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一直無聲無息隱藏在玉米地里的溫克林與木老頭二人,也只是被突來的人影嚇到有些驚訝而已。

只有武清與梁心兩個人,被那人的形象震住了。

因為這些人中,只有他們兩個人參加了昨夜的拍賣晚宴,也只有他們兩個人,看到過身著紅色衣裙,從夜舞巴黎頂層一躍而下的如姓少女。

武清眸色瞬時一沉。

沒錯,突然出現在房頂,就是假冒成如小姐的柳如意。

然而在瞬間的震驚下,武清又覺得有些難以言喻的感動。

一定是柳如意和許紫幽突然發現自己不見了蹤影。

十萬火急之下,柳如意就想到了深夜由於好勝好奇而臨時追出去的那個輕功高人。

畢竟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眼皮子底下把人擄走,功夫一定不弱。

更何況武清的身手和智慧,若不是敵人的實力遠遠高於武清,她絕對不會半點聲響都發布出來。

而在那麼多天里,除了那個半路飛奔而過的老頭,還沒有哪一個人會有這樣恐怖的實力。

可是當時已經天光大亮,柳如意若是要外出尋找武清,自己的形象一定會叫巡邏的警察識破。

他不能再用自己的裝束打扮。

好在武清之前給他預備的如小姐的紅衣裝束就在身上。

所以情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只能身穿紅色連衣裙,一路追尋著可能的蹤跡,柳如意最後竟然追查到了溫克林的地盤上。

後面雖然跟載著武清的汽車交錯而過,可是通過許紫幽嫻熟的收買技巧,還是叫他們打聽到了載著武清的汽車,究竟是哪裡的。

柳如意身手了得,在密林中肆意熬游還是十分輕鬆的。

只是叫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於這邊樹林,他畢竟不熟。

沒有幾步呢,他竟然就迷了路。

萬幸的是,對於樹林,柳如意還算適應。

很快他就找到了原來的路。

又經過一番查找,他忽然就發現前方多出來一個院子,孤零零的矗立在大片的玉米地。

更叫他驚喜的是,院子前面還停著一個浩蕩的汽車隊伍。

武清臉上當即現出笑容,回頭望了梁心一眼,「梁大少,您的好意,武清心領了。剛才您還提醒武清是個小姑娘,不好再荒郊野外閑逛,如今武清就有了自己的方法。」

梁心的目光卻是越來越陰沉,「武清以為這條路可以把武清解救出來?」

武清不以為意的一笑,隨即轉身朝著柳如意所在的方向走去。

不過梁心也是。

「武清,她一個人都力氣不支,怎麼可能帶上在帶上你?」

武清像是充耳不聞般,走到方山下面,朝著柳如意伸出了手。

只見一道銀光瞬間破寂靜的空氣,照著武清的手指指飛來。

武清當時就打了一個精靈。

但是她還是穩穩的接住了拋來的身子。

緊接著,柳如意雙手往上狠狠一甩,手中銀節繩連並著武清一起飛躍上了房頂!

()後面重複,明天再看

假如換成第一次,

他不能再用自己的裝束打扮。

好在武清之前給他預備的如小姐的紅衣裝束就在身上。

所以情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只能身穿紅色連衣裙,一路追尋著可能的蹤跡,柳如意最後竟然追查到了溫克林的地盤上。

