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大夏人,都在我們東瀛的地盤上了,居然還敢把我們東瀛,這麼不放在眼裏!」

「是!」

一個左衛門的徒弟應聲道:「師父,這大夏人未免太囂張狂妄了,居然敢對我們的師兄動手,着實可惡!」

「這次,可一定要給他們個教訓嘗嘗!」

左衛門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對,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吧!」

其他人紛紛點頭,從左衛門的房間里魚貫而出,連電梯都沒等,直接順着扶手下樓。

就如秦風所猜測的那般,那幫上門挑釁的東瀛武士,是由左衛門指示的。

所以,左衛門不可能不知道,大夏武道團住在哪一層,也不可能不知道那群東瀛武士去了哪個房間挑釁。

左衛門一路帶着徒弟,直接站在了秦風他們所聚集的大門門口。

他知道,這扇門後面,哪個膽敢侮辱他,侮辱他弟子的大夏人就在裏面。

「呼……」

左衛門深吸一口氣,居然有些剋制不住,自己因為憤怒而顫抖的雙手!

要知道,他身為東瀛高手,乃是東瀛武道接泰斗級別的人物!

走到哪裏,不是享受着鮮花,掌聲,矚目,還有恭維?

哪怕是東瀛的首席上的那位,見到他也是畢恭畢敬的!

可不過是區區一名大夏戰士,居然敢在電話里,如此侮辱他?

左衛門非要對方嘗嘗他的厲害不可!

他深吸一口氣,對着自己的徒弟命令道:「把大門給我踢開!」

左衛門這一路上,弄出來的動靜不小。

當然,這也全都是左衛門故意弄得!

他就是有意,要讓這座酒店的所有人,各個國家的武道代表團的人都知道,他左衛門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凡是敢惹他左衛門的人,下場都會非常凄慘!

而且,在武道大會的前夕,就能將大夏的武道代表團打個片甲不留,也會讓左衛門的聲譽,更上一層。

今天,他就要用擊敗大夏武道代表團的方式,讓自己在各個國家的武道代表團當中,揚名立萬。

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東瀛的武道里,不是只有北野武一座高山!

他左衛門,同樣是強者當中的至強者!

「砰!」的一聲巨響。

眼前的房間大門,被人踢開了。

一種大夏武者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左衛門。

左衛門的聲音沉着,卻夾雜着難以掩飾和壓抑的怒氣。

「剛才,是誰接了我的電話?」

。 次日一早,沈悅便和商衍一起,帶著早餐來了,結果發現時鳶和陸霆之正抱著寶寶在客廳里鍛煉身體。

大飛和詩詩已經可以趴著了,他們抬起頭便可以初步探尋這個世界,正四處張望,好像對哪裡都很新奇。

「昨晚睡得好嗎,媽媽?」時鳶拉著沈悅在餐廳坐下,將早餐一一打開。

「挺好的,鳶鳶,我和你商叔叔昨天商量了一下,訂購了兩個嬰兒床,就放在我隔壁的房間里,你們白天辛苦一天,晚上讓寶寶們睡我那裡吧!」沈悅一臉擔憂地道。

「其實不打緊的。」時鳶知道沈悅心疼她,但她同樣心疼媽媽啊!

