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說書先生緩緩抬起頭來。

那張面孔,赫然…並不像那般蒼老…?

不過。

他的頭髮卻是花白。

加上積蓄的鬍子。

看起來,就像老者一般…!!

此刻,那說書先生,聲音低沉,「我本該上前,可我……不敢上去助他,因為我……怕了!!」

「我就躲在戰場外面,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殺,看到他的屍身和劍,一併落入了太湖深處…」

「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太湖邊上!」

此刻。

說書先生,聲音逐漸激動起來。

「可,我不敢去打撈啊!!」

「我有罪…!!甚至,都不敢看他的屍體一面!」

說著。

他的臉上,淚流滿面…!!

而,此刻。

秦蒼穹,倒了一杯酒水。

遞給了說書先生。

「你的選擇,沒有錯。」

「就算你出手,也幫不了他,反而……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說完。 「失敗了嗎」

他雖已做好最壞的打算,但還是有點不甘心,可不甘心又如何。

這種突髮狀況,龜師父親自來估計也素手無策,更何況他還是第一次接觸這事,毫無經驗。

「嗯」就在小蠻準備放棄時,狀況又有了新的變化,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時,小蠻發現情況好像又有了變化,但並不是他所期待的。

因為這一幕跟他師父說的完全不一樣,也不知是好是壞。

只見從心臟退出來的五根血脈之絲,其中黑色和紅色,此刻竟彼此糾纏在一起。

而這樣的變化還不止於此,同時,本安靜的金色血脈,猛地爆發金色的光芒,突然對旁邊的彩色血脈發難。

更怪異的是,金色血脈爆發時,除了彩色血脈,其餘三個猛地一顫,黃,紅,黑色光芒都被壓制了一點。

好像是那種等級上的壓制,本還糾纏的紅色和黑色血脈,好像說好了一般,彼此放開,撲向了最粗的紅色血脈。

這一電花火石間,看的小蠻目瞪口等,這五個血脈完全不顧他這主人的心情,不聽話也就算了,竟還互掐了起來。

戰場瞬息萬變,紅色和黑色吞噬著黃色血脈力量,不斷地壯大著,黃色血脈只能從血液中抽取力量補充著自身。

另外兩個還在糾纏的金色和彩色,見到不斷在壯大的黑色和紅色血脈之絲,金色的和彩色的也放棄了爭端,也向著黃色血脈纏繞而去。

四條狼吞噬一條羊,本粗壯的黃色血脈,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已縮小了一圈。

而黃色血脈縮小的同時,只能吸收周圍的血氣補充。

這樣的循環下,最終消耗的是小蠻的精血。

這樣無聲的戰場在小蠻的經脈中展開,可苦了小蠻。

還好那神秘得指骨融入血液時,強化了血脈和心臟。

不然可正不一定能抵住五根血脈的折騰,就算如此,這罪依然不是一般人能受的。

隨着時間不斷的流逝

此時小蠻白嫩的肌膚,隨着精血的不斷流失,逐漸的鬆弛粗糙…

這一變化又是過去了兩個時辰,夕陽不知何時以移動了天邊,一縷縷黃色的光暈跨過山尖,照在了祥和的山村。

一條通往小山坡的路上,兩個一老一少的身影正有說有笑的往著山坡走去。

「沒想到最近狀況這麼差,連一些品階好的靈獸都沒有,也不知蠻兒的進展如何了,練出了幾滴源血了,最後實在不行,只能兵行險招了。」龜老者滿臉擔心的說道。

「蠻哥哥肯定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仙兒像是再安慰自己,但臉上擔憂之色暴露了她此時的心態。

