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們有錯嗎?

他們沒有錯,他們只不過是一群無家可歸的可憐人,為了生存而已。

同樣的,半精靈也沒有錯,他們拒絕與玩家產生交集,也是為了生存。

在保衛瀑上鎮的那場戰役中,半精靈原本300多人的數量,最終存活的不到200人,整整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正是因為半年前那場慘烈的戰鬥,讓半精靈首領意識到一切禍亂的源頭就是他們玩家。

他認為,如果沒有玩家的出現,瀑上鎮仍舊會像以往一樣,安穩平和的發展下去,然後不斷聚攏那些遭受排斥的半精靈族人。

如今,雙方的理念雖然不同,但都是為了生存,同樣也都是為了守護瀑上鎮。

而索恩也是如此,他也是為了生存,也是為了守護瀑上鎮。

想清楚一切的索恩不再那麼魂不守舍,炯炯有神的雙眼也開始打量著周圍熟悉的一切。

瀑上鎮的上城區到處都是茂密的樹叢,導致這裏的空氣顯得很是清冷,四周還浮動着一抹淡淡的半透明霧氣。

婉轉的鳥鳴帶着清脆的尾聲從霧中飄來,各種小動物跳躍的身影也在枝頭時隱時現。

一切還是索恩熟悉的景色,雖然經歷了那麼多的波折,但這些都還沒有改變,當然也包括他隱藏在心底深處的初心。

「索恩大哥哥,你真的回來了,我的竹蜻蜓掛到樹上了,可以幫我拿下來嗎?」

一個半精靈小女孩從灌木叢中鑽出來,看到索恩眼中露出驚喜之色,隨後走到他身前,抬起天真的腦袋指著樹梢上的小玩具脆生生的道。

感受到那雙天真的綠色大眼睛,索恩朝她笑了笑,正準備吩咐盤旋在上方的凶暴鷹去取,卻發現掛在樹梢的竹蜻蜓被一股無形的魔力波動引導著,緩緩漂浮在半精靈小女孩的身前。

「下次注意點,這種玩具不能在樹林中玩耍。」安德麗娜走到小女孩身前摸了摸她淡藍色的頭髮,笑着說道。

「謝謝大姐姐。」小女孩興奮的將竹蜻蜓拿到手中,歪著小腦袋好奇的望了一眼安德麗娜隱藏在髮絲間的耳朵,又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尖耳朵,向她道了聲謝,再次扭身消失在茂密的灌木叢中。

「那個竹蜻蜓是你以前製作的嗎?」安德麗娜望着小女孩遠去的身影,帶着淡淡的笑意說道。

「小孩子的東西,我才沒那個閑工夫呢。」索恩直接否認道。

……

隨着瀑布奔騰的水流聲逐漸接近,索恩帶着安德麗娜終於來到了他闊別已久的小木屋。

小屋前不遠處那奔流不息的瀑布就像一柄柄寒光閃閃的利劍從千仞之上直插水底,激起的一團團白色水霧,像「火球術」爆炸后升起的硝煙。

升騰的水汽經過寒風的吹拂,揚起無數密集的水星,向著索恩迎面撲來,感受着清涼的點點氣息,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氣,頓時沉悶的內心感覺到莫名的舒暢。

「索恩,你回來了。」就當索恩將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瀑布時,一道柔弱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啾!」

盤旋在天空的凶暴鷹發出歡悅的長鳴,拍打着翅膀急速而下,向著聲音來源的方向落去。

「你怎麼出現在這裏?」望着從小木屋內走出的半精靈少女,索恩神色浮現一絲意外,隨後有些不解問道。 山裡人的所謂山貨,在他們自己而言,是聊以糊口的散碎點綴食物,是用來保暖的皮子,是與外界不太相同的生存物資。

