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在打獵。」

「但今天下午,我看見了陳家溝那片山林里,有許多陌生人出沒。」

「林子里的野獸,都被他們打死了,一刀切,手段很利落。」

話音一落,秦雲的雙眸瞬間驟亮。

嚇了四周人一跳。

「你說什麼?」

「那邊的林子里有很多陌生人出沒?」

鐵柱顫顫巍巍點頭:「對!」

「他們從隔壁村一直來到了陳家溝,也不知道是來打獵的,還是來找什麼的。」

「我覺得有點奇怪,就偷偷過來報信了。」

「希望對陛下有點用。」

說完,他狠狠吞咽口水,面對天子這麼遙遠的人物,就如同看著神靈一般敬畏。

很顯然,他不會說謊。

原地,豐老等人目光閃爍,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有人開口:「陛下,這幫人可疑,會不會是跟我們一樣,在搜尋慕容娘娘?」

「不會吧……陛下聲勢浩蕩殺來山海關,白蓮教的狗賊還敢造次?」

「眼皮子底下,這可是!」

突然!

秦雲的雙眉倒豎,怒斥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這幫人一直在阻止舜華回歸,舜華肯定知道了一些他們的秘密。」

「朕的女人他們都敢動,還有什麼是白蓮教不敢的?」

「錦衣衛,禁軍,速速隨朕前去!」

聲音如滾雷,全場一震,迅速緊張起來。

「是!」

緊接著,鐵甲轟鳴,齊齊上馬。

錦衣衛如同黑夜中的一尊尊鬼魂,上躥下跳,迅速消失,疾馳陳家溝。

根據鐵柱的指路,那裡離這裡還有幾里路。

一刻鐘后,錦衣衛全速抵達。

前方傳回的第一個消息,便讓秦雲一震,所有人面色一凜!

「陛下,前方有不明高手!」

砰!

秦雲捏拳,發出轟鳴,雙眸怒視前方樹林,怒火噌噌噌的直冒。

嘶啞道:「是白蓮教,朕可以確定是他們。」

「狗東西,拿朕當擺設是不是?」

「去,全部鎮壓!」

「是!」錦衣衛低聲回道。

可沒等他們行動,忽然,劇烈的求救聲以及喊殺聲猛然爆發,響徹長空,撕碎平靜。

「怎麼回事?」

秦雲大吼,常鴻等人變色,難道暴露了?

有錦衣衛從樹林中著急的衝出。

「陛下,樹林外是陳家溝!」

「陳家溝被襲擊了!」

聞言,眾人一僵,沒有反應過來。

秦雲在馬上,神色極具變幻,而後腦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頓時背脊骨一涼,目呲欲裂!

縱聲嘶吼:「全力營救!」

「舜華就在陳家溝!」

「他們還沒有得手!」

「殺!」

怒吼聲,撕碎山野寂靜,炸響四周。

所有人變色:「是!」

禁軍雷動,錦衣衛俯衝,宛如是藏在深海下的巨獸,猛然露出了獠牙裂齒。

「誰!」

「是誰?!」

「不好!」

「朝廷的人察覺了。」

「快,速速告訴滿江紅大人!」

樹林的黑暗處,爆發出驚恐嘶吼,如臨大敵。

緊接著,火把四起,地面顫抖。

秦雲沖在了前面,手裡握著一把鋼刀,整個人如同煞神!

雖無武功,但為了心愛的女人,他敢向地獄抽刀討人!

陳家溝。

房屋低矮,一片世外桃源。

共計村民二十多戶,依山傍水,也算是安居樂業。

但平靜被打破了。

「大人,不好了,還是讓朝廷的人發現了!」

「現在皇帝親自率軍前來,如同瘋魔,見到咱們的人就殺。」

白蓮教一男子驚恐趕來。

緊接著,那遠處的黑夜裡,響起秦雲的怒吼,霸道,響徹天際!

「掌教媳婦兒!」

「朕來了!」

「白蓮教,朕已經知道你們,膽敢動她,朕追殺你們到碧落黃泉,永不罷休!!」

聲如雷霆,充斥殺意。

破敗房屋中,渾身是血的慕容舜華,身後護著一家村民,手持長劍,連站立都成問題。

她咬著蒼白的嘴唇,聽著聲音,竟是打起了精神,期盼的看向黑夜,美眸罕見一紅。

「賊男人,是你嗎?」

「你終於來了,我一直在等你!」

滿江紅臉色難看,怒不可遏。

「天王老子來了,你也活不了!」

「傳我命令,讓所有人原計劃撤退,不可戀戰!」

「我要親手砍了這個賤人!」

說完,他抽刀沖向慕容舜華,雙眼閃爍陰狠的神色。 「久聞南江藏龍卧虎,現在,我這七位太保,想挑戰一下。」

「輸了,就是一座城。」

「不知道你們意下如何?」

安國震動不已。他想不到,趙天樂竟然想出了這麼別具一格的豪賭。

他忍不住擔憂的看向了秦天。

趙天機冷笑道:「每一局比賽開始之前,我們各出一座城。」

「輸的一方,七日內,撤走在這座城所有的投資和小弟,讓給對方。」

「公平公正。」

「秦天,既然安國把南江的重任交給了你。現在我問一句,你敢迎戰嗎?」

趙旭也立刻道:「姓秦的,你不是牛鼻嗎?」

「現在,敢不敢迎戰我們趙家的太保?」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秦天的臉上。

這種豪賭,可不是錢財能夠衡量的。輸的一方,直接撤出一座城,影響太過重大。

秦天笑了笑,隨手從趙天樂的棋盤上,拿起一個寫著「龍江」兩字的籌碼。

「安老既然以南江的重任相托,那麼我秦某人,自然責無旁貸。」

「既然趙家主想玩,那就先從龍江開始吧。」

「贏了我的人,龍江就歸你了。」

「好!」

「爽快!」

趙天樂明顯有些激動。

Prev Post
安德拉斯這次真是癱軟到了身後的椅子上
Next Post
而且就算自己不想背叛師門,不去投楊逍,也該把楊不悔送過去,否則被滅絕師太發現的話,不但自身性命難保,楊不悔也要死於非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