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秦天不想當著蘇酥的面殺人。否則,此刻的黑虎,掉的就不是一隻手,而是整顆頭顱。

秦天隨腳一踩,地上的槍成為了一片鐵餅。

他冷冷的道:「槍乃國之重器,豈容你這樣的小丑耀武揚威!」

說完,轉身就要走回來。

突然的變故,讓全場的人都驚了。 「如意安魂鈴……」

新洞府內,葉瀟看著手中散著青光的一物,眼中異彩連連。

這是風沐長老贈予他的一件寶物,是一個小鈴鐺,表面篆刻著如意樣式的青色琉璃質花紋,具有固守心魂的奇效。

輕輕晃動鈴鐺,響起清澈空靈的聲音,好似有人在輕聲頌唱著什麼,很容易讓人的心緒平緩下來。

「看樣子的確是一件不得了的寶貝呢。」

葉瀟心裡歡喜,尤其是這上面的花紋,帶給他一股非比尋常的韻味。他畢竟從未見過如意,從鈴鐺里傳遞出的一道訊息才讓他知道這一條條溝壑構成的花紋呈現出的是如意形狀。

此寶的催動之法也是頗為奇妙,需以心識之力運轉鈴鐺所自帶的一道口訣,口訣並不晦澀難懂,葉瀟當即嘗試起來,透明如薄紗的心識念力游弋,漸漸將鈴鐺上的條紋溝壑填滿,隨後,鈴鐺便如煙霧般消散,化作青色的霧氣,順著心識之力鑽入葉瀟眉心。

回過神來沉心內觀,心識之海上空,一滴滴靈魂之力所化的水珠匯聚,如意安魂鈴悄然顯化,葉瀟心念一動,如意安魂鈴頓時飛向心識之海上空那朦朧的月影中,融入其中,與月影重疊在一起,使這月,頓時散發出柔和的青光,白與青交融,空靈澄凈。

「這種手段,還真是聞所未聞!」

漸漸有所明悟的葉瀟目中亮起精光,他發現隨時隨地,心念微動,便可藉助心識之力將如意安魂鈴顯化出來,神出鬼沒,得心應手。葉瀟也參不透其中奧妙,他所知曉的其他寶物可做不到這般,或許,就是和鈴鐺上的花紋所蘊含的特殊神韻有關。

有如此寶貝,葉瀟自然喜不自禁,如今心識之海中有著白犀殘魂與如意安魂鈴坐鎮,一般的心識攻擊自然可輕易抵擋下來,即將的玄冰谷一行,底氣也就更足了些。

除此之外,還有一事,他還想在出發之前完成。

有關玄冰谷的一些資料他也留意了下,感觸最深的,自然是那不分晝夜的風和百年不散的冷,據說在玄冰谷的某些險地,那股寒冷可直接穿透護身元罡,侵襲五臟六腑,實力弱者進去,一個不慎就可能會被凍成冰雕,繼而被凜冽的寒風颳得稀碎。

不過葉瀟的陽熹力量畢竟不弱,再加上狐火和赤金蛇靈護身,也算有了進去闖蕩的資本。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葉瀟還需對蟒炎雀火進行進一步的培育。

暫時他還沒有攝取其他火靈的打算,在陽熹中一直孕養到現在,蟒炎雀火的力量也在成長中。由於知道了之前蟒炎雀火傳遞出異動的原因,葉瀟也是有所準備,給予它們不少蘊含著豐厚陽炎力量的靈材,簡單而言,就是給其飼餵大量的食物。

或許是因為葉瀟陽熹中充斥著朝陽之火的關係,蟒炎雀火對於成長表現出非同一般的渴望,陽熹中的火炎之力已無法完全滿足它們,它們渴望著更強大的力量,一些能給它們帶來成長養分的東西會讓其產生躁動。

因為鬼息靈術的存在,葉瀟已基本解決這個問題,如今只需等二者充分將能量吸收完畢,協同自己完成百鬼葬魂經中記載的某種術法即可。

由攝靈詭術攝取而來的鬼之靈也具有不同的屬性,發揮鬼之靈力量的一個主要方向,便是著眼於其本身的屬性,將其發揚光大。百鬼葬魂經中所記載的,便有不少以鬼之靈的炎屬性而創造出的術法。

