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洛天身形倒飛,口中長長的喘了口粗氣,伸手一揮,一條金色的長龍從洛天的手中飛出。

「吼……」吼聲震天,龍威浩蕩,龍傑那龐大的身軀,瞬間衝過了葉福和葉蝶,金色的龍尾抽向兩人。

「這條龍!」看到那龍傑那龐大的身軀,人們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王獸,我的天,洛天竟然還有王獸,看樣子已經到了天仙後期!」人們驚呼,看著那威武無比的龍傑,眼中露出強烈的震撼。

「嘭……嘭……」金色的龍尾抽斷了星空,直接抽在了葉福和葉蝶兩人的身上。

兩人這次,徹底沒有了還手之力,口中鮮血狂噴,身上更是不斷的傳出脆裂之聲,若不是被葉鴻等人接下,兩人說不定會掉到什麼地方。

金色的長龍盤旋在葉良辰的跟前,虎視眈眈的看著葉鴻等人,並沒有繼續朝著幾人進攻。

「府主,請強行開啟洗星池,我星河府的天才已經折損兩人,不可以再折損了!」

「這洛天竟然敢在洗星池中殺人,府主大人,此子該殺!」大殿中,幾名老者不斷的開口,看著不斷同裘千帝對抗在一起的洛天,此時洛天甚至已經將裘千帝壓制了。

裘千帝雖然強,但是畢竟長年在星河府中,而且進入到星河府之後怠慢了不少,但是洛天卻不一樣,雖然比起裘千帝進入仙界不少年,但是洛天進入到仙界之後,大戰小戰就從來沒斷過,一刻也沒有怠慢過。

否則洛天也不可能這麼快的修鍊到天仙巔峰這個層次。

「真是強!」

「不過,洛天之前竟然擊殺了葉修和葉同,難道他不知道這洗星池,不許殺人么!」周圍圍觀的人們臉上帶著驚駭,看著不斷對戰在一起的洛天和裘千帝。

「啊……」裘千帝不斷怒吼,整個人彷彿陷入到了瘋魔一般,武技不斷的打出,同時肉身也是不斷的同洛天對抗在一起。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裘千帝也是發現了洛天的強悍,知道自己不是洛天的對手。

裘千帝口中吐血,身形倒退,目光看向洛天,並沒有繼續進攻,口中喘著粗氣。

「這種感覺很懷念啊!」裘千帝臉上帶著感嘆,整個人變的滄桑了許多。

「千古一帝,當年我們那個小世界的人都是這麼稱呼我的,我也是第一個在我們那個小世界修鍊到巔峰的境界,最後飛升到了到這仙界!」

「從修鍊開始,到飛升到仙界,同級之中,我未曾一敗,沒想到竟然遇見了你!」裘千帝目光看向洛天,眼中滿是讚歎。

「最後一招,你若是能夠擋下,這一戰我就輸了!」裘千帝輕聲開口,陣陣的青氣從裘千帝的身上飛出。

而裘千帝的雙手也是飛速的划動起來,演化之力不斷席捲,同那澎湃的仙氣融合在一起。

嗡鳴中,那青色的仙氣不斷的凝聚,最後化成了一株青色的蓮花,懸浮在裘千帝的手中,強大的壓力從青色的蓮花之上傳出。

「御鬼印!」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在那株青色的蓮花之上,感受到了強大的危機,雙手飛動,御鬼印懸浮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

「去……」裘千帝伸手一指,青色的蓮花便是消失在了裘千帝的手中,轟鳴中,轟塌了星空。

「我的天!」看到那青色的蓮花竟然光是波動便是震塌了星空,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涼氣。

