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面想著,你可是本姑娘丹藥的見證人,怎麼能不給點好處呢?

「五個高階靈石。」

那人瞬間就拿出了五個高階靈石,放在沈傾面前,然後拿起了沈傾所說的治癒皮肉之傷的那一瓶丹藥,臉上滿是欣喜。

許是這邊的動靜不小,已經有很多人走了過來。

「這位學弟,你是沈傾吧,我是彭於連,謝謝學弟的丹藥了。我還會再來的。」

這人說完便如同拿到了寶物一般,匆匆離去。

「剛剛那位,不會是沈傾這小子找的托吧?」之前一直在旁邊觀看的人,疑惑道。

「看起來似乎不像,你看沈傾那小子,手臂上的傷可是真的,後來痊癒也是真的。」

「那我們也去看看?」

「去看看。」

兩人走了過來,「沈傾,剛才那種治癒皮肉傷的丹藥,再試一次,如果我們看到是真的,就買了。」

沈傾聽著這話,有些生氣,mmp啊!

「兩位少爺,試可以試,不過這次需要在兩位的身上試。」

王妃她只想守寡 「憑什麼?你剛才分明是在自己的手臂上。」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剛才和現在能一樣嗎?」

「你簡直是騙子!」

「就是騙子,在這裡欺騙大傢伙!」

「我騙你什麼了?不對,我騙了你的智商,所以你現在蠢的和豬一樣吧。」沈傾說話十分的不客氣。

「你簡直是找死!」

「這話已經有很多人說過了,可是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沈傾嘴角一抽,笑了笑。

「試就試,不試就離開,別擋著我的生意。」沈傾嫌棄的驅趕。

「試就試!如果你的丹藥沒有作用,我們必定將你打個半死!」

一人說著,便將手臂伸了出來。

沈傾拿起尖銳的利器,直接對著這人的手臂便插了進去,然後使勁橫向一拉。

殺豬般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啊啊啊啊啊!」

「沈傾,你居然敢蓄意報復!」

「是你們自己同意的,不信問問周圍的人。」沈傾看著周圍零散圍觀的幾個人。

「算你狠,丹藥呢?」一人咬牙切齒的說。

「葯在我這裡,你需要付錢來買。」沈傾指著自己面前的瓶瓶罐罐。 「你敢坑我?說好的是測試你的葯!」

「我有說給你免費測試嗎?更何況測試是真的,那我浪費的葯算誰的?難道我的丹藥不要錢嗎?」

沈傾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面前的人。

不知道有一句mmp,當不當講?

「好好好,伶牙俐齒,本少爺就來試試你的葯,如果沒有效果,你看看本少爺會不會拆了你的骨頭。」

這人笑起來,很是陰森森,能看得出來,全是恨意與怒意。

「五個高階靈石。」沈傾頭也不抬的說。

這人扔下五個高階靈石在沈傾的面前,沈傾便遞了一顆丹藥給他。

「怎麼說一顆,剛剛那人明明是一瓶!」

「他是買,你只是測試,怎麼能一樣?」

「那本少爺也買了呢?」

「真不好意思,只賣給有緣人,不賣給討厭的人。」

億萬暖婚 「你!」

吞下丹藥之後,那人的手臂,果然是在快速的痊癒著。

簡直是如同變戲法一般。

這人眼中精光大閃,「你這些多少錢,本少全買了。」

「不賣。」沈傾淡淡的語氣,說出了讓人無法平淡的話語。

「這位學弟好厲害,臉雙十兄弟的面子都不賣,我很看好他。」零星圍觀的人群里有人如此說。

沈傾笑了笑,沒有回應。

被稱為雙十兄弟的兩人,臉色卻是難看的很。

似乎看著沈傾的神情,並不像是回退讓的人,這二人惡狠狠的盯著沈傾。

「沈傾是吧?你給我等著。」說完,兩人便離開了。

先之前說話的那人,走了出來,「這位學弟,不知道什麼樣才算是有緣?」

「我看著順眼就可以了。」沈傾微微一笑,看著面前的這人。

這人穿著有些單薄,紫色的長衫配著溫和的語氣,讓沈傾莫名覺得,這人莫非是gay?

「那你看我如何?「這人說著話,垂下的手卻不自覺的掐了一個蘭花指。

沈傾眼皮一跳,斷斷續續的說,「我覺得好像不太適合/。」

「學弟,人家對你可是一心一意,絕對不會三心二意,你就放一百個心吧。還有,人家的修為也很不錯哦。」

沈傾都要被他弄起一身雞皮疙瘩來了,實在是慎得慌。

「好好。你先起來。」沈傾躲開了這人摸過來的手。

「這麼說,學弟答應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和學弟很有緣分呢。」 年輕最好之處 這人一邊說,一邊往沈傾的面前放了五個高階靈石。

