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就算自己不想背叛師門,不去投楊逍,也該把楊不悔送過去,否則被滅絕師太發現的話,不但自身性命難保,楊不悔也要死於非命。

原著中若不是張無忌幫忙把楊不悔藏起來,說不定小姑娘也被滅絕一掌打死了。

少林派與崆峒派的人在原地打轉了一陣之後,一個個頭暈目眩,跌作一團。

爬起來之後,顧不得放狠話,深深地看了劉辨一眼,然後灰溜溜地逃走了。

彭和尚與白龜壽二人此刻掙扎著站起來,對著劉辨深深一躬,道:「多謝少俠救命之恩,以後但有差遣,萬死不辭!」

劉辨擺擺手道:「我救你們也不過是受人之託而已。」

這時候,周子旺已經在女兒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彭師傅,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周老弟!好好,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

二人重聚,又是一番唏噓感慨。

在聽周子旺訴說了前事之後,彭和尚對劉辨更是感激。

知道他願意加入明教,彭瑩玉拍著胸脯道:「就由我彭和尚給劉兄弟你當引薦人,等我回到總壇,就把劉兄弟的名字錄入上去。」

以彭瑩玉在明教的地位,由他親自舉薦的話,那麼劉辨在明教中的輩分就會很高,說不定不遜色於周子旺。

明教作為一個宗門教派,也是講究論資排輩的,像那些各方義軍首領,一般都輩分比較高。

相聚不久,彭和尚與白龜壽開始跟他們告別。

一個要回光明頂總壇,一個回天鷹教。

彭和尚與周子旺依依惜別,約定當周子旺再次舉義的時候,他會從總壇帶一部分精銳來相助。

他們繼續啟程,行不多久,來到了蝴蝶谷。

從一條蜿蜒的山路進去,谷中氣候溫暖宜人,各種花卉開得正艷,無數彩色的蝴蝶翩翩飛舞。

周芷若看得目不轉睛,尤其是當那蝴蝶停在她的頭上肩上的時候,她不禁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劉辨呼吸了一口清甜的空氣,嘆道:「這胡神醫倒是挺會享受。」

周子旺道:「是啊,此地美如仙境。

若非沒有推翻元蒙暴政,真想就在這裡隱居。」

來到了籬笆院外,周子旺喊道:「胡青牛兄弟可在?周子旺前來拜訪。」

少時,只見一位神清骨秀的中年人走出茅屋。

他喜道:「原來是周兄弟,快快請進。

你不是在袁州舉義嗎?

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說著,引著他們進入廳中。

一名僮兒正在扇火煮葯,滿廳都是藥草之氣。

周子旺知道他隱居蝴蝶谷,消息閉塞,將前事訴說了一遍,同時把周芷若跟劉辨介紹給了他認識。

聽到劉辨不但是周子旺的救命恩人,而且如今也加入了明教,胡青牛看向他的時候多了幾分親近之意。

他先為周子旺治傷。

看了看周子旺的傷口,讚歎劉辨的醫術高明,處理得很好。

只是沒有用到內氣調理之法,跟尋常不懂武功的醫生一般。

劉辨在旁邊觀看著胡青牛的治療手法。

只見他先用藥膏塗抹在周子旺的傷口上,然後運起獨門的內功療傷法門,不斷地拍打著,將藥力盡數地滲入周子旺的體內。

然後取出銀針,不斷地扎針,同時導氣而入。

手法輕盈靈活,彷彿蝴蝶翩翩起舞,充滿了韻律與美感。

劉辨的一隻手搭在周子旺的脈搏上,能夠清晰地感應到內氣與藥力在周子旺體內迅速地發揮作用,他的生機正在逐漸旺盛起來。

以胡青牛的這種手段,劉辨估計只需要幾天時間,周子旺就能完好如初。

這種內功與醫術結合的治療法,令劉辨大開眼界。

其後劉辨與胡青牛交談醫術,二人相談甚歡。

劉辨的醫術來自於華佗、張仲景、董奉三位神醫,而且他們還在現代世界的醫院學習了幾年,醫術遠超歷史上各自的巔峰時期。

因此劉辨的醫術可以說比起胡青牛來,還要更高一籌。

不過內功與醫術的結合,卻是這個世界的特色,這是劉辨所不具備的。

而胡青牛卻是其中的佼佼者。

因此二人相互交流,都感到受益匪淺。

在胡青牛的傾囊相授之下,劉辨幾天下來幾乎把胡青牛的醫術給完全掏空了。

這令胡青牛直呼天才。

本來他自己就是醫道方面的天才,但是見識到了劉辨的學習速度,才知道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其實他不知道,劉辨只是中人之姿罷了。

不過有著源力點的加持,他才在各方面顯得十分天才。

這一日,忽然蝴蝶谷外來了許多患者求醫。

這些人都是江湖人士,各門各派都有,所受的傷也各不相同。

劉辨知道這是金花婆婆在試探胡青牛來了。

當年胡青牛沒有給她的丈夫韓千葉醫治,並放言除了明教之人,一律不治。

於是金花婆婆故意打傷了許多江湖中人,令其來尋胡青牛醫治。

一旦胡青牛違背自己的誓言,她就要痛下殺手。 天已經快黑了,農貿市場已經關門了。

看牲口的大爺已經催促沈勇好幾次,讓他快點把牛車牽走。

大爺是不可能夜間幫他看牛車的!

