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心蘭只是看著左北川,好一會兒才道:「小果兒,你變了,我在你的眼裡看到了野心,看到了對權力的**,你是打算是介入到皇權之爭了?」

「不錯,我本打算糊塗的過完這一生,可是這樣老六都不放過我,不是楚天歌相救,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屍體了。」左北川大聲道。

左心蘭的眸子里有一絲的掙扎,但是師傅說過,她絕對不能介入到皇權的爭鬥中去,她也發過誓言。

「楚天歌?」左心蘭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她在回帝都的途中,這個名字聽了好多遍了,可以說,這個楚天歌如今是帝都年青一輩的風雲人物。

「他是楚家最後的嫡系血脈,他是一個天才,他是……唯一一個我從裡到外都佩服的人。」左北川道。

左心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摘下脖子上的項鏈,將之掛在了左北川的身上,然後飄然而去。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色將晚,楚南手中的金心焰更加的燦爛奪目,他臉上的汗珠折射著這金光,讓他全身都如同泛著金暈。

有些人仍然看得如痴如醉,有些人卻覺得無聊而離開了,留下來的人,有許多都是各大煉藥宗派的弟子。

「這麼久了,他的四級金心焰竟然沒有枯竭的跡象,他的靈火被他溫養到多深厚了?看來他定有特殊的溫養方法。」

「他還剩下了不少價值連城的藥材,難道他知道他無法成功不成?」

「看他這一頭汗,精神怕是撐不住了,唉,失敗在所難免。

「其實大家都能想像,一個六級玄藥師想煉出七級玄藥劑,特別還是完全不知道煉製方法的特殊玄藥劑,根本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嘛。」

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人對楚南能成功還抱有希望了,或許除了猜到他身份的小啞巴吧。

在這後院里,外圍有不少後面擠過來看熱鬧的。

「酒叔,是不是那小子?」一個身材顯得有些矮小的少年問身邊一個邋遢的中年男子。

「是他。」這邋遢中年男子點頭,拿著一個酒葫蘆往嘴裡灌了一口酒,那無時無刻都處於熏然狀態的渾濁眸子卻是閃爍著一道精光。

「哼,我等了他這麼久想捉弄一下他,誰知他竟然不來了,現在換了一張臉來煉七級玄葯,他以為這七級續命玄藥劑真這麼好煉嗎?」少年哼哼道,聲音卻分明是清脆的少女之聲。

「七級續命玄藥劑,煉製方法失傳了,沒想到方子卻被星空帝國的人得到了,他們搞出這些事來,看來星空帝國有重要的人物需要用七級續命玄藥劑來救命。」邋遢中年男子道。

這兩人說著話,就見得楚南的身體突然顫抖起來,而他面前的葯鼎一陣陣光暈在閃爍著,葯鼎蓋撲撲被鼎內能量衝擊得不斷開合,開合之時,就有濃郁的靈藥葯霧之氣涌了出來。

「他撐不住了。」

「看來不行了啊。」

「太可惜了,堅持了這麼久。」

圍觀的內行人紛紛嘆息,說是嘆息,但所有人都認為失敗才是理所當然的。

而事實上,卻也的確如此,楚南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但其中一種爆烈的藥性卻無法融入進去,其實只要融入進去,這七級玄藥劑就成功了,但無法融合的話,就會爆鼎失敗。

「不行,藥性在瞬間產生的排斥作用讓我總是差上那麼一線,我只有最後一次的機會了。」楚南心道,只差最後一步,可以說他已經觸摸到了七級玄藥師的大門,只要推門而入,他就將踏入一個暫新的天地。

楚南手中的金心焰不停,控制的依然精妙,但是他的臉色卻是越來越蒼白。

玄力充入古葯鼎的玄陣中,瞬間捕捉到那一團火紅的靈藥之霧,四級金心焰在剎那間帶上了一絲不可察覺的銀色,火焰分成了數百個熱力不一的火力點,這種控制,如果能具像化傳入圍觀者的眼內,怕是能嚇呆所有人。

