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使用已經恢復冷卻的【變兔子術】尋着被巨大凶獸堵住的通道路口挖洞鑽去….

在葉風重新回到通道內一把捂住了秦若水的紅唇禁聲噓道「先別說話,有人來了!!聽」

秦若水一肚子問題被葉風擋回去了,兩人正以一種壁咚的姿勢靠在一起….

「看!!那就是怪物」手中拿着圖紙的刺探組人員興奮的發出喊聲!

「準備戰鬥!!」沈光明第一時間下達命令

眾人快速的分散,擺出熟練的戰鬥隊形,準備發動攻擊時

「不用了,這凶獸已經死了!!」丁瑞媛明銳的發現了不對勁,從一開始刺探組小力發出喊聲時這個怪物就沒動彈,到了現在他們已經擺好戰鬥隊形時她才發現了地上那些混在塵土中的大量烏黑的血液

等到丁瑞媛近距離觀察時,不僅倒吸一口涼氣!這…..這是怎樣的傷勢!!!

整個沒有水晶覆蓋的毛絨後面被砍的血肉模糊,沒有一處是完整的…..

「有人捷足先登了!!!」

「是誰?那個團隊??敢搶我們【天都】的目標!!」

「小力,你的【怪獸捲軸】有沒有泄露過?!!」李雄,也就是刺探組隊長對着身後的隊員憤怒的說道,這是唯一的解釋「這個捲軸一直都有你來保管!」

「沒有啊,沒有人看過啊,除了我們組的人其他人員我都不會讓他們接近!」小力臉色慘白的解釋道

「不,不是小力泄露的,這應該是一個強大而又聰明散人生存者意外發現,你們看地上!」丁瑞媛發現了葉風扔下的那些精礦石,如果是團隊來攻哪裏會留下這麼多品質高級的各種礦石,還有凶獸後面的傷勢也只有單獨的刀痕一種!這些都能夠說明攻擊這個凶獸的只有一人而已!

「這是怎樣的實力!!」沈光明也是大驚失色,要問一個人單挑這麼大的一個凶獸,試問誰能做到,恐怕除了戰鬥一組的那些戰鬥天能夠有那麼一點勝算,其餘人都不行。

「媛姐,那戰鬥團令怎麼辦?上面要求必須得到的啊!」小力臉色慘白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此行任務重大,絕不能有失。回去之後自己恐怕會受到嚴厲的處罰….

「戰鬥團令!!」沈光明心中暗自吃驚,果然目標不只是解決一隻凶獸這麼簡單,原來怪物捲軸里記載着這個凶獸會產出戰鬥團令,也難怪丁瑞媛會尋求森林地區最強的他們一同前來。

被堵住的通道那頭,這一群人的對話傳到了葉風的耳朵中,第一時間發現其中秘密!

「怪物捲軸?這東西能夠提前知道凶獸所會產生的物品?還能提供位置!!」

正在此時,被壁咚的秦若水不方便的扭動了一下位置想要調整一下,葉風的骨甲好巧不巧壓住了她那飽滿的雙峰一處敏感位置,使她異常尷尬,那越來越強烈的感覺使她慢慢無力支撐身形…

儘管她一直咬着銀牙壓抑住內心的特殊感覺,可還是無力的哏鏘了一下腳步發出一點動靜..

「什麼人!!!」沈光明的聽覺不會比葉風差不多,尤其是這安靜的環境中!

葉風被嚇的一個機靈,這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腿軟了,而且葉風捂住秦若水紅唇的手掌也感覺到了她的臉頰也越來越燙….

「朋友!是你擊殺了這凶獸吧?真是厲害,不過這凶獸是我們【天都】早已鎖定的目標,這次我們前來便是來獵殺的」丁瑞媛示意沈光明不要出聲,自己與那人對話「凶獸既然被你所殺東西自然歸你,不過你得交出我們此行的目標,把戰鬥團令交還與我們,我們也會給你一些補償!」 宋元明一行,連夜離開中海市,狼狽不堪的逃回省城。

陳寧抱起不省人事的童珂,親自開車,送童珂去醫院。

經過醫院醫生護士的一番努力,一個小時之後,童珂終於緩緩醒來。

她在昏睡中,做了個長長的夢,還是很羞人的夢。

她睜開眼睛,見到病床邊眼神關切跟焦急的陳寧,顫聲說:「姐夫,真的是你?」

陳寧聞言錯愕:「什麼真的是我?」

童珂連忙搖頭說沒什麼!

她可不敢說,她夢見了陳寧。

她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病房裡,連忙的詢問陳寧怎麼回事?

