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過去那邊看看情況,你在外圍布防,若是有人拿著天運神劍出來,盡量拖住!」李逸晨當即說道。

「好!」鳳九天沒有問李逸晨如何去查探!

「那些大鵬一族的族人已經被我簽訂了血契,如今只有這樣才能減少其他妖族的犧牲,不過我保證我是我有生之年最後一次與妖族簽訂契約,同時我也已經告訴他們,此役之後,能生存下來之人,我皆解除契約!」接著李逸晨又說道!

「其實你可以不必告訴我這些!」聽完李逸晨的話,鳳九天不由一愣!

她剛才的確在李逸晨的身上感應到幾分妖氣,再聯想到李逸晨突然的突破,鳳九天則以為李逸晨是利用什麼秘法奪取了那些鵬族之人的力量來完成自己的突破,可是沒想到李逸晨卻是給他們所有人簽下血契!

其實那些本是必死之人,他們的一切鳳九天自然不會在意,但當著自己面對妖族簽下血契多少還是令她有些不爽,不過此刻看到李逸晨眼中的真摯,鳳九天也不好多說什麼,同時她也不得不承認,那些鵬族倖存之人的確是一股不俗的力量,如今的情況讓他們去衝鋒陷陣的確是對其他妖族的一種保護!

李逸晨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身影一閃已經遠遁而去!他知道鳳九天能讀懂自己的心思的。

作為妖域霸主級的大鵬一族自然也有著傳送陣的存在,藉助著傳送陣片刻之後,李逸晨已經出現在距離妖邪所在之地的千里之處!

隨即李逸晨又將鵬族眾人全部放了出來!

三道混沌之氣,雖然李逸晨恢復吸收了不少,但對於鵬族眾人來說仍然效果非凡,不僅幾乎治好了鳳九天那一劍所帶來的震傷,甚至諸人的修為都有著幾分精進。

「主人,我們現在怎麼辦?」感覺到已經臨近妖邪藏身之處,大家自然知道接下來就有可能要和人類短兵相接了,那麼自然要聽聽李逸晨的安排。

早已見識過李逸晨大破鵬族的手段,他們也相信李逸晨不會直接叫他們向人類那邊發起衝鋒!

「你能聯繫到凌霄閣那邊的人嗎?」李逸晨當即向鵬海山問道。

「這個沒問題,只是主人需要我對他們說什麼!」鵬海山微微點頭說道,雖然心中還是為被李逸晨簽下血契而有所不爽,但如今血契在身,他卻不敢再表現出什麼傲氣,畢竟李逸晨通過血契不僅隨時能終結他的性命,更能令他體會到遠勝嘯天火源中折磨的十倍乃到百倍之外的痛苦…… 留下這些鵬族之人並且不惜消耗三道混沌這氣幫助他們恢復,李逸晨自然不是一時興起,當即對鵬海山說道,「你就說把大鵬一族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訴凌霄閣那邊之人,當然這其中不需要說有我的參與,同時你們則是拼著命逃出來的,而且一路都在遭遇到鳳族乃至整個妖族的追殺,如今感覺到安全才敢給他們聯繫,並且請求他們看在當初曾經合作過的份上在凌霄閣給你們安排一席容身之地!」

「啊……主人不是想打探那邊的消息嗎?」李逸晨前邊那番說辭大家都還能理解,可是最後李逸晨卻說要他們去凌霄閣,眾人就有些看不懂了,當即有人疑問道。

「蠢貨,如今尋找天運神劍,那邊已經一片混亂,與其我們主動提出引人生疑,那到不如等凌霄閣想要利用我們而自己開口!」鵬海山畢竟見識要更深遠一些,所以一下子就猜出李逸晨的心思,同時也佩服著李逸晨的這份手段。

他能一眼看破,那是因為他已經活了幾千年,而且這些年也一直管理著大鵬一族,所以對於這些陰謀手段,自然也有涉及,可是李逸晨這個看上去也就二十齣頭的人類居然能有這樣的謀略,那就不得不引人深思了!

