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仇恨滔天,卻面對麥哈爾不停顫抖的強者,面色通紅一片,恍若受到了某種不公平的羞辱,渾身都微微顫抖,有心想要說些什麼,只是張了張嘴,什麼話都無法說出口。

人身牛頭的強者,微微看了一眼遍地殘屍,心頭嘀咕兇殘。

走到神傾部落這位強者面前,在其震撼的眼神中,抓小雞般提起,就跟了上去。

苟鳥王巢穴經過諸多妖王的圍攏,早已是千瘡百孔,搖搖欲墜。麥哈爾一路冷著臉,走進大石之後,見到金斯之時,面色陡然陰沉,寒芒爆閃。

在人身牛頭強者提著神傾部落強者剛剛跟進時,麥哈爾橫挪虛空,細長的五指掐住這位強者喉嚨,猛然提起,眼中煞氣沸騰,指甲扣入喉管血脈之中,就要作用大力,一把將這位強者,捏一攤爛泥般捏成血泥。

盤坐在場中的金斯見狀,面色微微一變。

「麥哈爾兄,此人並無冒犯之意,且勿殺絕!」金斯急聲說道,拖著虛弱慘白的身軀,站起身,連忙阻止。

麥哈爾點點頭,砰的一聲,將這位神傾部落的強者如扔垃圾一把扔開。

只留下喉嚨處,五道近乎穿透的血指印。

「留他一命!」麥哈爾冷道一聲,轉身看向面色虛弱慘白,渾身有血的金斯,「這裡有一些老葯,是我妖王巢穴里獲得的,就不知有何療傷之用。」

麥哈爾隨手一拋,一株株形狀各異,吞吐天地元氣的葯植一株,從時空內戒里顯出。

看的金斯眼花繚亂,從中選出幾株直接咬嚼吞咽,立時金斯面色微微紅潤,好了一些。

也不藏拙,麥哈爾直接將自己所見所聞言說一番,聽的金斯心神巨震,掀起某種波濤。顯然,有些事情,金斯這位見聞廣博的強者,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也就是說,此人便是神傾部落內的強者!」金斯看著倒地之人,仔細打量一番,露出奇異之色,顯然,他看不出神傾部落之人與人類疆域強者有什麼不同。

「叮噹當!」金斯臂膀袖中飛舞出九道圓環,憑空旋轉。

神傾部落這位強者當金斯露出九道圓環時,立即強忍傷痛起身,朝著金斯磕頭拜服,眼中充滿狂信徒般的狂熱與憧憬,甚至有見到真神似的榮耀,直接忽視了在場所有人。 金斯這一舉動造成的驚人反響,引得麥哈爾流露好奇之色,但並不強烈。反倒是靜立一旁的人身牛頭強者則恍然大悟般微微嘶聲,看向金斯的目光變得異樣,不過在麥哈爾的存在橫擋下,並未做出任何舉動,只是乖乖站立一旁,默不吱聲,顯示不出自己的存在。

「應該是在神傾部落相似中極有地位之人。」麥哈爾輕笑言推測,雲淡風輕。

這位神傾部落的強者忍著傷勢劇痛,在染血重創下,跪伏朝拜金斯。眼中流露虔誠的狂熱與憧憬,隱含榮耀淚光,激動的無法自已,在清晰的目光注視中,可以看見,這位虔誠朝拜真神金斯的強者,語無倫次,似已經都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見此,金斯微微一嘆,走上前。在這位強者注視下,流動鬥氣,輕輕撫上肩膀將其震昏癱倒在地,才得此作罷,收回九道圓環入手。金斯看了一眼昏倒的強者,眼中光芒異樣情緒,這道情緒隱隱與昏倒的強者,有相似之處,不過很快,金斯隱去看向麥哈爾,流露輕鬆。

腹黑總裁的蛻變情人 金斯這一番作為,顯出一個驚人訊息,同時將麥哈爾最後一絲顧慮與殺意破散。

「我想,我的九道圓環,是他們部落的信仰神,亦有可能是某位偉人先輩。」金斯低頭思忖片刻后,這樣推測道,與麥哈爾的模糊推測,驚人的吻合,成為最真的事實,「我的九環,仿自於某位已經消失在天地間的神靈,九環之神,同時我的信仰,亦是九環之神。」

神靈,就是神道最為巔峰的境界體現!

