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賀嵐回過神來,焦急地說道,「周經理,這也太過了吧,張仙只是……小小得罪了他一下。」

周經理瞥了一眼張仙,然後說道,「先是小題大做,在粉絲面前釋放出被楚塵拒醫的消息,直接將楚塵送上熱搜榜首,接著還乾脆與幾十個藝人聯動,共同討伐楚塵,給楚塵套上大帽子,這還是線上的情況,線下,楚塵家遭到幾百人的圍堵,柳家醫館也被包圍得水泄不通,這……就是你們眼中的,小小得罪?」

周經理呵了一聲,「如果是,那麼,現在星塵給出的回應,也不過是小小的懲戒罷了。」

如果張仙還是星塵熱捧的炙手可熱的流量小鮮肉,周經理會對他客客氣氣,可現在,對於一個即將要被趕出星塵的人,他連多看一眼都懶得看。

周經理也可以預見張仙的未來了,以星塵在業界的影響力,離開星塵的張仙,恐怕沒多少家敢要他,更何況,張仙這次得罪的,是資本,娛樂圈內,敢跟資本作對的可不多見,主要是,為了一個張仙,也不值。

可以說,張仙一夜之間,從高高在上的天堂,跌下至無人問津的地獄。

張仙如同一隻泄氣的皮球般跌坐在了地板上。

「為什麼?」張仙雙手輕顫,攥著拳頭,通紅著眼睛,「為什麼要趕盡殺絕。」

周經理瞥了他一眼,「如果楚塵只是一個普通人,對他而言,你難道就不是在對他趕盡殺絕嗎?」周經理冷笑,「大家都是殺,只不過,你被楚塵反殺罷了。」

張仙面容急劇變幻,煞白無比。

半晌。

張仙緩緩地看了一眼自己這包紮得嚴嚴實實的食指。

這一切,還得從這隻食指的受傷開始說起……

「都怪你!」張仙發了瘋一般撕扯著自己食指上纏著的紗布,將它當作罪魁禍首,拚命地發泄。

這個時候,賀嵐默默走出了張仙的辦公室。

她只是一個經紀人。

張仙已經涼涼了。

她得抓緊時間,去找下一個仙仙…… 全力開啟邪龍逆鱗的沈孤鴻,生命力消耗的極快。又遭到白盔男子第六魂技的重創,噴出一口鮮血倒在了寧榮榮的懷裏。

沈孤鴻感覺到眼前的景色又變為了黑白之色。

不好,壓制不住了。

「快上,這小子太古怪了。明明已經重傷瀕死,魂力波動卻越來越強了!那個七寶琉璃宗的丫頭也一併殺了!」白盔男子大聲說道。

「哼,剛剛是我大意了。下一招絕對給他們個痛快。」黑盔男子冷聲說道。身後浮現出十二根寒槍虛影。開始蓄力。

寧榮榮緊緊抱住沈孤鴻,她淡藍色的公主裙上。已經沁濕了鮮血。小臉上滿是驚慌失措之色。低聲抽泣。

「大叔,你流了好多血。」

沈孤鴻的極力壓制邪眼肆虐的精神力量虛弱道:「咳,我沒事。」

寧榮榮聞言淚如雨下,哭的更厲害了。

沈孤鴻自己的臉上有些溫熱,他眼裏的寧榮榮現在是一個紅色的人形。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能感覺到寧榮榮哭的很厲害。淚水滴落在他左肩的傷口上,有點痒痒的。