龜老者望了望的仙兒,嘆了口氣,又加快了腳步。

仙兒見狀也跟着龜老者加快了腳步。

到了山坡前,龜老者見到小蠻捲曲在地上,暗道一聲壞了,一個閃身來到小蠻跟前。

看到後者的狀況時,瞳孔猛的一縮,滿是震驚和不解。

「怎會如此,不應該啊!以前都沒出現過這樣的狀況啊!難道是失敗了么?」

龜老者看着慘不忍睹的小蠻,滿是疑問。

「啊」

這時仙兒也跑了過來,看到地上的小蠻時,也是嚇了一跳,就想上前扶起小蠻。

「別動他」

龜老者見此,急忙阻止了仙兒。

此時小蠻的皮膚緊貼骨頭,乾巴巴的,瞳孔深陷,跟一具乾屍沒啥兩樣,唯有那微微起伏的胸膛,還證明他活着。

「快去取個碗來」龜老者推了下不知所措的仙兒。

後者輕輕擦了下眼角,不忍的看了眼地上的小蠻,應聲去了石屋。

「蠻兒你可不能失敗啊!雖然最後也不一定成功,但我們真的沒有時間了。」

龜老者望着地上的小蠻喃喃自語,神色惆悵。

「爺爺,碗來了」仙兒拿着碗來到她爺爺身前喊道。

「爺爺」仙兒又是催出了一聲。

「哦」

龜老者這才反應過來,不動聲色的接過碗放在桌上,一臉認真的對着仙兒說道「現在只有我和你能救他」

「怎麼救」仙兒一看還有希望,臉上立馬有了喜色,急切的問道。

仙兒她怎麼也沒想到,只是修鍊一個功法而已,會有如此大的風險。

「血,給他輸入新鮮的血液,或許會有一線生機」龜老者說完,指尖便對着手心劃了下去。

一道淡金色的血液破口而出,龜老者對準碗口,很快,巴掌寬的石碗便滿了。

「給他喂下去」龜老者手上血氣翻湧,止住流血,急切的對着仙兒說道。

仙兒看着碗,又驚又怕,但還是鼓起勇氣端起石碗朝着小蠻嘴送去。

「咕嚕」

仙兒還沒送到嘴邊,碗中的血便化作一股細流,被小蠻吸入嘴中,嚇得仙兒差點丟了碗,還好她及時穩住了。

轉瞬,一碗血便見底了,而小蠻臉色依然如常,無一絲變化。

龜老者見此,本想直接將血放入碗中,沒想到血液剛出來便直接從龜老者的手心飛入小蠻嘴中。

龜老者神色一驚,差點下意思就收回手,最後還是忍住了。

短短數十息時間,將近三碗血被小蠻吸了進去,小蠻皮膚才有了起色,慢慢鼓了起來,但看着樣子,依然需要大量的血液。

「爺爺,我來吧」一旁的仙兒見一臉蒼白的爺爺,一臉心疼的說道。

「好,不要勉強,我們儘力就好」龜老者聞言也沒再堅持,語氣虛弱的囑咐道。

龜老者收回手,便取出一枚紅色的粗糙丸子,一口吞了下去。

「看來以後得找祭祀再煉一點了」就在龜老者自言自語時,神色忽的一變,就想上前阻止。

只見,剛想放血的仙兒,只感覺眼前一花,驚呼一聲,還不待她反應。

不知何時已站起的小蠻張口對着她手腕咬了下去。

「沒事,爺爺」仙兒阻止了一臉怒氣的龜爺爺,皺着秀眉道。

「如果狀況不對,我會強行將你們分開」龜老者還是有點不放心道。

仙兒清咬紅唇,臉色蒼白的點頭應道。

仙兒的血脈好像非同尋常,短短瞬間,小蠻的肌膚便飛快的鼓了起來,肌膚下的經脈也漸漸的顯現了下來。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血脈時而黃色,時而黑色,時而紅色,時而金色,時而彩色…

又是數十息過去了,此時的仙兒臉色蒼白,神色迷離,隨時可能昏厥。

龜老者看着眼前的變化,也是直皺着眉頭,就在他打算上前阻止。

小蠻突然鬆開了嘴,猛的張開的雙眼,一雙眼睛如一個黑洞,攝人心魂,同時一股好像更高生命等級的氣息爆發開來。

「啊」仙兒終於堅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龜老者一個箭步上前接住了仙兒,心有餘悸的看着已經恢復如常的小蠻。

錯覺嗎?這小子身上剛剛露出的血脈氣息,怎會如此之強。

龜老者心驚之餘,同時在盤算著,這小子來歷不明,血脈越強大對仙兒越有幫助,可如果這小子背景強大,到時如果讓這小子做那件事,會不會惹上大麻煩。

就在龜老者心神不定時,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小蠻醒了過來。

「呼」

小蠻的伸了個懶腰,吐了口濁氣,感受着自身的變化。

現在的他,除了臉色有點蒼白,其它各方面,前所未有的好。

此時,心臟中有一滴晶瑩剔透的血液,血液中有一個鏈妝的線條,跟龜師父說的完全不一樣。

Prev Post
阿音趕緊跟了進來,「鹽石都化成水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Next Post
而自己,被扎紮實實的按在現場。上面追查下來,想推諉都無從開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