「我相公,是無敵的!」葉蝶臉色蒼白,大聲開口,比起其他人,她才是最了解裘千帝強大的人。

大殿中,幾名老者臉上帶著緊張之色,目光看向簾幕上的畫面,此時幾個老東西很是複雜,一是希望能夠幹掉洛天,同樣也希望洛天不死,怕江太白和江玉澤兩人來找他們的麻煩。

「他就是該死!」幾人糾結了半天,終於下定了決心,弄死洛天,實在是他們太需要洛天這個道子的位置了。

「轟隆隆……」下一刻,布滿冰冷的之氣的御鬼印,便是同那株青蓮碰撞在了一起。

巨響滔天,所有人的耳中都是響起了一聲炸雷,在人們驚懼的目光下,青蓮同御鬼印同是碎裂。

「吼……」彷彿萬鬼咆哮一般,御鬼印化成了滾滾黑氣,青蓮也是化成了澎湃的青氣。

雖然碎裂,但是兩股氣息,依然在彼此碰撞著,青色的閃電,不斷的從兩塊烏雲一般的氣息中傳遞而出。 第兩千零四章符篆天才

兩塊雲團不斷的碰撞,一道道閃電不斷的灑落,洛天和裘千帝兩人沐浴在雷霆之中不斷的碰撞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洛天身上也是漸漸的多了不少傷勢,由於沒有兵器的原因,兩人都是靠著肉身和武技搏殺,拳拳到肉,武技也是奈何不了對方。

「真的很強,竟然能跟我血拚到這種地步!」洛天心中暗自嘆息,一拳砸在了裘千帝的腦袋上,裘千帝也是一掌印在了洛天的胸口之上,兩人大口噴血。

相比於洛天的狼狽,裘千帝可以用重創來形容了,整個後背塌陷了下去,渾身布滿了鮮血,傷口無數,甚至有不少致命的傷,不過裘千帝毅力驚人硬是挺了下來。

「那幾個老傢伙培養的道子是這個裘千帝么?」葉無道看著狼狽到極致的裘千帝,心中思索。

不過隨後便是搖了搖頭,裘千帝雖然強悍,但是畢竟不是葉家之人,而且裘千帝為人桀驁,整個葉家,也只有葉蝶才能治得住裘千帝。

「我敗了!」又是一刻鐘,裘千帝身形出現在了葉蝶的身旁,大聲開口。

「雖然敗了,但是這失敗,我裘千帝一定會找回來!」裘千帝渾身染血,攙扶著葉蝶,飛身而起,朝著星空的遠處飛去,這一戰,徹底打醒了裘千帝。

「咳咳……」洛天咳出兩口鮮血,臉色蒼白,看著裘千帝走遠,並沒有去追擊,他知道裘千帝比自己傷的要重,自己若是再追擊,有八成的把握將其滅殺。

但是洛天也是一直秉承著窮寇莫追的道理,像裘千帝這種人,若是被逼到絕境,爆發出來的戰力絕對是可怕的,說不定會被裘千帝反噬。

「連裘千帝都不是洛天的對手!」人們臉上帶著驚駭,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

「接下來,剩你們了!」洛天輕笑一聲,目光看向葉福和葉鴻等人,裘千帝他可以放走,但是這些人,洛天卻不打算放走,已經殺了葉修和葉同,也不在乎多殺幾個。

「你……你要幹什麼,這洗星池不可以殺人!」看到洛天看向他們,葉福等人臉色頓時蒼白起來,不過隨後幾人便是感覺自己這話說的跟白痴一般,剛才洛天可是宰了兩個。

「殺人?你們剛才都想殺我,都不怕責罰,你們認為我會受到責罰么?」洛天臉上帶著不屑,飛身而起,朝著葉福等人沖了過去。

「我們是分支嫡系,你殺我們必然會遭受到府中的長輩重罰,縱然是府主大人都保不了你!」一名青年大吼。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一團血霧升起,鮮血濺落子葉鴻和葉福幾人的身上,讓幾人渾身不停的顫抖起來。

「逃啊!」幾名青年大喊,朝著四周飛去,此時他們哪裡還管任務不任務了。

「大膽,府主大人,我們要強行開啟洗星池,若是任憑此子殺戮下去,那麼整個洗星池必然損失慘重!」幾名老者眼中帶著焦急,這一次洗星池的開啟,他們損失慘重,不但目的沒達到,而且還損失了兩個天才。

