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晴乜了她一眼:「這其實不是我想說的重點。」

布列尼塔疑惑地看過來。

陳晴道:「這幾天,很多報紙都在報道這次衝突,不過,重點在於衝突中不幸全部陣亡的7名英美軍事顧問,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每一個人的履歷,他們剩餘家庭成員是多麼悲傷,柯林頓還在昨天的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了1分鐘的默哀,併發誓為他們復仇。」

布列尼塔眨了眨眼睛,下意識問道:「這有什麼不對嗎?」

陳晴又乜了她一眼,突然笑了:「當然沒什麼不對,我只是有些感慨,你看啊,這樣一次衝突,在你們西方媒體眼中,好像只死了7個人而已,其他109個科索沃當地人,無論是哪一方,就像螞蟻一樣,哪怕是兩歲的孩子,被炸彈炸的只剩下半截身子,眼睛睜得大大的,大概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死了也就死了,他們沒有名字,沒有人為他們哀悼,更沒有人想要為他們復仇,他們只是螞蟻,被踩死了,也就死了。」

布列尼塔張了張嘴,隨即也是沉默。

陳晴重新靠在浴池邊,,同樣沉默片刻,語氣裡帶著強烈的毅然:「所以,當時我就在想,我絕對不要成為一隻螞蟻,我要成為那種,哪怕一根頭髮被傷到,都要周圍所有人都投來關切目光的那種人。」

布列尼塔繼續無言。

兩人隨後都沒有太多話,泡個澡,各自去休息。

陳晴第二天依舊早起,鍛煉過後,來到隔壁花園小池上的舫樓里吃早餐,時間是早上七點鐘,本以為院子里其他懶姑娘不會有人出現,剛剛動筷子,就有兩個女人一起走過來,分別是祝莫莫的小姨莫五菱和讓陳晴有些意外的任景兮。

招呼過後,示意兩個人坐下,又讓女侍給她們盛早餐,陳晴這才問任景兮道:「你昨晚也住這邊?」

「是啊,」任景兮點頭,也不掩飾:「知道你回來,特意跑來的,不過一直到10點鐘你都沒回來,我只能先睡下了。」

陳晴也直接,問道:「什麼事?」

任景兮更直接:「我也想直接做遊戲。」

陳晴忍不住翻白眼:「最近《仙劍》這麼火,你還沒賺夠啊?」

《仙劍奇俠傳》上個月區域試播后反應強烈,很快被四家省級衛視聯手拿下了播放權,就連二輪放映也已經敲定。

月初開播,現在不到兩周時間,四家衛視的平均省內收視都已經衝破了50%高位,勢頭甚至比去年的《還珠格格》還要猛一些,連帶著,因為劇集中同樣露面的十里桃花林和那塊來自自家老闆寫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石頭,剛剛過去周末,哪怕現在肯定不是桃花季,錦書影視城的遊客還是翻了好幾倍,而某塊石頭因為被撫摸合影之類蹭的太多,那八個字甚至都開始掉顏色。

算上這次同樣被任景兮拿去獨力開發的原聲唱片,一個項目,哪怕不能如同去年那樣斤斤計較,環珠影視預計凈賺還是不低於6000萬。

這還不算後續的《仙劍奇俠傳OL》網路遊戲。

因為那款遊戲採用了電視劇的故事線,一番談判,任景兮憑藉版權入股和500萬的投資,拿到了將來項目固定10%的營收分成。

以《仙劍》電視劇當下的火爆程度,將來這款遊戲上線,最保守估計,流水也不會低於1億,這就足以輕鬆讓環珠影視的投資收益翻倍,更何況,參照當下國內已經上線的幾款角色扮演類遊戲的營收狀況,《仙劍OL》只要能認真做好,怎麼也不會只有1億的進賬,10倍甚至幾十倍都不是沒有可能。

