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魔王威脅金蛟龍王時,一直沒有出手的納蘭璇突然向大魔王發動了攻擊。

感覺到納蘭璇在背後襲來,大魔王並沒有出手攻擊她,虛立在半空中的身體微微一閃,出現在了金色三足煉丹爐旁,一揮手,釋放出強大的規則力量纏繞住金色三足煉丹爐。

「留下金色三足煉丹爐!」納蘭璇看到大魔王想要帶走金色三足煉丹爐,迅速取出了一枚紫色的獸符捏碎,釋放出了一隻通體幽紫色的風狼。

「一級仙獸符,沒想到你還有這等寶物!不過就憑這一級仙獸符,你覺得可以阻攔我嗎?」大魔王察覺納蘭璇並沒有解開身體封印,纏繞著金色三足煉丹爐迎著紫色風狼飛了過去。

「嗷!」紫色風狼看到大魔王靠近,立即張開布滿獠牙的大口,噴出了一道紫色光芒,扭曲了空間攻擊向了大魔王。

「嘭!」紫色風狼噴出的紫光攻擊到大魔王身體時,大魔王以手化刀,劈出了一記充斥著規則力量的手刀,斬碎了紫色光芒,劈在了閃躲不及的紫色風狼身體上,直接將堪比二級真仙境界的紫色風狼劈成了兩半當場消散。

擊殺了堪比二級真仙的紫色風狼,大魔王不等納蘭璇做出第二反應,身體微微一閃,飛出了煉丹室消失不見。 「好可怕,好可怕的人,我東海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可怕的存在。」雖然金蛟龍王沒有出手,但見到大魔王輕鬆重創血猿王、天刀行,斬碎二級真仙境界紫色風狼的一幕,喉嚨一滾,被深深地震懾住了。

「璇兒,你沒事吧!」大魔王消失時,雲天羽害怕納蘭璇進行追擊,迅速出現在了她身邊,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沒想到那黑衣男子如此可怕,就連我動用的一級仙獸符都阻攔不住他。」納蘭璇面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算了,我想那葫蘆中的丹藥對你也無用,你不必耿耿於懷了。」雲天羽輕聲勸說安慰道。

「那丹藥葫蘆對我無用,對你卻很有用。哎算了,看看這真仙洞府中還有其他適合你的寶物嗎?」納蘭璇輕輕嘆息一聲,說明了原因。

聽到納蘭璇奪取丹藥葫蘆是為了自己,雲天羽內心深處充滿了感動,看向她的目光越加的柔和。

「猿王,天刀行,你們還好吧。」金蛟龍王看到傷勢嚴重倒在地上的血猿王和天刀行,立即上前詢問情況道。

「我們認栽了,沒想到一直尾隨我們的人竟然是一名真仙高手,可是這真仙高手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阻止我們尋寶,而選擇一直跟隨呢?」天刀行輕輕擦拭乾凈嘴角溢出的鮮血,艱難的在地上爬起來,不解的說道。

「哎,那人的動機我們就不要揣摩了,如果那人對最後的寶物感興趣,以他的實力我們根本沒有機會。」心高氣傲的血猿王在見識到大魔王的實力后,心中也產生了無力感,無奈的嘆息一聲說道。

「機會!納蘭姑娘,剛剛你動用的獸符可是一枚仙獸符?」想到剛剛納蘭璇動用的仙獸符很可怕,金蛟龍王開口詢問道。

「怎麼,有沒有和你們有關係嗎?」納蘭璇冷冰冰的反問道。

「納蘭姑娘,我想剛剛那黑衣人的實力你也見識到了,面對他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而如果你還有仙獸符,我們依靠陣法對抗他也許還有一線生機,所以還請納蘭姑娘如實相告你是否還有仙獸符,好讓我們提前準備。」金蛟龍王說明原因,輕聲解釋道。