「可是就算一切按主人的計劃,但到時我們肯定也會倍受人類的關注,到時我們就算獲得消息,又如何傳遞給主人呢?」不過鵬海山同樣有他的疑問。

「傳遞?為什麼要傳遞,我給你們一同前去不就行了嗎?」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道!

李逸晨之所有留下這麼多大鵬一族,除了不想浪費他們的實力,同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自己想混入這些人之中,如此一來,也就不容易被其他人所發現。

而自己也只有混進去,才能第一時間知道所有的情況,才能做出最為準確的判斷!

否則僅僅遠遠的打望,等著消息傳出來自己再做出反應,只怕再好的機會也有變化了。

「主人也要進去?這萬萬不可,雖然我們人數眾多,但人類和妖族的氣息有所不同,而且就算用上一些手段,一旦面對人類超越造化境的存在,肯定有所感知,雖然此刻他們那邊可能明面上並沒有超越造化境的參與,但我感覺到好幾道隱晦的氣息,應該他們一直在暗中參觀,只是現在還沒有動手罷了!」聽到李逸晨的想法,鵬海山不由臉色一變。

他們可是被李逸晨簽訂了血契的,李逸晨要是有個什麼失閃,那麼李逸晨一死,他們亦會全死!

雖然早已報定了必死之心,但之前李逸晨的許諾卻又令他們的人生多出一份希望,所以此刻他們自然希望李逸晨能好好活著。

「氣息嗎?」李逸晨微微一笑,體內不滅真解運轉之間一股純正無比的妖氣從李逸晨的身上散發出來,那股精純之意,甚至令在場那些天妖境後期的強者亦自愧不如!

「主人也是妖族?」

「不對,若是妖族根本不可能給我們簽訂血契!」

「可若不是妖族怎麼可能有如此精純的妖氣呢?」

感受到李逸晨身上的氣息變化,一眾鵬族一個個眼中閃過濃郁的疑惑之色,顯然他們也有些搞不懂眼前到底是什麼一個情況。

「主人修鍊的是妖皇訣?」感受到李逸晨身上的氣息鵬海山是臉色一變再變!

同樣聽聞鵬海山這麼一說,四周眾人更是心驚不已!妖皇訣乃是鵬海山早年時意外得到的一部曠世妖訣,而他也憑著此訣修鍊到了如今的境界,甚至論及戰鬥力比起族長鵬萬里還要更加強出幾分。

雖然在簽訂血契之後,李逸晨可以直接得到他們各自修鍊的妖訣,但大家顯然不相信李逸晨是在這個時候才開始修鍊的,畢竟若是這麼短的時間能把妖皇訣修鍊到這個地步,那麼鵬海山也不可能只有如今的修為了。

但是大家又明白,修鍊了妖皇訣的鵬海山對於這股氣息的判斷肯定不會有錯!

這叫妖皇訣嗎?還算不錯,我只不過可以調整自身的氣息然後再藉助你的妖皇訣催動而已!

對於這點,李逸晨自然早有打算,當初在獵魔空間的時候,他既然可以通過不滅真解將自身力量轉化為魔力,那麼現在他用同樣的辦法轉化出妖力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而且在突破之時攝入了大量的妖域之氣,如今李逸晨揮霍起妖力來,可不會像當初在魔族那般小家子氣!

當然也是有著這份自信李逸晨才會有著這個大膽的想法,否則只是讓鵬族眾人混進去,其實對於李逸晨來說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接著李逸晨再運功微微變化一下自身的容貌,模擬出一些妖族的特徵,隨即混入人群之中,配合著他身上的妖氣,一時之間大家彷彿都找不出誰才是李逸晨本人出來。

「好,既然主人有這般手段,那我就按著主人的計劃來辦!」鵬海山的修為自然能感應到李逸晨的位置,此刻雖然震驚於李逸晨的手段,但他卻知道自己有什麼能問,什麼不能問。

按著李逸晨的要求,鵬海山當即與凌霄閣那邊聯繫起來,片刻之後才對李逸晨說道,「主人,他們已經答應先派人過來接應我們!」

「好,那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們吧!」李逸晨微微點頭,隨即又說道,「從現在起不必叫我主人,我的名字叫鵬青,乃是鵬長老關門弟子,一向極少露面!」

「主人,屬下不敢!」聽說李逸晨要做自己的弟子,鵬海山也是臉色一變,這個師尊可不好做!