神靈永生不死,永恆不滅,天地朽滅,而神靈不朽!

神道神道,通向神的大道。

不過神靈已經是天地的極致巔峰,沒有人能與神靈抗衡,同樣凡俗容納不了神靈的偉力。通常,神靈不會顯化於世,只有對神靈信仰虔誠的人,神靈會降下神之庇佑,神恩溝通。甚至有些堅定虔誠如一的信徒,與神靈溝通,降下無邊神力,成為神使,行走在天地間,擁有滔天戰力,少有匹敵者。

而這,就是神靈。

亦因此,天下有很多人願意選擇信仰神靈,得到神靈的庇佑,享有無窮恩澤。

先婚後愛:首長大人私寵妻 很顯然,神傾部落內的強者,有可能將金斯當作信仰的神靈。親見神靈化身,心智較差,或許早已被掀起的驚濤巨浪振奮的昏厥過去,儘管這位強者還算心境強大,卻也語無倫次,失去一切思考能力,而這就是信仰的力量。

麥哈爾深深看了一眼,信仰的力量不得不承認是一種奇妙偉力,不過,信仰令他無法苟同。他一路走來,歷經坎坷廝殺無數,腥風血雨一人獨闖,全憑一身過人心智,與一次次瘋狂的搏命廝殺,才能走出一條血路,若非如此,麥哈爾就算有劍道印記,也不知早已隕落多少次。

若是信仰一位無上至高神靈,就能每每逢凶化吉,境界飛躍,實屬可笑。

不過這樣的話,自然不會宣之於口。

「神傾部落的是這樣嗎?」 地獄名媛 麥哈爾輕輕呢喃,冷不丁的看向一旁人身牛頭強者。

後者人身牛頭強者卻直接點點頭,在呼吸刻間反應過來,顯然不敢大意,時時凝神戒備麥哈爾。緊張至極,惹的金斯另眼相看,又不免輕輕莞爾。

「看來果真如此!」金斯輕輕言,語氣包含滄桑,興奮,痛苦無數種情緒。

最後,金斯輕輕一嘆,幽怨深邃。

在人身牛頭強者瞪大的牛眼注視下,金斯面容陡然變的瘋狂,猙獰扭曲,一團團血肉堆積看不出臉型,厲然如鬼,一頭藍發隨風狂舞,一身氣息陰冷森然,眼中更是迸發猩紅,與刻骨銘心的仇恨,怨毒之色。只是在瞬間金斯變得可怖,原本還覺得金斯可親的人身牛頭強者渾身打了一個哆嗦,儘管金斯氣息在他看來甚至孱弱。

不管人身牛頭強者嘀咕,麥哈爾卻是在金斯變化時動容。

與金斯相處這麼久,這是麥哈爾第一次見其這般不正常的失態。從第一次相見的頹廢胡茬滿臉,略近中年之態,後面突破神台境意氣風發,遭遇種種九死一生的驚險,這麼久,麥哈爾從未見其如此過,一時到有一瞬間的失神,不過很快,麥哈爾就站了出來,站在了金斯面前。

