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越來越密集,直至纏滿整把黑刀。

黑刀逐漸停止旋轉。

蘇陌反手緊緊握住,手臂青筋暴起,不斷顫抖。

雷電的力量實在太過可怕,黑刀差點脫手而出。

「滋~滋」的響聲牽動著他的耳膜。

蘇陌微微一笑。

技能融合,成功!

【武器:黑羽】

【已融合雷電之力】

【技能:黑羽一閃】

【已升級為雷鳴一閃】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蘇陌裝逼的時候。

兩根銀線爭先恐後地從蘇陌背後襲來。

蘇陌早已有所感知,不慌不忙,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個圓鼓鼓,拳頭大小的東西。

阿林本來還在暗中觀察呢,見到蘇陌掏出來的東西,差點手一滑摔地上去。

卧槽,煙霧彈!

龜龜,這也太秀了。

阿林雖然是修武之人,平時不太擺弄槍械之類的東西。

但好歹他也是特殊行動部隊的武術總教官。

煙霧彈這玩意,他自然是認得的,甚至一眼就認了出來。

只是……這畫風,怎麼看怎麼彆扭。

「嘭!」

煙霧彈如蓮花般綻放開來。

煙霧纏繞間。

蘇陌嘴角升起一道弧度,一躍而起,避開了銀線。

空中,依然在煙霧彈的範圍內。

蘇陌身子前傾,將黑羽擺至某個方向。

左手按住右手。

腳踏微風。

「雷鳴一閃!」

滋——

電光所過之處,空氣炸裂開來。

僅僅一秒鐘的時間。

宋子峰的心臟就被貫穿。

它一臉驚恐地看著身前面無表情的蘇陌,身軀微微顫抖,用麻痹的雙手握住了黑羽。

可,不管它怎麼用力,就是拔不出來。

宋子峰「哇啦」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黑羽經過夜魔血液的洗禮。

微微吟動,愈發異常興奮起來。 方慧說的東叔,是許建功的發小。

跟許建功一起長大,倆人的家庭情況差不多,從小就互相攀比。

不過,每次都是許建功輸。

不管是家世還是自身條件,許建功都被東叔壓下去。

最關鍵的是,許建功當初在學校談的女朋友,都被東叔撬走了。

許建功對這個東叔,其實一直是憤恨至極。

今晚這聚餐,如果換做往日,許建功根本不會去參加。

這不現在許家發達了,許建功就專門跑去,想要在東叔面前炫耀一番,把東叔壓下去。

誰知道東叔家的情況,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東叔的女兒,嫁給了一個有錢人,家裏的企業,比許氏葯業還要值錢。

而且,他們住在廣陽市另一個高端別墅區,比盛世公館還要高檔一些。

他這次回來,就是故意在老朋友們面前炫耀的。

許建功原本用來炫耀的東西,全部被東叔壓下去了。

他實在氣不過,就直接嚷嚷,說自己在望江園有套房子。

這一下,的確是把東叔給壓下去了。

但是,那群老朋友也被震撼到了,紛紛要許建功帶他們去望江園走一趟。

畢竟,能進望江園走一趟,也是身份的象徵。

這些人活了一輩子,大部分都只是聽說過,卻從未進去過,都想趁著這個機會進去見識見識。

這麼一來,許建功等於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聽完這具體情況,許冬雪也是一臉無語。

「爸,你跟人家吹什麼啊?」

「咱哪有什麼望江園的房子?」

許建功一臉憤怒:「那我能怎麼辦?」

「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老東西,一輩子都看不起我。」

「這一次,他女兒嫁得好,那尾巴都翹上天了。」

「我……我實在氣不過啊!」

方慧怒道:「你倒是過了嘴癮,可現在怎麼辦?」

「明天找不來望江園的房子,咱這臉可就丟到家了!」

許建功面色尷尬,想了一會兒,低聲道:「要不,去找找林漠?」

「林漠本事很大,認識那些人,也都挺有本事的。」

「找套望江園的房子,肯定沒問題吧?」

方慧嘆了口氣:「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哎,我哪有臉上去找他啊?」

「這簍子你捅出來的,你去找他談!」

許建功也是面色尷尬,想起之前對林漠的種種,他也沒臉去找林漠啊。

「雪兒,要不……要不你去跟你姐說一下?」

許建功低聲道。

許冬雪一臉不滿,嘟嘟囔囔地出門了。

黃良就在門外,見她出來,連忙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聽完,黃良眼睛頓時一亮。

「雪兒,這事幹嘛去找林漠啊?」

「我前段時間做工程的時候,認識一哥們,在望江園當保安隊長。」

「明天我跟他說一下,進望江園,肯定沒問題!」

許冬雪頓時來了精神:「真的?」

黃良點頭:「當然是真的了,我還能騙你嗎?」

許冬雪撓了撓頭:「可是,到時候人家要去咱家的話……」

黃良笑了:「望江園裏面,那麼多沒裝修的別墅。」

「到時候,我讓那哥們幫忙掩護一下,咱找一套沒裝修的,進去就說那是咱家剛買的,還沒來得及裝修,這不就成了?」

「雪兒,我給你說,這可是個機會啊。」

「爸媽現在對咱倆意見不小,這事咱倆要是辦成了,爸媽肯定對咱倆刮目相看啊!」 在魏陶終於把小漫漫鬨笑了,願意跟余卿卿手拉手的時候,房間的門鈴響起。

「姐姐,休息的差不多,我們去找好吃的吧?你們有什麼特別推薦嗎?」拿着P市的旅遊地圖,揚著甜甜笑容的男孩子站在門口。

「嗯,休息得差不多了,就帶我們溪坤去嘗嘗P市有名的菜肴吧。」回頭看向逗漫漫玩的余卿卿,「漫漫餓不餓?」

「漫漫鵝~」正坐在沙發上跟余卿卿看童話書的漫漫拍著自己的小肚子,回頭奶聲奶氣地說。

幾個大人被小漫漫的萌態逗得哈哈大笑,小奶娃啥也不懂,看見他們笑,也笑得甜的不得了。

幾個人簡單收拾了一下,出了酒店就上了一輛計程車。

余卿卿和魏陶商量著去哪兒吃,結果說來說去,還是回到了老地方。

一家在P市很老卻很有名的蒼蠅館子。雖然店裏賣的不是什麼高檔食品,但卻是P市特有的菜式。

這家店離W大很近,步行十多分鐘就能走到W大的前校區。

蒼蠅館子,顧名思義,就是個如蒼蠅那麼小而不起眼的地方。

窄小的鋪面,幾張不大的桌椅,卻是難得的沒有一般小館子那麼髒亂差。

這一點,是源於這家小店上一代老闆。

Prev Post
斯潘塞也不知道。
Next Post
這還是,秦天不想當著蘇酥的面殺人。否則,此刻的黑虎,掉的就不是一隻手,而是整顆頭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