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添月愣住了:這是什麼鬼名字?

「音樂霸主的簡稱?」她疑惑地問道:「那英文名字你怎麼取,MUSICOVERLORD?」

「你的英文水平也太差了,建議你報名學不思培訓班,好好補一下課,不要再犯中式英語的錯誤了。」

陳飛揚洋洋洒洒數落了徐添月一大堆,然後說道:「學著點,音霸的英語是IMBA。」

呃,這個知識點是不是超前了?

IMBA是遊戲術語,現在根本就沒人說。

徐添月果然沒聽懂,一臉茫然:你這才是典型的中式英語漢譯英。

你才是該去自己的培訓班好好補補課,未來還要走向國際呢,不學好外語怎麼行?

。 隊友把人打到絲血,然後控住讓你A最後一下K頭,要是你連這個都做不到,那就不是菜的問題,而是態度問題了。

如此情況,在熊起的俯視下,毒心法王只能咬牙點頭道:「行,我干。」

見毒心法王答應下來,熊起便是以蒼雅放開他。

蒼雅抬腳。

毒心法王立即站了起來——熊起那一掌只不過讓他受了些許內傷,並不重。

不過他衣服都髒了,頭髮也很散亂。

「我可否回谷內屋中收拾一番再走?」毒心法王明顯很愛美,這時候都不忘先恢復日常美美噠的打扮。

熊起點頭。

它雖要在今日內把事情做了,卻也不趕這點時間。

況且毒心法王如此狼狽,即便是黑淵異獸見了也會起疑。

回到谷內屋旁,毒心法王瞧見心愛的小弟子在之前打鬥中被黃西鳳所發狂風與他的「毒霧」殃及,此時躺在情花叢中已沒了聲息,臉上卻還是滿足的笑容,他眼中不禁浮現痛苦、仇恨之色。

