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頓時愣住了,目光投向了李二。

李二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默然的敲打桌面,過了好一會,他微微擺手。

「此事你們不用管了,你們都是老人了,朕也無需多言什麼。」

「你們先回去吧,這麼晚了,免得家人擔憂。」

眾人連忙拱手告退。

等眾人出了御書房之後,一群人默不作聲,只是安靜的朝着宮門走去。

從程咬金說出弓弩出自的地方時候,此事就不是他們這些外人能夠參與的了。

玄甲軍什麼軍隊,那可是屬於當今陛下直系的軍隊。

而手弩出現這裏,那只有一個解釋,玄甲軍之中有內鬼,而且甚至有皇室之人參與到其中。

李二一個人坐在御書房臉色陰沉,皇室到現在還有人跟自己作對?

這是讓他着實沒有想到的。

「王德,那些王爺最近有什麼動靜啊?」李二靠在椅子上,輕聲開口問道。

「回陛下,諸位王爺都沒有什麼動靜。」王德也不知道從哪裏跳了出來,站在李二面前弓著腰小聲的說道。

「哦,沒動靜么。倒是有些安生啊。」李二臉上露出一絲的驚奇,微微頷首。

漢王府邸。

一處密室之中。

「你們怎麼搞得,這麼好的機會你們都錯過。那孤要你們有什麼用啊!」

李元昌暴跳如雷,惡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幾人。

「王爺莫慌,李世民他不可能查出來什麼的。」段風策還是一如既往的佝僂著身子。

「還有你,我給你搞的那些弓弩,你故意丟掉,你這不是純心要我死嗎?」李元昌看見段風策,紅着眼睛說道。

「信不信本王把你們供出來,大不了來個魚死網破!」

段風策微微搖頭,略帶戲謔的看着李元昌,「哦,王爺怎麼和我們魚死網破啊?」

李元昌頓時愣在了原地,嘴唇不停的顫抖著,張著嘴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

許久,如同失掉了精神一邊,渾身頹廢的癱坐在一旁。

「說吧,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段風策輕笑一聲,往前走了幾步,伸手拍了拍李元昌的肩膀說道:「漢王應該明白,現在你的情況,你一輩子都走不出這漢王府的。」

「現在只有跟我們合作,只要李世民死了,你還是以前那個漢王。」

「你們到底想要什麼?」李元昌盯着段風策,咬牙切齒的問道。

「八牛弩!」段風策輕笑一聲,平靜的從嘴裏吐出了三個字。

可這三個落在李元昌的耳朵里卻如同雷鳴一般,頓時跳了起來,一臉急迫的說道。

「不可能!」

段風策微微搖頭,嘆口氣,「現在我們不是向你徵求意見,而是告知你。」

「你以為你藏起來的八牛弩我們不知道地方嗎?」

「你沒有選擇,我們只是告知你一是聲。」

段風策笑着點了點頭,對着身後的兩人擺了擺手,「走吧,我們不打擾王爺休息了。」

「你們怎麼知道的…我就不該貪心的…」李元昌望着幾人離去的背影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終於明白了,這群人那裏是跟自己合作,這是要讓自己送死啊!

這是想要李世民再次拿起屠殺兄弟的屠刀啊!

李元昌現在格外的後悔,自己為什麼就管不住自己身下的那玩意呢,怎麼就相信了他們呢!

那麼多侍女,自己為什麼不去玩,偏要玩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呢!

自己真實活該啊! 小兵轉身一看,是自己的小隊長克郎姆。

克郎姆怒氣沖沖地看着小兵,直接飆話:

「你是不動腦子嗎?」

「下面全都是龍國軍方,在這裏開槍,那不暴露了我們的位置了?」

「難不成你是想置我們於死地?」

小兵一聽這話,嚇得直搖頭。

「你特么真是豬腦子!」

克郎姆又罵了一聲,便看向葉峰。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葉峰,見葉峰身型單薄,孤身一人,便冷哼一聲,說道:

「哼,你小子,一個人就敢前來?有點勇氣!」

「但我勸你,最好別耽誤我幹事,否則的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葉峰淡淡一笑:

「死無葬身之地?」

「開玩笑。」

見葉峰絲毫不屑於他,克郎姆頓時來氣:

「行了,對付他一個人,還用浪費我們的子彈?」

「趕緊的,解決了他,我們還有任務在身。」

說罷,便擺擺手,示意手下的人解決葉峰。

而他,卻直接轉身,繼續觀察下面的情況。

克郎姆的手下聽到話后,便將槍支收了起來,拿出隨身攜帶的匕首。

也是,就這麼一個龍國人,哪裏用的著槍呢?

身型單薄,分分鐘就能將他打趴。

其他手下,都是這樣的心理。

好像此時,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隊友,就在前一分鐘,被葉峰瞬間秒掉的事實。

他們面露兇殘之色,做着著葉峰刺過去的準備。

「你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是你自己偏要來送死的,可別怪我們手下無情!」

在他們看來,此刻的葉峰,就像兔子進了狼窩,必死無疑。

甚至他們的內心,還在嘲笑這個看上去單薄的龍國人。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就是這個被他們瞧不上的龍國人,卻是他們生命的終結者。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就讓他們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一個身形魁梧,體型雄壯的雇傭兵率先沖了過去。

其他人則在一旁觀察著。

「小子,去死吧!」

那個雇傭兵一邊刺向葉峰,一邊嘴裏還說着嘲諷的話。

而葉峰,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他,冷哼了一聲,隨後眼神中露出殺意。

在雇傭兵看來,自己肯定能夠輕鬆幹掉葉峰,所以他並沒有使用什麼奇怪的招數,而是直接舉著匕首。

誰知,在他近身葉峰的那一刻,葉峰直接轉身躲過匕首。

並在轉身的那一刻,將自己手裏的匕首,刺向了雇傭兵壯漢的喉嚨處。

一瞬間,雇傭兵壯漢睜大眼睛,一臉懵逼。

咽喉處瞬間冒出一股鮮血,一刀斃命。

他到死都沒反應過來,這個被他鄙夷的龍國人,是如何將自己解決掉的。

這樣的情況,令其他雇傭兵頓時傻眼。

怎麼可能?

這個龍國人的速度,快到他們都看不出來。

葉峰淡定地站在那裏,手裏的匕首,再次滴著鮮血。

雇傭兵背對着葉峰,兩秒后,直接倒地。

這時,其他雇傭兵們才反應過來,面前的這個龍國人,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他們看着葉峰,又看了看周圍的同伴,一時之間,竟不知說什麼。

只是將手裏的匕首,更加攥緊了些。

而克郎姆聽到有人倒地的聲音后,以為是自己的人將葉峰幹掉了。

就在他擺手,示意手下繼續任務時,被手下輕輕懟了懟。

克郎姆不耐煩地說道:

「行了,懟我幹什麼?解決了人,就趕緊趴下,小心被發現。」

「不是,老大!」

手下小聲說道。

克郎姆不耐煩地轉過身,剛想罵自己的手下事多時,結果就被眼前的一幕震到了。

他轉身一看,只見葉峰好好地站在原地,手裏的匕首還在不斷地往地上滴著鮮血。

Prev Post
「預期目標就是只要能去北雄城就校」
Next Post
「如果你來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我已沒有像之前那樣拈花惹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