因為一旦應下此事,那麼在凌霄閣的面前一旦自己拿捏師尊的姿態,那無論是李逸晨同意與否,這都是對主人不敬,到時血契之力自然懲罰於他,那可不是好玩的!

而若是自己演得不好,一旦穿幫了,到時無論是凌霄閣那邊,還是主人都不會放過自己!這絕對不是一個什麼好差事!

看著鵬海山的模樣,李逸晨似乎一下子也想到了他的擔心,而且這一點也是他之前不曾想過的細節。

「此事簡單!」李逸晨突然眼珠一轉,一指點在鵬海山的胸口,頓時鵬海山只感覺一股清涼的氣息傳遍全身。

「我送你一道混沌之氣,若是你受到血契之力的反噬,憑著這道混沌之氣亦可令你無礙,並且於你的修為有益無害!」李逸晨當即說道。

「多謝主人!」雖然早已知道李逸晨有著海量的混沌之氣,但鵬海山也沒想過李逸晨出手會如此的闊綽。

不過他卻知道有了這道混沌之氣,自己不僅不用擔心受到血契反噬的痛苦,反而有些期盼著受到這種反噬,因為以他的見識自然也知道這股混沌之氣單純的想要煉化並非易事,但若是有血契的反噬之力,反而能令他快速的消化。

「還叫我主人?」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凌霄閣的人馬上就要來了,他們必須習慣自己的新身份,否則到時一旦露餡,弄不好就不僅是自己的計劃無法實施,甚至還會引來諸多不必要的麻煩。

「那我叫你,青……青兒……」鵬海山心中極沒底氣的叫到!

作為師尊,這自然是對自己弟子的愛稱,可是如今李逸晨並不是他真正的弟子,而是他的主人,所以這般叫著,心裡自然也會有些彆扭。

「弟子鵬青見過師尊!」李逸晨心中卻沒有任何芥蒂,當即抱拳行禮。

「免禮……免禮……」鵬山海自然知道李逸晨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習慣如今的身份置換而避免在凌霄閣到來之時露出馬腳,接著自然也與李逸晨閑談起來。

這其中談到的自然更多都是與大鵬一族有關的內容,畢竟李逸晨要偽裝成大鵬一族,那麼無論用不用得上,多了解一些大鵬一族的情況總不是什麼壞事。

而同時談到大鵬一族,鵬海山似乎也要多出幾分自信,漸漸不自覺間,儼然有一種真把李逸晨當著自己弟子的感覺。

「青兄,乃少年英才,日後大鵬一族報仇之事可就要落在你的肩上了!」

「青兄,我們就靠你了!」

不僅鵬海山在開始適應這個身份,那些機靈的鵬族此刻也開始給李逸晨主動說起話來,甚至還表示出對李逸晨這個身份的希望。

畢竟如今小命完全掌握在李逸晨的手裡,未來的日子過得舒不舒心,這得全看李逸晨的心情。

果然李逸晨亦很進入角色的陪大家閑聊著,若非親眼看過之前李逸晨氣息的變化,只怕根本沒人會相信他其實乃是一個人類。

不得不說,凌霄閣的辦事效率也是極高,鵬海山發出信息不到兩個時辰,已經有十餘身穿凌霄閣衣衫的強者趕了過來。

「凌霄閣禇健見過諸位前輩!」來人看著眼前這一眾鵬族心中也是微微一顫,當即抱拳行禮道。

「你是……」看著來人居然只有造化境初期的修為,鵬海山不由一聲冷哼。

雖然如今他們的確屬於落難至此,但凌霄閣的這等做法也實在太令人不爽,要知道當初為了搶奪妖邪手中的天運神劍,凌霄閣對大鵬一族可不是現在這般態度!