「合作?剛剛你們不是想要合作對付我嗎?和你們合作,本姑娘不感興趣。」納蘭璇冷笑一聲,根本不給金蛟龍王一點面子。

「天羽,不要理他們,我們走吧。」說完,納蘭璇伸出修長柔滑的小手,輕輕拉著雲天羽的胳膊,離開了煉丹室。

「女人果然是最記仇的!天刀行,猿王,你們速速療傷,一定不能讓那極品仙器旁落他人。」金蛟龍王無奈的在心中嘆息一聲,大聲催促道。

「好!」傷勢不輕的血猿王和天刀行迅速將珍藏的療傷聖丹取了出來,藉助療傷聖丹的藥力,快速的治癒身體傷勢。

「璇兒,如果你動用最後的底牌,可以對抗那黑衣男子嗎?」想到納蘭璇身體中一直沒有解開的封印,雲天羽很想知道納蘭璇真實的實力。

「那黑衣男子的實力很強,不過我還是有信心對付他的,你放心好了。」納蘭璇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動用最後的底牌可以對付四級真仙。」雲天羽眉頭微微一動,對納蘭璇最後的底牌感到了好奇離開了煉丹室,雲天羽和納蘭璇合力接連破開一道道禁制,進入到了洞府中一間間石室中。

不過在這些石室中,雲天羽二人沒有發現任何寶物,不再耽誤時間,直接來到了修建在洞府正中央,禁制威力最大的石室外。

「無天傘,白光破禁!」感覺到中央石室外的禁制很可怕,納蘭璇立即控制無天傘映射出一道白色光柱,擊中了中央石室外的禁制,將禁制扭曲了。

「真仙鼎,撞擊!」納蘭璇控制無天傘扭曲了中央石室外的禁制,雲天羽立即祭出了真仙鼎,源源不斷向真仙鼎中注入虛仙之力,控制真仙鼎撞擊到了大面積扭曲的禁制上,將扭曲禁制撞裂開道道裂痕。

「破!」中央石室外的禁制被撞裂,納蘭璇深吸一口氣,加大了無天傘釋放白光的力量,一舉破開了禁制。

「天羽,我們進去吧。」禁制破開,納蘭璇立即走到了緊閉的石門外,伸出白嫩的小手,推開了沉重的石門,一股濃郁的靈氣在石門中噴涌了出來。

石門被納蘭璇推開,漆黑的石室中鑲嵌的月光石好像有感應一般,立即映射出白光,將整間石室映射的猶如白晝。

「有人!」當雲天羽和納蘭璇的目光投射到石室時,發現石室正中央盤膝坐在一名皮膚紅潤,身穿白色長袍,留著一縷長髯,眼睛緊閉的中年男子。

而在這名中年男子懷中,抱著一個蛇皮錦盒,後背上背著一副鑲嵌著大量靈石的長劍。

「不錯不錯,沒想到你們兩個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闖到這裡,只要你們可以完成我的終極考驗,就有資格繼承我的衣缽,得到我當年使用的上品仙器無鋒劍以及當年在天域一處遺迹中得到的極品仙器六獸圖。」

「現在先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這具肉身擁有的真仙實力吧。」當初雲天羽一行人在入口遇見的那神秘靈魂在中年男子肉身中鑽了出來,看著眼前的雲天羽和納蘭璇,低沉的說道。

「上品仙器無鋒劍,極品仙器六獸圖!你真的只有這兩件重寶嗎?我想這洞府之中應該還藏有一顆晶核吧。」聽到神秘靈魂所說,納蘭璇眉頭緊皺了一下,故意挑明的說道。

「晶核!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晶核的。」神秘靈魂聽到納蘭璇所說,眼眸中立即投射出道道凶光,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鎖定了納蘭璇。

「看來這裡果然有那個晶核。」看到神秘靈魂表情變化,納蘭璇精緻的小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她身體中釋放了出來。

而就在納蘭璇解開身體封印時,金蛟龍王,強行壓制住身體傷勢的天刀行、血猿王等人出現在了中心石室中。

當他們感覺到納蘭璇身體中爆發出的可怕力量時,紛紛露出了活見鬼的摸樣,一時間根本不敢輕易靠近實力暴漲的納蘭璇。

「好,很好,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名二級真仙高手,看來你是天域的人。」感覺到納蘭璇解開身體封印,恢復的實力,神秘靈魂臉色冷峻了起來。

