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上車,發動車子,直奔KN集團。

一路通行無阻,很快便到了集團。

她的身份,集團上上下下清楚得很,沒人敢阻攔。

她一路抵達總裁辦公室,深吸一口氣。

秘書小姐察覺到了他的緊張,低聲道:「雲小姐,二爺心情很差,您小心點。」

看到自家女朋友和別的男人上了微博熱搜,還有一批CP粉,這誰能不生氣?

雲舒嗯了一聲,「你先下去吧。」

她推開門。

辦公室里的男人坐在電腦桌前,雙眸緊鎖屏幕,拿着鋼筆寫寫畫畫,儼然是一副驕矜的模樣。

即使是這樣,也掩蓋不住那渾身的低氣壓。

雲舒看着他的臉,咬咬牙,走到桌前,伸手敲了敲桌面:「二哥……」

「怎麼了?」

他連頭都沒抬,彷彿不知道那些事情一樣。

但云舒和他太熟悉了,哪兒能感受不到他的冷淡。

她咬咬牙,又湊近了幾分:「二哥,網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依舊不說話。

雲舒按捺不住了,直接走到他面前,不管不顧的坐在了他的腿上,雙手環着他的脖子,嬌憨出聲:「我和北辰燁就是——」

「二爺,咱們需要停止會議嗎?」

身後,響起了一道男人的聲音。

雲舒渾身一僵。

下一秒,聽到耳畔響起了低沉的男聲:「寶貝,我在開遠程會議,你在幹什麼,嗯?」

開會!!!!!!!!

雲舒的腦子嗡的一下炸開了,下意識想退開。

卻不成想被傅南璟按在了腿上。

他抬手:「休息半小時。」

那邊的人似乎有些不屑:「半小時,夠嗎?」 到底他們是進宮來清洗嫌疑的,還是來秀恩愛的?

怎麼感覺這是他們的家一樣,他們是那麼的恩愛和隨意,根本沒有一絲危機感。

他的心痛了。

楚玄辰則深情款款的看著雲若月,她生氣的樣子真可愛,要不是這裡有外人在場,他早就強吻她了。

他強忍住要強吻的衝動,說,「不管你愛不愛本王,本王都要把你栓在身邊,反正你一輩子都是本王的人,你已經把本王的心填滿,你嘴上雖然不承認,但本王心裡一樣很高興。」

他就是這麼會安慰自己。

雲若月被楚玄辰說中心事,她只得趕緊轉移話題,「晉王為什麼會懷疑你和蘇常笑,不懷疑別人,你說,你究竟有沒有事情瞞著我?」

楚玄辰立即抬手指天,一臉嫌棄的說,「沒有,絕對沒有,誰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可能他智障了吧,本王才不要認他的孩子。」

「蒼蠅不盯無縫的蛋。事情是你惹出來的,你就要自己解決,你和蘇常笑之間到底是不是清白的,誰也不知道。」雲若月說著,又道,「哎,反正都怪你,要不是你太招蒼蠅,我也不會危機重重,總怕你被別人瞧上。」

她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聽到雲若月的話,楚玄辰就知道她是吃醋了。

這小丫頭,明明早就喜歡上了他,居然還口是心非的不敢承認。

他淡定的道:「本王根本就不屑看那些蒼蠅一眼,本王已經是你的人了,以後這些鶯鶯燕燕都歸你處置,你要替本王趕走她們。」

「我才不要,誰招惹的誰解決。」

這時候,轎輿已經抬到了容華宮。

待轎輿一停下,楚玄辰便扶著雲若月下了轎,只見那宮門口站著一群黑壓壓的御前侍衛,侍衛手裡都拿著武器,看來皇帝想給他們來個下馬威。

「月兒,有本王在,別怕。」楚玄辰握住雲若月的手,安慰她。

「又不是我惹出來的事,我怕什麼?應該是你別怕才對。」雲若月反拍了拍楚玄辰的手。

見他神情有些悲傷,她趕緊說,「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我會替你洗刷冤屈。夫妻同心,其利斷金,誰敢栽贓陷害你,我會讓他後悔。」

說完,她挺了挺胸脯,護在他身前,率先走了進去。

看著她明明身子嬌小,卻想保護他的樣子,楚玄辰的鼻子突然酸了,他從來沒有嘗試過被女人保護的感覺。

從來都是他保護別人,還沒有人保護過他。

這種感覺,真好。

他怎麼捨得讓她沖在前頭,他寧願為她捨身忘死,為她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所以他一個箭步跟上去,牽住了她的小手,兩人一起走進大殿。