「就這麼定了!」沈悅立刻拍板,生怕時鳶不答應似的。

時鳶無奈笑笑,沒再就這個問題繼續再說下去,而是說起了另外一件事。

「媽媽,一會兒陪我去一趟胡大夫家吧。」

「怎麼了鳶鳶,你是哪裡不舒服嗎?」沈悅擔憂地道。

「沒有,我身體好著呢,我找胡大夫有點兒事。」時鳶沒有明說。

沈悅一口應下,等替換了陸霆之和商衍,叫他們吃完了早餐,母女二人相攜著便出了門。

胡大夫是個很佛系的人,沒有外出看診的工作一般不出門。

見時鳶來了,胡大夫很是熱情地招待她們。

「胡大夫別忙了,我來呢,是想問您借一套針具,可以嗎?」時鳶禮貌問道。

「沒問題啊!」胡大夫說著,便打開了一旁的柜子,將一套嶄新的針具遞給時鳶,「這是我最近剛買的,你拿去用吧!」

時鳶很意外,從始至終,胡大夫都沒問時鳶借針具的用途,便大大方方地將這套嶄新的針具借給了時鳶。

「謝謝胡大夫。」時鳶感激地道。

「丫頭,你這次死裡逃生,危險重重,我當時對你的病情束手無策,後來聽老姚說,你是靈魂出竅了,真有這麼懸的事情?」胡大夫擔憂地問道。

「啊?靈魂出竅?」時鳶故作不解,看向沈悅。

沈悅點了點頭,「確有此事,我親耳聽姚大師說的,而且照他所說,似乎不假。」

時鳶撓撓頭,「讓你們大家擔心了,姚大師是風水玄學方面的行家,他說的,應該不會有假吧,只是我自己真的不清楚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時鳶這話半真半假,真的部分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靈魂出竅那段時間做了什麼,而假的是,她心裡很清楚,自己確實靈魂出竅過。

不過這麼玄之又玄的事情,她還是決定擱在心裡,就連沈悅或者陸霆之,她都沒打算講,準備將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

拿著借來的銀針,時鳶很快便拉著沈悅離開了胡大夫的家,然後去了姚大師那裡。

如今玄門落寞,姚大師所住的居所也就跟普通人家沒什麼兩樣,家裡除了一些特殊的風水擺件以外,看起來平淡無奇,就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樣子。

「姚大師,您之前說,讓我醒後來見您一面,我現在來了,請賜教。」時鳶十分有禮地道。

姚大師微笑地看著時鳶,十分客氣地道:「貴人,您跟我別太客氣,我就是想看看您,周身的功德之光還在不在,果然,你回來了,你的功德之光又亮了!」

時鳶一愣,忽然來了興緻。

有趣了,這姚大師看來還真有兩把刷子!

。。 「本君已經給過你們機會,現在便是本君大開殺戒之時!」

楚江那冰冷的聲音響徹整個白玉山。

轟隆隆——

不遠處的一座高山猛然發出一陣恐怖的靈壓,無數飛鳥驚天而起,那靈壓宛如海浪一陣陣襲來。

薛維朝著遠方望去。

這股氣息恐怕絕對又是一個絕世強者啊!

「小小閻君!竟然敢來我空相家族鬧事!」一聲低吼直接響徹整個天地。

只看到遠處一道紫色光芒由遠及近,不等薛維反應過來,在楚江面前已經佇立著一個身穿紫袍的中年人。

真仙大圓滿!

通過大道之瞳薛維能夠明確的看清對方的實力境界。

真仙大圓滿啊!這不管是在天庭還是地府也是一方強者,之前的那個藍衣老者也不過是真仙初期而已。

雖然都是真仙境,但是兩者的差距可是在是太大了!

「你又是空相家族的何人?」楚江淡然問道。

此時,薛維的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一個聲音。

「薛差爺,這裡的人本君先對付著,關於本君的女兒,就在勞煩薛差爺了,煉獄妖龍會輔助薛差爺。」楚江的聲音悄然響起。

薛維:???

什麼鬼?

好傢夥?我就開始找楚霜寒了?

這尼瑪?楚江是真的不客氣啊,逮著我使用用啊,這種差事你應該去找震候,小火龍他們,他們絕對一百個願意!

現在薛維心裡滿是苦笑,這能咋辦?楚江堂堂一個閻君都這樣說了,難不成自己還拒絕楚江?打楚江的臉?

