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在自然災害快要來臨之前,人們會看見很多動物逃竄,就覺得是山神給的預示,其實就是地殼運動,動物們比人類感知得快一些而已。」

說了好一陣,唐荔停下來舔舔唇,突然感覺有點口渴了。

祁懿寒剛好看見她這個小動作,故意微微一窒,他問:「你好像對科學知識很了解?」

「當然,我可是……」

唐荔突然閉嘴,想起來這裡不是現實,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並不知道多少這些東西。

「你可是什麼?」

祁懿寒微眯了一下眼睛,聲音特意壓低,聽起來帶著一點磁性的低啞。

唐荔有點受不了了,抬手捂了一下耳朵,偏頭看著他,義正言辭的指責:「你怎麼能用這種聲音和我說話,簡直是犯規!」

祁懿寒並沒有理解她話中的意思,眼看神色就要收斂起來,恢復他一貫的冷漠。

唐荔接著說:「我終於理解能讓耳朵懷孕的聲音是什麼感覺了,哎呀,祁懿寒,要不你再多說兩句,就用這種聲音,我喜歡聽。」

「……」

心尖突然顫動了一下,祁懿寒微偏開頭,語氣幽深:「唐荔,你在所有人面前都這麼多話嗎?」

唐荔看著已經把視線看向前方的祁懿寒,皺著眉頭說:「怎麼會?我平時才懶得和其他人說這麼多話。」

作為大師,她的逼格很高的,她怎麼會話多。

「你不是我老公嗎?作為你的老婆,你的心理健康我肯定得關心。」

唐荔這話說得太自然了,自然到讓祁懿寒的心臟又重重的震蕩了一下。

他偏頭看著她的眼睛,發現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夜空中最亮的那顆星。

唐荔竟然被盯得有點不好意思了,她訕訕的問:「怎麼?你不相信?」

祁懿寒這時收回目光,看著天上的明月,語氣幽暗:「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唐荔看著他的側臉,皺了皺眉頭,提醒了一句:「最近你的麻煩事情很多,注意一點。」

說完站起來就朝她住那棟別墅走去,走了幾步后,身後才傳來祁懿寒回應的「嗯」聲。

……

第二天一早,唐荔剛起床下樓,就聽見門外傳來說話的聲音。

她下樓走到門邊,就見站在院子內的張管家正和站在外面的兩個人說著什麼。

這兩人一人是歐陽毅,另外一人是昨天發狂的那個男人。

「夫人還沒起床,兩位如果要找她,可以等等再過來。」

唐荔也不過去了,直接站在門邊對張管家說:「張管家,把他們請進來吧。」

唐荔一開口,門外的兩個人就同時看了過來。

歐陽毅朝她招了招手,同時露出燦爛的笑:「唐荔,早啊。」

唐荔點點頭,轉身就走進了客廳。

張管家看著對自家夫人異常熱情的青年,心裡莫名就升起了警惕心。

這人對他家夫人是不是有意思?

這怎麼行!

張管家把兩人請進客廳。

唐荔已經坐在沙發上,她偏頭看向走過來的兩人,抬抬下巴示意他們:「過來坐。」

歐陽毅應該有一米八五的個子,男人比他還要高,沒有發狂的他眼神特別堅定,每走一步都帶著強大的鐵血氣勢。

兩人直接坐在唐荔對面。

男人雙手放在膝蓋上,坐得筆直,先一步開口:「你好,我叫侯勇。」

他的嗓子應該受過傷,聲音聽起來特別沙,有點刺耳。

唐荔倒是無所謂,朝他點點頭。

侯勇又說:「昨天謝謝你,是你喚醒了我。」

這話讓坐在他旁邊的歐陽毅和剛去讓傭人泡完茶走回來的張管家同時一愣。

下一刻,歐陽毅不敢置信到震驚的問:「侯勇,你的狂躁症好了?」

「對,好了。」

歐陽毅好還是不相信,「你怎麼確定你好了?」

侯勇指了指腦袋:「我能感覺到。」

歐陽毅又看向唐荔,眼中光芒大甚:「唐荔,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能治好侯勇的病,不過……你是什麼時候學的醫?」

唐荔:「你不知道的時候。」

歐陽毅:「……」

唐荔又看向侯勇。

侯勇這個時候也看著她,見她看過來,特別嚴肅又認真的對她說:「昨天唐小姐和我說的話我都記得,你說得對,我要為我的戰友們報仇雪恨,還要把他們接回來。」

歐陽毅一臉懵逼,「唐荔什麼時候對你說的?」

侯勇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繼續說:「我想問問唐小姐,我能把他們全部帶回來嗎?」

此刻他眼中帶著強大的痛苦和迷茫,那個實驗室背後的力量太強大了,他不想再讓另外一批同伴去送死。

「能。」唐荔說:「只要你想把他們帶回來,肯定能帶回來,不過……」洛雨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考慮的,居然天真的想著要救那個女人一命,可是人家根本不領情,既然如此,哪自己還管什麼!