至於他們培養的道子候選人到底是誰,他們也不知道,因為那位道子的候選人,一直都是由一位老祖培養,從選拔,到培養,他們只是負責送出資源,至於長什麼樣,一直以面具示人。

「開……」幾名老者飛身站起,雙手舞動,伸手一點,青色的仙氣從幾人的手指飛出,最後凝聚,化成一把星刀,朝著蒼穹劈去。

看到幾個老者的做法,葉無道和葉天並沒有阻止,想要開啟洗星池,需要一刻鐘的時間,他們知道,一刻鐘的時間,對於洛天來說足夠了。

星空震蕩,隨著那青色的星刀劈下之際,在洗星池中的洛天等人,也是感覺到了星空的不穩定。

「終於坐不住了么?」洛天嘴角微翹,一手捏碎了一個青年的脖子,目光看向剩下的幾人。

「老祖出手要親自開啟洗星池了!」圍觀的人們震動,感覺到了強烈的轟鳴之聲在星空之下回蕩。

「洛天,你現在住手伏誅還來得及,不要自誤!」葉漢大喝,聲音透過一絲裂縫傳遞在星空之下。

「真是廢物啊,這點事情都辦不好!」人群中,一名臉上帶著面具的男子,走了出來,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低聲自語。

男子伸手一點,妖異紅光在青年的手中飛出,化成一道紅色的長劍,朝著洛天飛去。

「嗡……」洛天此時正在追趕著葉鴻,還有葉福幾人,在長劍飛出的一瞬間,洛天心中便是微微一凜,猛然偏頭。

一道血痕出現在了洛天的臉上,洛天轉身間也是看到了帶著面具的男子。

身軀不算太高,甚至比起正常人來還要矮上一些,一枚面具掩蓋在男子的臉上。

這面具有些特別,面目是個滴著血淚的小丑,妖異的雙眼透過面具出現在洛天的視線當中,眼中帶著憎惡,同時也是帶著無盡的仇恨之意,彷彿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一般。

「是他!」那想要強行破開洗星池的幾名老者,看著那帶著小丑面具的男子,頓時失聲開口。

「道子的候選人!」幾名老者,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這道子候選人,竟然也會進入洗星池。

洛天也是頗有興趣的看著那帶著小丑面目的男子,輕聲開口:「你也想救他們?」

「不太想救,你很強,我不是對手!」

「但是我卻有救他們的理由,而且你的存在的確擋了我的路!」帶著小丑面具的男子開口回應,聲音有些青澀,但是這聲音卻是讓人感覺到一層寒意,一種麻木的冰冷,如同任何事情,都不能讓這面具男心生波瀾,包括他自己。

「他是?」聽到男子的話,葉福等人心神震動,目光看向面具男,心中隱約有了猜測,但是卻是不敢開口。

「你不是我的對手,但是卻想殺我?你!憑什麼?」洛天一步邁步,身形如電,一手捏印,轟鳴中截天印鎮壓而下。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面具男的身影被大印砸中,轟然潰散,化成了一縷塵灰飄蕩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符篆?」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募然轉身,看到了出現在自己身後幾十丈外的面具男。

「其實,我本不想暴露,但是沒想到這幾個傢伙這麼廢物,這麼多人連你都干不掉,沒辦法我只能出來了!」

「為了殺你,我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可以說,這趟洗星池之行,你必死無疑!」面具男手伸一揮,一張青色的符篆從面具男的手中飛出,飛出的瞬間,符篆自行燃燒。

「轟……」燃燒的符篆,如同解開了某種禁制,青色的符篆化成一顆方圓千丈的星辰,朝著洛天鎮殺。

「仙境中階的武技,而且堪比真仙初期施展出來!」人們看著那震碎星空的青色流星,臉上露出震撼。

「天龍無相!」洛天眼中露出凝重,雙手有規則的划動動起來,陣陣的龍吼之音在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