「重力擠壓!大力金剛掌!」

一道暴喝聲在白盔男子耳邊響起,他瞬間感覺到了自己的速度被壓制。剛剛他魂力沒有消耗太多,運轉魂力身形一閃。退至五十米遠。

正在蓄力的黑盔男子就沒那麼幸運了,結結實實的挨了金色大手印一掌。慘叫一聲被擊飛了十幾米遠。

白盔男子驚聲道:「不動明王!」

趙無極殺氣騰騰的走到寧榮榮身邊。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動我的學生。」

寧榮榮見到趙無極來了,抱着沈孤鴻哽咽說:「嗚嗚,趙老師,大叔流了好多血啊。」

趙無極低頭看着重傷的沈孤鴻,

「別怕,老師給你們報仇!」

腳下黑色第七魂環大亮。他已經很久沒有殺人了,這次他真的動殺心了。

白盔男子已經萌生退意了,不動明王的名頭他們可是聽說過的。那可是一打十六的狠人。

趙無極壯碩的身軀,變得更強壯。整個人化作了一隻大力金剛熊。

到了魂聖級別,是可以使用武魂真身的。

不遠處的黑盔男子掙紮起身,

「我來擋住他,你快走!」

「該死的,這史萊克學院竟然有不動明王坐鎮。」

他們二人相伴在邊境戰場上廝殺多年,情同手足。黑盔男子被趙無極一掌重傷已經跑不掉了,

「走!」

白盔男子還在猶豫,趙無極冷聲說道:「呵,你們倆今天都要死。」

黑盔男子右手持槍,強行使用第六魂技。右手持槍朝着開啟武魂真身的趙無極刺去。

「哈哈哈,來的好!」

趙無極冷笑一聲,區區器武魂魂帝。敢跟他正面交鋒,跟找死沒什麼區別。大力金剛熊咆哮如雷,熊軀散出耀眼的棕色光芒。

「不動明王身!」

十二根長槍破不開趙無極的防禦,被趙無極的不動明王身全部彈開。黑盔男子持槍不退反進,「槍鳴裂空!」

他手中的長槍被趙無極碩大的熊掌握住,黑盔男子做出了一個讓趙無極意外的動作。

只見黑盔男子放開被趙無極握住的槍尖,整個人撲到了趙無極身上。

「愣著幹嘛,走啊!」

白盔男子臉色掙扎,他的戰友是以命換命。趙無極太強了,再不走倆人都要死!罷了,白盔男子嘆息一聲。運轉轉身離去。

趙無極低頭看着死死抱住自己的黑盔男子,「我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的。」

趙無極說完,抬起熊掌朝着黑盔男子的帶着盔甲的頭顱拍去。隨後一聲頭骨碎裂的聲音傳來,黑盔男子的屍體從趙無極身上掉落在地面上。

「趙老師!大叔他變得好奇怪!」趙無極剛想取下黑盔男子的頭盔,寧榮榮驚慌失措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

趙無極回頭望去,沈孤鴻雙眸猩紅的掙脫寧榮榮的懷抱。眉心處的邪眼卻冷冷的盯着自己。

黑龍從沈孤鴻身體里鑽出,張開大口朝着趙無極撲來。準確的來說是撲向趙無極腳下的屍體。

沈孤鴻體內的生機流逝太快,急需血肉補充生機。趙無極沒有阻攔黑龍,詫異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

黑龍撲到趙無極身邊,一口啃掉了黑盔男子的半邊身子。兩口下去,地上只剩下大片大片的血跡。這……饒是趙無極見多識廣,看到這一幕也是心驚肉跳。

武魂食人,這也太詭異了。

沈孤鴻大口大口的喘息,雙手抱着頭部。黑龍吞噬完黑盔男子的屍體,迅速鑽回沈孤鴻體內。

「孤鴻,你怎麼了?」趙無極看着沈孤鴻痛苦的模樣詢問道。這小子真抗揍啊,身上全是血窟窿。還有力氣站起來。

黑龍鑽回沈孤鴻體內后,沈孤鴻猩紅的眸子裏閃過一絲清明。把身體交給黑龍主導,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朝着索托城方向飛去。

索托城大斗魂場。

辦公室里,兜兜坐在辦公桌前翻閱著這幾天斗魂城的賬本。昆吾德與馬有德也在。

「嫂子,不用大哥出手。我已經跟師爺帶人去把那伙山賊平了。」昆吾德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哼著小曲兒說道。

