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大到誇張的床,隔著薄薄的幔帳,他看到歐陽昊昊和至少三個女人糾纏在一起。 一次御三女?還是在大婚前夕?果真不是東西!

床邊放著酒水,司徒元策將夜千羽給他的藥粉偷偷下在酒水裡,在暗處看著歐陽昊昊飲下去才離開。

下午的時候,侍從一遍遍地去喊歐陽昊昊。

「殿下,該換喜服了。」

全被他轟了出來。

眼看著吉時快要到了,幾個侍從愁得不行,突然聽到裡面傳來幾個侍妾的尖叫。

「殿下,您怎麼了?」

「殿下,您醒醒啊!」

衝進去才知道,歐陽昊昊竟然在衝刺的過程中昏厥過去了。

「快請太醫!」

很快,太醫被請來了。

太醫三指搭上歐陽昊昊的脈,過了一會兒,說道:「殿下的身體並無大礙,只是一時用力過猛,引爆了身體長期的虧空,只要卧床靜養上一段時間,再配以葯膳,就可以恢復了。」

其中一個侍從問道:「以殿下現在的狀況,還能拜堂嗎?」

太醫連連搖頭:「殿下此刻怕是連路都走不了。」

幾個侍從的臉齊齊白了。

必須稟報聖后,幾人中領頭的雖然膽戰心驚,卻還是去聖后那將情況說了一遍。

「殿下大約是路上憋得太狠了才……」

為免殿下失寵,必須為殿下找點託辭。

聖后倒是意外,歐陽昊昊是什麼德性她最清楚不過了。

居然能忍住,難道對那洛傾雪動了真情?

不過嫁過來的卻是個私生女,也不知那私生女長得如何,若是一般,歐陽昊昊定然不買賬,要和她鬧。

今夜賓客滿座,鬧起來難看,歐陽昊昊沒法親自拜堂,倒也省了她的心。

「去尋只花色漂亮的公雞,就由你抱著和新娘子拜堂。」

「還有,那三個侍妾,處理掉。」

那侍從如蒙大赦地退了下去。

於是乎,夜千羽和一隻大公雞拜了堂,然後被送到歐陽昊昊的寢宮。

當夜,她自然是獨守空房,因為歐陽昊昊還昏迷著。

直到第二天,歐陽昊昊才醒過來。

得知大婚已經結束了,歐陽昊昊讓侍從扶著他去新房,雖然目前他還無法提槍戰鬥,但是總可以摸上兩把過過手癮。

結果看到一張陌生的臉。

「你是美人的丫鬟?美人在哪?」歐陽昊昊左右張望。

夜千羽出聲道:「如果殿下是在找昨天剛娶的正妃,就是我。」

歐陽昊昊頓時嚇著了。

「你騙人,你根本不是洛傾雪!」

夜千羽微微一笑:「我當然不是洛傾雪,我是洛傾顏,洛傾雪的妹妹。」

歐陽昊昊氣昏了:「本殿下要娶的是洛傾雪,而不是你這個醜女!」

他甚至要上前打人,奈何腿軟得連走路都勉強,只能作罷。

「扶本殿下去找母后!本殿下要休妃重娶!」

在歐陽昊昊走後,司徒元策從暗處現出身形:「膚淺,顏顏明明這麼好看。」

他說的是真心話,這丫頭的輪廓是普通了點,但是很舒服,而且,氣質也很舒服,總之,很對他的胃口。

夜千羽扶額:「能不能別叫我顏顏?我跟你還沒這麼熟,還有,請不要躲在我的房間里。」 司徒元策振振有詞:「我躲在這裡是為了保護你。」

夜千羽道:「我有自保的能力,不需要你保護。」

司徒元策乾脆耍起了賴:「反正我就是要保護你,你若是不讓我保護,我就去告狀,說是你把歐陽昊昊放倒的。」

夜千羽頓時皺起了眉,這人竟然威脅她?

她身形一閃,攻向司徒元策。

司徒元策往後一躍躲開:「顏顏,我是為了你好,你打我幹嘛?」

就在這時,他耳朵微動,聽到外面隱約有腳步聲傳來。

他將手指抵在唇上,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用口型道:「有人來了。」

隨即躲到暗處。

夜千羽只能退了回去,平復臉色。

來的是聖後身邊的人。

「聖后召見。」

夜千羽跟在來人身後,攥緊拳頭。

終於要見到那個女人了。

到了地方,她低頭盈盈一拜:「傾顏見過母后。」

聖后依舊是一襲紅衣,高坐御座之上。

「把頭抬起來。」

夜千羽抬起頭。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雲姬的樣子,一個很美很凌厲張揚的女人,但,就是這個女人迫使她和大寶分離。

想到雲姬對殤所做的一切,她心中更是充滿了恨意。

可是,她還不能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恨意。

聖后掃了夜千羽一眼,輪廓雖普通了些,但五官很好,並不難看。

她朝歐陽昊昊道:「這不是挺好的,哪裡丑了?」

歐陽昊昊不買賬:「母后,兒臣要娶的是洛傾雪!」

聖后倒是挺滿意夜千羽的,因為她這個人呢,不喜歡別的女人長得比她好看,哪怕是她的兒媳婦也不行。

「就她了,最近一個月,你別碰女人了,把身體養好,然後和她把房圓了。」

歐陽昊昊大驚失色,他怎麼可能碰這麼丑的女人?