薛維可沒有那個膽,就算給薛維一萬個膽也不敢啊。

剛才楚江那恐怖到變態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一個神仙都承受不住楚江的一招,更不要說自己這個弱雞。

「走吧,小子,楚江這傢伙是真的發怒了,這空相家族倒霉了,如果你能早點找到那傢伙的女兒,說不定還能看見楚江大殺四方的樣子,本王已經幾萬年沒看到楚江大戰了,一說起這個,還有點小激動呢。」煉獄妖龍突然興奮起來。

不等薛維反應過來,煉獄妖龍直接帶著薛維化為一道紅光進入了空相家族的小世界之中。

感受著宛如古代城市的環境,薛維的大腦一陣宕機,這…這…這尼瑪,究竟發生了什麼?

「小子,既然你能在陽間找到楚霜寒,那麼在這裡應該也能找到吧。」

一個身穿暗紅長袍的男人出現在薛維旁邊。

尤其是這個男人渾身黑色的紋路,額頭還有一根螺旋獨角,赤紅色的豎瞳簡直能嚇哭小孩。

「卧槽!你是誰?!」

薛維直接往後跳下一下,顯然煉獄妖龍把薛維嚇得不輕。

嘭!

煉獄妖龍直接拍了薛維的腦袋一下,滿臉鄙視的樣子。

「小子,你適可而止啊,剛才還和本王聊的熱火朝天的,現在就不認識了本王了?本王忍你很久了!」煉獄妖龍瞪著薛維。

薛維一下反應過來。

「你…你竟然是煉獄妖龍?你還會幻化人形?!厲害啊!」薛維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在拖沓,本王吃了你!快去找楚霜寒,別打擾本王一會看戲!」

只是話音剛落,半空中一聲巨響。

兩個人同時看向天空。

「老夫乃空相家族十長老!空相生!」空相生充滿殺氣的看著楚江。

只是空相生敢自我介紹完,楚江隨手一揮手中的煞仙劍,空相生的腦袋衝天而起。

一陣殷紅色的鮮血恆撒天空。

「聒噪。」

楚江滿臉冷漠。

「東城閻君!你竟敢如此放肆!」

嗖嗖嗖嗖——

無數道光芒衝天而起,薛維朝著天空看去,我的天!

天空中簡直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這少說也得四五萬啊!

實力最低的都是二魂聚靈,六魂聚靈的強者更是高達上萬,其中,地仙,天仙級別的強者也是應有盡有,那散發的靈壓簡直讓人踹不開氣。

「東城閻君!敢來我空相家族,那等待你的只有死亡!本來我空相家族培養了這麼多精銳就是為了接手你的東城閻君,好了,現在你既然自投羅網,那就永遠的葬送在這裡吧!」一個金仙初期的強者沉聲說道。

楚江飛行在半空之中,手持煞仙劍,一身暗金長袍隨風飄動。

臉上沒有絲毫的緊迫感,甚至一副悠遊自得的樣子。

「接手東城閻君?真是痴心說夢,你們空相一族能不能來來回回都是這幾句?本君都聽的耳朵出繭子了,還是你們空相一族很長時間不與外界溝通變得落後了?如果人數能夠決定戰局的勝負,那麼實力就不重要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們連螻蟻都不如。」

「此外,本君得好好感謝你們,感謝你們給本君一次殺戮的機會!」

說罷,楚江直接消失在原地,緊接著,一道暗金色的光束直接爆炸。

轟隆隆——

無數弟子從空中隕落。

這戰鬥還沒有開始,空相家族的人直接消失了五分之一。

三個金仙初期的長老互相一看,他們目光中的沉重是隱藏不住的。

雖然他們嘴上叫囂的很,但是他們也深知道東城閻君的實力,十幾萬年前,他們曾經見過楚江一面,本以為十幾萬年後他們的實力會和楚江站在同一層面上,現在看來,他們想錯了。

Prev Post
死海,位於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交界,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湖面海拔-430.5米,湖最深處380.29米,最深處湖牀海拔-800.112米,是地球上鹽分居第三位的水體,僅次於含鹽量第二的南極洲唐胡安池及第一的位居埃塞爾比亞的Gaet’ale Pond。
Next Post
徐添月愣住了:這是什麼鬼名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