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起,誰要是想再對付蘇家,就得掂量掂量了。」

「因為你們連陳天都敢殺,至少北方一線以下的家族,絕對不敢再來招惹你們。」

蘇雯深吸一口氣,內心已經是波濤洶湧了。

這一次,林壞沒有親自出手,反而讓他蘇家,徹底提升了實力,而且還立了威。

從現在起,即使沒有林壞,蘇家也能應對很多麻煩。

很快。

陳天身死的消息,就傳回北方了。

這是蘇家故意放去北方的消息。

整個北方,幾乎都震動了起來!

而陳家,更是震動!

前段時間,蘇家以一己之力,滅了霍沈兩家,而如今,蘇家連北方大家族的大少爺,都給滅了!

這太恐怖了!

連一線家族的少爺,都死在了那座城市,那城市邪門了不成!

「啪!」

陳家大廳里,錢麗麗被陳家家主陳山河,打了個半死。

他的大兒子死了!這個女人居然沒死!

「我兒子是怎麼死的!」

陳山河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錢麗麗臉上,咆哮道:「你說啊,他是怎麼死的!」

不光是陳天死了。

還有陳天帶去的高手團,除了武一,其他人全軍覆沒!

而且就連武一,現在也被打成了重傷,躺在醫院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死人了!都死了!你們也要死!」

錢麗麗披頭散髮,好像一個瘋子,連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她親眼看着自己的老公被人打死,當場就被嚇瘋了。

看到錢麗麗的模樣,整個陳家,所有人都後背發涼。

陳天,居然死了!

這錢麗麗,到底看到了什麼,才被嚇成這樣啊。

「你個瘋子!」

陳山河氣得咬牙切齒,怒道:「把這個瘋女人趕出去,從今天起,她不再是我陳家的兒媳!」

從錢麗麗一個人回來的那一刻,她就註定不能留在陳家了。

不多時,幾個保鏢衝進來,以最快的速度把錢麗麗拖了出去。

「查!一定要給我查出來,陳天是怎麼死的!」

陳山河雷霆震怒。

想不到,派陳天出去一趟,如今卻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他怎麼承受得住這個打擊?

「老爺,我們已經派人去查了……」

「查到什麼了沒?」

「什麼都沒查到……而且派出去的人,已經失聯了……」

所有人又倒吸一口涼氣。

這一次,連陳山河都震驚了。

那座城市,難道真的變得這麼邪門了嗎?

北方的人,去一個死一個!

直到現在,也沒人搞清楚那座城市到底發生了什麼。

更加沒搞清楚,蘇家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強勢。

而且這一次,蘇家是憑自己的力量,把陳家的人打跑的,還斬殺了陳天。

這個消息很快傳遍北方,北方的人,已經不敢再貿貿然派人去靜海了。

現在派人去,無異於給蘇家送人頭。

「難道要變天了……」

陳山河臉色十分難看。

他上次就準備給聖主打電話,問問靜海那邊是什麼情況。

只是,聖主有規矩,如果不是發生了大事,是不能隨意聯繫他的。

而如今,已經算是大事了吧!

連陳天都死了,陳山河已經坐不住了。

他直接撥通了聖主的號碼。

電話接通,還不等陳山河恭敬開口,聖主竟然先開了口:「山河,我就知道你會給我打電話。」

「陳天的事,我已經聽說了,希望你節哀。」

提起陳天,陳山河聲音有些哽咽:「謝謝主子安慰。」

「不過,我兒子不能白死啊,我想知道,靜海那邊到底出什麼事了?」

「主子能否告訴我答案?」

聖主沉默了兩秒,平靜道:「我也不知道。」

陳山河哪會信。

他很清楚,聖主之前的老巢,就在靜海。

如果那邊沒出什麼事,聖主怎麼可能突然撤離來北方?

不過,聖主不肯說,他哪裏敢多問。

不等陳山河接話,聖主又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但我真不知道那邊出了什麼事。」

「我之所以撤離,是因為其他的事,不便透露給你。」

紫筆文學 ,

[]

「不好意思林夫人,這件事是我們家霍胤不對,回頭我就教育他,孩子打人始終是不對的,不管他出於什麼理由,所以,你放心,該教育的我們會教育,該賠償的我們也會賠償。」

顧夏端莊萬分,站在這幼兒園辦公室里,一邊跟這個秘書長夫人道歉,一邊態度十分誠懇的說回去就要教訓霍胤。

這絕對就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家長。

幼兒園裡的老師,還有那個秘書長夫人,聽到了后,果然馬上臉色就好看多了。

「霍胤媽媽,要是你早點來,事情就不至於鬧到這個地步了,你看你們家的保姆,像什麼樣?不好好說就罷了,還當場就動起手來,像話嗎?」

「就是,這都是什麼人?霍胤媽媽,我看你還是趁早把她辭退了好!」

「沒錯……」

這些人都譏諷的看著還在被那兩個黑衣人按住的溫栩栩。

溫栩栩就冷笑。

她是孩子媽媽?瞎了她們的狗眼!

「好了,那就這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走了。」

顧夏已經完美的處理了這件事,準備帶孩子還有溫栩栩離開。

可沒料到,她的手才一碰站在溫栩栩旁邊的霍胤,立刻,他狠狠的把她甩開了:「滾!」

「霍胤,你在說什麼?!」

顧夏頓時臉色一陣發白,目光迅速掃了一眼這辦公室里已經露出了一絲詫異的人,她惱怒得都想立刻把這小兔崽子抓過來。

然後狠狠揍他一頓。

「霍胤,過來,乖,跟媽媽回家。」

「滾開,你不是我媽咪,她才是我媽咪。」霍胤撲向了溫栩栩,試圖把這兩個按住媽咪的人推開。

可是,他太小了,小手推過去后,不僅僅沒有幫到媽咪。

反而,那人馬上抓住了他纖細的手腕。

「放開!你們放開他!」

溫栩栩看到,頓時就急了起來。

可是,這些人怎麼會放過這個孩子,眼看就要對他也來粗的,這時,外面忽然慌慌張張跑來了一人:「不好了,園長,外面忽然來了很多人,說是要接一個叫霍胤的小少爺!」

霍胤小少爺?

霎時,被抓住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

只看到他奮力一掙脫后,立刻,他就撒腿跑出去了:「爹地,爹地我在這,爹地——」

他大聲叫著,小小的童音里全是哭腔。

辦公室里的人也聽到了,立刻都從裡面走了出來。

結果,他們沒有想到,這一出來后,讓他們看到了極其震撼的一幕!

這絕對是幼兒園史無前例的陣勢。

Prev Post
田鼠太郎聽的一愣一愣的,他接著說:「給你展示這些,只是為了告訴你,宗千家的底蘊不止區區200萬円而已,你不用擔心我還不上,利息照計便是。至於這些茶具……我自然會用茶人的方式處置,你不用關心,也用不著關心。」
Next Post
「那傢伙,前年17號出了個潛龍,去年9號出了個英才,前段時間,好像說3號出了個真龍級,TM的,看的我是那個眼熱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