但,對於外界的人而言,則就是稀罕物,是「山珍海味」中的二分之一,是一般人吃不到的尊貴。

這樣的東西,經過簡單的包裝,加上鞠子洲和徐青城兩人手中的秦王贈予的令牌的加持,很快便成為了江州縣城裡的緊俏物資。

當第一筆虎皮、熊皮、猛獸鞭物等貨物銷售出去之後,鞠子洲知道,山裡人的問題,大部分都已經解決。

於是下面便是具體的去了解他們的生活模式和實際需求。

鞠子洲將爭流安置在了巴郡郡守府中,隨後與徐青城帶齊了裝備,便隨著巴人獒一齊進入山中。

巴地,與蜀地相連,雖然具體地形有所差異,但是似乎,路途的情況是一致的,山路崎嶇難行,這一路上,鞠子洲等人遭遇了兩條毒蛇、五隻野狼。

幸而巴人們都已經意識到鞠子洲是個會給他們帶來好日子的貴人,派來迎接鞠子洲的人比較多,因此野狼只是站得遠遠的望了一會兒,便轉身鑽入山林。

到達獒這一支的巴人所聚集的地方的時候,天色昏瞑,有持火把的巴人前來迎接,人數極多,態度極恭,看得出是十分重視鞠子洲二人的。

甚至,族長按照習俗,先給鞠子洲磕了六個響頭,而後以額頭抵在他的鞋上,又叫四個濃妝艷抹,身上塗抹了肥油的女孩兒為鞠子洲和徐青城獻花。

據說這是他們表示敬意的法子。

鞠子洲並不喜歡,卻也沒有說什麼,而是慢慢打量起了這群巴人的居所。

山裡人居住的環境,比之山外人,要稍微惡劣一些。

他們沒有夯實土地,鋪設地基的習慣,而是以木柱、竹子晒乾,楔入泥土之中,在其上建造簡陋的房屋,房頂多是竹節一劈兩開,緊密排列,下以稻草、泥土糊上一層,防備雨水。

而向下,因為地板與地面之間的間隔用來蓄養一些家禽家畜。

一般巴人的房屋,是沒有多精巧堅固的,徐青城隨便在旁邊踢了一腳,房屋便嘎吱嘎吱地響。

到了族長的家,房子才高大闊氣起來,地板下面,雞鴨叫聲嘈雜,豬羊成群的。

鞠子洲略有些反胃。

「汪汪汪汪汪汪」犬吠不止。

族長家養的家犬嗅到了生人味道,警惕起來。

鞠子洲借故冷了臉:「誰人家養的不長眼的東西?」

那精壯的族長立刻道歉。

「貴人勿怪,這犬是我家養的,因是常年隨我狩獵,又與其他部族相鬥過,故此對於生人氣味……」

他姿態放得很低,因為鞠子洲給他做成了的那筆生意,給他、以及他的族人所帶來的利益實在大。

而想要繼續保有這樣的利益渠道,討好鞠子洲是根本避不開的。

「狩獵用的猛犬?」鞠子洲睨了他一眼,問道:「可能夠牽來叫我瞧瞧?」

族長立刻回答:「可以的!」

說著,便著即轉身向身旁的人揚了揚下巴。

同樣精壯的丈夫立刻會意,將狂吠的犬只牽了來鞠子洲面前。

這犬通體黝黑,一雙眼睛極大,銅鈴似的,瞪著鞠子洲,嘴巴里牙齒白森森,見了主人,不再吠叫,只「嗚嗚」的發出低聲。

鞠子洲仔仔細細地打量這條狗。

油光水滑,膘肥體壯。

看起來就吃的很好的樣子。

看起來就是很好吃的樣子。

鞠子洲問道:「你們巴人有殺家犬招待貴客的習慣吧?」

在場巴人俱都愣了一下。

那族長反應極快,只一愣神,立刻便點了點頭:「貴人原來是知道我們的習俗的!」

他說著,撫掌而笑,走到自己的猛犬面前。

大狗伸出舌頭舔了舔主人的手心。

主人沒有猶豫,粗壯的臂膀環住狗頭。

「喀」

狗稍微掙扎了一會兒,銅鈴大小的眼睛里是未反應過來的兇悍和濃重的不解。

「貴人喜歡怎麼吃?」族長好一會兒才站起身,臉上是憨厚的笑。

「放血、剝皮,置於大瓮之中,以清水於藥草同煮,半熟時候,撈出,架在炭火上炙烤。」鞠子洲平靜地說著。