在麥哈爾站出來時。

金斯渾身一震,微微抬頭,猩紅瞳孔望著麥哈爾,一字一頓懇求:「哈爾兄,幫我一次,就幫我一次。」

心頭念轉,對金斯所求之事,麥哈爾心中已有底。

並沒有打算讓令金斯失望,麥哈爾重重的點了點頭,直接答應了下來。

金斯立時一松,低頭。

「仔細說說神傾部落強者的概況,疏漏一處,剁你一根牛角!」麥哈爾目光直視人身牛頭強者,逐漸冷冽,又一次冷不丁的開口。

嚇的人身牛頭強者額頭冷汗密密。

「神傾部落與平常部落不同,並沒有真正神靈的顯靈庇佑,至於信仰的九環之神,從未顯靈降下神恩。因此神傾部落修行之路未曾補全,最強者都只是神啟境的低階螻蟻,不過神傾部落修行之法,能驅動妖獸為戰的特性,擁有驚天戰力……」人身牛頭這位強者口吐異語,小心翼翼的述說,詳細至極,不時還偷眼瞧了瞧麥哈爾,生怕麥哈爾一怒之下,將頭頂牛角剁掉。

麥哈爾時不時點頭,當人身牛頭強者一一將神傾部落介紹完全之後,眼瞳內當即爆****芒。

「正好好奇神傾部落體系修鍊之法,正好去走一遭。」麥哈爾心中輕語。

朝著金斯輕輕點頭,麥哈爾星戮劍氣釋放,將其捲入其中,飛射出苟鳥王巢穴之外。

人身牛頭強者,輕輕拍了拍胸脯,噴吐出長串濁氣,似輕鬆了一刻,儘管渾身重創未愈,體內劇痛。可一旦不面對麥哈爾這位凶神,心中立馬愉悅,不過看著遠去的麥哈爾,人身牛頭強者愁眉,提起半死不活的神傾部落強者,只得跟了上去。 神傾部落,完全是由人類所組成的古老部落,坐落在妖獸密集橫行的晴空山脈之中,常年與世隔絕,少有和部落有利益溝通來往。在混沌邊境異人部落成千上萬混居的偌大疆域之中,並不算什麼特例,畢竟異人千奇百怪,在其他部落的眼中,人類不過是有些奇異罷了,與其他並沒用什麼不同,勉強算作最底層的一批炮灰部落,日落月升,一成不變繁衍生息。

晴空山脈綿延數萬公里,妖氣濃郁如霧,難見天日,在內里穿梭無數頭咆哮嘶吼縱橫的巨獸。清晰肉眼可見,在晴空山脈上空,亦一頭頭龐大的妖禽,揮動羽翅,掀起澎湃滾滾妖氣,自由翱翔在天際,少有廝殺,與其他區域妖獸相比,猶如一個活著的妖獸國度,安寧祥和。

這一天,一道銀星長發披散的身影,與一道藍色長發披散的身影,兩道身影接踵降臨。

「轟隆!」

體內雷霆巨響滾滾傳向晴空山脈,與之傳出的還有麥哈爾體內猶如山崩地裂,長江大河,無邊無盡,犀利蓋世洞穿雲霄的恐怖鋒芒之氣,只是一道身影散出氣勢威壓,就鎮壓了晴空山脈內無數強者與妖獸一般,獸人懾服,浩浩蕩蕩氣勢,引得天象為之巨變,混亂失常。

這是麥哈爾突破護罡境界后,第一次毫無顧忌的瘋狂釋放!

「吼吼吼!!」

晴空山脈威壓範圍之外的一頭頭妖獸發出怒哮,震天徹地,蠢蠢欲動想要遵循痕迹,將其主人撕成粉碎,不過當一頭頭妖獸進入威壓範圍,同時驚懼啞火,陷入萬籟俱靜,天地都彷彿在麥哈爾腳下顫抖,不敢妄言發出任何聲響。