「前輩勿怪!」禇健自然知道鵬海山的怒氣源於何處,不過雖然他心中依然不爽著這些個喪家之犬,但想到臨行時長輩的交待,以及此刻看著眼前這些人也的確是一股不可多得的力量,禇健還是連忙解釋道,「前輩也知道,如今天運神劍氣息外泄,不僅我們凌霄閣,其他各方勢力也都趕到了這邊,門中長輩雖然想親自來迎接前輩,可實在抽不開身,還請前輩見諒!」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你也不必這麼客氣,如今我們的處境自己也清楚,凌霄閣還能念及曾經的那份情誼收留我們,也算夠意思了!」不過鵬海山隨即又搖起頭來,硬是將那種英雄遲暮的感受演繹的意味十足。

甚至看得旁邊的李逸晨都不知道是這傢伙演技好,還是此刻他的心裡真有這樣的感覺。

「前輩言重了,如今你們也只不過是一時失意,待門中長輩此間事了,奪得天運神劍,必將幫助前輩重奪河山!」禇健雖然心中暗贊著還算你老小子識相,但臉上卻是一臉憤怒,那模樣彷彿鳳族滅的不是大鵬一祖,而是他們凌霄閣一般。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你們長輩應該也告訴過你,我們的想法了吧?是由你們帶我們到凌霄閣嗎?」鵬海山似乎不願意再繼續這個話題。

「宗門長輩得知前輩們慾望凌霄閣,但此刻無暇分身,所以在才讓我們先過來引領各位到那邊,等這邊事情了卻然後再一起回凌霄閣,畢竟幾位前輩的身份,若是走出妖域,一旦發生什麼麻煩,以晚輩的聲望和實力也是控制不住啊!」禇健自然早已想好其中說辭。

聞言鵬海山臉色不由一變,顯然他已經聽出凌霄閣這番話中的意味,而面對著這樣的情況,他就算不爽也是正常,不過片刻之後,鵬海山還是深吸了一口氣,彷彿壓住心中怒火才說道,「好吧,我先跟你過去!」

聽聞此言,禇健等人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們自然更加清楚宗門長輩的想法,甚至他們也清楚聞海山肯定也聽得出長輩們的這份想法,所以這一趟其實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風險極大。

若是鵬族發個狠,那麼他們極可能被鵬族的怒火撕成碎片,不過當初宗門長輩卻說鵬族沒有這個膽量。

其實把他們換在鵬族這個位置估計也不敢,但這種在一場賭貓敢不敢吃老鼠中扮演著老鼠的角色,估計沒有誰會毫無壓力吧。

「多謝前輩體諒,前輩請!」禇健也是聰明之人,見對方認清局勢,雖然沒有完全點破,但是同樣也表達出自己的謝意。

別看這僅僅只是一份謝意,但這份謝意之中同樣也透露出,這一切他只不過是一個身不由己的棋子,也是暗示鵬族眾人,心中有氣別撒他們身上,留給宗門那些大佬們。

一行人再次奔行而出,李逸晨卻不由得多注意起禇健來,這傢伙雖然只有造化境初期,對於如今的自己來說也不再具備任何壓力,但處事的手段卻令李逸晨看到他非凡的一面。

當然在前行的過程中,禇健也得知李逸晨乃是鵬海山的弟子,這一路更是客氣萬分,甚至表現出對李逸晨有著鵬海山這樣一位師尊的羨慕。

那一番神情,哪怕李逸晨閱人無數,但此刻也有一種分不清楚這傢伙是發自內心的羨慕,還是單純的表演。

不過此刻大鵬一族雖然早已因為李逸晨之前的猜測心裡有所準備,但真正看到凌霄閣這般態度,內心還是充滿著不爽。

所以哪怕禇健再怎麼善於交際,但面對著大鵬一族的沉默,他也只得沉默下來,剩下的也就只有趕路。

不過好在兩地之間也有傳送陣的存在,片刻之間他們也就已經靠近了妖邪所在的區域。

「站住!」雖然人類相互之間有所摩擦,但大家還是沒有忘記如今這裡是妖域,哪怕他們得到的情報是鳳族正在與大鵬一族開戰,但仍然不敢太過大意,所以在妖邪之地的外圍區域,自然也有專門的獵魔公會的人來把守。

