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目標就是只要能去北雄城就校」

「能去北雄城就行,看來你一點也不貪心,那接下來這個問題,你從一開始就跟燕翎羽一起行動,做他的隊員感覺怎麼樣。」

「感覺很輕鬆吧,活基本都是他幹了,我全程就跟打醬油一樣,能遇到燕翎羽真的很幸運。」

「嗯,好,那賽后採訪暫時先一段落,下面有請選手和主辦方評委合影留念。」

完主持人便徒了一邊,張伯榮等人從側邊走了過來。

一共十名選手五個評委,眾人在攝影師的指導下站好了位置,然後拍照留念。

「讓我們再一次把掌聲送給選手好嗎。」主持人姐姐大聲道。

「啪啪啪啪啪」,台下隨即響起了(rè)烈的掌聲。

「最後再一下,所有拿到3分及以上的選手都可以去舞台後領取一份獎勵,獎勵有淬體丹,低品療嗓等等,獵殺到妖獸的可以領取兩份,領取時請帶好自己的(shēn)份證件。」主持壤。

聽到3分以上就有獎勵,不少選手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3分就有,太好了,我剛3分,哈哈哈,可以領一份修鍊資源了。」

「我4分,我也可以領取,我要領一份淬體丹,回家給弟弟用。」

「哎,3分,我就差一分。」

有人歡喜有人憂,可以大多數人都是沖着這份參與獎來的,他們也知道自己實力一般,所以就沒想過去北雄城。

「到這裏今的比賽就全部結束了,感謝大家來現場觀看,也感謝在網收看直播的網友們,青山依舊在,真(qg)永不斷,我們來年再見。」

主持人姐姐念起了告別語,現場的觀眾們也陸續起(shēn)離開。

北雄城第136屆武道塔爭奪戰,青山鎮分區初選賽正式宣佈結束。

不過現場的比賽是結束了,但網上的震驚才剛剛掀起。

每年初選賽一結束,各個鎮區的比賽(qg)況就會被拿來對比一番,可想而知,今年青山鎮燕翎羽的110分,絕對會轟動整個北雄城。

此刻,宜佳旅館。

「王叔,別賴賬哦。」周潔笑道。

王國祥一臉生無可戀「這個燕翎羽,他開掛了嗎,110分,不知道的還以為圍獵賽是按野獸評分。」

「我都了,人家也可能是才,你就是不信。」

「哎,大意了大意了,從輝月城來,我早該想到他會故意隱藏實力,上當了。」

燕翎羽住店的時候自己是來遊玩的,還他在輝月城只是個普通市民,沒什麼地位,結果王國祥就真信了。

這倒不是王國祥太蠢,而是他戴着有色眼鏡,如果他從正常的角度去判斷,肯定不會這麼隨意就下結論,他是個反對新政的人,所以對外來年輕人多少帶點敵意。

「不行,我想不下去,敢不敢跟叔再賭一把。」王國祥道。

「還賭啊,王叔你不會是想賴賬吧。」

「賴賬?我多大的人了會賴你一個姑娘的賬,下班之前我就把錢給你。」

周潔思考了一下「好,你賭什麼。」

「這次咱們賭個大的,就賭燕翎羽能不能拿到懷清郡代表名額。」

「懷清郡代表名額?你是全國論武懷清郡代表隊名額?」周潔問道。

「不錯,就賭這個,他不是強嗎,有本事搶個代表名額嚇嚇我。」王國祥神氣的道。

「王叔,你又看不起人家。」周潔不滿的道。

「哼,想讓我看的起也行,拿個代表名額給我看看。」

「人家為什麼要給你看,拿不拿那是燕翎羽的事。」

「哎,別這麼多,你就賭不賭吧,這次賭一兩個月工資。」

兩個月工資,聞言周潔沉默了,兩個月工資不是數目啊。

思考了一番后,周潔把牙一咬「賭,就賭兩個月工資,不過你輸的那半個月得先給我。」

「好,等會兒就給你,我就不信,這次還能輸。」

「萬一輸了,不許賴賬。」

「這話應該是我對你,燕翎羽確實很強,可全國論武不是初選賽,代表名額競爭比武道塔名額競爭激烈的多,我就不信他燕翎羽還能拿到資格。」王國祥自信的道。

周潔沒有繼續辯解,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燕翎羽不簡單,或許是女生的直覺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媽呀!我們橙子的演技可太棒了!一人分演外向的黃雨萱和內向的陳韻如,居然都演得這麼好,完完全全就是兩個人的樣子啊!」

「我就想知道,黃雨萱還能夠回到2019年嗎,她穿越的時候聽到那首歌叫什麼名字啊!」

「那首歌是歌王李子冬的《愛上你我願意》,是一首20多年的老歌了哦!」

《想見你》的原版,女主穿越時聽的歌曲是伍佰的LASTDANCE,這個世界自然沒有伍佰,也沒有伍佰的這首歌的,於是祁元就把歌換成了李子冬的《愛上你我願意》。

「媽媽,我也想聽著歌就穿越了!」

「襲擊陳韻如的到底是誰啊!是莫俊傑嗎?」

「李子維和王詮勝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他們為什麼長到那麼像!」

隨著《平行時空遇見你》第二期的播出,網上關於《想見你》這部祁元和成橙拍攝的電視劇的討論度越來越高,完全不輸給一些熱播的電視劇了。

這一晚,網上關於《平行時空遇見你》,關於《想見你》的話題,越來越多!