沈傾慌忙將面前的一瓶丹藥遞給他。

「學弟,往後要是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哦,我的名字是呼延雲。」

「好的,雲師兄,不介意的話,是否可以商談一會?」沈傾腦中靈光一閃。

「呀,這麼快就有事了?」呼延雲轉過身,媚眼拋了一個。

「學弟的確有事,不過這是信物,我們來日再談。」沈傾將一個小木箋遞給了呼延雲。

有了這樣的開頭,也或許是呼延雲宣傳了。

很快,沈傾的攤位便被人圍滿了。

「給我來一瓶/」

「不賣/」

「給我來一瓶。」

「不賣。」

「給我來一瓶。」

「不賣。」

耳邊都是這樣的話,在回蕩。

「不賣你擺什麼攤!」終於有人發飆了。

「什麼樣才算有緣。」

「我看著順眼。」

……、

我想有不少人被這個要求雷倒了。

期間,只有三個人,成功購買到了沈傾的丹藥,大多數都是空手而歸。

畢竟,這是沈傾自己的東西,沒有人可以強迫他必須賣完。

只是沈傾這樣的營銷手段,確實是打開了沈傾丹藥聲名的局面。

沈傾約見成功購買了丹藥的那四人的時候,慕流年就在旁邊跟著。

憑藉著沈傾經過新時代思考淬鍊的口才,自然是很快便說服了他們四人。

答應幫忙在特定的人群里推廣這沈氏丹藥。

當然這沈氏丹藥,就是沈傾最後起的名字。

要開疆擴土,哪能不能正式的名字呢,有了銷路,沈傾打算在學院門外,開一間丹藥鋪。

同樣,只是賣給某些特定的有緣人。

這一切,暗地裡的條件是要讓六大家族知道。

這一切,在以很快的速度進展著,轉眼便看到慕流年想讓沈傾跟他一起去見慕白的日子。

慕流年一直沒說過,自己已經把沈傾是姑娘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父皇。

這也是沈傾第一次走進真正的宮殿之中,不再是後世的用來瞻仰和旅遊的地方,而是有人古人氣息的真正宮殿,一切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模樣。

「慕流年,你怎麼突然帶我來這裡?」沈傾很新奇的東張西望著,似乎覺得一切都像是在做夢。

「請你吃好吃的美食,你不是說你最想來一次皇城的主殿,看看這裡是什麼么樣子,有什麼樣的美食?」

「這裡的人會不會很兇?」突然間,沈傾有那麼一絲絲的擔憂。

「放心,我會護著你。」慕流年保證著。

「吃飯會不會遇到你父皇什麼的,他們會不會很恐怖?會不會動不動就殺人?是不是有幾百人慘無人道的刑罰?」

沈傾嘰嘰咕咕說個不停。

「傾傾,你這是哪裡聽說的,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想法?」

「我……自己想的啊。」沈傾當然不會說,我是在電視劇里看到的啊。

「放寬心吧,不會有什麼厲害的魔獸要吃掉你/。」慕流年覺得沈傾實在是可愛。

「好吧好吧,都聽你的。」沈傾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可是有修為的人,是修為絕對不低的人。

恐怕很少有人會是她的對手。

她卻還這麼的憂心忡忡。

「傾傾,等下要是見到我父皇,你丹藥的事情可以說出來吧?」慕流年思考了一會兒問道。

慕流年覺得這起碼是一個籌碼,讓自己的父皇不敢動沈傾。

「當然可以。」沈傾面對這個事情,還是很樂意的,畢竟她的意願,也是開一家賣給有緣人的丹藥鋪。

如果皇城的皇主,能幫她宣傳,那不僅是省去了廣告費用。

那簡直是最暢銷的廣告,沒有之一啊。

這樣的好事,沈傾如何會不答應。

「放心吧,如果你父皇想要丹藥,我可以賣給他。」 沈傾看著慕流年愁苦著一張英俊的臉,要是讓那些花痴少女們看到,說不準得心肝脾肺都疼成什麼樣了,沈傾便如此安慰。

哪能會想到,還有其他的緣由。

慕白似乎早就知道今兒沈傾進宮的事情,已經候在花園的小亭子里。

面前一個石桌,三個石椅,石桌上擺著一壺酒,一壺茶水,三個茶杯,三個酒杯。

石桌旁,一個身穿長衫的中年男子,面容和善的看著慕流年和沈傾。

中年男子的長衫上紋著一種奇怪的獸,有八隻鋒利的爪子,眼睛好像是望著虛空,周身全是氣勢。

看這氣勢,沈傾覺得這應該是慕流年的父親吧,皇城的皇主。

「想必你就是我兒流年時常誇讚的沈傾姑娘吧。」慕白面帶笑意的說著。

原來還想應答的沈傾,在聽到沈傾姑娘這個詞時,微微一愣。

沈傾看了慕流年一眼,低頭對慕白說,「沈傾一介草民,哪裡敢讓五皇子誇讚。」

在沈傾看來,低頭是一種尊重。

然而在慕白的眼中,似乎是妥協。

「都坐吧,別站著了。」慕白微微一笑便坐了下來。

「傾傾,你不會怪我吧?」慕流年低聲對沈傾說。

「怎麼會,您是高高在上的五皇子,我不過是一介草民,哪裡能怪您呢。」

沈傾一邊說,一邊坐了下來。

Prev Post
「你不走嗎?」那瑟問瑪雅。
Next Post
是自己欺負弟弟,連一個沒用的廢物弟弟都不放過,而且還協同外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