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給我亂戴高帽子,我懷疑你自然有懷疑你的理由,就憑你跟傳說中的林安並不相像,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麼解釋?」

姜旭有一種野獸般的直覺,從一開始他知道這個女人根本不是她表面看到的那般無害。

一番試探之下也證實了他的推測。

況且他說的也不是無的放矢,縱觀如今的狀況,這個女人有理由也有動機對陳珂出手,還是最終的受益者,他的懷疑也站得住腳。

他都已經想好了,如果能炸出什麼有用的信息最好,即便炸不出什麼有用的真材實料,大不了最後推到執法過激上面去。

他們執法隊是擁有一些特權的,雖然並不是如同他所說的能直接把人嘣了。

但是威脅恐嚇這種口頭上的事情,只要不留下證據,誰也不能拿他怎樣。

「解釋?我為什麼要解釋?況且,傳說中的我是什麼樣子?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就憑你道聽途說偏聽偏信就能定一個人的罪名?穿越者管理局的特派員權利是這般大的嗎?」

「你,牙尖嘴利。放心,我自然會找到證據的。」

「那就等你找到證據再到我面前嗶嗶,兔子急了還咬人,我並不是覺得自己是兔子,但是也自問不是軟柿子,要成為某些人情緒發泄的垃圾桶,任人敲打。」

「好了,安靜,都別吵吵,姜旭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也不嫌掉份。」

張筱忍著頭疼聽著兩人吵吵,卻沒收集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再看隊長越來越黑沉的臉色,最後不得不開口阻止。

「我覺得你們辦事有失公允,帶著嚴重的個人情緒色彩,所以已經打了舉報電話,並且剛才的對話全程錄音已經上傳。」

喜歡看戲是嗎?作壁上觀有什麼意思,下來親自參演啊!

雲溪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別人給她不痛快,她會當場就還回去。

「你……過分了啊!」

被強制拖下水的張筱等人,有些驚異的看著雲溪,從未想過她居然會來這樣一波騷操作。

更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看著軟軟嫩嫩毫無攻擊力的小丫頭不但如此牙尖嘴利,還有如此的心機。

好像,從見到這個丫頭開始,他們對她的印象就不停的被顛覆。

對她的戒備不由得又多了幾分。

「過分?你們一群人欺負我一個病患就不過分嗎?」

雲溪對他們的戒備視而不見。

此刻,一雙大眼明晃晃的寫著嘲諷,懷疑又能如何,關鍵是他們得有證據啊!

之前的一頓爭吵,讓她本來就不好的嗓子顯得愈發嘶啞,此刻火辣辣的疼,連吞咽口水都像是經歷酷刑一般。

如果可以,她一點都不想再開口。

可惜的是,那些人顯然並不會讓她如意。

那就正面懟吧!

「你哪裡來的電話?還有你怎麼知道舉報的號碼?」

一直安靜的李伊庚突然開口,並且犀利的直擊重點,指出了不正常的地方。

要知道他們出來執行任務,身上可都帶著屏蔽民用信號和干擾電子產品的設備,那麼,她的電話是怎麼打出去的?

還有她一個普通人怎麼會知道他們的舉報電話號碼?

「我又沒瞎,舉報的號碼不是一直貼在車廂上的嗎?難得這個號碼就是貼在上面好看的?」

雲溪一副你當我傻當我好騙的模樣,看的讓人恨的牙痒痒。

「好吧,這個問題過了,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哪裡來的電話是怎麼打出去的?」

覺得被雲溪的眼神盯著,自己的智商都掉線的李伊庚,忍著心底泛起的怪異問道。

他自然知道車你貼了監督舉報電話的,但是大多數都是擺設。

至少從他進管理局到現在,像林安這樣敢當著他們的面打舉報電話,還留有足夠的證據的還是第一個。

是該佩服她的勇氣可嘉,還是該讚歎這個女孩的狡詐聰慧?