「二級真仙,納蘭璇是二級真仙高手。」得知納蘭璇真實實力,金蛟龍王等人看向納蘭璇的眼神不斷發生著變化,吃驚納蘭璇的實力和身份。

「大魔王,你在什麼地方?」大戰一觸即發,雲天羽立即傳音溝通大魔王。

「小子,你不用擔心,我就隱藏在石室外面,在適當的時候,我會現身的。」大魔王傳音告知道。

「天羽你讓開,讓我來對付他。」解開了身體封印,納蘭璇害怕激烈廝殺會傷害二級道仙境界的雲天羽,輕聲叮囑道。

「嗯,小心點。」雲天羽沒有逞強,點了點頭,迅速退到了一邊。

「既然你想要先接受考驗,那我就成全你。」神秘靈魂看到納蘭璇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戰意,立即回到了之中。

靈魂回歸,白衣男子緊閉的眼眸突然睜開,一道道規則之力好似星辰,在他眼眸中迸射出來。

睜開了雙眸,盤膝坐在地上的白衣男子輕輕晃動了一下身體,瞬間出現在了納蘭璇身前,伸出充斥著規則之力的手掌,印向了她的胸口。

「嘭!」白衣男子一掌印來,納蘭璇迅速後撤了一下身體,撐起了手中的無天傘,一道比星辰還要亮的白光映射了出來,擊中了白衣男子印出的掌芒,將其掌芒擊碎了。

「轟隆隆!」掌芒被無天傘芒擊碎,白衣男子雙臂輕輕在身前划動了一下,頓時在身前形成了大量褶皺空間,抵擋住了無天傘芒攻擊。

「璇兒解開身體封印,無天傘竟然也隨之提升了威力。」感覺到無天傘剛剛映射出的白光威力提升了數倍,雲天羽猜測無天傘的威力應該也被封印了,無天傘真正等級很可能是上品仙器。

「無天傘影!」看著白衣男子身前出現的大量褶皺空間,納蘭璇立即向無天傘中注入了真仙之力,控制無天傘分裂出數千道傘影,迴旋著攻擊向了白衣男子。

「轟轟轟!」當一道道無天傘影攻擊到白衣男子身前的褶皺空間時,突然爆開了,強大的爆破力量炸碎了褶皺空間攻擊向了白衣男子的身體。

「好可怕的力量,龍王,猿王,如今我們該怎麼辦?」感觸到納蘭璇和白衣男子激戰產生的毀滅力量,面色難看的天刀行等人根本不敢進入戰圈,輕聲詢問道。

「哎!那等戰鬥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了,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金蛟龍王看了一眼不斷控制規則力量攻擊的納蘭璇二人,輕輕嘆息一聲,無力的說道。

就在納蘭璇與白衣男子激烈廝殺,可怕的力量波及整個石室時,雲天羽搶先金蛟龍王等人離開了石室,與石室外的大魔王匯合了。 與大魔王匯合,雲天羽立即將金色三足煉丹爐以及煉丹葫蘆收進了雷澤戒指中,讓大魔王回到了時空夢境中。

大魔**剛回到時空夢境,承受不住石室中涌動的毀滅力量,金蛟龍王等人紛紛離開了石室,十分狼狽的出現在了石室外面。

「天羽,你原來知道納蘭璇隱瞞了實力嗎?」臉上掛滿頹然之色的天刀行看到早早離開石室的雲天羽,輕聲問道。

「我並不知道!」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沒有告訴他們實情。

「哎,看來那極品仙器註定與我們無緣了。」想到納蘭璇和白衣男子的實力,以及奪走金色三足煉丹爐和煉丹葫蘆的大魔王,天刀行等人嘆息一聲認命了。

「小子,我們進去看看,看看那白衣男子的虛實。」就在雲天羽一眾人在外面等待時,大魔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不等金蛟龍王阻攔,闖進了混亂的石室中。

進入到石室,大魔王立即透過雲天羽身體,釋放出了道道魂光,將他身體保護住,抵禦一股股排山倒海襲來的能量。

「嗯,不對!你那小媳婦身體中的封印力量完全解開了嗎?」當大魔王察覺到納蘭璇的實力恢復到二級真仙時,感覺到了一絲端疑,傳音詢問道。

「應該完全解開了,不然璇兒不可能恢復到二級真仙之境與那白衣男子大戰。」雲天羽傳音說道。

「完全解開了?天羽,我有一種感覺,你那小媳婦身體中的封印力量並沒有完全解開,不然真仙境界的封印絕對不可能破開仙界規則力量。」大魔王有些疑惑的傳音說道。

「大魔王,你是說璇兒身體中還有封印力量?」雲天羽詫異的問道。

「應該有,可能那股封印力量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你那小媳婦太不簡單了。」大魔王沉思了一下說道。

