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闊渾身都是傷。蜘蛛的網絲上有劇毒,纏繞這宣闊的地方,都嘶嘶冒著毒煙。宣闊的臉也被毒液給腐蝕了,一半臉孔依舊妖冶,另一半卻猙獰恐怖,果露著肌肉和血絲。

看到那熟悉的影子,從他頭頂上一掠而過,宣闊抬起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那麼熟悉,那麼可愛的媛媛,就這麼被一個****無恥的毒婦給侵佔了肉身嗎?

墨兮媛飛過了一片黑色的沼澤,突然,借著強大的靈念力,她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股氣息,迫使墨兮媛不得不飛下來,看個究竟。

在黑色沼澤的一叢刺人的荊棘林里,傳來女人的喘息和慘叫。

那叫聲,讓墨兮媛感覺極為熟悉。

想了想,墨兮媛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行!」校長最先表態,他現在只想帶著這數萬學生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這是他作為一個校長的責任,至於在哪裡避難,他並不是很關心,他是科學家,而不是政客。

「我們可以離開那個星球嗎?」一個老師模樣的人問道。

「不行!」

吉利站起來斷然拒絕,這是考慮他的利益的事情,未來之星是猛獸號發現的星球,也是猛獸冒險團的共同財富,如果泄露出去,必然會引起其它勢力的窺視,最好的辦法就是等這蟲災過後,他再向宇宙冒險團工會上報星球的資料,到時候,工會自然會組織星球的拍賣程序。

「那是屬於猛獸冒險團的星球,你們有權不去,如果去了,就必須聽從安排,而且,在蟲災結束之前,在那顆星球上也會用軍事化管理制度,沒有任何人能夠特殊,包括我自己,因為,我們不知道斑斕殼蟲什麼時候會入侵那顆星球,我們必須做好時刻戰鬥的準備!」真真一臉嚴肅道。

……

眾人一陣竊竊私語,當然,主要是一群從地下室出來的學校高層和科研工作者,他們現在心理都很不平衡被一個學生領導,但是,人家有武力支持,最重要的是,天網也支持真真。

「真真同學,我有一個問題,現在這裡的總人口有五十多萬,我們的宇宙飛船嚴重不夠,請問,我們如何離開這裡?」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師問道。

「這個問題很好解決,從瑞德爾星球跳躍到猛獸冒險團發現的那顆星球上去只要一個星期的時間,當然,這是指全速跳躍,我們可以分成二批或者三批離開!」

「請問,誰願意做第二批離開的人選?」這個老師繼續問道。

「我!我會堅守到和最後一個瑞德爾公民離開!」

真真斬釘截鐵的聲音讓一群男人感覺汗顏,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人骨子裡面透著一股狠勁。

這個小小的會議最後做出了一系列的決定。

五十多萬人分三批轉移,當然,這幾十艘宇宙飛船載人二次就足夠把五十萬人運走,畢竟,這幾十艘飛船最近都在做最簡單的改裝,讓每一個倉庫都可以載人,一艘改裝的巨型宇宙飛船的運輸能力是驚人的,運輸幾萬人也不是問題。

現在,飛船還有一個沉重的運輸任務,那就是要把一些製造設備帶走,未來之星現在處於鴻蒙原始的狀態,根本無法生活五十多萬人,必須要從這裡拆卸基本的工業設施。

值得慶幸的是,這五十萬人大部分都是精英分子,有著各種各樣的人才,其實道理很簡單,在斑斕殼蟲入侵的時候,只有一些精英才有資源跑到瑞德爾帝國的首都,一些窮人只能呆在家裡等死。

緊跟著,真真發動了一個調查活動,真真提供一艘宇宙飛船讓不願意跟隨的人提前離開瑞德爾星球,讓人意外的是,沒有人願意離開獨自冒險,現在的星瀚機甲大學在危險之中凝聚成了一股力量,而這股力量的精神領袖就是鄒子川。

到目前為止,除了幾個核心人物,沒有人知道鄒子川現在的處境,真真依然利用天網不遺餘力的宣傳鄒子川,在人們的心目中,鄒子川已經成了一個英雄,一個傳說中的英雄,一個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英雄,而且,是一個能夠解決任何問題的英雄。

鄒子川的事迹被天網一點一點的放大,特別是他鐵血的手段和縝密的計算更是讓人津津樂道,從開始的恐懼到了後面的崇拜。

秀麗江山 在學校之中,鄒子川更是有著無數的狂熱分子擁戴,畢竟,鄒子川也是星瀚機甲大學的一員,在這蟲災面前,鄒子川能夠成為一個精神領袖是機甲大學每一個學生的驕傲,甚至於,很多老師都以有鄒子川這樣的學生而驕傲。