而且,一個月不讓他碰女人,他怎麼可能憋得住?

聖后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憋不住也給我憋著,還有,在她懷上之前,你那些侍妾,我會派人幫你安置到別處。」

歐陽昊昊整個人都不好了:「母后……」

聖后皺眉打斷他:「就這樣,不用再說了。」

歐陽昊昊不敢吭聲了,母后對他雖然還不錯,但從來說一不二,沒人敢質疑。

他狠剜了夜千羽一眼,都怪這女人。

讓他和這女人圓房是吧?到時候看他怎麼折磨羞辱她!

聖后重新將目光落在夜千羽身上:「你的玄魂是羽翼?幻出來看看。」

夜千羽只能幻出她的白色羽翼。

半透明的白色羽翼,流光異彩,美如夢幻,映襯得她如仙子般聖潔。

正在狠剜夜千羽的歐陽昊昊呆住。

這樣看起來的話,還不錯啊。

算了,他就勉強接受這女人吧。

他甚至在心裡盤算起來,圓房的時候,一定要讓這女人幻出羽翼,有一方能飛的話,應該可以嘗試一些新奇的姿勢。

聖后則是眼底飛快地劃過一絲不喜,她討厭在任何一方面被人超過。

她本來還覺得這丫頭不錯,這會兒有點不想留下這丫頭了,不過暫且她還是忍了,至少等這丫頭生下她的孫子,再想辦法處理掉。 從聖后那出來,歐陽昊昊就試圖對夜千羽動手動腳。

好在他還走不穩路,需要侍從扶著,夜千羽全都不動聲色地避開了。

歐陽昊昊向她發作:「你是本殿下的女人,還不讓本殿下碰了?」

夜千羽垂眸朝他道:「傾顏不習慣在外面有太過親密的舉動,還請殿下見諒,等回去了,一定任殿下處置。」

歐陽昊昊這才臉色稍緩。

回到歐陽昊昊住的宮殿。

歐陽昊昊跟著夜千羽進了新房。

夜千羽從扶著歐陽昊昊的侍從手裡接過歐陽昊昊,同時吩咐那侍從:「你出去。」

那侍從沒立刻出去,而是看向歐陽昊昊。

歐陽昊昊剜他一眼:「還不出去,沒眼力見的東西!」

那侍從立刻退了出去。

「讓本殿下來看看你有多少料。」歐陽昊昊直接朝夜千羽的胸抓去。

夜千羽的打算是再一次催眠歐陽昊昊,但是顧慮到司徒元策很有可能還躲在房間里,就沒第一時間行動,而是抬起手臂擋住歐陽昊昊的咸豬手。

如果司徒元策在房間里,應該會出現幫她解圍。

如果司徒元策不出現,她再催眠歐陽昊昊不遲。

歐陽昊昊見夜千羽竟然擋住了他的手,頓時冷下臉來:「你這個賤人……」

還沒罵完,就被突然竄出的一個身影架到了一旁。

「小姐,還是讓奴婢扶著殿下吧。」

竄出的正是女裝大佬司徒元策。

這一次,他縮骨得更厲害了,縮得和夜千羽差不多高。

他將歐陽昊昊扶到床邊坐下:「殿下,奴婢幫你捏捏。」

說著幫不顧歐陽昊昊反對地幫他捏起了肩。

歐陽昊昊身上還沒有力氣,只能任司徒元策擺布,這讓他很是火大:「滾,讓你家主子來!」

司徒元策捏著嗓子,嬌滴滴地道:「殿下,奴婢捏得不好嗎?」

歐陽昊昊一感覺,力道正合適,還挺舒服。

「就這麼捏著,別停。」

他一邊享受著司徒元策的捏肩,一邊冷冷盯著夜千羽。

這賤人還跟他拿喬,等他身體恢復了,看他怎麼折騰她!

好舒服,舒服得想睡覺。

歐陽昊昊漸漸合上眼睛睡了過去,當然,不完全是因為舒服,司徒元策在他的睡穴上動了手腳。

見歐陽昊昊睡著了,司徒元策將他往床上一扔,就朝夜千羽抱怨開了。

「顏顏,你真要留在這裡嗎?這傢伙應付起來很麻煩。」

夜千羽好整以暇地看他:「如果你不在這裡妨礙我,我應付他,很簡單。」

司徒元策一臉的不相信。

夜千羽道:「你忘了我幫你躲人的事了嗎?」

司徒元策一想也是,當時那種情況,也不知道這丫頭是怎麼做到的,這丫頭應該有些手段。

「既然你有辦法,趕緊讓這傢伙消停。」

夜千羽白他一眼:「我呢,不相信你,所以不會當著你的面施展。」

司徒元策將頭伸過去:「來吧。」

夜千羽一時沒反應過來:「幹嘛?」

司徒元策指了指自己的後頸:「打暈我。」

既然這貨送過來給她打,夜千羽不客氣地給了他一手刀。 用催眠術搞定歐陽昊昊后,夜千羽開始考慮,該怎麼處置司徒元策。

這貨居然送過來給他打,是否過於信任她了?

Prev Post
「我先過去那邊看看情況,你在外圍布防,若是有人拿著天運神劍出來,盡量拖住!」李逸晨當即說道。
Next Post
但一直在看她的芙拉,此刻臉上卻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