「咦,有些不對了。」觀察著的人當中,有幾個人的心裡齊齊一突,包括那邋遢中年人。

但是,他們感覺到有些不對,卻不知道到底哪裡不對。

楚南的古葯鼎中,那玄力藥劑水猛烈沸騰起來,沸騰的點與點若連起來,就是一個玄陣。

「融合。」楚南心中大喝,目光精芒爆射,古葯鼎中那火紅的靈藥之霧直接被按了下去。

只是,火紅的靈藥之霧剛剛接觸到藥劑水,就驀然膨脹。

「不好!」楚南心中大驚。

「沒有疑問了,要失敗了。」

「唉,看來潑天的功勞是爭不到了,不過有這四級金心焰也不錯。」

楚南的現狀被很多人敏銳的察覺到了,絕對是要爆鼎了。

「時間,定!」楚南睜大著瞳孔,心中吶喊,自血脈中陡然湧現出一股力量。

時間剎那間定格了一下,但楚南控制的爆烈的靈藥之霧卻沒有停,被生生打入了玄藥劑中。

只是這麼一瞬間,結局已經完全改寫,靈藥之霧融入了進去,葯鼎內傳來一陣陣轟鳴之音,甚至乎天地之力也由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奇異的葯香味四溢,鼎蓋邊緣閃爍著一股股靈光。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要爆鼎了嗎?這靈光,難不成他竟然成功了?」

「沒錯,他成功了,他煉成了七級玄藥劑,天地之力入體,命丹即將成形了。」

「我的天吶,我親眼見證了一位七級玄藥師的誕生,他到底叫什麼名字?」

直到一位圍觀者這麼喊出來,許多人才反應過來,他們竟然對這一位玄藥師一無所知。

帝都,有無數強者衝出來,望向了明月樓上空的異象。

「玄葯光芒沖頂,天地之力幻丹鼎之像,這是有玄藥師晉陞七級結成命丹了。」

「如此恐怖的天地之力,不知是哪家弟子,其根基之紮實,真是前所末見。」

一時間,不少強者都紛紛朝明月樓而來。

楚南只覺得浩瀚的純凈之力湧入了他的體內,在他的身體里轟出一道道的天然線條,然後匯聚在丹田處。

混沌丹田收縮,天地之力在瞬間凝聚成了一個嬰兒拳頭般大小的能量團。

隨著那一道道天然線條散發出微光,這能量團猛然爆開,一顆金色的命丹終於成形了。

這命丹有九竅,在混沌丹田中緩緩旋轉,楚南感覺它與自己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彷彿每一次心跳,這命丹內部也在跟著節奏一起跳動。

丹成之後,楚南來不及研究,只感覺那一道道朝此聚集而來的恐怖氣息,他就有些急了,沒有想到命丹凝結會有這麼大的動靜,他必須要閃人了。

妖王寵妃:天才兒子貪財孃親 「小子,三息之後,你立刻滾蛋,否則你麻煩大了。」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楚南的耳朵里。

三息一瞬而過,突然間,整個明月樓之上有恐怖的能量炸烈,建築倒塌,如同天災降世,直接絞碎了空間的封鎖能量與一些鎖定在他身上的精神力。

幾乎與此同時,楚南的身影捲入了空間裂縫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煙塵被人瞬間捲走,但一片狼藉的後院中除了那些狼狽的圍觀者,哪裡還有楚南影子。哪家弟子,其根基之紮實,真是前所末見。」

一時間,不少強者都紛紛朝明月樓而來。

楚南只覺得浩瀚的純凈之力湧入了他的體內,在他的身體里轟出一道道的天然線條,然後匯聚在丹田處。

混沌丹田收縮,天地之力在瞬間凝聚成了一個嬰兒拳頭般大小的能量團。

隨著那一道道天然線條散發出微光,這能量團猛然爆開,一顆金色的命丹終於成形了。

這命丹有九竅,在混沌丹田中緩緩旋轉,楚南感覺它與自己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彷彿每一次心跳,這命丹內部也在跟著節奏一起跳動。

丹成之後,楚南來不及研究,只感覺那一道道朝此聚集而來的恐怖氣息,他就有些急了,沒有想到命丹凝結會有這麼大的動靜,他必須要閃人了。

「小子,三息之後,你立刻滾蛋,否則你麻煩大了。」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楚南的耳朵里。