後面雖然跟載著武清的汽車交錯而過,可是通過許紫幽嫻熟的收買技巧,還是叫他們打聽到了載著武清的汽車,究竟是哪裡的。

柳如意身手了得,在密林中肆意熬游還是十分輕鬆的。

只是叫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於這邊樹林,他畢竟不熟。

沒有幾步呢,他竟然就迷了路。

萬幸的是,對於樹林,柳如意還算適應。

很快他就找到了原來的路。

又經過一番查找,他忽然就發現前方多出來一個院子,孤零零的矗立在大片的玉米地。

更叫他驚喜的是,院子前面還停著一個浩蕩的汽車隊伍。

武清臉上當即現出笑容,回頭望了梁心一眼,「梁大少,您的好意,武清心領了。剛才您還提醒武清是個小姑娘,不好再荒郊野外閑逛,如今武清就有了自己的方法。」

梁心的目光卻是越來越陰沉,「武清以為這條路可以把武清解救出來?」

武清不以為意的一笑,隨即轉身朝著柳如意所在的方向走去。

不過梁心也是。

「武清,她一個人都力氣不支,怎麼可能帶上在帶上你?」

武清像是充耳不聞般,走到方山下面,朝著柳如意伸出了手。

只見一道銀光瞬間破寂靜的空氣,照著武清的手指指飛來。

武清當時就打了一個精靈。

但是她還是穩穩的接住了拋來的身子。

緊接著,柳如意雙手往上狠狠一甩,手中銀節繩連並著武清一起飛躍上了房頂!

假如換成第一次, 風不凡面對如此多的元力,只顧得在那吸收煉化元力,修鍊冤魂,可是卻忘記了時間。此時已經到了夜晚,雪夢瑤從床上做了起來,看到他還躺在椅子上休息,走到他的面前,手裡猛地一拽捆仙繩,風不凡的身體立刻從椅子上摔落到了地上。

正在專心致志吸收元力的風不凡,由於身體摔倒在地,猛然間醒了過來,睜開雙眼看著自己居然摔倒在地,而他的面前站著一人,他抬頭一看,看到雪夢瑤正面帶微笑的俯視著他,這房間就他們兩個人,自己現在狼狽的樣子,肯定是她搞的鬼:「大姐,你幹什麼,想要叫醒我也不至於這樣吧,我又沒得罪你,咱倆之間有沒有深仇大恨,你至於么?」

「叫誰大姐呢,我有那麼老么?我哪裡想到,輕輕一拉捆仙繩,你就從椅子上摔了下來。叫我大姐,我看你摔的還是太輕。」

風不凡知道是自己一時生氣說錯了話,他現在在別人的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可不想再得罪她了:「好,算我說錯話了,夢瑤姐姐,這樣叫你行了吧。我看你對別人都那麼溫柔,幹嘛唯獨對我這樣,我們是有仇么?我們之前也沒見過面吧。」

「我們之前當然沒見過面,可是我們之間卻有仇,你還記得你剛才在外面對我說的話么?八面玲瓏,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別以為你叫我一聲夢瑤姐姐,我就會對你改變態度。」雖然嘴上這麼說,其實雪夢瑤心裡已經原諒了他,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與風不凡相處不到短短一天的時間,她特別喜歡與風不凡聊天鬥嘴,只有在與他聊天鬥嘴的時候,她才不會有所顧忌,也不用帶上那些偽裝的面具。

風不凡沒有想到,原來是因為這句話,真是應證了那句話,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風不凡心想,看來不管是在原來的世界,還是在這個世界,女人都是一樣,自己以後可不能再在女人面前說錯話了。雖然雪夢瑤嘴裡說著並沒有原諒他,可是聽她剛才說話的語氣,風不凡知道她已經原諒了自己,他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夢瑤姐姐,恕小弟剛才魯莽,不會說話。今日在飛雪門發生的事情,你也在場,作為一位旁觀者,我想問你,那雪嫻本就不愛薛新輝,可是迫於她師傅雪龍海的脅迫,才不得已與薛新輝結成道侶。你也是女子,如果將來你的師父雪悠然讓你與一個你不喜歡的人結成道侶,你願不願意。」

聽到風不凡這麼問她,雪夢瑤凄涼的一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師父讓我與一個我不喜歡的人結成道侶,我又有什麼辦法,只有遵從師命了。在塵世之中,女子本就沒有地位,更何況是這殘酷無情的修真世界呢。」

看到雪夢瑤真情流露的說出如此一番話,風不凡心想難道是自己錯怪她了,她並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

「我雖身為寒水宮的掌門,不是連你也看不起我么,說我是八面玲瓏。你不是女子,自然不知道身為女子的悲哀,你不是雪域中人,自然不知道在這雪域中生存的艱難。如果我不是像你嘴中所說的那樣,恐怕這寒水宮早已被其他勢力給吞併了。」說到這裡,雪夢瑤潸然淚下。

