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息!」

莫痕不語,心中默默數著時間的流逝。

他傾斜著身子繼續前進,身後冰藍之箭接踵而至。

一道道箭矢,夾帶著撕裂空氣的凌冽,瘋狂的掀動著莫痕的衣服,獵獵作響。

身後箭矢越來越近,眨眼間便穿過這咫尺般的距離,瞬間已然臨身。

「太慢了!果然沒有步法的支持,只憑藉野蠻的肉體力量,果然是不行的。」

一旁,一直緊緊盯著死亡迴廊的仇楓滿臉嚴肅,其手狠狠的攥緊。眼中閃過焦急的神色。

「哼!都來吧!」

場中,感受到背部那種鋒芒在刺的感覺,莫痕心中怒喝,腳步在心神的支配下錯亂開來。

頓時,傾斜的身姿逆向傾斜,而筆直的前進路線也突然一換,變為之字形的步伐。

咻!咻!咻!

一道道箭矢劃過,瘋狂的向著莫痕射去。

而莫痕,此刻卻猶如泥鰍般,憑藉著出色的神經反射能力,在箭矢即將臨身的瞬間錯開步伐,以一種或微小,或巨大的步伐,險而又險地避過一道道箭矢。

此刻的莫痕,如同一名在死神刀鋒上跳舞的舞者,以一種瘋狂的速度配上出色的神經反射,在恐懼與驚慌的背景下展現出他妙到巔峰,宛若藝術般的美麗舞姿。

「好。。好厲害的神經反射能力。」一旁關注著戰況的仇楓早已經被驚呆了。

他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口,臉龐上一片獃滯。

畢竟,比起莫痕,仇楓是憑藉速度恐怖的寒蠇三幻強行闖關的。比起前者那種靈敏跳動的步伐,他就像一頭蠻橫的犀牛,直接以壓倒性的優勢轟隆隆的碾壓過去,毫無美感可言。

「這小子,難道背上有長眼睛不成?」看著那彷彿能預知到背後射來箭矢的身影,仇楓呢喃自語。

其實也是,莫痕此刻的神念並沒有展開,而是憑藉著出色的神經反射和對危機感天生的感覺來前進的。

畢竟,若是現在都要用出神念這個輔助手段才能過關的話,那麼對於難度逐級遞增的下來幾關,莫痕可不敢保證能否通過。

所以,此刻的莫痕,便是在瘋狂的壓榨著自己身體內的每一點潛能。他知道這個死亡迴廊的目的不是為了賺取靈點,而是為了使自己在挑戰當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並且改正過來。

對於此刻的莫痕來說,這既是一個賺取靈點的關卡,也是他鍛煉自己反應力的練習場。

「來吧!第三息!」

心中戰意沸騰,腳步越發鬼魅難測。

箭矢如電,疾風般掠來。

此刻,一部分掠過莫痕身側的箭矢已然調轉箭頭,而身後卻仍有箭矢射來。

一前一後,已然形成掎角之勢。形勢愈發嚴峻。

「還有一息!」

咻!

箭矢在空中劃過一個燦爛軌跡,反向射回。而身後箭矢速度依然不減。

「哼!」

莫痕怡然不懼,步伐加快,速度再一次增加。其飛掠的身形,如一頭無可畏懼的獵豹,對著迎面而來的箭矢呈直線衝去。

近了!更近了!

二者之間距離在極速運動中迅速減小。不過瞬息之間,兩者便轟然相遇。

「呵!」一旁的仇楓,此刻已屏住了呼吸,他此刻緊張的心情甚至比之前自己闖過還要緊張。

他知道,勝利就在眼前,只要莫痕突破了這波回馬槍,那麼終點近在咫尺,勝利亦措手可得。

但前提是他能在這短短一息之間到達。

因為,一息之後,第二波冰藍之箭,便會凝聚而出。

咻!

箭矢撕裂空氣,凌冽如刀。狠狠地切割在後者俊逸的臉龐。

而莫痕,不閃不避,直直的沖了過去,看起架勢,似乎有同歸於盡的衝動。

但是,就在二者即將碰撞至際,莫痕動了。

只見莫痕腳後跟向著前方踩去,接著身形後仰,下肢向後彎曲,小腿險險擦地。而其頭顱後仰,雙手向後揚。

咻!