但他很快就將這神色收了起來,也不再去看那小弟子,彷彿毫不在意其性命。

回到屋中,默默收拾了一番,使得形象恢復得如平時,毒心法王便出來了。

「黑淵異獸的臨時營地你應該知道在哪兒吧?」熊起問。

「知道。」

「那好,你先帶我們到附近去。」

「是。」

蒼雅、黃西鳳畢竟只有兩個人,所以過去兩日只是打聽到這毒心法王獨居在城外情花谷,並未打聽到黑淵異獸臨時營地所在。

但只要控制住了毒心法王,自然也就得知了黑淵異獸的營地。

如今,一切都在按熊起計劃的進行。

接著,在毒心法王的帶領下,熊起等往晉寧南走了十幾里地,才在一座山峰上停下來。

毒心法王指著幾裡外霧氣繚繞的一座山谷,道:「黑淵異獸就在那座山谷中,只待我們在晉寧那邊完成毒修的會盟,它們便會隨我們一起北伐雲黔兩國。」

熊起並沒有急著讓毒心法王過去,而是問:「黑淵異獸除了為首的五個神府境外,靈竅境有多少,總數又有多少?」

「靈竅境有一兩百,融靈境則上千。」毒心法王規規矩矩地回答,表現得很順從。

熊起不再多問,道:「你去吧,叫一頭黑淵神獸隨你去晉寧城,我們會在先前經過的那個小湖旁埋伏。」

「是。」

毒心法王抱拳低頭,眼中異色一閃而逝。

說完,便化作一道殘影向下山往南奔掠而去。

看著毒心法王的背影,蒼雅道:「主上,奴怎麼感覺這毒心法王太過於順從了?他方才該不會都是裝的吧?」

熊起看了眼毒心法王消失的背影,道:「此人確實不可全信,所以我們一會兒不是在湖邊埋伏,而是在小湖南邊的樹林。

如此,即便是情況有變,我們也能提前察覺,做出應變。」

蒼雅立即贊道:「主上英明!」

熊起無語,心想:這有啥英明的?它只是習慣性地防一手而已。

不過,就算不防這一手,它也不怕。

計謀玩脫了,還可以實力碾壓嘛。

雖然實力碾壓並非它本意,卻也是不得已時的一種選擇。

···

鎖霧谷。

黑淵異獸們都在睡大覺。

自從答應與萬毒教合作,黑淵異獸們便不能在滇國到處逛吃了。

畢竟在很多黑淵異獸眼中,人和其他獸類是沒太大分別的,說不定逛吃之時,一不小心就隨口吃了幾個。

就算黑淵異獸們識別出人與獸的區別,可要是任由眾多融靈境的黑淵異獸到處獵食,殺紅眼了、吃順嘴了,它們還是會隨後吃些人。

這種事情若是發生,恐怕會讓黑淵異獸與萬毒教的合作出現裂痕,乃至一拍兩散,進而成為仇敵。

所以,雙頭犬等神獸便約束著眾黑淵異獸藏在這鎖霧谷內。

鎖霧谷終年濃霧瀰漫,還不是毒霧,等到晚上更是漆黑不見五指,谷內還有很多山洞,算是大多數黑淵異獸修鍊的好地方。

每隔幾日,晉寧那邊會送一些活的豬牛羊或者其異獸以及一些植食過來,讓黑淵異獸們有「飯」吃。

這些「飯」當然不夠黑淵異獸們吃飽,但作為實力最低也達到了融靈八九階的異獸,它們可是很扛餓的,尤其是在睡眠狀態下。

所以,日常只要上頭沒吩咐,黑淵異獸們就睡大覺。

從天亮睡到天黑,又從天黑睡到天亮。

夢裡則想著萬毒教所答應的美事——幾日後北上攻入雲黔兩國,那裡的人任由它們獵食。

聽說北邊的人要比這裡多百倍不止。

那它們去了不等於是老虎掉進羊圈裡?

滋味簡直不要太美妙。

「毒心法王求見!」

負責守衛谷口的一頭靈竅境黑熊正打著瞌睡做著美夢時,忽然聽見一陣喊聲。

它自然是聽不懂這話的。

卻能聽出聲音來自人族幾個神府境之一。

它走過去一看,果然瞧見是那個人——這人身上味道怪得很,每次黑熊見了都要打噴嚏,可忘不了。

這不,鼻子又癢了。

「哼~哼嘁!」

毒心法王恰見谷口霧氣中走出一頭黑熊,下意識就想起了熊起,臉色變了變。

但隨即他就反應過來,這黑熊來自黑淵,並非熊起一夥。

於是他露出笑臉,道:「這位熊兄弟,麻煩通報一聲,毒心法王有要事求見七十三殿下。」

「吼!」黑熊根本聽不懂毒心法王再說什麼,乾脆直接喊人。

是真的喊人。

很快,專門負責與人族接觸的黑鶯便從谷中飛掠出來。

作為黑淵來客,黑鶯對此界人族倒也沒覺得多麼親近。

而對於毒心法王這樣的異類,她就更敬而遠之了。

於是淡淡問:「毒心法王來此有何事?」

毒心法王往後面看了眼,這才低聲道:「可否讓我入谷中見了七十三殿下再說?」

黑鶯也不怕毒心法王能耍什麼手段,點了點頭,便帶他入谷。

谷內濃霧瀰漫,顯得很安靜。

但毒心法王卻也能聽見許多道沉穩、綿長的呼吸聲。

往周圍一掃,偶爾可以看見濃霧中有一雙雙綠色或者其他顏色的眼睛,睜開又閉上。

這般情景,膽小的人來了恐怕嚇都嚇死。

毒心法王知道他在異獸群中,也是小心翼翼,緊跟在黑鶯後面。

不多時,毒心法王便隨黑鶯來到谷中崖壁上最高的一處山洞中,見到了蹲坐在裡面的黑紅雙頭犬。

「毒心拜見七十三殿下。」

面對這位至少是神府二階的強者,毒心法王沒有任何倨傲,恭敬地抱拳躬身行禮。

雙頭犬黑色狗頭直接問:「有何事?」

到了這一步,事關自身安危,毒心法王到底猶豫了下。

可想起慘死的心愛小弟子,以及面前雙頭犬強大的實力,他還是一咬牙,將今日的遭遇都說了出來。

【第一更。】 顧驚鴻本來就還在想前世的事情,沒有聽到穆守安在說什麼。開口問:「我剛剛在想事情,九皇叔,你說什麼?」

穆守安看著顧驚鴻,眼睛里都是她看不懂的神情。過了一會,才重新開口說:「我是想問你,對哈赫達有什麼看法?」

聽到這話,顧驚鴻回憶了一下。雖然她和哈赫達的接觸並不是很多,但是對方光明磊落,處理事情的時候也是乾淨利落。沒有什麼陰暗的心思,說起來,也算是一個不錯的人。

她以為穆守安這樣問,是想要和哈赫達合作,於是看著穆守安,回答說:「哈赫達王子和燦羽很像,是值得結交的朋友。」

穆守安看著顧驚鴻,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他知道顧驚鴻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也沒有解釋什麼,正好扼殺在萌芽的時候,給自己減少一個敵人。