站立在神威凜凜麥哈爾身旁的金斯,仰視這片廣闊山脈,眼底閃現絲絲灼熱與渴望。

最終側身看著不起波瀾的麥哈爾,苦笑輕搖頭,問:「麥哈爾兄,你難道不想問問我,我為何要來神傾部落奪權嗎?」

「要想說的話,你自然會說。」麥哈爾隨口答道。

麥哈爾自然平靜的話語,令金斯渾身巨震,心中百感交集。

在金斯眼中,麥哈爾的話包含了太多太多信任,同時令金斯倍感慶幸,或許只有麥哈爾一人,才能在結交闖下友誼后,捨生忘死助其一臂之力,且不問緣由,這是沒有保留的信任。

最終,金斯並沒有在多說什麼解釋,對他,麥哈爾不需要解釋……

在此刻,天空之中一道巨大黑影掠來,露出一頭妖王級天行燕,淺紫灰白巨大翅膀煽動,橫停蒼宇,高高遠離這位凶神惡煞,來者不善的強者,以防不測。同時天行燕頭頂,走出一位身穿古鐵鎧,手持凜冽森寒長戈的黑髮青年強者,冷冽注視向地面模糊二人,威嚴出聲大喝:「何人作亂我晴空山脈!」

黑髮青年剛剛出口,一目掃過,就將麥哈爾與金斯兩人看清,當即露出震驚,微有恍惚不解之色。只不過黑髮青年當看見兩人身後,人身牛頭強者提著的強者,面容抖了抖,看向兩人的目光充滿不善,戒備之色濃郁極點,從懷中拿出一枚千瘡百孔的玉石,輕輕放在唇邊。

「嚶!」

尖銳刺耳隆隆之音,帶著無與倫比穿透力,從玉石中傳出,傳向晴空山脈萬里疆域,傳向神傾部落,久久回蕩,經久不息。甚至令麥哈爾有理由相信,從玉石之中的聲波,傳遍了整座晴空山脈,令這座由神傾部落盤踞的山脈,從沉睡之中復甦。

不過,金斯與麥哈爾並沒有動作。除了麥哈爾能通過人身牛頭強者聽懂神傾部落強者異語外,金斯只能原地木然,茫然不知所錯,言語上根本無法溝通,只能通過表情或者動作來推測一二,達不到理解完全的程度。

「咻咻咻!」

破空穿梭之音,陣陣回絕,在晴空山脈深處,陡然飛出一頭頭速影驚人的妖獸,眨眼間密密麻麻,神陽晴空都微微被遮住烈陽,清一色妖王級,帶著磅礴威壓,頭頂站著一位位神啟境的神傾部落強者,穿梭罡風之中,氣勢烈烈,朝著這一方圍攏過來。

「吼!」

在遙遠的晴空山脈深處,一聲嘹亮雄渾沉厚的咆哮驟然隆隆直衝上天際,雲海破碎,山川河海大地顫鳴,搖晃不止,原本從神傾部落內衝出一位位強者高手,紛紛轉頭回望,在虛空中跪伏,發出恭敬異語似在迎接某位尊崇的強者,天地愈發靜了。

「咻!」

天際晴空山脈深處,噴吐出一道冠絕天地妖氣神柱,通天徹地。從中一道身影宛若充盈滔天神力,橫挪虛空萬里,半步之遙就已到達麥哈爾所立這方天地,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罡風赫赫消散,顯露出身形,迎來眾多神傾部落高手更多的恭敬朝拜音。

這是一位背負雙手,面冷無須的中年白髮男子,氣宇雍容,步態輕履。充斥威嚴的眉眼中,有睥睨之態,強絕超越神傾部落諸多強者的最強氣息擴散釋放,蓋壓在場一切,擁有最為巔峰的力量與權力,同時中年男子是人生最為巔峰最為強大的時刻,猶如晴空神陽,熱能灼灼。

隨著這一人的出現,在場再多的煩擾,靜了下來,憑空且突兀。

同時,這一道身影,帶給麥哈爾一縷縷難以琢磨的威脅。

不過根據人身牛頭強者所描述,對來人進行推測吻合,麥哈爾瞬間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神傾部落,部落守護者,九頭大騎士!

