時間。

可現在呢,為了規避風險,讓結界內成員在不斷減少的情況下,還繼續保持對等,那麼有朝一日,結界內反抗者的勢力突然大於積極者的意外狀況,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華沙公主皺眉,

「這種問題,為什麼一早不直接提出來?在會議上說出來的話,讓聯盟內其他種族配合,只要外面我們有足夠多的人看著,那就可以按照你前面所說的方法,在保證不出意外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轉移。」華沙公主不由道。

「這肯定是有不少顧慮的,不然的話,為什麼不但我們沒說,北大陸那邊也沒提?聯盟的第一次會議,大家需要的是信心,如果直接把問題擺到檯面上,說不定會讓很多傢伙遲疑的。而且,從地理位置上,無論是南大陸還是北大陸,都離世界的中心,也就是魔族即將出現的地區太遠。要是把過多的力量派到這邊來,一旦魔族出現,可就沒辦法應對了。」夜子君說道。

「但,以你後面所說的方法,對現今的局勢根本沒有任何幫助!」華沙公主道,「那還不如賭上一把,前線也不是沒人,就算魔族出現了,也不代表立刻會潰敗。」

「確實,公主所說的方法也不是無效。但如今,我們卻有一個更好的選擇。」夜子君說道。

「哦?」華沙公主眉毛一挑,就見夜子君把目光轉向了夜白。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就算不說我能不能做到,你們難道認為我還有餘力做其他事?」夜白直接道。

「不是你,我記得你有個妹妹,好像會一種叫神送的魔法吧。」夜子君道,說到這裡,她的打算已經很清楚了,每一個從結界里出來的地族,直接用神送魔法給送到人類大陸去,這樣不但能讓有生力量第一時間上前線,同時憑藉距離遙遠的優勢,防止他們聯合起來控制夜白。

「沒錯,我妹妹確實會神送魔法。但很可惜,那是曾經了,現在的她,早已經被你們的人暗夜化了,這種事你應該不會不清楚吧。」夜白回道。

「如果人類大陸的那個收集裝置還是好的,還可以從中提取魔法元素出來,不過之前已經壞了,收集的魔法元素也全部消散歸零了。」華沙公主自言自語道。

「我知道她已經暗夜化了,但並不代表就找不到辦法了。」夜子君突然說道,「你們看看我現在的狀態,難道還不明白嗎?」

聽了夜子君的話,華沙公主眼睛一亮,

「讓她控制一個光系魔法師!這樣,就能憑藉她自己的經驗,藉由別人的身體來施展光系魔法了!」

「正是如此,現今世界,會神送魔法的,應該只有你妹妹一個。所以,把她找來,再準備一個光系魔法師,我傳授她暗系控制之法。之後,也不必讓她辛苦勞作,只要讓她施展一次神送魔法就可以了,我們完全可以找一個天使族在旁邊收集魔法元素,把這神送魔法給同化下來。神送魔法看似雞肋,但在對魔族戰爭中,估計會起到奇效。」夜子君說道。

「那就這麼辦了!咳咳。」華沙公主略微激動了點,不過一轉頭,卻看到夜白臉色有些難看,明白夜白心裡在想些什麼,出聲道,

「放心,絕對不會把你妹妹怎麼樣的。你如果不相信我,那這件事也可以交給你信任的人去辦。我們需要的只有神送魔法的種子而已。那個雪麗你不是認識嗎,正好這件事也需要天使族出力,你要是覺得可以的話,完全能夠讓她去辦。」

夜白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此刻,冷凝霜不在身邊,夜白根本不知道,因為催眠的原因,現在的他對雪麗是完全信任的。兩人事先完全沒料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是以也沒對此做出任何的應對。

Prev Post
可是今年,月驚天看著台下那些小輩躍躍欲試的表情,眉宇之間卻有一些興緻缺缺的樣子。
Next Post
便是牧老祖本人,也呆愣當場,無法置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