三息一瞬而過,突然間,整個明月樓之上有恐怖的能量炸烈,建築倒塌,如同天災降世,直接絞碎了空間的封鎖能量與一些鎖定在他身上的精神力。

幾乎與此同時,楚南的身影捲入了空間裂縫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煙塵被人瞬間捲走,但一片狼藉的後院中除了那些狼狽的圍觀者,哪裡還有楚南影子。



… ?「去搜,用盡一切力量也要把這個玄藥師找出來。」皓月公主臉色鐵青,聲音彷彿被人捏著喉嚨說出來。

無怪乎皓月公主如此失態,她來輝煌帝國辦的兩件事,第一件鑒寶活動沒有發現目標,第二件免費煉藥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些材料,特別煉製七級續命玄藥劑的材料,她是費了多大的心血才弄來的啊。

如今,那個玄藥師不僅憑此突破到七級玄藥師,凝成命丹,最重要的是他煉成的七級續命玄藥劑和他的四級靈火金心焰,誰知他竟然一凝命丹就跑得無影無蹤了,這周圍有絕世強者在幫助他。

皓月公主氣急敗壞,這暗中更有不少人也在拚命的尋找這個神秘的玄藥師。

在帝國榮耀日的前一個晚上,帝都明裡暗裡都被攪動得天翻地覆,牛鬼蛇神都跳了出來興風作浪。

此時,楚南與蕭玄奇在一家花樓喝花酒,他們坐在露台上,直面帝都五十里沉月河,河裡倒映著天上三輪明月,身邊圍繞著鶯鶯燕燕,倒也別有一番滋味。

「楚少,你當時是不在,親眼見到一個這麼一個玄藥師結成命丹,真是十分的震憾,我聽說,一般的玄藥師就算結成命丹,其造成的天地能量涌動也有限,估計就是這玄藥師的百分之一。」蕭玄奇笑著對楚南道。

「那真是太遺憾了,原本以為沒有什麼看頭,想不到精彩的總在最後。」楚南道,那暗中之人替他擺脫鎖定之時,他就利用小青將他直接傳送走了,不過為了不引起懷疑,他在第一時間就冒了頭。

「這皓月公主搞出這麼一出,不是想得到那七品玄藥劑就是想得到這個人了,現在這群牛鬼蛇神之中,肯定有不少她安插的人,真想認識一下這位高人啊。」蕭玄奇道。

楚南配合的說了幾句,這蕭玄奇哪裡又知道,那個攪動風雲的玄藥師就在他的面前。

就在這時,左北川的笑聲響了起來。

「楚哥,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門被打開,左北川走了進來。

「喲,小果兒來了。」楚南哈哈一笑。

左北川一張臉頓時臭了起來,他一屁股坐下,低聲道:「楚哥,你就給小弟留點面子吧。」

「十皇子,今天這麼熱鬧,連你六哥都露面了,你卻一天沒出現,這不尋常啊。」楚南道。

左北川看了蕭玄奇一眼,嘆了一聲,道:「別提了,今天倒霉透頂了。」

「怎麼回事?」楚南問。

「今天白天出皇宮來找你,誰曾想一個從下層大陸上來的堂妹突然竄了出來,我這神經一直綳得緊,本能的便一掌過去,結果現在只剩一口氣,我另一堂妹,頗受父皇喜愛的流雲郡主非咬著我不放,這時我姐又回來了,鬧了個半天,唉,這真是倒血霉了。」左北川道,聽他的語氣,如果不是因為那流雲郡主,那下層大陸來的堂妹被他殺了也就殺了。

楚南聽得心中一跳,他聽到了左心蘭的名字,但更重要的是他聽到左北川口中那從下層大陸上來的堂妹,心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你那下層大陸上來的堂妹叫什麼名字?」楚南問。

「我後面去問了一上,叫左心語,怎麼,楚南你該不會認識她吧,說起來你也在下層大陸混了一段時間。」左北川見得楚南表情,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認識,不過跟她哥哥倒是有些摩擦。」楚南不動聲色道。

左北川鬆了一口氣,沒關係就好,在他心中,楚南現在處於一個極重要的角色,現階段,他極需拉攏他成為左臂右膀。

這時,左北川才看向蕭玄奇,笑著和他扯了幾句。

蕭家可是帝國一流的家族之一,左北川見蕭玄奇與楚南關係很好,自然也想將之拉入麾下,現在依靠楚南,他能與蕭家,韓家,還有一個二流家族白家拉上關係,當然,最重要的是楚南背後的天魔女。

