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潘塞也不知道。

但謝霖對聖水非常有信心,哪怕它是沖淡了的,但斯潘塞親手製造的聖水威力應該更強。

「明天早上,你就會看到效果了。」她說。

然後她聽到觀望的胖友們之中有人在說:「果然是毒-品。」

啊,她真的很想笑。

一切就如她預料的那樣。第二天一大早,胖鮑伯就跑來狂敲斯潘塞的門。因為並不是第二天才起效,他回家以後就發現自己瘦了二十磅!所以他就直接驅車跑來找斯潘塞了,他激動不已:「我居然能穿上我小學時的褲子了!!!」

狂喜的胖鮑伯已經決定信仰上帝,並將他的新照片發在了臉書,狂發了一百多張。

然後其他的胖友們有人報了警,有人去教堂喝了聖水。然後斯潘塞和胖鮑們都說必須喝斯潘塞製作的聖水才有用。

於是警察來找斯潘塞了,並將他帶到了警察局,因為他們懷疑他制-毒和販-毒。

其他教區的神職者們也認為斯潘塞欺騙他們的教眾,跑到警察局準備控告斯潘塞。然後斯潘塞教區的神父跑過去跟他們打了起來,一群神父在警察局干仗,這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最後斯潘塞被放出來了,因為查實那聖水確實只是水而已。

謝霖請的律師。

她帶着斯潘塞走出警察局時,斯潘塞說:「你告訴過我會非常困難,我現在終於明白你說的意思了。」

謝霖:「……其實我指的困難不是這種。」

※※※※※※※※※※※※※※※※※※※※

晚安^^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傾平貂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f、22050379、看小說要節制、宇真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潔100瓶;喜歡吃肉65瓶;ddmm3540瓶;白天黑夜30瓶;umbrella、猴砸20瓶;饅頭18瓶;沈姝白16瓶;忑忑15瓶;MiuMiu、碧城、Railiya、仲昆、滾滾可愛、望城、lisara、妖孽貓子、亂墨灑青荷、小胖、丫zxc10瓶;揚帆遠航、知了蟬、山抹微雲、雲淺、四方茉莉、木123、藍色究極體5瓶;枕草子、當時年少3瓶;好吃的鹹魚餅、鹿飲溪、牆壁眼睛膝蓋、林小兔、快樂阿澤2瓶;18975154、荷葉下的游魚、面面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姣珠剛走沒多久,霜兒就找到我說:「三哥這麼快就練完了?」

「嗯!早啊!霜兒!」

「嗯!早!」

霜兒點頭回應一聲說:「要吃點東西嗎?」

「現在還不想吃!過來坐!」

霜兒走到我前邊,從納戒里拿出一個茶壺和茶杯,倒了一杯茶給我說:

「三哥!喝茶!」

「謝謝!」

我接過茶杯后霜兒就坐下來陪我聊天,期間霜兒問我關於穎兒的事,一開始我還有些想避開這個話題,但聽霜兒很理智的和我說了她的想法后,我對她說到:

「這個看情況吧!如果她無法理解我的意思,那我們就只能離開這裏,時間久了她自然會放下的!她現在似乎是忘了自己之前的承諾,而我的承諾也只是答應她我會回來,要是她有什麼多餘的想法,我只能對她說聲抱歉后離開,只能如此!」

霜兒有些擔憂說到:「這樣會不會對她太殘忍了?看的出穎兒姑娘對你還是挺在意的,不然昨天也不會悄悄離開!何況她還是個孩子!」

「不要有這種想法!正因為她還是孩子,我作為成年人就更應該清醒一點,不能一時心軟就讓她為了愛情而不顧一切,她這個年紀最容易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起碼退一步來說,不能讓她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霜兒突然來一句說:「你是覺得她年紀小吧?」

我愣了一下回答到:「也可以這麼說吧!我好歹是個講原則的人,這裏的觀念十五歲就可以嫁人,但我那邊的觀念可不同,女孩起碼要到二十歲才可以領結婚證!」

「什麼證?你那邊結婚還要領證嗎?」

見霜兒好奇的看着我,我點頭說到:「對!在我們那邊婚姻是國家承認的一夫一妻制,只要你和我去民政局註冊登記后,他們就會給你和我發一個紅色的小本本,那就是作為我們合法夫妻的證明!」