箭矢劃過,鋒利的冰藍,帶著凌厲的風刃,自莫痕鼻尖險險擦過。而後在那四散亂飛的黑髮之間,向著後方射去。

而莫痕,則憑藉著原本強勁的動量,向前劃去。

接著,如違反慣性定律一般,莫痕后揚的雙手猛然張開,向下拍去。

強大的氣勁,在其掌間噴涌而出的原力中,化作更為巨大的反作用力。

在這股力量之下,莫痕雙腿猛地彈開,整個人飛騰而起。

下一刻,後面數道箭矢呼嘯而來,自莫痕剛才滑行的地方咻然射過。

半空中那抹欣長的身影,在空中劃過一道黑色的軌跡,最後如一片黑羽般輕盈落地。

落地,無聲。

嗡!

身後,整座死亡迴廊瞬間停滯了下去。數道冰藍之箭在於瞬間崩散成一片水霧。在林間細碎的光線著,折射出一種動人心魄的美。

「第四息!」

莫痕抬頭,燦爛一笑。

其身上,那塊玉色的玉佩,釋放出淡淡的光芒。光芒之中,一個「五」的數值悄然浮現。

「還有兩關。」遠方,寒嵐似有所感,他抬頭輕輕一笑,手掌輕揚,手中那個葫蘆中便倒出玉色的酒液,灌入喉間。

頓時,酒香四溢,撲鼻芬芳。

「哇!厲害,不愧是我未來的師弟,果然不同凡響。」一旁,仇楓身形一閃,來到莫痕身旁,然後開心地一拳砸到後者的肩上。

「呵呵!」莫痕不閃不避,回以一拳。現在的他,心情也是十分愉悅的。

「對了,要不要再試一試,說不定一鼓作氣,全部拿下呢?」仇楓哈哈一笑,道「那時,我想師傅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莫痕搖頭,笑道「不可能,師傅既然這樣子設立,那肯定就是給我們挑戰的。何謂挑戰,那就是難度比我們所能應付的高出一點,甚至更多。」

「恩。這樣子也對。畢竟那顆破障丹不是那麼好得的。」仇楓點了點頭,深以為意。

「那你接下來準備如何?」此刻,仇楓看到莫痕先前的表現,對其也是增添了一些佩服。畢竟後者在這個方面明顯超出了那麼多,若他沒有施展步伐,要過這個死亡迴廊,還是要費一番力氣的。

比之莫痕行雲流水的動作,肯定的做不到的。

因此,他也就沒有像以前那樣炫耀。他可不是傻子,這樣子做說不定還會被莫痕反羞辱。這種賠本買賣他可不想做。

「我嘛,準備去修鍊新得到的那幾道術法。如果運用熟練的話,說不定在通過死亡迴廊的過程中給予不小的助力。」莫痕心中思量了一會兒,然後便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最起碼,能夠使自己行動方式變得更加多變。而且,最主要的是,若師傅如果頒布任務去獵殺魔獸,那麼還可能賺得到更多的靈點。」莫痕輕輕笑道。

「恩。。」仇楓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這樣子也對。對師傅那些術法我也是很期待啊。 洛天他們的到來,讓這裏變得熱鬧起來,這座島嶼很大,衆人四處打量着這裏。

“離祕境開啓還有一段時間,大家先休息吧,進入祕境之後,你們就不在我神隕城的庇護之內了,是生是死,全憑你們的運氣和實力,如果等到祕境關閉,你們之中還有人活着出來,神隕城回去之路不收取任何費用!”寧星兒對着衆人道。

“謝城主府!”衆人道謝,他們來到這裏就是爲了尋找更多的機緣,吾輩修士,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所以,規則他們還是知道的。

不一會,一艘龐大的飛船到來,上面豎着一柄高高的大旗,上面繪畫着一條大氣磅礴,威風凌凌的黑龍。

衆人看着到來的飛船,都震驚的擡頭看着,就連一旁的寧星兒,老白等人都有些吃驚。

“怎麼會,北冥龍淵府的人怎麼會來?”寧星兒低語。

“你認識?”洛天問道。

“嗯,這是北冥之地獨裁的宗門,最強大的存在,整個北冥之地都掌控在他一宗手裏,而它就是北冥龍淵府。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派人來。”寧星兒皺着繡眉。