而獵魔公公也是如同天域中大家唯一信得過的一個公共勢力。

「諸位,這些朋友乃是我們凌霄閣請的客人!」見狀禇健立刻開口說道。

「客人?」鎮守此地的為首之人乃是一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是人是妖。

不過他還來不及把餘下的話說完,突然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在他耳邊耳語幾話之後,此人突然面色一變道,「既然是凌霄閣的朋友,那就裡邊請吧!」

禇健隨即微微點頭,表示感謝之後,便帶著大鵬一族穿行而過。

面對著這樣的一幕,李逸晨心中卻是升起一股無名邪火,不過隨著鵬海山在其肩膀輕輕一拍,李逸晨立刻清醒過來。

進入妖域之前,在獵魔空間中,劍太一先是設計犧牲劍無常,然後挾著喪子之怒滿獵魔空間的追殺自己,更堵在獵魔空間的通道口,令自己想逃跑也無門!

獵魔空間的出口,向來皆是由獵魔公會把持,可是凌霄閣卻能那般的肆無忌憚,這種感覺就像是如今凌霄閣甚至都沒有什麼大人物出面,鎮守此地的獵魔公會之人就得為他們帶來的妖族放行。

李逸晨自然是希望此行暢通,但是獵魔公會對凌霄閣的這種順從,卻挑起了李逸晨內心不爽的記憶。

可以說若非無意中得到傳空符進入妖域,李逸晨還真有些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怎樣一個情況。

不過就在李逸晨的怒氣剛要顯現出來之間,鵬海山暗含天道的輕輕一拍卻令李逸晨的內心平靜了下來,使得李逸晨不由有些詫異的看向鵬海山一眼。

不過這次與鵬海山的對視中卻令李逸晨看到一些其他的東西。

雖然說自己若出現意外死亡,作為與自己有著血契之約的一眾鵬族也會隨著自己的死亡而死亡,但此刻李逸晨卻在鵬海山的眼中看到一抹不經意的恨意,雖然鵬海山掩飾得很好,但終究還是沒有逃出李逸晨的眼睛。

這抹恨意並非針對自己,而是針對凌霄閣,顯然凌霄閣這種釜底抽薪的態度令鵬族更加記恨於他們!

因為此刻在場的鵬族都知道,如果把一切假設成為他們真得是逃出來投奔凌霄閣的話,那麼這一場危險只不過是他們另一種命運的一個開端,從凌霄閣的手段來看,哪怕他們在這一場戰役中能活下去,估計最後回到凌霄閣也只有被他們所奴役的份。

如此相比起來,自己能令他們看到希望的血契反而令他們在這個時候對比出一種仁慈出來。

所以此刻鵬族自然希望全力的幫助李逸晨,好好的陰凌霄閣一把!

雖然此行是迫於被李逸晨種下血契他們沒有選擇,但若非凌霄閣做得這般過火,他們出工不出力,只要原則上不違背李逸晨的意願也就可以了,但如今他們的心態卻發悄然地發生著變化,而這種變化則令他們把被動對付凌霄閣,逐漸轉變成主動想要對付凌霄閣的意思。

穿過第一道防線后,中途雖然也遇到不少來自各勢力之人,甚至這些人也發現大鵬一族乃是妖族,但看到領頭的乃是凌霄閣之人,卻誰沒沒來多問什麼。

畢竟如今局勢已經足夠混亂,很多勢力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情況也不在少數,此刻自然沒有誰願意去招惹像凌霄閣這樣的龐然大物。

很快一行人便走到凌霄閣的駐地,而如今在凌霄閣的駐地四周還有著許多各方勢力的諸地,只是相對於靠前的幾乎全是一流勢力的存在,甚至李逸晨看到了丹道谷與星辰盟的駐地。

不過此刻李逸晨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異常,畢竟想要與他們取得聯繫什麼時候都可以,而現在自己要做的便是不要引起凌霄閣眾人的懷疑。

