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位於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交界,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湖面海拔-430.5米,湖最深處380.29米,最深處湖牀海拔-800.112米,是地球上鹽分居第三位的水體,僅次於含鹽量第二的南極洲唐胡安池及第一的位居埃塞爾比亞的Gaet’ale Pond。

死海南北長86公里,東西寬5到16公里不等,湖岸是地球上已露出陸地的最低點,有“世界的肚臍”之稱。遠遠望去,死海形似一條雙尾魚,在陽光的照射下,海面像一面古老的銅鏡。

因爲死海含有高濃度的鹽分,爲一般海水的8.6倍,致使水中沒有生物存活,甚至連死海沿岸的陸地上也很少有除水草外生物!

而這裡,是世界一大旅遊熱點,每年吸引着衆多遊客前來死海旅遊,泡在海水裡,沐浴着陽光浴,享受着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

當然,這個月份,也就早上和傍晚時候才適合進入死海里,不然的話,都會被煮熟。

一大早,太陽都還沒有升起,秦元清就和景田來到沙灘上,此時已經人非常的多,很多人身上都抹着黑泥,景田也迫不及待地將黑泥抹在自己身上。

卻是這死海海底的黑泥含有豐富的礦物質,死海成分含量高的護膚美容品可達到提亮膚色、改善暗沉、深層清潔、淡化紋路等功效。以至於死海沿岸,開設了上百家美容療養院,每一天生意都很火爆。 「這兩個小兔崽子?」

「跑到這裡偷人家的破關靈氣?」

躲在遠處的一坤,看到雷凌與龍堯兩人,正在吸收別人積攢的天地靈氣,到讓他覺得有點不地道。

不過,他觀察許久,發現雷凌已經達到了玄境三期頂峰,需要更多的靈氣來支配,衝擊瓶頸突破。

「碰到老道我,算你小子有福了。」

「好吧!反正這靈氣這麼多,就讓老道我幫你一把!」

一坤抿嘴笑了,抬頭看向山谷深處一眼,后突然暗中出手,將部分靈氣逆轉,快速引導向雷凌的體內。

在一坤的暗中幫助下,雷凌吸收靈氣的速度驟然快了十多倍,上原本需要一天時間才能突破的瓶頸,此時竟然已經開始鬆動。

盤坐在地的雷凌,他此時汗流浹背,因為時間緊迫,自己不敢浪費一分一秒。

就在十分鐘過去后,他的修為已經突破,直接踏入了天境一期。

但雷凌還沒有睜開眼睛,內心雖然在偷著樂,但他知道在當世靈氣匱乏條件下,這是千載難逢的一次機會。

隨著修為突破,吸收靈氣的速度驟然加快不少。

他選擇將靈氣累積在體內,然後再後期勃發,跨越行突破,讓修為暴增。

「這小子到挺貪得?」

「好!」

「我就看你還能突破多少!」

一坤看自己逆轉的靈氣已經供應不上雷凌,四周靈氣逐漸稀薄,他索性替雷凌攝取山谷內部靈氣,來幫助雷凌。

而山谷內部,琅環福地道台上,一位盤膝而坐,全身被金光籠罩的一位老者,他此時正在吸收雲集而來的靈氣,進行最後的突破。

在道台下,旁系族長黃昆,此時眉頭緊皺,看著上方正在進行最後一步衝刺的父親,他神情緊繃,內心可是無比的期待。

『只要父親邁入尊境巔峰,我黃天傲還怎麼囂張!』

『還有秦園府,你們都等著受死吧!』

黃昆咬著牙,一想到嫡系黃天傲,仗著實力很強,不把他們旁系放在眼裡,還落井下石。

如今,他父親『黃穹』,激將尊境大成,與他黃天傲平起平坐,這可是讓他們旁系揚眉吐氣的大喜的日子。

「嗯?」

「不對勁?」

「這靈氣怎麼越來越少了?」

在黃昆痴心妄想時,突然他感覺靈氣變得稀薄,這讓他無法淡定了,急忙轉身看向靈氣波動。

「怎麼回事?」

「這靈氣怎麼會逆流?」

黃昆震驚,看到靈氣流失的方向,是山谷外面,這讓他不淡定了。

靈氣不足,會造成自己父親『黃穹』功虧預虧,他當然不會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一咬牙,黃昆迅速沿著靈氣流失方向而去,試圖尋找靈氣流失的原因。

「不好!」

幫助雷凌掠奪靈氣的一坤,突然察覺山谷內有人在快速向這邊而來,他驚呼一聲,立馬將靈氣釋放。

而處在修鍊的雷凌與龍堯二人,此時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什麼。

「該不該叫醒他們?」

一坤有點為難了,因為此時雷凌與龍堯都在突破緊要關頭,若突然打斷,會對她們造成日後突破的困難。

雷凌,此時修為一路飆升,如今已經是天境二期巔峰,距離三期只差一步之遙。

只是,突然靈氣不足,讓他的突破速度禪德緩慢,這讓他眉頭緊皺,不甘心的還在繼續吸收靈氣。

一旁的龍堯,如今已經達到了玄境三期頂峰,距離突破天境近在咫尺,可因為靈氣的稀缺,讓她已經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嗯?」