一走進大殿,雲若月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她一抬頭,就看到蘇常笑像朵枯敗的殘花般,正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她旁邊站著張太醫和皇后,大殿前方則站著弘元帝、晉王和蘇明,還有兩個嬤嬤。

「參見皇上,皇後娘娘。」兩人一進殿,便率先向弘元帝和皇後行禮。 本來大家從來沒有表演過,所以每個人都會笑場。或者放不開。

吳麗是笑場最多的,趙娟有點放不開。

不過陸宇星都會認真耐心的讓每個人入戲,即使夏茵老是演不好,陸宇星都會不厭其煩的糾正。

而且他還製作一個牌子,寫着過和不過。

每演一幕戲,都讓大家舉牌子都投了過才結束一幕。

大家漸漸開始投入,而且演戲的時候真的有種演繹另一種人生的感覺。

他們每天來排練的時候,還會點奶茶,嗑瓜子。充實中又覺得快樂。熱鬧哄哄的。

「第六幕,actio

!」

吳麗大喊一聲,

這一場是管家教授灰姑娘舞蹈禮儀。

灰姑娘要換上舞蹈服,跳舞。

陸宇星穿着紳士的黑色禮服,裏面是雪白的襯衫。

他走向已經換上舞蹈禮服的夏茵,旁邊是豆丁這棵樹,他的手臂垂著。

夏茵看着朝她走來的陸宇星,英俊的如真正的王子一樣。

忽然覺得有一點點害羞。

陸宇星臉上掛着微笑,對夏茵道:「我親愛的王妃,您的禮服沒有束腰呢。」

他走到夏茵的身後,把禮服上的系帶繫到最緊,把夏茵纖細的腰完全勾勒出來。

夏茵感覺自己的腰快要斷了,快要喘不過氣來。她轉過頭看想在她身後的陸宇星,聞道:

「管家,真的要這樣嗎?」

「雖然我知道這對您有些辛苦,但是還是要堅持。」

陸宇星溫柔的在她的身後說着,因為靠的近,他們看起來幾乎是相偎的。

看的他們台下的人都覺得曖昧的臉紅。

陸宇星呼出的熱氣打在夏茵的後頸,夏茵感覺有點酥麻。

耳朵都忍不住覺得發燙。

她換上超高的舞鞋,換上裙撐,加上緊到快要窒息的束腰,她都站不穩。

她像個不倒翁,管家在她的頭上放了三本書,讓她頂著書練平衡。

夏茵頭頂重重的,她的雙手伸向兩邊,搖搖晃晃的往前走。

頭上三本書搖搖欲墜,夏茵只走了幾步,書本就掉了,夏茵想要去拿書,重心不穩整個人都往前摔去。

在身側的陸宇星眼疾手快的抱住夏茵,讓夏茵跌入了他的懷裏。

雖然知道陸宇星會及時抱住她,但她還是心跳加速,跳個不停。

在陸宇星的懷裏,她又聞到熟悉的玫瑰般的香氣,她抬起頭和陸宇星那雙桃花眼對上的瞬間,不自覺的想要避開,垂下眼帘。

台下眾演員全部舉起牌子,上面是大大的過字。

…………

陸宇星設計訂做的禮服,在校慶的前三天做好。

他們每個人拿到手都覺得很精緻,穿上試了感覺自己真的像從童話書里走出來的人物。

夏茵的裙子最多,每一件都很好看。

吳麗忍不住在她耳邊讚歎,「陸宇星還是很有才華的嘛,你好好珍惜啊。」

夏茵笑,「你要給你啊。」

「我是那人嗎?」

陸宇星除了這個節目,還有另一個獨唱的節目。

說是雞蛋不能放到同一個籃子裏。不能只靠一個節目。

…………

校慶終於來臨。

當天8點零8分,全校師生都集中在升旗儀式的操場上。

校長在這一時刻在台上,臉笑的跟綻放的菊花一樣,和副校長一起切了一個巨大的蛋糕。

分給了所有老師。

Prev Post
戴沐白有氣無力的喊了一聲,覺得馬紅俊說的挺有道理的,再想想自己又打不過馬紅俊,只能無奈的小聲叫了聲俊哥,聲音之小,要不是馬紅俊六識敏銳,還不一定能聽得見。
Next Post
據說,當年那位開山祖師的佩劍至今還放在慶雲頂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