……

「父王,你想想辦法,左心語快要撐不下去了。」王府里,流雲郡主哀求著自己的父親。

「那又能怎麼辦?連九公主都無力回天,為父也是無能為力,這是那孩子的命,唉,你把那孩子送到南城的普照醫館去吧,她若死了絕對不能死在我們王府里。」十二王爺嘆息道,但後面那句話,卻是顯得十分的絕望。

「為什麼?當初是父王你讓人把她帶到輝煌大陸來的。」流雲郡主驚聲道。

「正因為是我把她帶上來的,就更不能讓她死在王府,私通下層王爺之罪,足以將我打入十八層地獄。」十二王爺厲聲道。

流雲郡主一怔,吶吶道:「不過是帶一個人上來,有這麼嚴重嗎?再說,她之前在我們王府不呆得好好的嗎?」

「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帝國向來對皇親管控得十分嚴格,如今陛下心性大變,從他放出鎮壓的天魔女就知道了,為父現在每行一步都如履薄冰,一個不慎就可能萬劫不復,你明白了沒有?」十二王爺用嚴肅至極的表情對左心芊道。

「我……我明白了。」流雲郡主愕然之後,點了點頭。

不多時,一輛玄力車從王府後門駛出,前往了南城的普照醫館。

權先生的女神來襲 流雲郡主將奄奄一息的左心語安置好后,坐在她的床前,輕聲道:「對不起了,我儘力了。」

屋裡一片靜謐,昏暗的燈光在不斷的搖曳著。

左心語睜開了眼睛,卻只有靜謐和這鬼影一般的昏暗燈光。

「我死了嗎?」左心語感覺到了恐懼,此時,哪怕有一個人在身邊也好啊。

左心語想起了很多事,她的父親,哥哥,青鸞學院,還有那個……叫楚南的男子,腦海里全是他各種表情的影像,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不可磨滅。

「小郡主。」左心語的耳邊彷彿又聽到了楚南的聲音,不對,他從不曾如此溫柔的叫過她,他叫她小郡主時一向都是以諷刺的語氣來叫的,要不就是叫她臭丫頭。

「左心語,你醒醒。」又是他的聲音響起。

左心語恍惚了一下,突然發現眼前多出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那昏黃的燈光。

好熟悉的身影和輪廓,是楚南嗎?這是在做夢吧,楚南不是在下層大陸的迷霧荒原嗎?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這身影坐了下來,扶她起來躺在他的胸口。

好溫暖啊,真想就這麼活在夢中。

「張嘴,吃藥,便宜你這丫頭了。」那熟悉低沉的聲音響起。

隨即,左心語感覺到一股清香的液體倒入了她的嘴裡,她剛好覺得口渴,便大口的吞咽起來。

這液體一入喉,就有一股熱力在胸口騰起,隨即,她感覺身體暖洋洋的,那些陰冷,那些疼痛都在離她遠去,還包括她的意識。

楚南將七級續命玄藥劑喂左心語服下后,便用玄力幫她催化。

好半晌,左心語沉沉昏睡過去,但是她體內的生機卻是濃郁了許多,那死氣正在被驅散。

「還真有效,七級續命玄藥劑果真不同凡響,比起其它的七級玄藥劑作用大多了,說它是八級都有人信吧。」楚南心道,他煉成了七級續命玄藥劑,不過只有三支,現在用掉一支,還剩兩支了,這可是保命的東西。

楚南悄然離開了普照醫館,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那第一酒館。

此時的第一酒館,竟然還開著門,只是踏入其中,裡面卻是沒有一個客人了。

櫃檯處,那邋遢掌柜正躺在一張長凳上呼呼大睡,一股濃郁的酒味混雜著汗味之類的從他身上蔓延開來,這酸爽,就別提了。

「晚輩多謝前輩出手相助。」楚南說著,向沉睡的邋遢掌柜行了一禮。

Prev Post
這位仇恨滔天,卻面對麥哈爾不停顫抖的強者,面色通紅一片,恍若受到了某種不公平的羞辱,渾身都微微顫抖,有心想要說些什麼,只是張了張嘴,什麼話都無法說出口。
Next Post
「極品劫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