「哦~」

霜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到:「那霜兒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啥當講不當講的?你有什麼想法就說唄!我應該抗的住!」

霜兒再次確認說:「那霜兒說了三哥可別不高興啊!」

「不會!」

霜兒問我說:「三哥之前對霜兒承諾說只陪着霜兒一個人,是因為怕觸犯了你們那邊的律法嗎?還是……?」

此時我真想先給她一個腦瓜子,然後對她說不要問這種弱智的問題!但我知道當一個人眼裏全是你的時候,她就不會太多的去想其他複雜的事!

「傻瓜!你聽說過一句話嗎?」

「什麼話?」

霜兒說完嘟著小嘴看着我,我回答說:「天高皇帝遠!意思就是在這裏那邊的法律怎麼可能管到我?所以我承諾只娶你一人,不是因為怕觸犯律法,而是我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你知道這是為什麼?」

霜兒說:「是因為三哥以後要離開嗎?」

「不是!你這想法又繞回來了!我不是因為以後要離開,所以才選擇你!當然選擇你肯定是因為喜歡你,但之所以承諾弱水三千隻娶你一人,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希望你也同樣對我,我只屬於你,你也只屬於我,明白我的意思嗎?」

霜兒搖搖頭說:「不是很明白,但霜兒心裏只有三哥一人啊!三哥為什麼覺得霜兒會有異心呢?」

「不是不是!霜兒!我不是這個意思,霜兒的心意我自然懂,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想得道什麼就應該付出同樣的代價,而不是一味的去索取!就比如說有的人,想要別人對他一心一意,自己卻娶了三妻四妾,這種人純屬扯淡!」

霜兒激動的握住我的手說:「嗯!霜兒似乎聽明白三哥說的意思了,霜兒也是這覺得的,萬物生長自有他的道理,憑什麼自己就可以什麼都不想付出就去索取呢?所以霜兒真的~真的→真的↗很慶幸能喜歡上三哥,霜兒覺得哪怕這輩子無法成仙,也要做三哥的妻子!霜兒一直就是這麼想的!」

「我也是!霜兒……」

「嗯呵~」

我剛喊霜兒就聽到一聲稚嫩的咳嗽聲,隨後對我們說到:

「師父!師娘!早!」

霜兒轉頭看到背着小挎包的小詞連忙鬆開我的手說到:

「早……早啊!小詞!來!過來師娘這邊,讓師娘看看有沒有長高了一些!」

小詞站在原地不動就那麼看着她,霜兒越發顯得尷尬,問題是霜兒和小詞昨天才認識,不可能對她如此親密,最後霜兒的手和眼神都覺得無處安放,開始我有些慌了!於是我對霜兒說到:

「一個小孩子而已!至於這麼緊張嗎?」

說完我又不對小詞說到:「你什麼時候來的?」

小詞雙手護在胸前,自我陶醉般說到:「就在師父你說只屬於我,只屬於你的時候!」

我此時是這樣的:-_-||!

霜兒見狀對我說到:「三哥你難道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我有些不解,然後小詞走到我們身邊告訴我說:

「不用瞞了!我的身份早被師娘看穿了!」

隨後小詞把挎包(裏面是學慣用的文房四寶)放石桌上對霜兒說:

「師娘!我的身份只有師父和修士知道,你可千萬別告訴其他普通人,特別是我爹和我娘,我怕他們接受不了!但我又想幫他們!」

霜兒點頭說:「師娘知道!所以你才拜三哥為師的是吧!」

小詞點頭回應霜兒,霜兒接着說到:「你也可以放心,其他修士也不會說的,這涉及到天機,除非某個修士不想成仙,不然是不會把你的身份跟普通人提及的!」

小詞明白以後,就開始做她自己給自己安排的作業,說是起碼也得應付一下,不然什麼都不學就會的話,難免有些說不過去!本來她是想讓我幫忙出題給她的,但我拒絕了!原因當然是因為麻煩咯!再說她自己弄反而更好,隨時隨地都可以,甚至可以事先做好以後,來我身邊呆一會兒,然後拿回去給她的父母看就行,其實慕容詩雅和李斌賢對她一點要求都沒有,唯一想讓她學的就是女紅,對知識這方面只要求她能看懂就行!