馬有德嘿嘿嘿一笑說道:「釣魚執法,這招老闆最喜歡用了。這一仗打得漂亮,兩名魂王。三名魂宗,十名魂尊。二十名大魂師。咱們就死了幾個誘餌商戶,血賺。」

兜兜今天一整天都感覺自己心神不寧,合上賬戶。起身走到窗邊,看着萬里無雲的天空,美目露出一股憂色。

自己今天是怎麼了?好煩躁。

昆吾德笑道:「哈哈哈,等大哥回來。我一定要給他個驚喜。把這些刁民全部都拖到南門一併斬首示眾!」

兜兜心情煩悶,他們二人說的話半個字都沒聽進去。

那是?兜兜看到遠處上空一道黑芒朝着自己飛來。黑芒的速度很快,不到三個呼吸。落到了窗邊的圍欄上。化作了她日思夜想的人兒。

「孤鴻!」兜兜捂著小嘴眼裏滿是心疼之色。此刻的沈孤鴻銀髮上沾染著點點血跡,身上有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雙目忽紅忽暗。

「大哥回來了?都這麼熟了直接走門啊,爬窗戶多見外。」昆吾德聽到兜兜的驚呼起身走到窗邊,

「卧槽!老馬過來幫忙。」昆吾德看到一身是傷的沈孤鴻喊來馬有德幫忙。

馬有德也是第一次見沈孤鴻受這樣重的傷,兜兜急忙打開窗戶。沈孤鴻閃身進入房間。

兜兜美目含淚,撲進沈孤鴻懷裏顫聲問:「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沈孤鴻沒有說話,抱着懷裏的兜兜就往斗魂場地下的地牢裏走去。兜兜知道沈孤鴻餓了,但眼下哪裏有現成的魂獸給他吞噬啊!

「大哥,我這就給您去找御醫來!」昆吾德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起身就要回王宮。

馬有德卻拉住昆吾德凝重道:「大王子,老闆這傷御醫治不好。咱們倆把今天俘虜的那批魂師帶到地牢去!」

邪龍食血肉這件事情,只有兜兜馬有德還有袁韶知道。昆吾德並不知情,馬有德算是昆吾德的半個狗頭軍師。昆吾德沒有多想,二人一起快步離去。

沈孤鴻接手大斗魂場以後,把地牢擴建了三倍。說是地宮都不為過。

斗魂場的地宮,是按照上方的斗魂場建造的。

兜兜把沈孤鴻殘破不堪的上衣脫掉,伸出小手捂住沈孤鴻留着鮮血的傷口說道:「我去找吳主教,讓他去帶人抓些魂獸過來。孤鴻你堅持住。」

沈孤鴻把頭枕在兜兜的腿上,伸出手捏著兜兜小臉打趣道:「我沒事,乖別哭了。」

見沈孤鴻還有力氣調笑自己,兜兜破涕為笑,打掉沈孤鴻的大手。

「你還說,你看看你身上的傷。哪裏像沒事的樣子。」

有兜兜在沈孤鴻身邊,邪眼暴亂的精神力可以稍稍壓制住了。剛剛那種黑白色的視界。是他邪龍的本能。生命里消耗過高,邪龍會默認為一切血肉都可吞。

那樣,沈孤鴻也會變成殺戮機器。

所以沈孤鴻才會直接來找兜兜,他自己也不懂為什麼在最脆弱的時候會想到兜兜。

大概就是,跟兜兜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現在新的問題來了,這一戰他受的傷太重了。需要大量的魂獸來吞噬,他現在要壓制邪眼,身體里的生機只夠他活十七天左右。

沈孤鴻眼中泛起紅芒,離開兜兜柔嫩的玉腿。

「孤鴻,你怎麼了?」兜兜疑惑問道,她發現。沈孤鴻一直沒有散去武魂狀態。

沈孤鴻盤膝而坐,雙眸緊閉。

如果不開啟邪龍,他怕是壓制不住想要主導思想的第三顆眼。

「嫂子,大哥怎麼樣?」昆吾德與馬有德二人來到地下廣場的入口詢問道。

Prev Post
「嗯,很多年前了,當時睡地下室,南洋那邊氣候又濕熱,晚上被蟲子咬得根本睡不着。」
Next Post
趁著等待的功夫,我在小賣部的飲料攤子買了一杯熱咖啡,跟著周瑾瑜大老遠的開始守株待兔。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