擁有一匹九頭的蛟龍鐵血古馬,由此得稱,配合擁有真龍血脈的蛟龍鐵血古馬,有駭人戰力。

在這一代的傳言下,九頭大騎士曾擊殺過如人身牛頭強者這般神合境的強者,名震一方。

不過論本身境界,九頭大騎士就只是一位神啟境,等同於人類煉靈境的高手。

「此處乃神傾部落族地,在下要出手動蕩我神傾部落山河,抓我神傾部落強者,莫非是要與我神傾部落不死不休?」目光睥睨的九頭大騎士,直言不諱,冷冷凜冽直盯麥哈爾。 神傾部落諸人目光道道投來,注視向麥哈爾,想要看一看這位同樣是人類的強者,會怎樣回答。

同時又不免浮現擔憂,麥哈爾這位來歷不清,可實力偏偏真正超絕心驚的強者與九頭騎士大人進行大戰,出現損傷。

無論勝敗,都對神傾部落的發展沒有好處,倘若是敗了,神傾部落無異於自斷一臂,損失一位超級強者,出現空虛。

「不死不休,又當如何?」麥哈爾輕輕一笑,說給自己聽,在場諸人都面露茫然。

唯有九頭騎士,這位白髮中年男子神色動了動,顯然有些變化,或許曾經接觸過人類疆域的一些物事或人,有些熟悉。

「嗆!」

精鋼長劍寒芒直刺雲霄,麥哈爾銀髮狂舞的身影側轉,旋帶粉碎起一層晴空撕裂斷截,直取白髮九頭騎士的性命,速度快的宛若驚鴻。

「咚!」

虛空震爆,白髮中年男子渾身閃耀起種種玄奧神奇紋路之光,遍布全身上下骨骼體軀,絢爛耀目。微微張手,從光耀中浮現一桿黑黝鐵碩,一聲嘶吼,這桿鐵碩之上浮現一頭猙獰咆哮的神俊九頭龍馬,滾滾無盡的煞氣充斥。碩戟劃出一道絢影,帶著猙獰咆哮的神俊九龍頭馬虛影,直擊向麥哈爾這一劍。

「轟隆!」

一碩一劍震爆虛穹,零散細碎疾射出的餘波,洞穿射殺,周遭山石林木通通在眨眼之際化為飛灰,在諸多強者後退矚目的目光中,兩道毀滅之力絞殺碰撞波動,在虛空掀起巨浪驟風,在時時流轉歸於平息,不分伯仲,只是一式起手式試探。

一道起手式,麥哈爾微微眯了眯眼,體內星戮劍氣沸騰,劍鋒之上吞吐的星芒愈發凝實。

「看來是誠心與我神傾部落為敵,自尋死路!」白髮九頭騎士冷冷出言,眸光變的森寒。

在聞聲萬眾矚目中,白髮九頭騎士渾身激蕩起一道衝天光柱耀目升華,無數深奧繁理紋路從周身幻化,一一展現鋪展,無時無刻不再碰撞組合磨平。最後在諸人狂熱的目光下,漸漸化為一頭擁有九顆龍角頭顱的龍馬,響鼻氣流吞吐,出現之刻,妖氣滾滾遮天蔽日濃郁瀰漫,強者的視線都為之受阻,但麥哈爾能清楚察覺,九雙猩紅森冷的眸子一瞬齊齊盯來,凶煞逼人。

這是一頭擁有傳說中真龍血脈的九頭蛟龍龍馬,氣息威壓輕輕擴散,就對周遭無數妖獸產生生命層次上的巨大壓制,惹得匍匐驚懼一片,流露無數敬畏。同時九頭蛟龍馬的強大的妖氣威壓撞向麥哈爾,竟有妖王四重天,等同於人類護罡強者的無敵姿態。【ㄨ】

白髮九頭騎士手提長碩,高坐九頭龍馬之上,直視麥哈爾,殺意驟起。

「轟隆!」

黑黝長碩如龍,在白髮九頭騎士手中舞起刻痕,貫穿劃破絮流虛空,隆隆卷殺起衝天天地元氣,夾雜細碎的迫人妖氣,蕩蕩橫掃殺向麥哈爾。而在這長碩破空時,在碩尖,有九頭蛟龍馬的虛影幻化,仿若異世界的投影,真真切切,仰天嘶吼,穿梭振幅起撼天動地偉力,一碩變的不凡。