畢竟雖然通過不滅真解自己可以模擬出妖族的氣息,甚至可以催動妖力,但畢竟自己不是真正的妖族,若是引來一定的關注被人家仔細查探,自然也可能看出自己的破綻。

進入凌霄閣駐地,隨著諸健進入一個營帳之後,諸健先行過禮后再向諸人介紹道,「前輩,這位就是家師凌霄閣長老金雲風!」

「師尊,這幾位就是你讓我去請的大鵬一族的前輩,他們還有些人在外邊!」諸健接著又說道。

大鵬一族此行近兩百人,自然不可能全部都叫到營帳中來,如今進來的只有鵬海山還有幾個修為已至造化境後期巔峰的長老,當然李逸晨自然也在其中。

「金雲風見過諸位,之前因為這邊情況緊急,未能親自相迎,還請諸位不要見怪!」聞言,金雲風立刻抱拳道。

雖然如今想要利用大鵬一族,但那層窗戶紙,能不捅破,自然沒必要去捅破,所以此刻金雲風還是保持著足夠的客氣。

「金長老客氣了!」鵬海山同樣抱拳還禮,隨即又說道,「之前我們的情況我已經說過了,我們大鵬一族也很感謝凌霄閣能在我們大鵬一族危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只是不知道金長老打算具體什麼時候,安排我們離開妖域,畢竟在這裡,我們隨時都可能面對鳳族的威脅……」

「你一定是鵬海山長老吧?」其實眾人一進來金雲風的注意力就集中在鵬海山的身上,畢竟鵬海山身上的氣息讓他意識到,這已經是一個超越造化境的存在,而如今各方勢力皆沒有這樣的強者介入,可以說鵬海山的出現令金雲風突然看到一個機會……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正是!」雖然如今有著幾分向凌霄閣尋求庇護的意思,但像鵬海山這樣的強者卻有著自己的驕傲,所以哪怕面對著金雲風,鵬海山也沒有放低自己身段的意思。

「原本按說當初大鵬一族也為我們凌霄閣提供了不少方便,如今大鵬一族有難,我凌霄閣自然應該全力幫助,可是如今的問題是,我們現在的人少有限,根本撤不出手來,所以短時間內極難安排人護送你們前往凌霄閣!」金雲風也是有些為難地說道。

「不必這般廢話,當初凌霄閣與我大鵬一族的合作乃是互利互惠,嚴格來說也談不上誰欠誰更多些,如今我們大鵬一族求助於凌霄閣,你們有什麼條件只管提!」看著金雲風那般模樣,再想起之前諸健的態度,鵬海山哪裡會不知道他們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鵬長老果然是爽快人!」原本還在想著怎麼把自己的想法拋出來的金雲風不由贊道!

畢竟如今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大鵬一族雖然還有著一定的戰力,但不可否認他們已經只是喪家之犬,想要得到凌霄閣的庇護,那自然需要有所付出,而如今他們能付出的自然就是尋找妖邪,可能說尋找天運神劍,並且在凌霄閣需要的時候,充當凌霄閣的打手。

不過馬上金雲風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表現有些過了,當即又笑道,「其實不是說要給鵬長老談什麼條件,只不過如今尋找妖邪手中的天運神劍之事,還需要鵬長老你們加以援手,當然一旦此間事了,無論成功與否,我們都保證鳳族不可能威脅到你們大鵬一族的安全,當然若是最終天運神劍落入我們凌霄閣之手,那麼我們挾天運神劍之威,幫助你們反擊鳳族也不是不可以!」

金雲風一番話說得極為得體,其實簡單詮釋出來就是,大鵬一族現在肯出力,那麼事後凌霄閣自然能給你們保護,而若是最終能幫助凌霄閣奪得天運神劍,更是可以幫你們重奪山河。

至於凌霄閣對你們的幫助有多大,那就得看你們出力有多少!

Prev Post
「極品劫器!」
Next Post
一張大到誇張的床,隔著薄薄的幔帳,他看到歐陽昊昊和至少三個女人糾纏在一起。 一次御三女?還是在大婚前夕?果真不是東西!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