他依舊沒想起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孩,但是很肯定的一點就是,他對她的熟悉感並不是她嘴裡說的今天中午。

「電話我一直都有的啊,你們又沒說沒收電話也沒說不能打電話?」

面對眾人犀利的視線一副審問的架勢,雲溪自然是將裝傻進行到底,反正有問題也是他們太過自信,太過信賴自己設備造成的。

「卧槽,是我們的設備全部失靈了。」

將雲溪手裡的電話沒收,看上面滿格的信號,再檢查了自身攜帶的設備,瘦高個的王富強差點跳起來。

「我就知道這個女人身上有問題,現在證實了吧!」

已經結下樑子的姜旭不放過任何落井下石往雲溪身上潑髒水的機會。

「呵呵,你們的設備壞了不是質量問題,而是我的問題?這是哪門子的道理?還是那句話,證據呢?」

哼,即便真的是因為她的原因,設備才壞了,雲溪也不會傻的去承認。

這是一個法制健全的世界,一句話,凡事要講究證據,你沒證據那就是誣陷,要付法律責任的。

「你別得意,我早晚會找到證據的。」

已經接到警告的姜旭仍舊不死心的對著雲溪叫嚷,回應他的是雲溪一個扯著嘴角的冷笑。

看他的表情如同看一個智障和神經病。

被一個普通人用這種眼神看著,本來就心緒難平的姜旭如何能忍,若不是李伊庚在他動了殺心的瞬間及時阻止,後果不堪設想。

慶幸磁浮車的速度夠快,就在混亂的功夫已經抵達了目的地。

沒人發現雲溪那低垂的眉眼間閃過的失望和釋然。

被人當犯人一般押解著從車上下來,雲溪並不覺得難堪。

直面波瀾壯闊的大海,以及那絢麗多彩的龐大的海底建築群,尤其是感應到那圍繞在建築群外層龐大的科技和魔幻相互組合的陣法,就連見多識廣的雲溪都忍不住驚嘆這裡的神奇。

當然了,此刻她腦袋裡最先想到的是自己小世界海底的那個被龍族們組建的那個建築群。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怎麼看都是自家的水晶龍宮環繞魔幻城堡的建築群更好。 這是一棵參天大樹。

王白水是這顆樹上的一根小樹枝,他要強行脫離的下場,只能是土地的養料。甚至打理這棵樹的人,也能將他剪掉。

無論脫離還是得罪,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一通電話,讓王白水清醒了許多。

清醒之後,王白水更是流出了冷汗。

……

溫氏集團。

總部。

溫永昌正聽著私人助理彙報著情況。

雖說是溫氏二代掌門人,但從來沒有人覺得是溫永昌繼承了溫氏集團,因為如今的溫氏集團可以說是溫永昌和他爸共同打拚到現在。

私人助理彙報的東西也很私人,都是溫衡的事情。

溫永昌自始都沒有說話,只是凝眉認真聽著。

談到了李泉、王白水等等,溫永昌表情都沒有變化,就像他兒子喜歡掛著玩味的表情一樣,溫永昌掛著的是認真。

直到提到了王文凱來找溫衡的時候,溫永昌眉頭微皺了一下。

「照片的事情以後就不要讓溫衡知道了。」

助理點了點頭,沒有人喜歡醜聞,特別是溫家這種大企業。

「那王家要不要?」

溫永昌搖了搖頭。

「已經算是到頭了。」

助理知道王文凱算是完了。

溫家不出手,也不會再有人出手幫他呢。

就在助理出門的剎那,電話響了。

看著顯示的名字,溫永昌臉上帶起了笑意。

能夠進入溫永昌通訊錄的人已經是非富即貴了,能夠讓他帶上笑意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電話另一頭,聽聲音,年紀不大。

「溫叔叔,我是謝言。」

一個能夠讓溫永昌露出笑容的晚輩,無外乎就兩種人,要麼他本人真的很有本事,要麼家裡人真的有能量。而對面的年輕人卻是兩者兼之。

溫永昌刁侃。

「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謝言倒是夠直接。

「有個事,想請溫叔叔你幫幫忙。」

聽到謝言要自己幫忙,溫永昌反而來了精神。

「你說吧。」

有的人,你讓他欠人情,可不容易。

「我有個朋友尚朝設計的老闆,叫李泉,最近遇到點麻煩,你看能不能幫幫忙。」

溫永昌眯了眯眼睛。

這個名字他剛剛才聽到,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他也明白謝言既然求到了這裡,不可能不知道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謝言怎麼認識這個李泉的。

但謝言的面子不能不給。

「好,我這就問問。」

掛掉電話。

謝言帶上減噪耳機,端起手中的步槍,瞄準了遠方的靶子。

Prev Post
沈甄緩緩道:“不知大人可否讓我看一眼這箱子裡的瓶子?”
Next Post
「他不是知道咱們逃課了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