過去在這裏的那幾個月期間,白天有時間我就帶着小詞這樣混日子,晚上她和她母親回去后,我又教院子裏的人學算術,日子也算過得自在,就是這賬目只出不進着實讓人心疼!也不知道這又過了一個月,錢方孔把酒樓裝修好了沒?弄好了之後就必須開始着手營業才行,不然這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我在的話還可以去搜集一些奇珍異寶換錢補上,我走了以後呢?所以剩下的日子裏,必須把酒樓順順利利的經營下去才行,不然那麼多錢白花了!

這麼想着子虛也找我問昨天的事說到:「東家?可否告知了?」

「你還真是心急啊!霜兒!」

霜兒看着我點了一下頭就對他說到:「十天後就是個不錯的日子!你可以着手去準備了!」

子虛高興的拜謝我和霜兒說到:「好的!我這就去……哎?這樣真的可以嗎?院裏還有那麼多活去做,我卻只忙着自己的婚事!」

霜兒點頭示意可以,我也對他說到:「可以!不過只限這十天,誰讓你管不住自己提前把蜜月過了!等完婚以後就回歸正常知道嗎?」

子虛激動的再次拜謝說:「知道了!謝東家!那我就不打擾您們,我先走了!」

見他還沒轉身我起來走到他身邊說:「錢不夠就跟我說,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以後發了月錢再慢慢還我就行,別委屈了想和你一起過日子的好姑娘!這結婚是頭等大事馬虎不得,不然會後悔一輩子的!」

子虛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表示有困難一定會找我,我這時突然想到一件事,就安排他說到:

「哦!這個你拿去(十兩銀子),什麼時候有空幫我整些木板和木匠的工具回來!」

子虛接過銀子問我說:「東家要弄這些做什麼?院子裏的倉庫不就有嗎?」

我一聽把他手裏的銀子搶回來說到:「你不早說!」

子虛顯得很無奈,隨後又說到:「不過那些東西存放時間太久了,很多東西都可能用不了了!」

「手拉鋸子還能用嗎?有沒有薄一些的木板?哦!我還要鐵釘,有鐵釘嗎?有的話還能不能用?」

子虛想了想回答我說:「手拉鋸好像前幾天被子朔弄壞不能用了,薄一些的木板倒是有,而且很多,鐵釘的話?好多都生鏽了!」

聽完我又把銀子給他說:「那你幫我去弄把鋸子回來我要用!鐵釘就將就著用吧!就這樣了!」

子虛問我要做什麼?他表示可以幫我去做,我只是讓他把我想要的東西弄回來,並沒有告訴他我想幹什麼!他也就沒有繼續追問,拿着銀子就走了,還向我保證說午飯之前就能弄回來!

子虛走後小詞對我說:「你心可真大,作為這個大宅院的主人,竟然自己倉庫有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我信得過他們,他們都是一群苦命的人,我想這種時候他們更多的應該是感恩,而不是搬石頭去砸自己的腳!」

其實是我壓根沒有那心思去看,這裏的各種事物都是交給穎兒和姣珠打理的,我才懶得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呢!

小詞沒再說什麼,隨後霜兒問我說:「三哥要這些做什麼?」

「給蜜蜂做房子啊!」

霜兒激動的說到:「三哥真打算養蜜蜂啊?」

「那還用說嗎?等做好了!過幾天我們就進山一趟,把它放在山裏!然後在過幾天去看看有沒有蜜蜂入住,入住的就把它搬回來,沒有的就繼續留在山裏就行了!」

霜兒點了點頭,小詞卻對我說:「你們要進山?帶我一起去好嗎?」

我看着她果斷搖了搖頭! 輕描淡寫的說完這一切后,千仞雪問道:

「我拍賣所得的東西呢,該給我了吧?」

星河便將形意拳的秘籍從指尖星戒取出,抬手遞了過去。

等千仞雪將形意秘籍收好后,星河問道:

Prev Post
「聽清楚了!」
Next Post
而且越來越密集,直至纏滿整把黑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