第二天,《平行時空遇見你》收視率11.3%,強勢登頂周天黃金檔第一名!

微博,胡豆瓣,懂乎,《平行時空遇見你》熱搜第一!

《想見你》熱搜第二!

《平行時空遇見你》的兩組嘉賓也在熱搜榜前十!

整個熱搜榜前五十,關於《平行時空遇見你》的話題,足足有十三個!

《平行時空遇見你》大火!

而更讓人意外的,李子冬發布已經二十多年的老歌《愛上你我願意》,忽然空降明天音樂周榜第13!

看到這首忽然跳出來的老歌,網友們都蒙了。

「這是什麼情況?誰能告訴我這首歌是怎麼上來的?李子冬出軌了?」

「誰刷榜刷錯了吧?一首20多年的老歌是怎麼頂上來的啊!」

「是因為《平行時空遇見你》啊!裡面女主穿越的時候,聽得就是這首歌!」

「《平行時空遇見你》是什麼?電視劇嗎?」

「媽的!我耳機里的聲音斷斷續續的,我還以為我和女主一樣也穿越了,結果是手機快沒電了!」

上京電視台,一片愁雲暗淡。

潘立先一拍桌子,大聲道:「2.5%!這就是昨晚的成績!奇恥大辱,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奇恥大辱!不就是一檔看起來像是明星談戀愛的綜藝嗎,為什麼他們會這麼火!為什麼!」

真箇辦公室的氣壓極低,沒有人敢大喘氣。

忽然,一道弱弱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個……那個,他們這個綜藝,有點偶像劇的意思,但又不是偶像劇,還有明星的相處日常,我們……我們不如就做一檔真正地請男女明星來談戀愛的節目,就叫《我們戀愛吧》!」

這個的話語一出,辦公室先是一靜,然後是潘立先的大笑聲驟然響起:「天才!你他娘的還真是個天才!我們第三季度的綜藝,就叫我們戀愛吧!他們這個綜藝,也就是弄個噱頭,而我們,真的請明星來,當著攝影機的面談戀愛,趕緊調查一下現在圈子裡,哪對CP的呼聲最高,我們就請他們!」

一時間,上京電視台里又喧鬧了起來,整個辦公室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西都電視台。

胡大晶感覺自己走路帶風!

「哈哈!恭喜晶姐!」

「恭喜晶姐!」

「晶姐,這次你們三部的年終獎怕是不會少於六個月了啊!」

「晶姐,祁元在嗎,我想讓他給我簽個名,以後怕是沒有機會了!」

「晶姐,聽說昨天咱們的節目收視率破10了啊!簡直就是神跡啊!」

「祁元祁元,你不會真的和成橙在戀愛吧!」

一時間,西都電視台里也喧鬧了起來,整個辦公室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

晚上,某家串串店,祁元捧著啤酒,大口地灌著,他的對面,還坐著兩個男人,都是他的大學室友。

左邊這個,帶著金框眼鏡、寸頭、眉目如劍的叫做任長鵬,富二代一個,大學畢業了就出了國,今天剛回來,趕緊請了祁元吃串。

任長鵬人生沒有什麼煩惱,含著金鑰匙出身的他,人生前二十五年的目標,就是多睡幾個漂亮姑娘,於是他進了西都電影學院導演系,和祁元成了室友。

大學四年其間,自然是如願以償,幾乎每周,都能和不同的姑娘起床,見證清晨陽光的美好。

第二位,叫做黨萬青,這哥們是真的喜歡做導演,目標就是能夠拍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大學四年沒幹別的,就寫劇本了,到了現在,祁元估計這貨電腦里都有了好幾百個劇本,但是囿於現實,現在是個廣告片導演,混口飯吃。

祁元大學同寢室一共四個人,還有一個畢業就回家養豬去了。

「來!兄弟們,干一杯!」任長鵬舉杯,「為了老子又回來了!」

酒肉穿腸過,任長鵬道:「我是真沒想到,老祁!你和小魚兒你倆能離了?媽的我們讀書的時候,你們兩個貨天天在我們面前秀恩愛!哼!秀恩愛怎麼說!」

「秀恩愛死得快!」黨萬青接了一句。

祁元舉著串,大叫:「吃串吃串,今天不聊女人!」

「誒!說真的啊!這次我回來,準備搞一次大的!」任長鵬看著祁元和黨萬青,「我在國外都看好了,你們知道未來屬於什麼嗎?」

「屬於什麼?」

「屬於科技!」

任長鵬眼睛亮亮的:「我有兩個方向,你們幫我看看啊!第一,就是通訊相關,也就是手機!第二個,就是手機最核心的東西,晶元!」

祁元看了任長鵬一眼,道:「你知道這個東西有多燒錢嗎?每天都是以千萬來計算的!幾百個億都不夠你燒的!」

「怕什麼!我爹有的是錢!」

他這話一出來,祁元和黨萬青就沒話說了,一起向他豎了一個大拇指。

任長鵬忽然猥瑣地道:「誒,元兒!我看你最近又要火起來了啊!什麼時候給我介紹兩個圈子裡的女明星什麼的啊!」

「你丫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Prev Post
如果魯普的問題不是太嚴重,酋長會給這個面子。
Next Post
眾人頓時愣住了,目光投向了李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