沈勇牽著牛車站在馬路邊上,他已經一天沒有吃飯了,肚子里早就咕嚕嚕餓得直叫喚了。

摸了摸口袋,只剩下十塊錢了,連一碗面前都不夠。

最後,沈勇只能買了一碗少的可憐的臭豆腐拌涼皮,連一滴湯都不剩地吃完了。

拿著手中的水果十二手機,沈勇後悔地感嘆道:「買個這麼貴的破玩意,不能吃不能喝的!我這是圖個啥呢?果然,裝比!還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一直等到天完全都黑了,張春桃還是沒有回來!

沈勇不免有些擔心了!

心想,張春桃會不會遇到地痞流氓小混混了?

先被那啥,然後又被那啥了?

沈勇的擔心看似有些驚悚,但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現如今,男女比例,嚴重失調!

男人的數量要比女人的數量,多出來三千多萬!

多出來的男人數量,比有些小國的總人口還要多!

所以,多出來的這些男人,只能成為娶不到媳婦的老光棍!

這些老光棍大多分佈在農村和小縣城裡,一個個窮的叮噹響,還不願意奮鬥,滿肚子的壞心思,整天就知道做白日夢,夢想著天下美女都對他投懷送抱。

殊不知,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美女,都是和村長李坤一樣的想法的,極其地渴望能夠嫁給一個在大城市有房、有車、有錢、有責任心的『四有帥哥』!

而且,房子要大!車子要豪!馬內要足!責任心要強!

只有這樣的『四有帥哥』才會有眾多美女,無腦地對其投懷送抱!

那些好吃懶做的老光棍,有性格軟弱的,只能晚上抱著手機,躲到被窩裡,瀏覽不良網站,自己排解慾望。

有膽子大的老光棍,安耐不住躁動的心,壓制不住壞心思,晚上藏在黑暗中,伺機傷害每一個落單的女性!

張春桃,臉蛋長得是那麼漂亮,身材是那麼的火辣,穿著又那麼的涼快,難免會引起膽子大的老光棍,伺機而動。

「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就在沈勇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求救聲。

循聲望去,借著朦朧的燈光,沈勇看到一個美女正慌慌張張地向他跑來,後面還追著兩個光著膀子的男人。

這美女不是別人,正是張春桃!

「哎呀!窩草!還真的被我猜對了!美女果然容易遭遇流氓襲擊!」

沈勇心中暗道一聲,回了一句「春桃嫂子,別慌!沈勇來也!」,便急忙跑向張春桃。

哪知道就那麼巧!

沈勇剛跑到張春桃的面前,張春桃竟然鬼使神差地一腳踩到了下水道的漏水箅子上。

長方形的漏水箅子一斜,腳下踩空,張春桃朝著沈勇就摔了過去!

這一摔,更特么的巧,張春桃的小嘴竟然準確無誤地親到了沈勇的嘴上。

沈勇來不及品味,連忙把張春桃從下水道里抱了出來,用手抹了一下嘴,一臉疑惑地問道:「你摔就摔吧!幹嘛要嘟著嘴啊?你門牙磕到我的門牙,疼不疼啊?」

「不疼!」

張春桃沒好氣地道,「放我下來!你的嘴真臭!」

「哈哈哈,我剛剛吃了臭豆腐涼皮,不臭才怪呢!」沈勇笑道。

張春桃頓時無語,想吐的心都有了,自己好容易佔到了沈勇的一點小便宜,沒想到竟然還是臭的!

「小子!趕緊放開那個女人!她可是我們脫單會先看上的,勸你不要跟我們搶!不然的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一個手拿繩子的男人叫囂道。

沈勇曾在雲河一中上過三年學,課餘和周末有空的時候,常會去散打俱樂部,健健身,打打拳,釋放一下學習壓力。

去散打俱樂部的次數多了,沈勇耳濡目染地便對雲河縣灰道上的幫派也有所了解了。

但是今天聽到的這兩個幫派,一個正義會,一個脫單會,沈勇一點印象都沒有。

Prev Post
「我一直都在打獵。」
Next Post
素雲天有點印象,好像是那啥……金屬之都,鐵匠工會的總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