風不凡看到她無奈委屈的樣子,知道是自己錯了,於是向她誠懇的說道:「對不起,我鄭重的向你道歉,之前確實是我的錯,因為我的偏見,當我看到你的樣子,再看到你與雪龍海的交談的語氣,我以為你是一個……,是我錯怪你了,對不起。」

雪夢瑤抬起衣袖輕輕的擦拭著眼角的淚水,看到他那誠懇的樣子:「好了,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原諒你了。」說著她把手裡的捆仙繩鬆開了,扶起了摔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了上去,在那靜靜的望著風不凡。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專職妖孽保鏢 風不凡被她盯得毛骨悚然道:「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臉上有什麼花么?」

雪夢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來到他的面前,轉了一圈,然後說道:「你剛才說看到我的樣子,你誤以為我是那樣的人,你的意思是我很漂亮美麗嘍?」

「你這轉變的太快了吧,剛才還傷心難過,現在又翩翩起舞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風不凡沒想到居然問自己這件事情。

「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你的容貌,你自己不知道么?還用問我?就算你不知道,你沒有看到你來飛雪門祝賀道喜時,那些飛雪門的弟子長老看你的眼神了嗎?」

「那我怎麼沒有看到你露出這樣的眼神呢?」雪夢瑤嬉笑的問道。

「我?我現在就是一個階下囚,哪裡還敢欣賞你的美色啊,自身都難保了。」雪夢瑤雖然嫵媚妖嬈,可風不凡的心裡只有羽斐,更何況還有一個紫葉,他現在自身本就是剪不斷理還亂,他可不想再招惹別的女子了。

「好了,和你開玩笑的,逗你的,這你都看不出來。現在天色已晚,忙了一天,你應該也餓了吧,我去給你弄幾道飯菜。」看到他那窘迫害羞的樣子,雪夢瑤打笑道。

「好,放心吧,你誠心待我,我自然不會逃跑,更何況這裡是寒水宮,我即使逃出這房間,也逃不出這寒水宮。」風不凡向她說道。

「我既然鬆開了手裡的捆仙繩,就是相信你不會逃跑,好了,我去了,很快就會回來,你稍等片刻。」說完,雪夢瑤離開了房間。

風不凡沒有想到,就因為自己的幾句話,雪夢瑤完全就變了個樣子,他雖然嘴上說,可是江湖險惡,他並沒有完全相信雪夢瑤,因為她是雪悠然的徒弟,她的轉變,有可能是因為她的師傅雪悠然想把自己留在天雪宗,她才對自己如此的。江湖險惡,人心難測,他現在的情況,使得他不得不防。 聽到梁心忽然變冷的話語,武清面色瞬時一沉。

她斜斜一掀眼皮,輕蔑的瞥望著梁心回懟了一句,「武清自覺記性挺好呀,剛才還聽梁大少信誓旦旦的說要尊重武清的決定,嘗試著改變自己,不再勉強武清呢。怎麼一轉臉的功夫,就把剛才說的話又全給吃回去了?」