學會這些術法,毫無疑問能讓葉瀟更加有把握應付玄冰谷的惡劣環境。

一些術法靈活多變,不拘泥於形式,可根據自身的情況加以改變完善,這正是百鬼葬魂經的亮眼之處,也就是說,之前葉瀟自己摸索施展出的那些術法,也無需完全捨棄,繼續改善和百鬼葬魂經中的某些術法結合,便可誕生最適合自己的術法。

葉瀟苦思冥想,用心感悟,時而出手印證,狐火和赤金蛇靈在吸收了充足的能量后變得愈加靈動,色彩也更加明艷。

洞府內,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布局,銀霜九瓣蘭也移植了過來,讓空氣中瀰漫的芬芳靈氣源源不斷。這條件,比之前的洞府要好上太多。

葉瀟在不知疲倦地修行著,洞府外,一貓一蛇也處於修行的狀態中,由於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和這兩個小傢伙結伴一同出遊,因此即將的玄冰谷之行葉瀟也準備將它們帶上。

阿瞳本性屬陰寒,在其刻意散出的力量的影響下,水潭結上了一層薄冰。阿瞳蜿蜒在角落,看上去似是在酣眠,實際上這是它獨特的修行方式,在睡眠中感悟與葉瀟心識締結在一起的巫醫之道,而環境中散布的寒氣,則外在刺激著它的軀體。細細感應過去,可以察覺到寒流隨著其呼吸產生的微弱變化,一身的雪白鱗片,也一點點地在冰層上凝結顯化。

而小黑球,則是端坐在水潭中心的那一株荷葉上,該區域並未被凍結。一滴滴水珠從水面緩緩浮出,彙集在小黑球頭頂,形成了一道道拱形水環將小黑球圍在其中。仔細看去,每一滴水珠都在輕微顫動著,形成了一種特殊的節律,從此端升起,又從彼端落入水裡,似乎有特殊的神韻蘊含在其中。小黑球的發色漸漸朝著青灰轉變,直到後來變為靛青,毛髮上也開始氤氳起絲絲縷縷的水霧,在這半球形的空間內緩緩蠕動,游弋旋轉,時不時地凝結出一滴青色水液落在小黑球頭頂,被其一點點吸收。

泉淵化溟術,作為一門玄而又玄的修鍊術法,葉瀟也從未聽聞。不過此術的確讓小黑球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蛻變,不知將此術傳授給小黑球的傢伙,又有著怎樣的意圖。

七沐宗的水,很深,很深。

秋沐山主峰,乃是風沐長老居住之地,亦是其講道之處。除此之外,山中還有其他的特殊區域,都是可提升修為的好地方,為秋沐山上的弟子所獨享。其餘四峰同樣也是如此,偌大的七沐宗,這五峰才算是真正的核心,也是為何會有無數弟子想要拜入五峰內的原因。

這五峰實際上靠的很近,可以說是緊挨著彼此,被五峰環繞在中心的那一小塊區域,乃是一片樹林。而在樹林深處,有一條泉溪終年不斷緩緩流淌,它,便是流沐河的源頭所在。

小溪是從地下湧出,而地面之上,生長著一株通天的青藤,葉片繁茂,無須倚靠任何外物拔地而起,沒入雲霄。不過事實上,這並非是真正的植物生命,倒不如說是由地底的源泉顯化而出的異象,整株青藤皆是由幽青的泉水匯聚而成,連接著天和地,彷彿是將大地的精華和蒼穹的靈氣都攝取而來,注入奔涌的流沐河中。

這株青藤的最大奇異之處,在於其每隔一段的枝葉上都會盛開一株碧綠的花蕊,與碧波水靈的模樣極其相似,在花蕊中,都含有一門玄奧術法,甚至可以算是七沐宗的不傳之秘。唯有拜入了這五峰內的弟子,才有資格來此參悟。

龐大青藤的葉片上,每時每刻都會見到有人盤腿而坐,靜心參悟。參悟的機會來之不易,並非隨心所欲,具體的規則條件,仍然與各自修鍊的成果和表現有關,不過對於新晉弟子,都會免費贈予三次參悟機會。

眼下,除去葉瀟之外,其餘四人都聚集在此,分別端坐在離地面最近的那一株花蕊附近。他們皆是慕名而來,不過由於葉瀟有其他事迫在眉睫,只好暫時擱置。

駱小敏雙目緊閉,她早早便在鳴鸞長老的指示下來到此處,對於這朵花蕊中蘊含的術法感觸最深。

步霄雲也盤腿坐在一片青藤葉上,他似乎略有所悟,正在動手嘗試著什麼。閑暇之餘,他忽而瞥向不遠處的葛長風,望著其散發著冷意的背影,不知在思量著什麼,最終還是同樣閉上了眼。

