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來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我已沒有像之前那樣拈花惹草。

如果在索托城的那所酒店之中,你看到的是一個努力修鍊的我,那你會喜歡上我嗎?」

「不會。」

面對戴沐白所提出的疑問,朱竹清很是直接的搖了搖頭。

「為什麼?難道你不是因為看到我花心,才決定放棄我的?」

戴沐白怔怔看著朱竹清道,眼裡滿是不解與疑惑。

「不是。」

朱竹清再次搖了搖頭,隨即答道:

「其實在落日森林之外,星河出手將我從必死的絕境之中救下,將我輕輕擁在懷中的時候……

我就已經喜歡上他了。」

她輕輕說著,在那冰冷清澈的雙眸之中,浮現一抹淺淺的笑意。

她在說出星河兩個字時,話音變得無比的柔軟。

彷彿在這一瞬之間,那冷凍了數萬年的冰山化盡,冰雪消融。 楚都內,幾乎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蕭君賜被辱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到了幾方的耳中。

「鳳白泠,這次可是捅了馬蜂窩了,蕭君賜是什麼人,豈會善罷甘休。」

楚月樓里,大皇子東方成和七皇子東方離、東方默笙正喝着酒。

「我倒是覺得鳳郡主勇氣可嘉,獨孤鶩受傷,我軍新的主帥還未任命,這一年時間,很是珍貴。她一介女子,能有如此膽識,實在是另我輩汗顏。」

東方默笙喝了一口茶,茶香微澀,入口時,最初有些苦,可回味起來,卻甘甜可口,就如那人。

「老九,你最近有些不對頭。我記得,夏荷宴那晚,你也和鳳白泠在一起?你忘了鳳白泠是怎麼羞辱老七的?」

東方成很是不滿。

「大哥,能不能不要提那事?還嫌我不夠心煩?」

東方離啪的一聲,將酒杯摔在了地上。

「老七,你最近可是春風得意。一人收了鳳府雙美,羨煞了多少王公子弟們,我還聽說,順親王妃想把女兒嫁給你當側妃。一個醜女鳳白泠換三個美人兒,這買賣,穩賺不賠。我當年怎麼就沒你這麼好運氣,看看你大嫂,床上床下都無趣的很。」

東方成調侃道。

「你要喝牛乳,還要養一群牛不成?父皇因為夏荷宴上的事,對我很有意見,這幾日都不願意見我。母妃也被我氣病了。我實在不明白,我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方離直接的,遇上了月食,再之後,他被人攙扶進了一個房間,他就和女人滾成了一堆。

當晚發生的事,他記得不甚清楚。

不過,他隔壁也有一對男女戰況激烈,他聽得分明,可最終被抓住醜事的,只有他一人。

東方離雖然不算是機靈,可也覺得此事很不對頭。

「老七,你就別在埋汰我了。誰想和獨孤鶩親上加親。」

東方離心中暗道,那個明霞郡主,還不如鳳白泠呢。

至少鳳白泠,能做詩,騎射都還不錯……

「不過獨孤鶩的運氣真不錯。蕭君賜是他最大的對手,大楚和北歧休戰一年,獨孤鶩就多了一年苟延殘喘的好日子。」

東方成喝光了杯中,眸光暗了暗。

一年時間,大楚的江山也該易主了。

「爺,您說蕭君賜的話,可不可信?」

風晚起來彙報時,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獨孤鶩。

「蕭君賜雖然卑鄙,可人還算是有信用。他說一年不戰,就不會戰。」

獨孤鶩的手覆在了膝上,自從那日喝了鳳白泠的酒後,他覺得氣血活絡了不少,失去了知覺的右小腿,竟有了一些些感覺。

這件事,他還未告訴鳳白泠。

納蘭湮兒的那番話,他半信半疑。

對於納蘭湮兒,早已不信任。

可對鳳白泠,他也從未真正相信過。

鳳白泠身上,有太多未解的謎團。

譬如說她的醫術,她的酒……

「郡主還真是有膽識,面對蕭君賜,還敢談條件,這一切都是為了王爺您啊,看得出,郡主對您非常上心。」

風晚偷眼去看自家王爺,王爺面無表情。

「另外,你說,毓秀院外時,你看到鳳白泠和明霞在說了些話?」

獨孤鶩對於這個妹妹,並不上心。

可對方始終是他的妹妹。

明霞郡主性格懦弱,一直對順親王妃唯命是從。

最近,府中在張羅明霞郡主和東方離的婚事。

「屬下沒敢靠太近,郡主說過,毓秀院裏時,不讓屬下跟隨。明霞郡主和郡主說完后,就紅腫着眼走了,連今日的課都沒上。」

風晚撓撓頭。

獨孤鶩掠了風晚一眼,這小子,在郡主府呆了些日子,就把那女人當正經主子了?

