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究竟是他是異獸?

還是我是異獸?

怎麼感覺這個校尉想要吃了我?! 「就這樣?」

貝爾摩德說。

「對,就這樣。」

「那好,你先放開我。」

貝爾摩德心裏壓根不信李子禮的話,她不信這個青年大費心機的來這裏,故意做出這些事情,只是為了讓她們回去睡覺這種荒誕的要求。

肯定他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只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從他手裏脫困,其它的可以看一步走一步,隨機應變。

這就是貝爾摩德的想法。

「這麼說,你答應了?」

李子禮笑眯眯的說,見貝爾摩德點頭之後,便鬆開了手,貝爾摩德立刻後退了幾米,一臉警惕的看着他。

隨後,她用質問的語氣說:「你把他怎麼樣了?」

「你說的是暗中的那隻小老鼠嗎?看來你已經猜到了。」

李子禮自然知道貝爾摩德問的是卡爾瓦多斯,只見他笑道:「不過你放心,我是個善於助人為樂的人,不會去傷害別人,所以我只是把他打暈了,沒有要他的命。」

聞言,貝爾摩德小小地鬆了口氣,隨後眼珠子一轉,說道:「她要是回去睡覺,那我也回去睡覺。」

很明顯,她這招是禍水東引,想把矛頭引到朱蒂身上,以朱蒂的聰明,自然第一時間看出了貝爾摩德的想法,所以當李子禮的目光掃來時,她心中突然緊張起來。

這個男人連千面魔女都能輕而易舉的制服,光憑她,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不過,既然貝爾摩德這個女人將矛頭跑過來,我為什麼不能再把它拋回去。

想到這裏,茱蒂·斯泰琳揚了揚嘴角,她說:「其實,我的想法也很簡單,只要她願意回去睡覺,我也願意回去睡覺。」

貝爾摩德呼吸一滯,怔怔地看着朱蒂…這個女人也太可恥了吧?竟然又把矛頭拋了回來。

不過下一秒,她就面無表情的說:「我還是那句話,只是她願意回去睡覺,我也願意回去睡覺。」

「我也是這句話。」

茱蒂·斯泰琳淡淡是說。

見這兩個女人像打太極一樣,把球拋來拋去的,李子禮有點頭疼,這兩個女人,沒一個省油的燈。

最終,他不賴煩的打斷了她們的話,他說:「不用說了,你們今天要是不…」

剛說到這裏,突然,砰的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從陰暗飛出,如流星般沖向了貝爾摩德。

李子禮臉色一變,想都不想,便猛地衝出去,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摟着貝爾摩德的腰飛快的閃了出去。

下一秒,子彈從他們身邊飛了過去。

李子禮穩住身形之後,暗叫一聲好險,而被他摟在懷裏的貝爾摩德都驚呆了,獃獃地看着李子禮…這個男人為什麼要救我?

剛才子彈來的太突然了,哪怕是她,也難以避過去,縱然最後運氣好能夠避過要害,但是肯定也會受重傷。

所以說,李子禮幾乎救了她一命。

但是她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要救她?

「沒事吧。」

李子禮急急忙忙的看着貝爾摩德,他還真擔心貝爾摩德出事。

看到李子禮眼中擔心的目光,貝爾摩德一愣,這雙擔心的雙眼似曾相識,彷彿在哪見過一般。

仔細一想,一個男人的身形不覺在腦海里浮現,儘管容貌不一樣,但這雙眼睛一模一樣,貝爾摩德心裏將兩人的身影重合在一起,竟然極其吻合。

這一刻,她突然懂了,所以的疑惑也全部解開了,不覺揚了揚嘴角,笑道:「我沒事,謝謝你救了我。」

李子禮鬆了口氣,隨後他猛地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什麼角色,於是他眼中的擔憂之色全部消失不見,又露出了一抹壞笑:

「不用客氣,看到你這麼美的美人在我面前隕落,我可不忍心。」

「看來你還是個花心大蘿蔔。」

貝爾摩德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看到貝爾摩德的表情,李子禮一愣,這是什麼表情?自己說的那句話明顯帶着調戲之意,那她為什麼會是這副表情?

難道…

剛想到這裏,突然察覺到躲在集裝箱後面的人又開槍了,便帶着貝爾摩德閃了出去。

隨後停下來的第一件事情,李子禮朝着集裝箱後面開了一槍,緊接着,一聲金屬撞擊的響聲傳了出來,同時還有什麼金屬掉在地上的響聲。

下一刻后,李子禮拿槍對準集裝箱後面,淡淡的說:「你要是再有什麼動作,下一次,我不能保證自己還會手下留情。」

「好了,出來吧,早看到你了。」

貝爾摩德等人都看向了那裏,片刻,一個高挑的男人才那裏走了出來,他滿臉震驚的看着李子禮,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

就在剛才,這個男人竟然把他手裏的槍打落在地上。

要知道,他距離這個男人有幾十米遠,而他也躲在了黑暗中,在這種情況下,這個男人竟然打中了他手裏的槍背,把槍從他手裏震落下來。

這比打傷他還難十倍不止。

天啊!這個男人的槍法到底有多牛逼?

簡直恐怖!

赤井秀一!