而且,這還不算海外市場。

嗯,《仙劍》的電視劇,同樣還沒有進行海外發行。

總而言之,現在的任景兮,在陳晴看來,就是肥得流油。

如果不是環珠影視那邊維斯特洛體系的持股還是大頭,陳晴肯定會出手,不能讓這女子占自家老闆那麼大便宜啊。

任景兮當然清楚陳晴對自己的偏見,不過,也知道只要自己不出格,陳晴也不會冒然拿自己怎麼樣,就事論事即可,被陳晴白了一眼,還是接著道:「我想做《天龍八部》的網路遊戲,已經私下和查先生的代理人談過。」

任景兮現在還是《天龍八部》內地劇版的製片人之一,陳晴聽她這麼說,一點也不意外,甚至能夠想到,套路和《仙劍》一樣,這次肯定還是會啟用內地這一版電視劇的劇情。畢竟以這部劇的投資和已經拍攝完成的樣片質量,明年暑期,絕對也會成為一個現象級爆款。

內心快速盤算著,陳晴問道:「你不會打算自己開發,自己運營吧?」

任景兮搖頭:「運營可以給蘇州那邊,按照行業分成規則,我只拿30%的流水抽成。另外,海外的發行,還是我自己做。」

這倒可以接受。

陳晴這麼想著,又假裝沉吟了片刻,說道:「海外你沒什麼渠道,還是蘇州那邊一起代理,費用可以談。」

任景兮再次搖頭:「這兩年的經歷,我也發現,影視產業,內地限制太多,我打算向其他方面拓展,遊戲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將來有可能,我肯定也會自己運營,海外方面也是一樣,我如果不做,那就永遠不會有資源渠道,《天龍八部》是一個機會,查先生的武俠在東南亞地區名聲也很大,包括西方,也不是不可以試一下。」

反正都是給自家老闆打工,陳晴也沒有太限制任景兮的意思,只是道:「如果你堅持的,我這邊可不會給你太多幫助。」

任景兮見陳晴鬆口,只是點頭:「我堅持。」

其實,任景兮要的也不是陳晴的幫助,只要這妮子別給自己搗亂,那就足夠。印象中,這個月嬤嬤為人很精明,不像張嬤嬤那樣愛張揚跋扈,不過骨子裏也透著陰險和狠毒。

月嬤嬤現在被管家分配到雨柔閣伺候南宮柔,她來這裏,肯定是南宮柔授意的。

月嬤嬤見雲若月走出來,淡淡的抬了抬眼皮,朝她行了一個不輕不重的拂禮,「原來王妃已經起床了,昨夜柔側妃已經派人前來通傳王妃,要王妃以後每日清晨都去給長公主請安,我還以為王妃睡過頭了,沒想到王妃早起床了,卻不去給長公主請安,王妃是不是想忤逆公主?

《雲若月楚玄辰》第276章厲害的王妃 簡千栩嘴角微揚,溫涼這一招厲害呀,一下就破壞了白茜然在田副校長和教導主任眼裏的形象。

田副校長和孫志堅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被一個學生這麼諷刺,太難堪了。可偏偏人家占理,他們還惹不起。如果他們不看表面,接到舉報后,能一視同仁,認真核實情況,也不會鬧出這檔子事來。

「等最終的全國賽吧。我會用我的實力,打爛他們的臉。」溫涼露出一個牲畜無害的笑容。

孫志堅內心愣了愣,目標是全國賽嗎?如果以前,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將溫涼嘲諷一番,可如今,他卻不敢再小覷了她。

田副校長聽了溫涼的話,也笑了笑說:「那這件事兒?」

溫老爺子立馬嚴肅表態說:「人言可畏,公開向我孫女兒道歉是必須的。」

田副校長:「……」果然不是那麼好矇混過關的。

簡千栩贊同的點頭說:「溫爺爺說的對,這件事必須要讓全校的人都知道,涼涼是被污衊的。在我來這之前,就已經有人到處造謠,說涼涼作弊,已經證據確鑿之類的話。如果校方不表態的話,對涼涼的名譽不好。」

