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覺得你們的要求有些過分了嗎?先挑事的可是你們。人家都沒到鍾,你們就搶人家的球場,你們這不是找打嗎?」

葉曉笑看著這些學生問道。

「那樣怎麼樣?我們是未成年人,只要我們不答應私了,就夠他們吃一壺的了。」

這些學生完全就不把葉曉這個說客當回事,堅決拒絕私了。

「想要卡和新球鞋是不可能的,既然談不妥,那你們就繼續堅持你們不要私了的主張吧。

反正被關的是他們又不是我,我是一點都不在意。

倒是你們,我看你們的行為很不爽!

作為一個熱心腸人士,我覺得我有必要向你們的學校、老師、同學說一說這件事情。

我就說你們搶了人家的足球場,把人家打了一架,仗著自己未成年的優勢,向別人索要天價賠償。

人家不答應,你們就拒絕私了,讓人家拘留。

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我現在正在經營一個偏新聞類的新媒體公司。」

葉曉說到這裡,這幫學生的臉色就變了,開始變得緊張起來了。

葉曉自然看出了他們的緊張,繼續往下說。

「你們這件事情算是一個不錯的題材了,我回頭可以考慮把你們的事情告訴編輯部,讓他們做幾條新聞出來。

放心,你們的名字我肯定會用化名的,不過你們的學校我得用真實的名字。

至於你們學校會不會看到這條新聞,看到新聞了會不會聯想到是你們。

聯想到是你們以後,會不會為了校方的名譽給你們記個大過或者安排退學,那就不是我管轄範圍之內的事情了。」

葉曉看著這些學生的時候,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

只是葉曉的笑容在這些學生的眼中,已經變得恐怖起來了。

太狠了,葉曉這一招是要把他們玩死啊!

告訴他們的學校老師和同學,老師和學校肯定要罰他們啊!

他們的同學知道他們幹了這種事情,對他們肯定也會產生偏見。

更要命的是葉曉說有一家新媒體公司,要把他們的事情放到網上。

要是新聞火了,讓校方的名譽受損,他們這些人肯定會被拿出來開刀,大告都算輕的,嚴重的話直接退學處理。

不管是大告還是退學,學校肯定又會通知他們的家長。

他們的家長都知道了,老家的人很快就會知道,到時候他們還怎麼混?

這就是一場大型的社會性死亡啊!

這幫學生已經開始恐懼了。

想到葉曉說的那種情況發生,他們就有些瑟瑟發抖。

「不要以為我是在開玩笑,這是我的名片,要是以後被學校開除了,恨我,可是隨時來我的公司找我,順便再貢獻一點新聞。」

葉曉把一張名片遞給了其中一個學生。

果然,名片上寫得清清楚楚,葉曉是一個新媒體公司的老闆。

這張名片足以證明,葉曉剛剛說的那些話絕對不是吹牛,只要葉曉想的話,就一定可以做到。

「葉葉……葉……我們……」

「行了,別跟我說了,你們愛私了就私了,不愛私了就不私了。我不感興趣,別跟我說。」

剛才這些人打斷了葉曉的話,現在葉曉也打斷他們的話,讓他們也嘗一嘗話說到一半被打斷的滋味。

葉曉站起身離開了,回到顧佳的身邊,說道:「已經基本解決了,放心吧,他們一定會答應私了的。」

顧佳心頭一喜,說道:「太謝謝你了,葉曉,幻山還得去京城那處理於總家遊樂園的煙花秀,他可不能被拘留。」

「不用客氣!我也是有事情到警局來了一趟,看到了你們在這邊,舉手之勞幫幫忙而已,沒什麼的。」

葉曉說了一句話就帶著他的保鏢們離開了。

果然,就如葉曉說的那樣,已經被嚇破膽的學生們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提任何條件,同意私了。

許幻山和沈傑他們才得以當天從警局出來。

「出來的感覺真好,改天見,我先走了。」

沈傑看得出來許幻山和顧佳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立馬就開溜了。

沈傑離開后,顧佳果然又開始像教育兒子一樣教育許幻山:「今天多虧有葉曉在,不然你和沈傑都得被拘留,京城那邊的煙花秀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顧佳一提起葉曉這個人,許幻山就不開心了。

從葉曉不看他精心準備的資料開始,他就覺得葉曉是一個沒有品位不懂欣賞的富二代。

自命清高的他打心裡就瞧不起葉曉那樣的人。

他覺得要不是葉曉的父母有錢,把葉曉生成富二代,葉曉絕對不如他。

如今,顧佳居然拿葉曉來跟他對比,還說剛才要不是有葉曉在,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許幻山對此特別不滿!

「是,我是打架了怎麼著?你也不用一直在說這件事情吧?

還當著那個葉曉的面說,你讓我的面子往哪擱?

我又沒求他幫忙,再說了,我看他也沒什麼了不起。」

許幻山對顧佳心生不滿,言語中帶著火氣。

顧佳頓時就不高興了,明明就是許幻山跟人打架進了局子,明明就是他的錯,怎麼現在他比誰都凶呢?