「我沒有生氣,走吧。」

洛雨凝出來以後,心裡確實有些不舒服,不過這不是針對別人的,而是針對自己的。

轉念一想,換作自己未必可以做到,但她會賭一把。

不管結局怎麼樣?只要自己還想活下去,那麼自己一定會拚命的一搏。

走到客廳,再次看到爺爺奶奶時洛雨凝的臉上沒有了那麼多的笑……

《和總裁領證后他飄了》第77章生死有命 「啊啊,好飽好飽!」

蘇萌摸著小肚子,跟着蘇哲從西餐館中走了出來。

「一頓飯吃了我近四百塊····二十分之一的生活費啊,嘖」

蘇哲有些心疼的看着手機,雙眼絲毫不掩飾那肉痛之色。

「略」蘇萌吐了吐舌頭,「現在才想到心疼,太晚了!笨蛋哥哥」

「哎,我也沒怎麼心疼,因為這的確是我的問題,好了,抓緊去學校吧」

蘇哲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朝着補習學校的方向前去。

但蘇萌卻沒有跟上,她站在原地,獃獃的看着一邊。

「蘇萌,怎麼了?」

蘇哲停下腳步,回過頭看着她,疑惑的問道

「是早上的姐姐」

「誒···」

順着她的視線看去,蘇哲發現沈佳瑜就站在不遠處的停車場,她面前還有一名男子

沈佳瑜表情很激動,臉頰上好像還有哭過的痕迹,此刻正在和那名男子大聲爭吵著。

怎麼回事?

蘇哲皺起眉頭,對着蘇萌說了一聲『在這裏等著』就朝着沈佳瑜那邊跑了過去。

「我說了我不回去!」

「佳瑜,聽話,小千她已經沒救了,她是個植物人!你這樣將時間與金錢都給浪費在她身上,你真覺得她會開心嗎?」

「你知道嗎?你這幾個月在她身上花費的錢已經超過五十萬了!五十萬,你知道這對於一個普通人是什麼概念嗎?是他要用上三五年才可能賺到的錢,你把這些錢用給自己,不好嗎?」

男子的語氣頗有些無奈,他彎著腰,苦口婆心的勸解道,一邊說着,還將手向她伸過去

但沈佳瑜並沒有領他的情,她表情冷冷的打開男子的手,向後退了一步,用着憤怒但絲毫不會顯得大聲的聲音說道:

「我說過!我不回去!你以為那女人叫你出來帶我回去是為了什麼嗎?他們真的是想我了嗎?不,她不會想我的,她只是在乎錢而已」

「她從你哪裏聽到了我賺的錢,所以起了念頭,這種東西你不要跟我說你不懂啊!胡在!」

胡在沉默了,他看着沈佳瑜,輕嘆了口氣

「這些,只是你的偏見,無論你今天怎麼說,你都要跟我回去,你的母親,很想你」

說着,胡在向前一步,伸手向沈佳瑜抓去。

他的速度十分的快,看起來就像是下定了決心。

他的手,卻被另一個傢伙給打開了

「呼···抱歉,你沒事,吧」

蘇哲喘著粗氣,向著身後的沈佳瑜問道。

他體力實在是太差了,還沒跑倆步,就已經氣喘吁吁了,看來,之後將魅力升到十點后,就要想辦法增加體能了啊。

「你是誰?」

胡在看了看手上的紅印,眉頭皺起,疑惑的問道。

「抱歉啊,我是她同學,看到你在這裏對她動手動腳的,就想上來插一手」

蘇哲站起身,看着他說道

「所以,能跟我說一下,你是在強迫她干某些事嗎?」

胡在的眉頭越來越深了

「這不關你的事吧」

「確實」蘇哲點了點頭,回頭看了眼身後的沈佳瑜,「所以,這種時候更要尊重他本人的決定吧」

Prev Post
不過對此,龍天宇倒是沒有感到棘手,只見他將手掌覆於電子門前,瑩綠色的電路圖閃爍了一下,隨後電子門便被龍天宇打開。
Next Post
儘管斯內普完全不知道身為凱瑟琳但院長為她簽一份監護人允許其周六出校的申請為什麼不合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