孫志堅唇角勾出一抹苦笑,此時,他後悔的腸子都青了:「都是我一時糊塗。我會公開道歉。」還是背鍋吧,誰讓自己誰都得罪不起,又有眼無珠呢。

溫涼淡淡的說道:「對了,檢討里別忘了加一句,以後凡無憑無據造謠者,必嚴懲。」

田副校長和孫志堅面面相覷。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溫老爺子眯眼笑了笑。嗯,借校方,威懾一下那個姓白的女人也不錯。

簡千栩聽了溫涼的話,勾唇笑了笑,白茜然這賤人就是欠收拾。

「對,必須加。免得讓白茜然,以為有了後台,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李長安也贊同的點點頭說:「是的,這些人唯恐天下不亂,是該好好的提醒一下他們。」

雖然他對白茜然和溫涼之間的恩怨不了解,但是白茜然這種惡意污衊毀人的心思太惡毒了。

溫涼內心冷冷一笑,白茜然利用原主過往的不爭氣,做文章,故意引誘孫志堅上了她的套,為了讓事情聽上去更有價值,她還把簡家大小姐拉下了水。

可她就不怕東窗事發嗎?當然不怕,因為她有華煜行這課大樹保護她,她料定校方不敢動華家的人。那為了給溫家交代,校方肯定會找個背鍋的。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如此有恃無恐的原因。

校方想要讓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可不行。她白茜然必須付出代價才行。否則,她不可能收斂。自己縱然不能讓她消失,這次也得讓她當眾出糗。

「孫主任,您想背鍋,那是您的事情,但是有關這件事,我希望白茜然能站在我面前,與我對峙。我想問問她,為什麼要害我。」

田副校長眼底劃過一絲震驚的光。這是不打算就此掀過去嗎?這小丫頭也是個難纏的。

孫志堅更是激動的說:「溫同學,這不是公開得罪了華家嗎?真有這個必要嗎?」

簡千栩緩緩翹起唇角,輕笑說:「孫主任,華煜行是華家的沒錯,但是她白茜然可不是華家的什麼人,她不過是華煜行的女朋友。又不是找華煜行來對峙,是找白茜然。」

孫志堅整個人有些懵逼,簡大小姐的意思是,白茜然並沒有被華家承認嗎?

班主任老許沉默不語,聽說舉報溫涼的人,是白茜然的時候,他就有些頭疼,很早他就知道,白茜然不是善茬。外界都說溫涼又蠢又笨,還有一顆惡毒的心,而白茜然,不但溫柔,還善解人意。

可作為班主任的他,心裏卻並沒覺得白茜然有多好。但擱不住有人要包裝她的形象啊。倒是溫涼,他是真看走了眼,沒想到這孩子藏的那麼深,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以為她連青銅都不是,結果人家才是真王者。

溫老爺子語氣平淡的說:「你們只不過是,找她過來了解一下真實的情況,又不是針對她,有什麼好擔心的。如果因害怕得罪人,而陷害別一個孩子,那才是該誅。」

田副校長衡量了一下利弊,心一橫,開口說道:「老許,你去讓白茜然同學過來一趟吧。」

班主任老許點頭站起身,往辦公室外走了去。反正事不關己,還好剛才,自己沒有太針對溫涼。

……

片刻之後,班主任老許和白茜然來到了辦公室。

看到辦公室里全是溫涼的人,白茜然心裏有些慌亂。

慶幸自己在看到簡千栩被帶離后,就立馬打電話通知了華煜行過來,要不,這次可就要吃大虧了。

「白同學你不用緊張,就是找你來了解點情況。」

白茜然微微一笑,說道:「田副校長,有事您問吧。」

田副校長表情淡淡的說:「接到你的舉報,我們核實了一下情況,跟你舉報的內容,有很大的出入,你現在能證明你說的都是事實嗎?」

白茜然心裏猛的漏跳了一拍,沉默了幾秒,假裝不確定的說:「其實這件事,我也不是很確定,應該是真的吧。」

孫志堅一聽這話,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這說的什麼話。白茜然在電話里舉報的時候,說的那可是確定句,怎麼此時變成了不確定句了。

「白同學,你在不確定的情況下,舉報了溫同學,想過後果嗎?」孫志堅被氣到了,明明說出來的話,難道想不承認嗎?