陳寧簡單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童珂睜大眼眸:「姐夫,你又救了我一次!」

陳寧笑道:「你是娉婷表妹,就是我小姨子,大家都是親戚,有事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童珂點點頭,她想起她剛才昏睡時候做的那個羞辱的夢,立即緊張起來,咬著嘴唇,眼神飄拂不定的問:「姐夫,我剛才昏睡的時候,有沒有說夢話,比如喊出誰的名字之類的?」

陳寧愣住:「沒有,你做夢喊誰的名字了?」

童珂俏臉緋紅,連連搖頭:「沒有沒有!」

陳寧沒好氣的說:「莫名其妙,沒事趕緊回家,免得你姐擔心。」

……

第二天,上午。

宋青松一家,把鍾自強請來,想要請鍾自強再次調動部隊,保護他們宋家。

宋娉婷得知爺爺一家,請鍾自強來幫忙對付巴徹。

她也來到宋家豪宅,跟大家一起商量該怎麼辦?

宋青松一家,還有宋娉婷,都眼巴巴的望著鍾自強,等著鍾自強的答覆。

宋菲菲也拉著鍾自強的手,撒嬌說:「自強,那天竺軍閥巴徹,今天就要抵達大夏了,你趕緊跟你領導打招呼,調動部隊,來保護我們家。」

鍾自強滿頭大汗,狼狽的說:「大家誤會了,其實我在軍中,人微言輕。我調動不了部隊的,你們不要為難我了。」

宋青松覺得鍾自強這是在謙虛,他笑呵呵的說:「小鍾呀,就連中海市軍區的王首長,他都親口承認,你說話比他還有分量,你就不要低調了。」

宋仲雄也笑哈哈的說:「是啊,好女婿,你就隨便調動幾萬軍隊,保護我們家,順便教訓教訓那軍閥巴徹就可以了。」

宋娉婷也禮貌的說:「如果鍾先生你願意幫忙,我們宋家所有人,都會對你感激不盡。」

鍾自強尷尬的說:「宋小姐,我真的無能為力。」

「不過你不用擔心,有一個深愛著你的男子,他默默守護著你,保護著你們宋家。」

「有他在,天底下沒有人能夠傷害得了你,你們大可放心。」

宋娉婷聞言傻眼!

宋家眾人也驚呆!

誰呀,這麼厲害,默默守護著宋娉婷?

有他在,天底下都沒有人能夠傷害得了宋娉婷?

宋娉婷心臟砰砰亂跳,心想難道鍾自強說的人,是陳寧?

其實,鍾自強說的,自然就是陳寧。

不過陳寧的身份,是最高級別的軍事機密,他不敢跟大家直說呀,不然就是犯下出賣國家機密罪了。

所以,他只能委婉的暗示宋娉婷,她身邊有很厲害的人,保護著她。

鍾自強補充說:「昨晚省城宋家,不是把坑你們中海宋家的十億資金,老老實實的原數奉還,然後灰溜溜的連夜逃回省城了嗎?」

「這件事,也是暗中守護宋小姐你的那人所為。」

宋娉婷睜大眼睛,她記起,陳寧就說過省城宋家,會把坑爺爺家的十億,乖乖還回來的。

難道,鍾自強說的那個很厲害,暗暗守護她的男子,就是陳寧?

宋青松等人也忍不住,紛紛追問,鍾自強說的那很厲害男子到底是誰?

鍾自強搖頭苦笑:「我不能說出他是誰!」

宋家眾人愣住,然後紛紛議論鍾自強說的那人是誰?就在此時,門口傳來一個得意的聲音:「那個暗中保護宋小姐,還有昨晚命令宋元明把十億資金還給你們家的人,是我!」

宋娉婷等人,震驚的望向門口。

然後就見到一個穿著白色西服,戴著金絲眼鏡,滿臉得意的男子,帶著幾個手下走了進來。

千千 秦如海瞪了癩三一眼,繞過他繼續往前走。小姐說,讓他在這后角門繞幾圈,就給他添兩匹汗血寶馬!那可是汗血寶馬呀!光是想一想,秦如海就心潮澎湃起來。

癩三被秦如海嬌嗔的這一瞪,只覺得半邊身子都麻了,愣了一下趕忙又追上前去,「姑娘!姑娘——姑娘請留步,在下是貴府的大丫頭丹芙的哥哥王仲春,家中行三,外頭有幾分薄面,大家都稱呼咱一聲三爺。」

秦如海被攔的不耐煩,捏著嗓子回過頭看着癩三,「所以呢?」

癩三被問的又是一愣,只知道看着秦如海傻樂——美,真是美!比小櫻桃還要美,這樣又美,家中又有權勢的媳婦兒娶回去,真是做夢都會笑醒啊!