「定風掌!」當白衣男子遭到數千把光傘攻擊時,一股古拙的氣息在他身體中湧出,瞬間彙集成了一道道沉重大掌,擊中了襲來的數千把光傘,將光傘定在了半空中,攻擊向了納蘭璇的胸口。

「這白衣男子的實力比你那小媳婦強,估計不動用底牌,你那小媳婦不是他的對手。」靈魂境界遠勝他們二人的大魔王察覺到眼前的局面,傳音告知道。

「陰陽掌輪!」一道道定風掌芒襲來,被逼退的納蘭璇雙掌之中立即涌射出陰陽之力,彙集成兩道掌輪,擊碎了一道道定風掌。

不過就在納蘭璇擊碎襲來的定風掌時,她突然感覺到背後出現了危機,本能的進行閃避。

納蘭璇反應雖快,但在她閃避的一瞬間,感覺到道道規則力量鎖定了身體周圍的空間,延緩了她閃避的速度。

「砰」地一聲,納蘭璇被白衣男子充斥著規則力量的手掌擊中了肩膀,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不受控制的噴洒了出來。

「不好,璇兒受傷了,大魔王,你可否出手幫助她。」雲天羽看到納蘭璇被白衣男子擊傷,心中一緊傳音請求道。

「天羽,你先不要急,你那小媳婦還沒有動用底牌,一旦她動用底牌,應該還有一拼之力。」聽到雲天羽焦急的催促聲,大魔王不為所動,沒有出手的意思。

「九天綾,纏繞。」身體被白衣男子擊傷,納蘭璇迅速祭出了一條蘊含九天之力的白綾纏繞向了白衣男子,將他身體纏繞住了。

「白光焚爆符!」白衣男子的身體被九天綾死死的纏繞住,納蘭璇不顧身體傷勢,出現在他身旁,祭出了一張蘊含白光的符籙,貼在了白衣男子身體上。

「嘭!」的一聲巨響,白光焚爆符在白衣男子身體上爆開,蘊含毀滅力量的白光不斷地滲透進白衣男子身體中,破壞著他的身體。

「小子,看到了吧,你那小媳婦很不簡單,那白衣男子想要擊敗他,是要費一番手腳的。」納蘭璇在受傷時,連續動用兩大底牌擊傷了白衣男子,讓內心緊張的雲天羽長舒了一口氣。

「你的實力很不錯,確實有機會通過考驗。下面我要動用武器了。」說著,白衣男子被九天綾纏繞的身體呈現出雲霧狀,逃脫了纏繞,拔出了插在後背上,一直沒有動用的寶劍。

「寶劍無鋒,卻勝似有鋒,無鋒劍影!」拔出了上品仙器無鋒劍,白衣男子身體氣息立即發生了變化,一道道古拙的劍芒在無鋒劍中湧出,交織著劈向了納蘭璇。

「金甲符籙!」白衣男子劈出的一道道古拙劍芒吞吐著劈來,納蘭璇迅速取出了一張金色符籙貼在了身體上,召喚出了一身金色盔甲。

「嘭嘭嘭!」納蘭璇穿上金色盔甲時,白衣男子劈出的古拙劍影斬在了金色盔甲上,將金色盔甲崩裂開道道裂痕。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咻咻咻咻!」藉助金甲符籙抵擋住白衣男子劈出的古拙劍影,納蘭璇修長的手指間出現了八根銀針,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白衣男子。

當八根銀針擊中白衣男子身體時突然爆開,八股震裂空間的毀滅力量重重的轟擊在了反應不及的白衣男子身體上,將他轟飛了出去,出現了嚴重損傷。

「銀滅針,你怎麼會有武文太師煉製的銀滅針,你和武文太師什麼關係?」損傷嚴重的白衣男子認出了納蘭璇剛剛動用銀針虛實,身體中立即散發出濃濃的殺氣,大聲問道。

「無可奉告!」動用身懷的八根銀滅針重創白衣男子后,納蘭璇一手控制九天綾,一手控制無天傘攻擊向了他,想要一鼓作氣將他擊殺。

「沒想到你竟然與武文太師有關係!看來留你不得。」通過八根滅銀針察覺出納蘭璇的身份,傷勢嚴重的白衣男子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凶戾之色,一道道白光在他身體中映射出來,瞬間修復了身體重傷后,將放在懷中的蛇皮錦盒拿了出來,取出了裡面一張印刻著獸紋的光圖。