「吼……」一條真龍打出,嘶吼中,通那顆青色的星辰碰撞在一起。

巨石碎裂,化成一道道石塊,朝著四周崩去,讓圍觀的人們大聲叫喊著,開始逃跑起來,自行為兩人留下了方圓萬丈的場地,讓兩人大戰。

「那個面具男,看著樣子都不簡單啊,他是誰? 重生第一狂妃 為什麼要帶著面具,是怕我們認出他么?」不過人們也是好奇面具男的身份來。

「是他么?」而大殿中的葉無道臉上也是帶著期待之色,沒想到竟然真的讓這個分支培養出來的道子候選人給釣了出來。

「我說了,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卻能殺你!」面具青年再次揮手,幾張符篆出現在了青年的手中,被青年彷彿不要錢一樣扔了出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震八方,一道黑色的驚雷朝著洛天劈了過去,而且還沒有完,巨大的星辰,澎湃的水浪,朝著洛天轟殺而去。

足足幾道武技,每一道都是仙境武技,而且堪比真仙施展,威力強大的可怕,讓周圍的人們嘴角抽搐,再次倒退了萬丈。

「這就是我殺你的資本!」面具男輕聲開口,手中再次飛出幾張符篆,一張張符篆,就在面具男的手中,就彷彿廢紙一般,不斷的扔出。

這下整片星空徹底炸開了鍋,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嘴巴,一道道武技將方圓萬里覆蓋,整片星空徹底被一道強大的武技湮滅。

「轟……轟……」轟鳴之聲滔天,在面具男扔出符篆的瞬間,洛天便是不斷的移動起來。

指染成婚:霍少,請放手 不過,那一道道武技實在是太過密集了,就算只蒼蠅都無法全部躲避。

「啊……」終究還是有一道道武技轟中了洛天,疼的洛天不斷的怒吼,心中憋屈無比,沒想到這個面具男竟然有這麼多的符篆。

「尼瑪啊,真當是廢紙了么?廢紙也沒這麼扔的啊!」洛天頭皮發麻,但是卻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上,索性的是洛天皮皮糙肉厚,不斷的被劈中,卻是依然能夠堅持。

「殺了他,殺了他!」幾名之前想要強制開啟洗星池的老者,此時卻是異常的後悔起來,現在的洛天,就像是個秋後的螞蚱,看著樣子也是蹦躂不了幾天了。 第兩千零五章出洗星池

不斷崩滅的星空之下,毀天滅地的爆炸籠罩了方圓萬里,湮沒了星空,同時也是擋住了人們的視線,威力巨大,甚至將空間都扭曲了。

「這威力,連真仙初期都能滅殺了吧,這也太變態了!」圍觀的人們心神顫抖,感覺自己若是陷入那一道道武技風暴中的話,不出片刻便會被轟的渣滓都不剩下。

「還沒死么?」面具男低聲自語,感覺那恐怖的武技之中蘊含著的生機,隨後伸手一揮。

又是一道道符篆出現在了面具男的手中,五顏六色,不過這些符篆卻是不如之前那些符篆上面布滿了符文。

而在人們好奇的目光下,面具男手中多了一隻紅色的毛筆,手腕開始手飛速的舞動起來。

「嗡……」隨著不斷的揮動,複雜的符文出現在了符篆之上,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人們的心神之中。