回看葉瀟,這盤腿一坐又是接連數日,這一天他終於走出洞府,修鍊有所得,讓他很是歡欣鼓舞。

來到外面,已是星斗漫天,修鍊之時的確感不到時間的流逝,在見到一貓一蛇擺出的修鍊的陣勢時,他不禁有些驚愕。

冰面上密布著如蛇鱗一般的條紋,阿瞳已然化作了一座冰雕,小黑球則是全身籠罩在一顆青色的水球中,被荷葉托在水面。說實話,這是葉瀟第一次真切看到小黑球修鍊時的場景,在震撼的同時,也很欣慰小黑球已經成長起來,能更好地陪伴在自己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整個水潭都散布著涌動的寒流,這股波動,正和寒漣冰域極其相似。不錯,阿瞳修鍊至今得到的能力之一,便是構建出這樣一個類似於寒漣冰域的空間範圍,它與寒漣冰域之間的聯繫,尤為緊密。

「主人!」

感受到葉瀟的氣息,阿瞳體表覆蓋的冰層一震,一躍而起落在了葉瀟肩頭。

「有水汽的冰寒環境可以輔助青漓修鍊,所以一般我倆都是一起結伴修行!」阿瞳傳達出一道念頭。

葉瀟點點頭,寵溺地摸了摸阿瞳的小腦袋,隨即看向小黑球,感覺後者也即將蘇醒過來。包裹著小黑球的青色水球開始緩緩變淡,相反地,小黑球毛髮的色澤則是緩緩加深,直到水球散作水珠落回水潭,小黑球倏而睜開了眼,眼瞳,是凌厲的青金之色。