這狗,到死都是乾乾淨淨,肥肥壯壯的。

巴人族長立刻會意,吩咐了底下同樣精壯的丈夫們料理肥狗。

同時,他請了鞠子洲和徐青城兩人進到他家中一同飲用珍貴的蛇血寶酒。

按照巴人舊俗,這酒是以十八條毒蛇的蛇膽、蛇血,以雄黃制之,加了巫醫的藥材,以烈酒泡製。

這酒……壯陽。

鞠子洲喝了一口,覺得這烈酒就快能夠趕超啤酒,不過味道比啤酒還要差,於是清淺喝了一口便不再動。

徐青城倒是很開心。

尤其是,聽到了這酒的主要功效之後。

他瞄了兩眼一旁侍立的濃妝艷抹的女孩兒,又多喝了幾杯。

那些女孩子,雖說是身上塗抹了油脂,又以礦石顏料畫彩了臉,但穿的很少,也看得出身材極佳,將養得很好。

巴人族長見到徐青城喜歡,於是便忍痛將自己珍藏的寶酒全部都拿了出來,給徐青城喝了個痛快。

鞠子洲朝著其中一名女孩兒招了招手,女孩兒立即馴順走了過來,按照鞠子洲的指示,坐在他身旁。

她態度比低三下四的巴人族長還要順服,根本看不出有自己思考的餘地,鞠子洲的指示,她做起來全部都很自然,甚至因為熟練,而產生了近乎於藝術的美感。

有一些蠻荒世界裡帶來的野性,更多的,是無條件的馴服。

鞠子洲本想問幾個問題,見到這個情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意興闌珊,揮揮手,叫女孩兒離開。

女孩兒坐了一會兒,又被勒令離開,臉上都沒有一絲困惑。

徐青城眉宇飛揚神采,叫了兩個身材甚好的女孩兒,一左一右坐在自己身旁,一邊恣意地與之調笑,一邊用眼角的餘光斜斜盯著鞠子洲。

他眼眸里,無限清明。

巴人族長見到鞠子洲的行為,並不敢說什麼,看到徐青城的行徑,倒是很舒了一口氣。

很快,炙烤好了的狗肉呈了上來,油水滴答,外皮焦黃香酥,馥郁濃香勾出生物的進食慾望,焦酥可口的肉質,透露出來以人作為食料的犬只的極限美味。

華書閣 「暫時先不做決定,等從仙魔古戰場出去后再說。」餘明延將記載幽冥真解的典籍收起來后,繼續整理那八個魔修的財物。

剩下的那些東西都是餘明延可以用到的,這些東西是那八個魔修斬殺了蒼青界修士后留下的,不過都是一些術法之類的典籍。

像靈石、丹藥這類東西,卻是一樣都沒有。

因為這些東西對魔修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們留在身上很可能會再次便宜了蒼青界的修士。

「咦,這裏還三件儲物靈器!」

餘明延十分驚喜的將那三件儲物靈器取出,然後迅速將這三件儲物靈器打開。

這三件儲物靈器是那八個魔修剛剛斬殺蒼青界修士后,還沒有來得及檢查儲物靈器中的東西,就被那一大片三葉魔花所吸引。

隨後他們就發現了餘明延,只可惜他們不是餘明延的對手,全部都死在餘明延手中,這三件沒有打開的儲物靈器,最後也落到了餘明延手中。

這三件儲物靈器中存放的東西有不少,其中靈石就有三十多萬。

那些和餘明延一樣進入魔葯谷的修士,都知道魔葯谷是什麼環境,因此在進入魔葯谷前,就準備了大量恢復靈氣所需的丹藥和靈石。

Prev Post
「他不是知道咱們逃課了吧。」
Next Post
節目的嘉賓正是長大后的小水,和幾年前相比,這時的她顯得更加成熟,言談舉止中無不透露著優雅與自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