顧驚鴻看穆守安一直都沒有說話,心中也帶著一絲疑惑,忍不住問:「怎麼了?你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聽到顧驚鴻的聲音,穆守安這才回過神來,微微搖頭,說:「沒什麼,就是這段時間相處下來,覺得這個人很不錯。」

顧驚鴻點點頭,沒有說什麼。畢竟她和哈赫達的接觸並不是很多,也不能多說什麼。

等到了城門口之後,。穆守安看著顧驚鴻,說:「我就不送你回去了,不然的話太引人注目。有什麼事情就讓北安去找我,知道嗎?」

顧驚鴻還有些不好意思,擺擺手說:「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啰嗦,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

穆守安看著她,眼睛里閃過一絲無奈,轉身離開。

顧驚鴻在進城之後直接就回到了將軍府,沒想到顧老將軍就在她的院子里等著她。

「驚鴻。」

「爹,你怎麼過來了?」顧驚鴻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驚訝。

顧老將軍上前一步,看著顧驚鴻的這一身裝扮,忍不住微微皺眉:「驚鴻,你今天去了什麼地方,怎麼這樣的一身裝扮?」

顧驚鴻笑了一下,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才開口說:「爹,我之前沒有說過。前段時間我和燦羽達成了一個交易,我幫她做事,她答應送我一批良馬。正好今天馬匹到了,我就過去看看。」

聽到這話之後,顧老將軍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去找穆守安,其他的事情都沒有什麼問題。畢竟現在兩個人還沒有定下來,萬一要是被人抓到把柄的話,那就不好了。

不過顧驚鴻為什麼要弄來這麼多馬匹,他還不清楚。但是既然是顧驚鴻的決定,他就不會反對。

顧老將軍看著顧驚鴻,問:「那些馬的質量怎麼樣?有沒有地方安置?」

顧驚鴻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才開口說:「爹爹,都說東臨國的馬匹十分優良,我今天去看到時候才發現,真的不是浪得虛名。」

顧老將軍也忍不住跟著笑,這個他還是清楚的。曾經兩國之間也交過手,他當時就很喜歡對方的那些馬匹。

「安置馬匹的地方安全嗎?去看守的都是我們自己人吧?需不需要爹爹再給你一些人?」顧老將軍看著顧驚鴻,眼睛里都是擔心。

顧驚鴻微微一笑,無奈的開口說:「爹,你就放心吧。這個安置馬匹地方是我早就已經找到的,肯定不會有問題。至於看守的人也是我和北安親自找的,肯定沒有問題。」

聽到顧驚鴻這麼說,顧老將軍這才放心的點點頭。看著她,嘆了一口氣:「驚鴻,你要是有什麼事的話都可以和爹爹說,也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做。不管怎麼樣,身後都還有爹和將軍府。」

聽到這話,顧驚鴻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感動。微微一笑,安撫的看著顧老將軍,開口道:「爹,你放心吧,我不想做什麼。我如今做的這些,不過就是想讓我們能生活的更好,能保住整個將軍府而已。」

顧老將軍愣了一下,隨後又覺得正常。畢竟從顧驚鴻準備和離的時候開始,這就經常是她放在嘴上的一句話。不得不說,她也正在付諸行動。只是這樣的顧驚鴻,實在是讓他心疼。

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看著顧驚鴻,試探性的問:「對了,最近你和九皇叔沒有什麼聯繫吧?」

顧驚鴻的動作頓了一下,抬起頭,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然後才回答:「爹,你就不用擔心這個了。九皇叔去護送哈赫達王子回東臨,今天才回來。所以說,我們當然沒有時間見面了。」

顧老將軍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隨後突然反應過來什麼。看著顧驚鴻,問:「你怎麼知道他今天回來的。」

「爹…」顧驚鴻看著顧老將軍,眼睛里都是無奈:「我的馬匹就是他給我帶回來的,我當然知道了。」

Prev Post
「該死的大夏人,都在我們東瀛的地盤上了,居然還敢把我們東瀛,這麼不放在眼裏!」
Next Post
眾仙人聽到這句話全都停止了譏笑,他們的臉色嚴肅起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