龍堯果斷終止修鍊,睜開眼睛瞬間,她感受到靈氣消失如此嚴重,這比預料的還要快。

龍堯起身,看向山谷方向時,她看到有人影,在快速向她們這邊而來。

「雷凌!」

龍堯慌亂,急忙開口叫醒雷凌。

而雷凌在緊要關頭之時,終於突破道天境三期一階。

雖然有點不如意,可雷凌還是急忙睜開眼睛,看向龍堯一眼,二人沒敢逗留,急忙鑽入叢林消失不見。

「這兩個小鬼,還真夠機靈的?」

一坤看有驚無險,龍堯與雷凌順利逃走,他搖頭笑了笑,便轉身離去。

但黃昆找到這裡時,發現這裡空無一人,讓他氣急敗壞。

「可惡!」

「剛才一定有人在這裡搶靈氣。」

黃昆咬牙切齒,靈氣被搶,這可是關乎自己父親能不能突破的大事。

「族長!」就在黃昆氣惱轉身要走時,突然黃濤、黃俊兩人出現。

「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

黃昆看到這二人,臉色頓時難看無比,瞪大眼睛怒問道。

「族長。」

「我二人剛才發現三小姐帶著一位陌生男子闖入這裡,所以我二人一路而來,卻沒有想到碰到了族長您?」

黃濤、黃俊兩人不知所措。看黃昆惱怒的樣子,二人急忙低頭道出他們的來因。

「龍堯?」

「陌生男子?」

聽到黃濤、黃俊二人所說,黃昆雙目如同噴火一般。

「王八蛋!」

「龍堯,又是你壞我好事!」

黃昆憤怒咆哮,聲音回蕩在山谷之中。

憤怒的黃昆,快速返回山谷的琅環福地后,他看到黃天傲站在那裡,正在看著自己父親黃穹。

「大族老!」

「你是來看我父親笑話的嗎?」

黃昆狠狠咬了咬牙,邁步來到黃天傲近前,壓低聲音的問道。

「我為什麼要看你們笑話?」

黃天傲皺眉,扭頭瞥視兩眼噴火看著自己的黃昆反問道。

「哼!」

「因為你的好孫女龍堯,勾結外人竊取此地靈氣,壞我父親破關,你身為大族老,難道會不知情?」

黃昆惱怒。

看黃天傲那副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樣子,他真想來個魚死網破!

「笑話!」

「你看到他們了嗎?」

「是你父親該有此劫,你又在這裡怨天尤人,難道你想以下犯上?」

黃天傲冷目微眯,面露冷笑質問黃昆,絲毫沒有相信黃昆所說的意思。

「你嫡系欺人太甚!」

「那個龍堯坑我們旁系與秦園府開戰,如今又帶外人竊取靈氣,你身為大族老卻是故意縱容!」

黃昆實在忍受不了了。

眼看他們旁系,就要毀在龍堯手裡。

好不容易,自己父親有望與黃天傲旗鼓相當,卻因為龍堯帶著外人,壞的他父親功虧一簣!

「放肆!」

「無憑無據,在這裡肆意妄為,滿口胡言亂語,你真的以為老夫不敢動你?」

黃天傲勃然大怒,黃昆只是一個旁系族長,敢跟他大呼小叫,沒大沒小,他當然不會客氣。

「你心知肚明,明明就是在袒護龍堯。」

黃昆不服,面對黃天傲的威脅,仍舊要說。

「住口!」

就在此時,道台上盤坐在那裡的黃穹,突然開口怒斥自己二職黃昆。

「父親?」

黃昆神色一怔,看到道台上,自己父親面色蒼白,口角在流血,他立馬禪德緊張起來。

黃穹緩緩睜開雙目,怒視下方的兒子黃昆,突然抬手便隔空一掌。

嘭!

「啊……!」黃昆始料未及,被自己父親一掌打的吐血橫飛。

黃穹選擇無視自己兒子黃昆,而是扭頭看向黃天傲,面無表情的說道:「大哥,是我教子無方,讓你見笑了。」

「無妨。」

黃天傲冷眼瞥視倒地沒起的黃昆一眼,這才搖了搖頭說道。

「大哥,你這次過來,是否有什麼事情?」

黃穹看黃天傲沒有追究,他微微一笑,看著黃天傲問了句。

他之所以會管黃天傲叫大哥,但不代表他們是親兄弟。黃天傲是黃穹的堂哥,所以黃穹一直管他叫大哥。

「沒什麼。」

「我只是感應到你在突破,所以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不過看來什麼忙也沒幫上,就不在打擾你休息了。」

黃天傲神情冷漠,看著道台上的黃穹許久,搖頭說完便轉身離去。

可黃穹,在他看到黃天傲消失后,臉色頓時變得陰冷可怕。

「父親?」

莫名被打的黃昆,勉強的從地上爬起來,他看著道台上的父親黃穹,心裡窩火卻不敢問。

「哼!」

「都怪你!」

「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提前出關?!」

黃穹怒視下方兒子黃昆,將一切的錯,都怪到黃昆的頭上。

「這……?」

Prev Post
大殿內的眾多元老老祖紛紛贊同,鎮教寶術太過重要,不得遺失。
Next Post
「該死的大夏人,都在我們東瀛的地盤上了,居然還敢把我們東瀛,這麼不放在眼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