房頂上的柳如意聽了武清這句話,不覺輕笑出聲。

武清這分明就是在暗諷梁心狗改不了吃屎。

她們這些文化人就是可怕,罵人不僅不帶髒字,還彎彎繞繞的轉上很多圈。

若是遲鈍點的,怕是連自己被罵了都聽不出來。

梁心挑挑眉,像是根本不在意別人罵他是豬還是狗。

說話的功夫,原本站在院外的眾多士兵們,都被突然出現在房頂的少女下了一跳。

他們生怕那是將會對他們家少帥不利的刺客,一個個的抬手就拔出槍,蜂擁著跑進院子里,將梁心與武清嚴密的圍在中心。

而那些黑洞洞的冰冷槍口,全部指向站在房頂的紅衣少女。

看到士兵們的行動,梁心不覺擺了擺手,「沒事,這位如小姐也是我的朋友,不會傷害我的,你們安心的在門口巡邏就好。」

士兵們面面相覷,雖然還有些遲疑,但是畢竟梁心開口的人物。

他們實在沒什麼立場干涉其中。

眼看著一眾士兵猶疑不定,梁心臉色又沉了幾分。

「我說的話,你們還有懷疑嗎?」

聽到梁心的警告,小士兵們再不好遲疑,又一個個收好槍支,掉轉方向依次走了出去。

看到礙事的士兵們離開,梁心這才又看向武清,彎眉一笑,「武清不要生氣,畢竟是跟了梁心二十多年的脾氣,即便是要改,也難免有綳不住的時候嘛。」

房頂上的柳如意看到梁心這副諂媚的嘴臉,就覺得噁心,他站在房頂,冷冷哼了一聲道:「既然不是梁大少的本意,就請梁大少放開武清,讓我來帶她走。」

武清嘴角不覺一陣抽搐。

原來那句「讓我來」後面還有一個「帶她走」真是嚇得她驚出一身的冷汗。

梁心轉過頭,望向柳如意,笑眼眯眯的說道:「如小姐,不是梁心不放,而是這裡距離金城甚遠,梁心只是不放心你們兩個小姑娘孤身趕路。

不如您先從房頂下來,跟武清一起搭梁心的順風車,先回城裡再說。一旦進了城,梁心絕不為難。」

柳如意目光越發不屑,「梁大少,收起你那無恥又虛偽的面具吧!

還打量著剛才你們的話,如意沒有聽到是嗎?

人家武清小姐早就說了,這個世界上最不想搭理,最不想有交集的就是你。要麼你放下一輛車子,我們自己開回去,要麼你就不要管我們怎麼回去。」

梁心眉梢微動,眸光瞬間冰冷,不屑嗤笑一聲,「梁心自認為是個紳士,實在干不出要把你們兩個姑娘家撇在這荒郊野外的事——」

他話還沒說完,臉頰瞬間一痛,捂著臉慘嚎了一聲,就痛苦的蹲了下去!

雖然有梁心的命令鉗制,站在外面的那些士兵卻一直不敢鬆懈。

要是由他們護衛的梁大少發生了什麼差池,悲催的自己肯定是要被梁大帥殺了給梁少陪葬的。

這會突然看到梁心遭受偷襲,一個個都急紅了眼的掏出手槍急急奔進院子!

只是有人比他們的動作更快!

那個人就是武清。

站在房頂上的柳如意一直也有提防門外那些荷槍實彈的士兵們。

在無恥的梁心終於逼得他綳斷大腦中隱忍的弦后,他瞬間出手,掏出口袋中一顆熟透了黃杏,朝著梁心的嘴巴子,就狠狠擲了過去!

那顆黃杏本是他在林子中迷路時順手摘下來準備充饑用的。

只是現在的梁心臉皮實在是太厚,不教訓他一下,都對不起自己這身暴躁的小脾氣。

在出手打傷梁心的同時,他沒有忘記武清還身處敵營之中。

軟爛的黃杏還在空中飛翔的時候,捆紮在腰帶之中的鐵索鏈繩就朝著武清飛甩而去。

前世沒有一天懈怠過軍事訓練的武清瞬間就明白了柳如意的意圖。

她下意識後撤半步助跑,隨即猛地向前,一把抓住柳如意飛來的鐵索鏈繩,就著柳如意的力道,奮力一躍,瞬間就攀上了一旁的矮牆頭。

看到武清完美的配合,柳如意不覺勾唇一笑。

這般理解他的意圖,並完美實現的人,是他遇到的第二個。

而第一個就是他視為心中絕對偶像的黃亞橋。

不得不說,跟武清一起做事,就是痛快過癮。

這樣想著,他手上更加用力,狠狠一收鎖鏈,武清就被拽到了他近前。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柳如意瞬間伸手,就將武清攔腰抱住,手中鎖鏈又一甩,就攀到了遠處一棵參天古樹的枝幹上,挾著她奮力一悠,兩個人就徹底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一路之上,柳如意挾著武清迅速奔跑。

被灌了滿口風的武清也被嚇了一跳。

Prev Post
他們沒走幾步,突然前方的地面直接拱起,露出了皮皮蝦的大腦袋,讓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還以從地下出來了什麼怪物。
Next Post
「你不走嗎?」那瑟問瑪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