不到幾個呼吸,一張完好的符篆便是出現在了面具男的手中,被面具男隨手一揮,再次化成了一座金色的大山,衝進了那武技風暴之中。

「我草!」

「我沒看錯吧!」所有人都是瞪大了雙眼,看著面具男再次揮動紅色的毛筆,開始勾畫起來的面具男。

「這麼一會兒功夫,竟然刻畫好了一張仙境初階的武技符篆,這速度也是太逆天了吧,怪不得剛才扔出了那麼多的符篆,原來這面具男有如此資質。

「這面具男到底是誰!」所有人都是被面具男給震撼到了,沒想到世上還有如此奇人。

「恐怖的符篆造詣,難道是第一符篆師,柯久真的弟子?」葉無道和葉天兩人也是寫滿了震撼。

「必然是此人!」此時葉無道已經有八成的把握確定,這個面具男正是他們一直沒有尋找的分支培養出來的道子繼承人。

一張張符篆不斷的從面具男的手中飛出,根本停不下來,一道道武技鋪天蓋地降臨而下。

「這速度,比起施展武技來的速度都絲毫不慢啊!」所有人都是被面具男畫符的速度給震撼到了,實在是他們平生僅見。

二嫁鮮妻:顧sir求勾搭 時間緩緩流逝,半刻鐘過去了,面具男長長的出了口氣,看著那不斷翻騰的星空,紅色的雙眼泛著深沉。

驚天的爆炸,充斥在星空之下,人們已經絲毫感覺不到那澎湃的爆炸之中,有絲毫的生機。

「恐怖,半刻鐘,竟然刻畫了足足幾百張符篆!」

「雖然說刻畫符篆消耗的仙氣比起正常施展武技消耗的仙氣要少一些,但是能夠刻畫這麼多,足以說明這個帶面具男身體中的仙氣恐怖無比,甚至超越了半步真仙!」人們低聲議論起來。

「可惜了,洛天道子了,這麼好的天賦,甚至連裘千帝都打敗了,最後卻是死在了這名聲不顯的面具男手中!」

「這人到底是誰啊,我們星河府什麼時候出現過這麼一個人物?」所有人都是疑惑無比,思考著誰會是這面具男。

「這下,該死了吧!」面具男低聲自語,此時他已經消耗了不少,即使洛天不死,他也斷定洛天必然會遭受到重創。

外界,幾名老者臉上帶著笑意,絲毫都不著急了,這一次反倒是葉無道和葉天兩人眼中露出擔憂之色,實在是面具男的手段,讓他們兩人都感覺到心驚。

時間緩緩流逝,煙霧漸漸的消散,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之下,一道身影出現在而來人們的視線當中。

「還沒死!」面具男那猩紅的雙眼睜的老大,目光看向那煙塵之中懸浮著的一具焦黑的身體,如同木炭一般。

「還有生機么?」人們嘴角抽搐,看著那焦黑的屍體一般的身體,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我哥哥,哪是那麼容易死的?」龍傑盤旋在星空之下,龐大的龍目之中露出譏諷之色。

在龍傑眼中,洛天就是最強,任何一個同級之人都不會是洛天的對手,剛才那爆炸雖強,但是龍傑自信,洛天一定能夠活下來,沒有原因,這是他和洛天兩人血脈同源了這麼多年的默契。

「咔嚓……」脆裂之聲響起,黑色的木炭般的身軀開始顫動起來,黑色的外皮脫落,露出了一具潔白的身軀。

「啊……辣眼睛!」一名名女弟子,頓時捂住了雙眼,不過卻是透過了指縫,偷看著。

「這都不死!」外界,那幾名老者瞪大了雙眼,目光看向簾幕中升龍活虎的洛天。

「天兒,真是天縱之資,縱然是良辰他不裝紈絝,也不是天兒的對手,就算是辰兒,也不是天兒的對手!」葉無道大笑起來,懸著的心徹底放了下來。

兩道寒芒閃動,洛天睜開了雙眼,長長的吐了口氣,伸手一揮,一件衣服穿到了洛天的身上。

「差一點,就差一點,幸好我的百鍊鍛體法突破了,否則還真不一定能夠抗的住!」

Prev Post
秦容現在這個時候心裡其實已經特別特別的生氣了。秦容知道皇甫瑾瑜身份高貴,自然也會囂張幾分,但是卻沒想到她居然敢如此囂張,但是秦容也知道,就算是這個時候,心裡再怎麼生氣,自己也是不能對著皇甫瑾瑜發火的,甚至都不能撕破臉,所以秦容還是強忍著笑了笑,「早就聽聞離王妃和咱們皇上關係很好,即是如此,想必也是本宮多慮了。」
Next Post
乞丐幫被張沐陽帶人掃平,幾十個人的生死,在羊城裡傳的滿是風雨,不少人都說,他這是替天行道,尤其是拐賣兒童和販賣人體器官一事,被爆出之後,更是群情激奮,一時間整個羊城的乞丐,不論真假,都遭受了不少莫名的毆打,甚至不少人,都被拉進了警察局,張沐陽的名聲在羊城,提高不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