真真讓人們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亂世之中,必須要有鄒子川這樣的強權鐵血人物。

實際上,當真真宣布一些決定的時候,大部分人都以為是鄒子川的決定,並沒有引起什麼反彈。

本是對真真持有懷疑的吉利和菲利普等人見真真一直都是為鄒子川樹立個人威望,這才放下心來。

轉移的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帝國範圍的一些大型工業設備都開始拆卸打包拖上了飛船。

真真手上有一個完整的人口檔案,這個檔案詳細的記錄著每一個人的特長,現在真真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才,有小黑的支持,她幾乎可以獨立完成所有的工作安排。

這個虛弱的女人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了一種驚人的毅力,她幾乎是二十四小時工作,睡覺的時間從來沒有超越一個小時,這種玩命的工作慢慢獲得了大部分人的認同,就連學校的高層也心甘情願的聽從這個身體越來越虛弱的女孩子。

真真的身體也越來越差了,臉上的顏色越發慘白,讓人擔心她隨時都會倒下。

看著真真那日漸憔悴的臉,無數的人都在心疼,可是,這個女人的意志力堅強得可怕,沒有人能夠說服她。

人們看向真真的表情由開始的懷疑變成了尊敬,就是菲利普對真真的態度都程度的改變了。

人們現在最擔心的是真真突然倒下,人們發現,如果真真倒下了,居然沒有人能夠代替她,幾乎是所有的工作都是她一個人制定,人們只是按照她的命令執行。

沒有人知道真真的夢想。

真真正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她知道,她的生命每過一天就少一天,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如果抓住這個機會,可以在人類史冊留下自己的名字。

鄒子川!

鄒子川對於真真來說是一個不可缺少的人物,沒有鄒子川那強大的武力支持,她真真什麼也幹不了,無論是吉利還是暴龍,或者是格林隊長他們都不會聽她的,甚至於,連小黑也不會聽她的。

真真需要的是鄒子川在一開始建立的那種鐵血形象!

看著遠處一艘一艘飛船起飛形成了船隊后消失在茫茫的太空,真真的嘴角微微的彎起,輕輕的笑了一下。

真真並不擔心那些宇宙飛船會一去不回,小黑已經給那些宇宙飛船設定了程序,一旦完成工作后這些飛船還沒有回來,飛船就會進入自毀程序。

「真真,想什麼?」芬妮問道。

「沒事,我只是感覺自己的心腸越來越硬了。」真真嘆息了一聲。

「都是為了生存。」芬妮也嘆息了一聲。

「是的,為了生存!」真真的目光變得飄渺起來,別人是為了生存,她卻不是,她是為了一個夢想,這個夢想因為一個胖子的出現正慢慢的變得真實起來。

「已經過了二十天,胖子還會不會回來?」芬妮一臉憂鬱,最近,芬妮也變得格外的沉默了,這次災難,讓每一個人都變得成熟起來,包括芬妮。

「不知道,二十天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現在貝兒和米雪都沒有消息,還有最後一個星期我們就要離開了,天網的能源系統都快崩潰了,我們無法堅持了,而且,第三次大規模蟲潮即將形成,天網也無法抵抗了。」

真真看著天空的一些小黑點消失在廣袤的太空后低下了頭,眼睛之中露出一絲淡淡的哀傷,她已經盡量的在拖時間了,甚至於用天網設伏打擊了兩次形成的蟲潮,天網的威力是巨大的,但是,這種打擊耗費的能量也是巨大的,最重要的是,這種打擊只是延緩了蟲潮的形成,對局勢的影響沒有絲毫幫助。

兩人一前一後的默默向訓練大樓走去,在周圍,是數千林立的重金屬P——11戰鬥機甲,這些士兵都將跟隨真真一起到那未來之星。

現在,月神號已經改裝成了一艘運輸船飛到了太空之中,真真的辦公地點已經改到了學校的光腦主控室。

「真真,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芬妮把光腦主控室的門關好。

「嗯!」真真緩緩的坐到椅子上。

「你是不是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鄒子川就是帝國一號?」芬妮的清澈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真真。

「也……不是很早……」真真低頭回憶著,她發現自己現在很健忘了,和鄒子川的一些事情居然變得模糊起來了,真真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淡忘和鄒子川的一些事情。

「你喜歡他?」芬妮追問道。

「我……我不知道……芬妮姐,能夠不問這個問題嗎?」真真輕輕的掠了一下髮絲,那張慘白的臉在燈光下露出一絲詭異的紅暈。

「好吧,我不問……」芬妮嘆息了一聲。

「你喜歡他嗎?」真真笑道。

「我有什麼資格喜歡他?」芬妮苦笑道。

「為什麼這麼說?」真真不解的問道。

「米雪才有資格喜歡他。」

「米雪……」

……

主控室裡面突然陷入了一陣極度的安靜,兩人都沉默不語,真真想起了米雪離開的那個晚上。

本能!