白茜然委屈狡辯道:「孫主任,你這麼凶幹什麼,我雖然舉報了她,但我也沒有說一定是她吧。」

「如果不是你那麼肯定,我們又怎麼會找溫同學來問話,現在事實已經證明,你的舉報非屬實。你現在有什麼要解釋的嗎?」孫志堅被氣的差點吐血,把才拆封不久的資料袋,丟在了白茜然的面前。

白茜然心裏又漏跳了一拍,她當然知道,舉報的不是事實。丁特助都已經查到,簡千栩給溫涼的資料,與這次的考試毫無干係。她之所以故意舉報溫涼,不過是想為自己出口惡氣罷了。

如果舉報能成功的話,不但自己可以出口噁心,還可以再一次的搞臭溫涼那賤人的名聲。反正溫涼臭名在外。無腦學渣,又蠢又笨,心腸惡毒這些都是溫涼的標籤,貼上一個作弊者的標籤,也無傷大雅。

溫涼一個公認的學渣,就算她這次瞎貓碰到死耗子,真得了第一,又有誰會相信她呢。只是她沒想到,學校竟然不怕得罪華家,竟然還特意去調查了這件事,而且還找她來問話。

白茜然正神遊,捏在手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迅速低頭一看,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救星來了,也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田副校長,是我男朋友的電話,他應該是來接我回去的,我能讓他先進來嗎?」

田副校長心裏一沉,這是掐好了點來的嗎?果然一個個的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這個白茜然,表面看似善良單純,實則不然。能有手段穩住華家那位出色的孫少爺,也是有點本事。

此時他如果阻止華煜行進來,豈不是要落人話柄,今天因為失察,已經出了大紕漏,此時自然不會再給旁人,陷害學校的機會,微笑說:「既然來了,那就讓他進來聽聽,也無妨。」

白茜然按下接聽鍵,柔聲說道。

「煜行,我在副校長室,你能進來一趟嗎?」

「啊,不行啦,你過來一趟吧。他們不可能讓我提前離開的。」

「哎呦,我也沒辦法啦,要不,你跟田副校長說吧。」

說着,白茜然微笑把手機遞給了田副校長。

溫涼內心諷刺的笑了笑,白茜然還真有一手,先告訴華煜行自己所在之地,接着就立馬透露出自己被打壓,不方便說話的苦衷。最後果斷選擇讓華煜行替她,打壓田副校長。

田副校長看了一眼,遞過來的粉色手機,心裡冷冷一笑,難怪白茜然這麼有恃無恐,感情全都計劃好了。

接過手機,語氣和善的說道。

「喂,你好,華少,我是田品。」

「是這樣的,你的女朋友舉報溫同學作弊,結果所查不實,人家溫同學被冤枉了,自然要討個說法。」

「呵呵,具體情況,你可以進來聽聽,我們也是剛剛才把你女朋友找來,跟你打的這個電話,前後大概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這什麼都沒說清楚,就讓你女朋友離開,人家溫同學的家長也不同意啊,你說對不對?」

「嗯,是的,好,那一會見。」

說完,田副校長把手機遞還給了白茜然。

白茜然見電話還沒掛,立馬又把手機放到了耳邊。

Prev Post
零的手指定格在了西子月的眼睛前方,指甲幾乎已經碰到了她的睫毛。
Next Post
「我去,揍他,這個裝逼犯。」李樂上前就是一拳,打在馮燁的胸口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