「嗯!這白衣男子身體中有東西,難道是仙核?」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看到白衣男子重傷之軀被白光瞬間修復,大魔王立即有所感應。

「嗷!嘶!」恢復身體傷勢,白衣男子立即向獸紋光圖中注入真仙之力,一隻通體火紅色,長有三條尾巴的狐狸以及一條通體幽紫色,長有一根獨角,全身散發出死亡氣息的蟒蛇離開了獸紋光圖,出現在了虛空中。

「三級真仙境界的三尾狐,幽冥蛇。原來那極品仙器是一件召喚仙器。不過這等類型的仙器價值要遠遠勝過其他仙器。不知道你那小媳婦還有其他底牌嗎?」透過雲天羽雙眸觀戰的大魔王饒有興緻的說道。

「嗷,嘶!」三級真仙之境的三尾狐和幽冥蛇召喚出來,立即向面色微變,身穿破裂金甲的納蘭璇發動了攻擊。

看到兩隻實力還在自己之上的仙獸襲來,納蘭璇將身懷的最後兩張白光焚爆符取了出來,雙手以超光速的速度貼在了近身的三尾狐、幽冥蛇身體上。

「轟轟!」兩聲巨響,兩張白光焚爆符爆開了,符中爆發的毀滅力量重重的轟擊在了兩大仙獸身體上,直接將兩大仙獸震飛了出去。

兩大仙獸被納蘭璇動用最後兩張白光焚爆符炸開,古拙的無鋒劍影立即斬落了下來,重重的斬向了納蘭璇。

「無天傘,抵禦!」這時,納蘭璇迅速撐開了無天傘,藉助無天傘的防禦力強行抵禦住了無鋒劍影的攻擊。

「原來那仙核藏在你這具之中。」抵禦住無鋒劍影攻擊,雙臂酥麻的納蘭璇胸口處突然出現了金木水火土五道五行之光,迴旋的攻擊向了近在咫尺的白衣男子胸口,直接將白衣男子胸口洞穿,暴露出心中位置的一顆星辰般的仙核。

「武文太師還對我的仙核不死心?既然你是武文太師的人,那你可以死了!」身體遭到納蘭璇底牌,五行之光攻擊爆開,與武文太師仇深似海的白衣男子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殺意,強行控制心臟處的仙核,映射出強大的規則之光攻擊向了納蘭璇。

「可惡,他竟然可以控制仙核攻擊!」仙核映射的規則之光襲來,納蘭璇感覺自己身體周圍空間紊亂了,根本無法施展瞬移進行閃避。

「嘭!」的一聲,納蘭璇的身體被仙核映射的規則之光擊中,身體表面的金甲立即粉碎,好似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去死吧,規則之光,擊殺。」納蘭璇身體失控的墜落,白衣男子強行控制心臟處的仙核繼續映射規則之光攻擊納蘭璇,想要趁勢將傷勢嚴重的納蘭璇擊殺。

眼看納蘭璇就要被仙核映射的規則之光第二次擊中,這時雲天羽一個瞬移出現在了納蘭璇身邊,用力的將傷勢嚴重,露出絕望之色的納蘭璇推了出去。

「不要!」傷勢嚴重的納蘭璇沒有想到在最危險的時刻,雲天羽竟然不顧自身安危,以身抵擋仙核映射的規則之光,內心立即慌亂了起來。

「嘭!」的一聲巨響,遭到規則之光攻擊,雲天羽立即損壞,好似炮彈一般砸到了地面上,將堅硬的地面砸出了一個大洞,生死不明。 「天羽!」看到自己在失憶時,成為自己丈夫,漸漸打動自己芳心的雲天羽為救自己,被仙核映射的規則之光擊中,納蘭璇感覺自己整顆心都碎了,發瘋一般出現在了地洞旁,伸手將損傷嚴重的雲天羽抱了出來。