麥哈爾直視這一碩,眼神都微微睜不開。

嘴角卻勾起冷然的弧度,神傾部落強大的根本弊端太過於明顯,自身孱弱的難以想象。

依靠外力,終歸走不遠,這是在神道修行中最大的忌諱名言。

「星寂流光!」

沒有太多的留手,麥哈爾隆隆低音開口,體內洶湧狂龍般的鬥氣滾滾灌注進入星華大放長劍之中,恍若一道絢爛的流光,美麗短暫,劃破寂靜流逝千萬年歲月,絕無變幻的黑幕大夜,照耀十方,洞天徹底,瓦解重重黑暗,破碎時空,通透天下,帶著絕世的鋒芒絞殺,隆隆狂猛傾泄而下。

「轟隆隆!」

虛空坍塌,兩向撞擊的毀滅之力,猶如彗星撞擊地球,凹陷出一個恐怖的黑暗巨洞,透出割裂人心的陰寂之風。迸射倒卷出的零散毀滅之力,一道道射殺向周遭的劍氣碩芒,割裂出山崩地裂,移山填海的恐怖駭人偉力,震的人心震蕩,為之變色。

不過這一擊,出乎預料的不分伯仲,甚至兩人沒有傷到一分毫髮。

麥哈爾嘴角輕輕勾動,成竹在胸的把握姿態,令白髮九頭騎士微微色變。

這位深不可測的強者,的確有自傲的資本。

不過,僅此而已。

轉念,不過一瞬。

九頭龍馬九顆頭顱紛紛仰天嘶吼,透出驚人凶煞,下一瞬,吼吼吼九顆頭顱同時提氣爆吼發出巨嘯音波,肉眼可見,一圈圈實質的音浪震嘯而開,頃刻,音嘯傳開,蒼天片片雲層崩散,大地割裂出一道道恐怖的豁口,猶如音浪化作一隻拔地亂天的巨獸,隆隆隆斷截湮滅一切,滾滾巨音核心帶著無邊毀滅之力,直刺襲中麥哈爾。

傾世蕭後傳 「砰砰砰!!」

麥哈爾身形狂震,筆直的驅幹上,音波無形的大拳橫掃碾入渾身體魄,震動內腑。口耳眼鼻以此時護罡境強者的強韌,在這股音波下,依舊桀桀爆出紅血,恐怖驚人,一身頂天氣息,更微微裂斷,受到心驚的重創,連帶脆弱的五臟六腑。

「轟隆!」

嘿喲長碩又一次從白髮九頭騎士手中揮動而出,凜冽大風颳起,在神傾部落諸強期待的目光中,直去麥哈爾性命,就要噗哧帶起一股滾燙熱血。

人身牛頭強者微微震了震,若是麥哈爾隕落,自身極有可能跟著體內某股詭異的力量,齊齊隕落。

不過,他卻並沒有出手相救,久違的汗毛倒豎,冷颼颼之感依舊縈繞在身。

果然,麥哈爾在長碩擊來之時,又一次舉劍。

「鐺!」金鐵咯咯交鳴。

麥哈爾身影輕靈躍退,這一擊平淡無奇。

「星寂流光!」麥哈爾又一次冷冷開口,輕輕舉劍。

「隆隆隆!」

虛空爆碎,長碩芒刺之上的九頭龍馬咆哮虛影與星辰劍光撞擊,齊齊炸碎,割裂完好的青山大河。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Prev Post
便是牧老祖本人,也呆愣當場,無法置信。
Next Post
左心蘭只是看著左北川,好一會兒才道:「小果兒,你變了,我在你的眼裡看到了野心,看到了對權力的**,你是打算是介入到皇權之爭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