“喲,這不是寧星兒嘛?來這麼早!”一道聲音在船上響起,一個身影出現,身穿銀色長袍,身左肩繡鞋着一輪明月。

寧星兒看見來人,臉上佈滿寒霜,顯然是和這個人有仇。

“你說的皓月宗沈月軒就是他?”洛天顯然看出來二人之間有矛盾,問道。

“嗯,就是他,上一次祕境開啓,我在他手裏吃了大虧,這一次我一定要他好看!”寧星兒虎牙緊咬,咬牙切齒的看着來人。

“等等,先看看情況!”洛天道。

“沈月軒,你這哈巴狗這一次我一定會把你揍趴下!”寧星兒惡狠狠的對着沈月軒道。

“哦,是嗎?上次你可是被我揍的連連求饒,這一次可別故事重演了,哈哈,不過嘛,這一次的主角可不是我,我給你們隆重的介紹一下,來自我們北冥之地龍淵府的絕世天才,龍茗小姐!”沈月軒大聲笑到,然後從飛船裏面走出了一個身穿白衣蒙着面紗的的女子。

洛天看着眼前的女子,心裏不由的一陣悸動,雖然面紗遮住了容顏,但是從外表可以看出來,一這女子很漂亮。洛天還是第一次產生想把這女子佔爲己有,想要保護她的想法。

“不行,不行,我是來追求至高無上境界的,我是要走上巔峯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產生戀愛的可怕想法。”洛天搖了搖頭,將腦海裏的想法甩開,但是無論怎麼甩,那道身影始終浮現出來。

“難道這就是一見鍾情?不會的。”洛天無奈,這樣的想法太荒謬了。

“茗兒師妹,沒想到你來到了這裏,真是讓我好找啊,師兄我可是花費了大精力纔好不容易找到你。”這是另一艘飛船到來,飛船上一個身穿黑色繡着金邊黑龍的男子走了下來,身後還跟着十幾個同樣服飾的年輕人,雖然服飾不一樣,但是他們身上的黑龍一樣,可以看出他們來自同一個宗門。

龍茗開口:“無涯師兄,沒想到你居然追到了這裏,你還真是執着,從龍淵府一直到無盡海域,師妹到底有什麼地方這麼值得你們大張旗鼓的追逐?”

洛天等人看着眼前的男女,他們都來自龍淵府,而且顯然,之間還有不小的仇恨。

“洛天,這男子和這女子很強,最起碼神胎六階以上!尤其是那個男子,神胎七階巔峯!”三眼迷神獸在洛天肩膀上,對洛天輕輕道。

這讓洛天心裏一震,這龍淵府的男子,居然修爲這麼高嗎?比他高處整整一個大境界。

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 “師妹這說的什麼話,我只是奉無燼師兄之命,來帶你回去的,無燼師兄說了,龍淵府少府主的位置只屬於他,而你是他最大的威脅,所以,茗兒師妹,你還是和我們一起回去吧。”龍無涯對着龍茗道。

龍淵府核心弟子全賜龍姓,只要成爲核心弟子,就會改掉原來的名字,以龍姓稱。

衆人沒想到,龍淵府的矛盾居然燃燒到了這裏,也不知道會不會波及他們。

“我原本就沒有想和他競爭少府主,他真的要趕盡殺絕嗎?”龍茗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無燼師兄說,要是活的你帶不回去,屍體也得帶回去,至於你師父那裏,自有他去解決,對不住了!”龍無涯伸出手來,一道龍爪憑空向龍茗抓去,龍茗伸出秀手,一柄墨藍色短劍出現,上面爆發出一股可怕的靈力,和那隻龍爪抵抗着。

就在這時,海島發出隆隆聲響,裂開一道口子,裏面吐出白色霧氣,龍茗見狀,閃身進了裏面。

“洛天,祕境入口打開,爲期半年,我們進去是隨機的,最後都會在祕境中間的一座懸空城匯合,裏面機緣無數,你們都要各自尋找自己的機緣,而最大的機緣就是懸空城,至於是什麼機緣,每次都不一樣,所以進去之後,儘量趕往懸空城!”說完,寧星兒也進入祕境之內,身旁老白幾人也隨之進去。

“早就聽聞無盡海海外祕境有無盡機緣,我們也進去看一番,你們記住,誰發現了龍茗,你們不是她對手,用宗門內傳音符通知我,我會盡快趕過去。”龍無涯對着身後龍淵府的衆人道,然後也踏入祕境之中。

Prev Post
也是,畢竟還是親生的最好!
Next Post
聽了這話,衆僧侶都是一愣,多達喇嘛正要說話, 他身邊的大師兄智通喇嘛已經上前一步,對他低斥道,“多達,在上師面前,不要再嚼舌,既然上師做出了這種決定,你我都應該遵守纔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