本能!

「是的,只有米雪才有資格喜歡他。」

終於,真真幽幽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

時間飛速的流逝,鄒子川已經失蹤了二十七天,這二十七天,天網控制的宇宙飛船已經往返了三趟未來之星,帝國的一些重工業設備幾乎都被搬空了。

還剩下最後一批人,也是數目最多的一次,有近二十萬人,幾乎是每一艘宇宙飛船都被塞滿了人。

月神號停在訓練大樓的前面,一群士兵荷槍實彈的警戒著,現在,周圍的飛船已經起飛在了空中形成了編隊,這片空域還在天網的保護範圍,斑斕殼蟲似乎知道危險,並不輕易的大規模進入,這二十七天,斑斕殼蟲已經多次被天網打擊,每一次打擊都非常致命,至少死亡數十萬隻斑斕殼蟲,整個首都的外圍都成了一遍焦土。

「香兒,走了!」真真拉了一把蹲在地上捧著雙腮的香兒。

「真真姐,還等一會好嗎?」

香兒一臉乞求的表情讓人心碎,格林和吉利他們都有一絲不忍,這個女孩子幾乎每天都在祈禱著她的子川哥哥回來,幾乎是把一些遠古神話人物都求完了,這一個月,對於這個女孩子來說是一個煎熬,香兒明顯的消瘦了很多,本是豐滿的身體也變得單薄了。

「香兒……」真真不知道如何拒絕這個變得越來越沉默的小女孩。

「真真姐,可以借我一把激光槍嗎?」香兒突然站起來。

「你幹什麼?」

「我要!」香兒的表情突然變得固執起來。

「好吧……」

香兒向格林示意,格林惴惴不安的把自己隨身的激光槍遞給香兒,香兒接過槍后,一溜煙的向外跑去。

眾人不明白香兒要幹什麼,都一臉緊張的跟隨在香兒身後。

終於,氣喘呼呼的香兒在那巨大的校門邊停了下來,校門口的斑斕樹林都已經在上次的戰鬥中損毀,那巍峨的校門卻保存完好,因為周圍的建築物都夷為平地,校門越發顯得巍峨壯觀。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香兒拿起激光槍開始朝校門射擊,她的動作非常小心細緻,看著激光槍在這幾百年歷史的校門上不停的射擊,一群老師感覺心臟一陣疼痛。

「好啦!」

二十分鐘后,香兒滿足的把激光槍遞給在發獃的格林手上。

在校門那巨大的拱門上面,香兒用激光槍射擊出了幾個歪歪扭扭的大字:子川哥,你要娶我,我會等你!

落款是:愛你的香兒。

看著那歪歪扭扭的字,沒有人發笑,眾人只是感覺心情無比的沉重。

真真在主控室下達了最後幾個指令后封閉了整棟訓練大樓,十分鐘后,天網將解除三十公里的防禦範圍,除了保護自己的一些設施后,防禦範圍已經限制到了星瀚機甲大學的範圍,而且以訓練大樓為中心,所有進入防禦範圍的斑斕殼蟲都會遭到炮火摧毀。

沒有了人類的維護,沒有了能源的補充,誰也不知道天網能夠堅持多久……

當舷窗外的地平線越來越遠,人們忍不住久久不願移動自己的目光,這裡,曾經是生他們養他們的土地,這一離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飛船之中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情緒,很多老師都流下了眼淚……

……

除了幾個核心人物,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英雄還被困在這個滿目瘡痍的星球之中,這個星球的斑斕殼蟲正在以幾何速度繁殖,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斑斕殼蟲已經上億了,而瑞德爾星球數百年的歷史,居住的人類數目也沒有突破過億。

真真不知道,瑞德爾星球的斑斕殼蟲正在醞釀著一次大規模的星際遷徙,因為,瑞德爾星球已經無法為數量龐大的斑斕殼蟲提供食物,這裡,已經變成了斑斕殼蟲星際遷徙的一個跳板。

下一個目標是哪裡?

Prev Post
“大爺爺,二爺爺,三爺爺,你們都來了啊?”紫青高興地笑道:“殺神劍出世了,就在這下面,你們快去拿吧!”
Next Post
李雲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