「你先去郡主府繼續盯着,另外,連帶着春柳和蘇母一起監視了,她們是鳳白泠最信任的僕從,鳳白泠有事都會交代給她們。」

避諱著鳳白泠身旁的那名高人,獨孤鶩只能從旁人身上下手。

尤其是鳳白泠的釀酒配方,若是能到手,他這條腿也許就可以不藥而癒。

風晚剛走,風早就候在門外道。

「爺,褚玉院那邊,王妃要家法處置五小姐。」

褚玉院是順親王妃的住處,位於順親王府的東南面。

獨孤鶩喜靜,住在順親王府的西北面,平日和順親王府的其他幾院幾乎是不怎麼往來。

順親王妃是順親王府的當家主母,對於府中的事,獨孤鶩素來是不過問的。

風早也只是隨口一提,畢竟王爺對這種府中瑣事,並不在意。

五小姐,就是明霞郡主,順親王妃生了一雙兒女,十五歲的明霞郡主,是她的親骨肉。

她平日對明霞郡主還算疼愛,今日用上了家法……

「去褚玉院看看。」

哪知今日王爺的反應卻有些不同。

褚玉院,順親王妃氣得渾身發顫。

幾名侍女嬤嬤候在一旁,一個十一二歲大小的俊秀男孩子在旁吃着糕點,幸災樂禍看着跪在地上明霞郡主。

順親王妃手中拿着一根足有拇指粗細的家法杖,一下又一下,邊打邊罵。

「我讓你去毓秀院,是讓你去學三從四德的,你倒好,跟我說什麼一夫一妻,誰告訴你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說,是誰教唆你的?」

明霞郡主的身上已經多了一道道血痕,她低垂著頭,不做聲,眼淚不斷滑落。

「你不說是吧,你不說我也知道是誰。一定是按個鳳白泠,我聽人說了,你在毓秀院時,和鳳白泠說說笑笑的。氣死我了,其他郡主太子妃皇子你不去認識,你偏和鳳白泠摻和在一起。我打死你個死丫頭,就當我沒生過你。」

「五小姐,你倒是快認錯啊。」

旁邊,幾名侍女見明霞郡主搖搖欲墜,顯然是支撐不住了,都擔憂不已。

「娘,我不嫁。沒有人教我,七皇子根本不喜歡我。孩兒不想和娘一樣,抱憾終生,守着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明霞郡主渾身痛楚,雙眼紅腫,可她一口咬定不嫁給東方離。

順親王妃氣得就要再打。

「不想嫁不嫁就是了。」

冰冷冷的聲音,硬生生讓順親王妃的手頓在了半空中。「羅府的大夫不是中意小姐嗎?如果小姐肯說幾句好聽的,還怕他不聽小姐的話?」如書忙說道。

「你啊!真不知道,哪裡學的一肚子壞心眼!」安茹嬌嗔道。

「奴婢也是一心替小姐著想。」如書表忠心道。

安茹在去看望羅夫人的時候,一臉驚喜激動,「茹娘聽說夫人是有身孕了。」

《農家嬌娘》第482章危險的預兆 匆忙地掛斷了電話,計信岩突然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臉色從剛剛的慌亂變成了勝券在握,計信岩冷眼看着肥膩的王總,不過語氣還是有些急促。

「王總,我這邊已經得到了新型的線索,請您能否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一定會給公司帶來龐大的利潤,而且還會一舉把我的這些資料都給抹殺掉。」

王總不太相信,「是嗎?你當真能發明出來嗎?」

「當然了,可不要小看我。我向來就跟他莫丞州不對路,我來你的公司也就是為了對付莫丞州!而且剛才我的眼線告訴我了,他已經發現了莫丞州的一切計劃。我這邊已經掌握好了,希望你讓股東們再給我一次機會。」

剛剛就說了不要忘記他是怎麼進來了,現在王總自然只能順着計信岩往下說。

「行,我給你這次機會你一定要把握好,不然的話我只有裁員了。」

隨後王總便離開了這邊,計信岩從沙發上站起來,來到了研究室。

他把最新的郵件給打開給員工看了一眼說,「這個新型的系統我需要你們在半個月之內給我研發出來,要在下個月之前給我發佈上去,你們聽懂了嗎?」

工作員看着郵件中的這個通訊新型系統,不由得有些詫異說:「這個這麼難,你讓我們再半個月之內研究出來,有些不太可能啊。」

「突破自己的底線,我給你們加職加薪。」

一句加職加薪,讓眾人都亢奮起來,開始了沒日沒夜的系統開發。

只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完全開發新系統是不可能的,計信岩也知道這些人是什麼貨色,所以給了一個方向——

把原先公司在用的系統升級,然後做成移動端和pc端都能適配的系統,開始進攻移動端的市場。

在短短的半個月內,計信岩的這款產品終於上市了!

瞬間就把聖元集團以前的黑料給掩蓋了過去,電腦上鋪天蓋地的都是這款系統帶來的震驚。

Prev Post
眾人頓時愣住了,目光投向了李二。
Next Post
「聽清楚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