見小黑球仍舊坐在荷葉上一動不動,葉瀟忍不住呼喚一聲。

小黑球耳朵頓時一豎,跳了出來,嚷嚷道:「都說了叫我青漓!」

聞言,葉瀟嘴角一抽,無奈道:「好吧,畢竟現在的你,哪有曾經小黑球的模樣……」

青漓伸了個懶腰,將身上的水汽抖落,同時毛髮的顏色也開始恢復正常,不過已經不再是原先的黝黑顏色。

「我剛剛又嘗試了一下,瓶頸依舊難以突破,只能靠你了。」青漓看著葉瀟,緩緩眨了兩下眼睛。

「那接下來你可就得好好協助我了……」 周雨薇也是好玩,叫上所有孩子一起動手,大人們還要幹活,沒時間陪她玩兒,

周雨薇要是不來部落,孩子們也要去跟著幹活兒的。

先把各種不同土壤拍碎,越細膩約好,孩子們各顯身手,用不同工具,燒壞的磚頭,石頭,木棍,一通砰砰亂拍。

在找來篩子,把土壤過篩,去掉雜質,把不同土按照比例摻和起來,和成泥團,

然後使勁在乾淨石板上揉搓,摔,增加韌性,孩子們也跟著她做。

再用泥團做出碗,盤子,水杯,盆子,各種日常用品,

孩子們充分發揮想象力,做什麼的都有,有的做成吃的,有的做成武器,大點孩子都學周雨薇做成碗和盆子,水杯。

沒點功夫還真做不好,別看電視里人家制陶工人隨便一轉就是一個碗,一個瓶子,輪到自己可費勁,勉強做出來,把泥胎放在檯子上晒乾。

周雨薇記得還要上釉,要做釉藥,她也不記得都有什麼材料,手上也沒有現成,

自然界倒是有,可她不會提取,只能用食鹽加上小蘇打混合加水,給做好的泥胎塗抹一層試試。

用一小塊獸皮,沾上攪拌好的液體,均勻的塗抹在泥胎上,就算完工,成不成就是這樣了。

等幹了就可以放進窯里燒制,怕壓壞,特意交代燒窯的人,放最上面,下面還是放磚頭,她只想燒下試試,

成功了,真能燒出陶器,以後部落里的得人,可以自行研究出更好的陶器瓷器,她要是不做一次,他們根本沒有燒制陶器瓷器的概念。

不管怎麼樣,反正她和孩子們玩的很嗨。

交代周慧,等燒窯的時候,把這些泥胎放進去燒制,她就回去繼續修鍊了,

回去就發現自己的房子,有了變化,已經安裝上了門窗。

看到嶄新的門框,兩扇門上下都裝在門軸里,工匠還挺能幹,她就說個大概,人家就給做出來了,還能結實的給固定裝在牆上,力氣小點的人還撞不開,

當然褚石部落的人都大力士,這些門窗不過是遮風擋雨用,是擋不住人的。

都是人才啊,智慧越開發越高,以後他們會研究出更多的東西,讓大家的生活更舒適。

周雨薇笑著推門進去,回到自己床上,開始修鍊,自己要抓緊些時間。

周慧知道主人開始練功,就不需要吃飯,她只管晚上做好警戒就好。

天亮了,周雨薇收功睜開雙眼,感覺精神奕奕,渾身舒暢,修為又提高一點,手一揮施展一個除塵術,渾身變得乾淨整潔。

沖外面喊一聲,「周慧。」

「主人,我在。」周慧忙答應一聲,走進裡屋。

「你去把部落里事情都交代好,我要帶你回去了,今後都交給他們自己做就成,種植草藥也要明年開春,先讓他們適應下新的生活模式。」

「是,主人,」周慧馬上轉身出去安排事情,把手上工作交代下。

周雨薇收拾下房間,需要帶走的東西,裝進儲物袋,屋裡使用的東西都歸攏下收好,床上用被單罩上,防塵。

外面圍上好幾人,有桑一家,還有幾個部落里最厲害獵手,他們知道女神要走了,還要帶走周慧,特意過來告別的。

桑神色焦急的問道:「主人,你要把周慧也要帶走嗎?她走了我們怎麼辦?部落里好多事情還沒有完工。」

「桑,炎,羽你們都來了,別擔心,你們已經做的很好,下一步就是蓋房子,建城牆,開荒地,把城市建起來,你們自己肯定能做的很好的,

完成以後,你們就試著開始養家畜,你們真要能馴養好馬和牛,以後會成為拉貨代步的工具,牛還能用來耕田。

周慧還有她的工作,你們自己的城市,還要靠自己力量建立起來,等春天再讓周慧來教會你們種草藥。「

既然女神已經說了,要帶走周慧,炎畢竟是首領,不像他阿姆,沒有決斷,立馬攔住還要向女神請求的阿姆,

「請女神放心,我們肯定會按照您的交代建好城牆,繼續開墾荒地,為明年種植做準備,我在狩獵時,也會捕捉幼崽,帶回部落養殖。」

周雨薇點點頭,又叮囑桑,『你以後,還好好學習藥草的知識,爭取成為一個合格的醫生,能治療緩解部落里人們的病痛,管理上交給炎就好,不要事事操心。「

「是,主人。」桑壓下心底的不安,不敢在反抗主人的決定。

「我這次回去,要看情況,有事還會過來,沒有重要事情就要等開春再來,你們好好過日子,希望我下次來的時候,發現每個人都有變化,我教會你們文字和知識要好好學習。「

說完周雨薇讓周慧關機,把她放入儲物袋,

雖然這樣做讓部落里的人很驚訝,但是沒人開口問為什麼嗎?女神做的事肯定是很驚奇的。

炎一揮手,後面的族人提過很多,草編的袋子,

「女神,這些是我們為你準備的,都是昨天剛打回來獵物,已經收拾好,你帶回去吃,玉石應為忙,沒有找到多少。」

周雨薇笑著收了起來,「謝謝你,炎,玉石不用很多,每月找幾塊足夠我用的,真有需要,我還可以自己去玉山找,好了我要走了,諸位保重。’

所有人向她施禮送別,原先部落里的人可不懂這些,還是周慧來了之後,大家跟周慧學習,學會禮儀代表原始人開始走入文明。

「我們以後再見,桑,炎,羽,諸位,你們要好好的,再見啦。「

光門已經打開,周雨薇揮手和大家告別,踏進了界門,光門消失在眾人眼前。

回到出租房,馬上放出周慧,啟動系統。

周慧一睜開,就看到她回到第一次見到主人的房裡,非常小一個空間,很凌亂,最多就是書,

「周慧,我們到家了,這裡才是我的家,一個還沒進入星際文明的世界,比製造你的星際世界科技差了很多,

Prev Post
而且越來越密集,直至纏滿整把黑刀。
Next Post
秦淵有意在內部瓦解甄家,甄憐更是憑藉她的聰明才智知道不少甄家的事情,最終不過兩年時間,甄憐有了甄蘭初的名字,也親手將殺死了母親的甄家付之一炬。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