當內心絕望,淚流滿面的納蘭璇觸碰到雲天羽血肉模糊的身體時,感覺到雲天羽身體中竟然還殘有一線生機,絕望的內心重現了希望。

「嗯,沒死!以他二級道仙境界實力,承受仙核攻擊竟然沒有死!」白衣男子感覺到雲天羽身體中還有生機,竟然沒有被仙核殺死,露出了詫異之色。

因為以白衣男子的實力強行控制仙核攻擊,都大大損傷了靈魂,而二級道仙境界的雲天羽正面承受仙核攻擊竟然沒有死。

「咳!」隨著昏迷中的雲天羽被大魔王刺激靈魂激醒,雲天羽咳出了一口鮮血,緩緩地睜開了疲憊的雙眼。

「天羽,你沒死,你沒死,太好了……」看到雲天羽在昏迷中蘇醒,懷抱著他身體的納蘭璇激動了起來,一把將雲天羽摟在了懷中,激動地熱淚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來。

「沒死?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以你二級道仙境界實力,竟然可以承受仙核的攻擊而不死。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條命,可以承受仙核幾次攻擊。」白衣男子看到雲天羽在極短的時間內醒來,眼眸中的殺意更濃了,就想強行控制仙核繼續攻擊,將雲天羽和納蘭璇一起擊殺了。

「怎麼,有一顆仙核你就覺得天下無敵了嗎?」就在白衣男子準備攻擊之際,一道低沉的聲音在雲天羽身體中傳出。

危急時刻,大魔王也顧不上暴露身份,離開了時空夢境,飛出了雲天羽身體。

「是你,你怎麼會在天羽的身體中。」當身穿黑色長袍,桀驁不馴的大魔王飛出雲天羽身體時,納蘭璇立即認出了大魔王,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如果沒有我,你覺得以他的實力可以承受仙核的攻擊而不死?」滿身邪氣的大魔王低沉的說道。

「嗯!那顆四級真仙核在你身體中。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可以融合真仙核。」大魔王現身,白衣男子立即感覺到大魔王身體中的真仙核正是自己當年得到的,對於大魔王可以融合真仙核,提升到真仙核等級感到了驚駭「如果你將你身體中的仙核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告訴你原因。」大魔王桀驁不馴的說道,話語中充滿了霸氣。

「想要我的仙核,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聽到大魔王也想得到仙核,白衣男子眼眸中冷光一閃,再次控制仙核治癒了身體重傷,向大魔王發動了攻擊。

「以燃燒靈魂的代價驅使仙核,不知道以你如今的靈魂情況,還可以控制仙核釋放幾次攻擊,治癒幾次身體傷勢。」感覺到白衣男子身體中殘留的仙界規則力量,孤傲的大魔王沒有任何錶情變化,身體微微一閃,閃避開了白衣男子的攻擊。

「天羽,你速速將這顆丹藥服下,它可以治癒你身體重傷。」納蘭璇看到大魔王糾纏住白衣男子,迅速拿出了一顆ru白色,表面流溢著縷縷靈氣的丹藥交給了雲天羽,催促他服下。

「好!」感覺到納蘭璇送給自己的丹藥與瞬息丹有異曲同工之效,雲天羽沒有與她客氣,接過丹藥一仰頭吞到了肚中。

吞食了ru白色丹藥,雲天羽感覺自己重傷之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很快,破損嚴重的經脈,骨骼、全部癒合了,就連實力也恢復到巔峰。

「璇兒,你傷勢也很重,你速速服用剛剛那丹藥治癒身體重傷吧。」體會到納蘭璇贈予自己的丹藥藥效,雲天羽輕聲催促道。

「剛剛那九金丹我只有一顆,不過天羽,你不用太擔心,我的傷比你輕,沒事的。」納蘭璇輕輕搖了搖頭,目光柔和的看著可以為了自己,奮不顧身的雲天羽,輕聲說道。

「璇兒,我這也有一顆丹藥,你服下試試。」聽到納蘭璇將僅剩的一顆九金丹贈予了自己,雲天羽心中充滿了感動,毫不猶豫的在雷澤戒指中取出了瞬息丹贈予了納蘭璇。

Prev Post
相當於是他們兩人同時攻擊池田家主一人了。
Next Post
慢慢的,少年的一雙劍眸中的神采,開始從迷離中醒了過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