顧佳又數落了許幻山幾句,許幻山惱了,和顧佳大吵了一架,家都不回了,直接飛到京城處理煙花秀的事情。

葉曉並不知道,因為他的出現,居然加快加深了顧佳和許幻山的矛盾。

其實也不完全是葉曉的鍋,從顧佳混太太圈走捷徑那一刻起,許幻山就已經不滿意了。

他看不起這種靠關係拉來的生意和資源。

到了京城的遊樂園,許幻山又一次見到了第一女綠茶林有有。

許幻山剛和顧佳吵了一架,心裏面對顧佳很不滿。

現在又遇到了林有有,林有有懂得對症下藥,對他的煙花設計能力一頓狂拍馬屁。

整得就好像很崇拜許幻山一樣,讓許幻山收穫到了巨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什麼巴斯光年的太空騎警,吃飯的時候彈吉他唱歌,多次舔冰淇淋,偶爾上上顧佳的眼藥。

許幻山立馬就沉淪了,他覺得林有有才懂得自己,看得見自己的才華。

不像顧佳,他不就打了個架嗎?一整天都在數落他,說他的不是,都煩死人了。

林有有就不一樣了,看見他臉上的傷痕,只會說他是一個有趣的人。

總之林有有說話很好聽,捉住了許幻山的心,距離把許幻山拿下已經越來越近了。

遠在魔都的顧佳並不知道自己的腦袋已經開始變綠了,依舊每天在混太太圈,試圖找到更多的資源可以多賺錢。

就是在這個時候,李太太說她在湘西有一個茶廠,家裡的產業實在是太多了,管理不過來。

這個茶廠一年才賺幾十萬,需要投入的精力太多,對於她來說完全不值得,所以她想轉手把茶廠賣了。

顧佳聽到了這個消息就很興奮,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個好機會。

李太太家裡家大業大,看不上這一年的幾十萬收益她可以理解,她顧佳看得上啊!

只有經營妥當,多花費一些心思,顧佳覺得要是自己接手了茶廠,茶廠絕對可以實現一年百萬盈利!

顧佳根本不會想到,這個茶廠就李太太的一個局,茶廠是虧損的,故意放出來坑人的。

只能說顧佳太信任太太圈了,覺得太太圈的一切東西都是最好的。

顧佳緊羅密布開始準備買了李太太的茶廠,不惜轉讓了自己的甜品店,賣了許多包包和首飾,做著積極的準備。

與之同時,葉曉飛到了京城,來到了於總家的有輪椅。

站在遊樂園門口那個有些黃頭髮的女人葉曉很眼熟。

他此行就是來會一會她的,全劇第一女綠茶。 「呵呵,這位先生的話真有趣。」

程凌軒笑了笑,隨意地把劍收進了劍鞘,看向裴宣時,她的嘴角已經帶上了一絲弧度。

「如果我說,不管怎麼樣,我在這大宋都不會受到任何處罰,你相信嗎?」

裴宣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只是看著對面的董雙,一直沒有說話。

「凌軒,你胡說什麼呢。」董雙回頭眉頭皺了皺,低聲說道:「這事你不用管,我會處理好的。」

程凌軒嘟了嘟嘴,輕哼了一聲,一轉頭往馬車內去了。

又回過了頭看著對面的裴宣,董雙雙手攤開,只是笑了笑:「裴先生不用在意,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我愛人不是那種人,她從小學習禮法,不可能犯什麼律法的。」

裴宣冷笑一聲:「董先生,話別說的太滿,萬一她犯的是什麼潑天大罪呢?」

董雙沒有說話,面色卻漸漸沉了下來。

裴宣仍然是昂著頭,爭鋒相對地望著董雙

「裴先生,你就這麼想知道?」

董雙語氣低沉說道。

裴宣面無表情望著對面,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那好,我就告訴你。」董雙微微搖了搖頭,抬著頭一字一頓說道:「天下沒有人能傷害我的家人,如果我的家人犯了潑天大罪,我會用我的命去替他們贖罪!」

董雙的話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卻都是心中猛然一震。

「滴答……」

隨著一陣血流聲,董雙放下了手中的軍刺,抬起了右手,對著所有人轉了一圈,大聲喊道:「董雙今天放話在這裡,我今日權且以發代首,我那天若是違背了今天的誓言,必將天誅地滅,任何人都可以來殺我!」

一瞬間,一陣鋒刃劈落,幾縷髮絲已經隨著血滴趟到了地面上。

看著董雙右手臂上的口子,裴宣嘴角動了動,才嘆了口氣說道:「董先生,在下對不住你,是在下度君子之腹了。」

說完,裴宣對後面的人一招手,大喝道:「飲馬川所有兄弟,隨我過來拜見董大哥!」

Prev Post
他的說法其實我們三個人當時都很贊同,但是七神的歷史讓我們感到很害怕,於是我們決定聯手創造一個全新的文明,仿效七神,但是絕對不能像七神那樣偏執,最終導致毀滅。
Next Post
在無數次被人提起科比榮耀記錄的同時,猛龍隊和小牛也都一次次被揭開傷疤。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