看到從集裝箱後面走出來的那個男人,朱蒂·斯泰林心中驚呼。

貝爾摩德的瞳孔也驟縮一下,唯獨李子禮臉色不變,彷彿早已知道是赤井秀一一般。

李子禮說:「呦!今晚還真熱鬧,加上我打暈的那個傢伙,都有五個人了吧?」

「你到底是誰?」

赤井秀一此時已經滿臉凝重,他覺得這個男人太厲害了,剛才的事情他從頭看到尾,這個男人不動聲色的將貝爾摩德與朱蒂的槍拿走,還有能在二十幾招內生擒貝爾摩德的高超身手。

這些也都算了。

最令人驚恐的是,他還有令人驚悚的槍法。

實在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人,沒有之一!

這種可怕的人物,如果是朋友還好一點,如果是敵人,簡直不敢想像會有什麼後果。

朱蒂·斯泰林也緊盯着李子禮,她也極其想知道這個無比牛逼的男人到底是誰。

「哎,你們怎麼總想知道我是誰呢?也太無趣了,能不能問點別的,不然我煩。」

李子禮皺了下眉頭。

「那好,你到底是哪一邊的人?」

這句話不僅吸引了朱蒂、雪莉等人的目光,連貝爾摩德的目光也吸引過來,兩隻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這是個好問題,讓我考慮個十年八年的再告訴你。」

赤井秀一:「…..」

眾人:「….」莉莉絲把土平給從地上扶起來以後,一直注視着那不斷往前奔跑的安皓軒。

此時此刻,安浩軒甚至已經收下了手中的武器,魚腸劍壓根都不知道究竟去了哪個地方。

手無寸鐵的沖向那築夢師,安浩軒究竟是什麼目的?

站在那裏的土平和莉莉絲兩個人產生了相同的疑惑。

「安浩軒這是要幹什麼啊?怎麼一個人連武器也不拿就沖向那個築夢師了?」土平道,「等一等,那個築夢師好像被他給控制住了!」

土平剛……

《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358章:在生與死之間徘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小主還要不要買?」想到那邊還等著她的回復,降香不得不問了出來,她小心翼翼的看著雲拂曉,細心的觀察她臉上的神情,力求第一時間知道她的想法。

「我手上的銀兩還有多少?」雲拂曉默默的算了一下,一塊上等狐狸毛皮再加上費用,至少也要三百兩左右,不知道她能動用的銀兩有多少。

「小主能用的銀兩加銀票還有五百三十七兩,另外還有一些打賞用的銀錁子,金豆子大概也有兩百多兩。」負責管著小錢櫃的降香想了想稟報道。

「五百多,真少。」這麼點銀兩假如碰上幾次宴席就所剩無幾了,看來她要努力討好南宮擎才行,只要她的分位漲了,她的收入才會漲,到時候討好她的人也就多了,收入自然就多了。

好吧,沒有舍怎麼得呢。

討好南宮擎的第一部就從衣開始。

「降香你取三百兩銀子交給採買的,一定要一塊上等完好的狐狸毛皮,記住是純白的。另外告訴他們,如果和我心意,另外還有重賞。」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這就去。」降香點點頭退了出去。

有錢好辦法事,第二天就有一名三十歲左右身材中等的太監借著送盆栽的機會把狐狸毛皮送了進來。

雲拂曉示意降香打開來看看,降香和艾葉一人抓了一頭把那整塊的純白狐狸毛皮展示給雲拂曉觀賞,就連後面也轉了過來給雲拂曉查看。

雲拂曉看著那一塊沒有一絲雜質的狐狸毛,暗自讚賞道,確實不錯,於是點點頭,「不錯,降香賞。」

降香把狐狸毛皮往艾葉懷裡一塞就走進內室去取銀兩了。

那名躬身等候的太監當即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神情越發的恭敬了,「小主以後要是還需要買什麼儘管找奴才,奴才定為小主找最好的,另外價錢好說。」

「哦。」雲拂曉挑了挑眉,真想不到這個還是一個頭目啊,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怎麼好面熟的感覺,她什麼時候見過他?

雲拂曉細細想了想還是沒有想明白,不得不裝著不在意問道,「你叫什麼?」

「回小主,奴才叫王德海。」王德海笑容可掬又恭敬的稟報道。

王德海?!雲拂曉訝異的挑眉,還好那王德海躬身垂眸根本看不到她的驚訝,否則會很奇怪的。

至於雲拂曉為什麼驚詫,那是因為前世這個王德海,如果是這個王德海的話,那麼他以後就會是內務府的大總管。

在雲拂曉死去這一年這個王德海正式當了內務府廣儲司的大總管,當時她也曾召見過去,而他也專門為她送過東西,不過那個時候他已經三十來歲,身材比現在肥了兩圈顯得富態,還故意貼了兩撇八字鬍,所以她一時間沒有把他們聯繫起來。

廣儲司掌內府庫藏,領銀、皮、瓷、緞、衣、茶六庫,是一個油水很足的職位。

「王公公不知道在哪裡當差呢?」雲拂曉目光微閃,忽地氣勢一變,氣場大開,久居上位者的高貴霸氣好不掩飾的釋放開來。

前世的貴妃不是白當的,那樣的氣場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元哲將顧七放在外間的床榻上,捶了捶腰,將胳膊伸到顧七面前:「本王費力將你抱回來,你一個謝字都沒有也就罷了,怎麼還這副樣子?」

Prev Post
「那傢伙,前年17號出了個潛龍,去年9號出了個英才,前段時間,好像說3號出了個真龍級,TM的,看的我是那個眼熱呦。」
Next Post
「至於天夏葯業的首席煉丹師陳靜逸大師,煉製上品靈丹不下十種,帶領天夏葯業一路走向輝煌,自然也不用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