秦如海有些不耐煩,這人怎麼老跟着他!他這一圈還沒繞呢!

癩三卻七竅沒了三竅,被秦如海迷得七葷八素,喃喃道:「連翻白眼都這麼美!真的是美」

得!遇見個傻子!秦如海哭笑不得,就算自己長得好看,他也用不着這樣吧?

「你不說,那我可走了啊!」秦如海忽然起了逗弄之心,他拿着帕子掩著面,甚至還朝着癩三飛了個秋波過去!

癩三整個人都呆傻住了,只覺得彷彿是天大的餡餅掉下來,砸在自己的頭上把自己都砸蒙了,他擰了擰自己的胳膊——不疼!又擰了擰——還是不疼!

他呵呵傻笑着,伸著胳膊就要將面前的秦如海抱住,「我就是你們府里大丫鬟丹芙的哥哥王仲春,你就是沈府那位表小姐吧?呵呵呵呵,你還真有眼光,我跟你說,跟了我,我保證對你一千一萬個好——」

秦如海一愣,怎麼忽然就提到表小姐了?

他又將面前這個沒眼力見的傻子的話回味了一遍,心中渾似是熱油濺水,『嗞』一聲便炸開了!原來是這樣!難怪小姐叫自己在後角門走一趟,原來是有人要設計小姐!

不行!這個消息得馬上告訴小姐——萬一她好奇,往這邊來了怎麼辦?秦如海心中着急,甩下帕子轉身就要走。

「那個!——姑,姑娘!」癩三見秦如海要走,忙伸手去拉他的衣袖,沒想到力道太大,竟然將整個衣袖扯了下來!

秦如海心中暗罵一句,還要假裝成女子的樣子,驚呼一聲,皺着眉捂住了露出的胳膊,心中卻飛速的轉着,想着脫身之計。

癩三心中狂喜,正不好意思開口,此番以來,真是天賜的良機!他吞了吞口水低下頭,只是眼睛卻不停地瞄向那一片白皙。

癩三又咽了口唾沫,才搓着手道:「在,在下既然看了姑娘的身子,自然是要負責的,姑娘不必擔憂,在下雖然是白身,但也是懂禮的人,等在下回去,就找個官媒來提親」

秦如海目瞪口呆,驚訝的忘了捏著嗓子,指著癩三哭笑不得,「你,你說什麼?」

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癩三隻顧著沉浸在即將到來的美好生活中,竟然沒發現面前人的聲音不對勁,他越想越覺得起勁兒,「三媒六聘是免不了的,只是我家中雖富,可是畢竟和你們府上不能相比,你少不得要給我幾間鋪子莊子裝點門面,你是千金之軀,等你嫁過來總不能跟着我還住在北城,咱們還要在東城買一間屋子,唔,不必在西城這邊買,這邊都是世家大族住的,咱們不差什麼,可是跟他們卻不能比,當然,他們也沒什麼了不起買的院子不用太大,七進的就行,還要買五十個,不不,八十個婢子」

七進的院子竟然還不叫大?還要八十個婢子伺候?他可真敢想!

這人,得了失心瘋了吧?想錢想瘋了?他想先設計了小姐,還想貪了小姐家裏的銀子?!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秦如海伸出五指,在癩三的眼前晃了晃,「嘿!嘿!回神了!快醒醒!別再白日做夢了!」

誰知癩三卻回過神來,一把抱住秦如海的胳膊,襯著秦如海愣住又環手去箍住了他的腰,「夜長夢多!不如我就生米煮成了熟飯,什麼千金之軀身份貴重?看你除了我,還能嫁給誰!」

癩三拖着秦如海不住的皺眉,怎麼這位大小姐的腰這樣硬?竟然連小櫻桃的半分也不及。

不過他很快便將這份嫌棄拋到腦後,痴笑着摸了一把秦如海的腰,「你放心,若論家資,咱倆十分相配,你的寶貝都放在家裏,我的寶貝都帶在身邊,娘子一定會滿意的!」

秦如海被他這一摸,汗毛都立起來了,只覺得早飯都要往外涌,揮手一推,竟然沒推動!

要知道,秦如海經常馴馬趕車,一雙臂力還是十分了得的,可是他這一推,竟然沒推開癩三!

癩三已經將人拖到了假山邊上,一邊說着自以為體貼的噁心情話,一邊環顧四周,想找個不易被人發現的角落。

「大膽奴才!你們在做什麼!」一聲嬌叱忽然打斷了正不斷拉扯的二人。

Prev Post
也吃了一個。
Next Post
《星球大戰:幻象》:衍生IP怎麼開發,迪士尼算是玩明白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