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仙人聽到這句話全都停止了譏笑,他們的臉色嚴肅起來。

要說來的是仙國的閑人他們還能擋一擋,可來的若真是何大將軍的人,那就得考慮一下後果了。

何大將軍雖然說影響力不如某些仙府,可畢竟他也是仙國的大將軍。

孟有房提着棍子盯着城下的那個人影。

來的是何大將軍的人這有些出乎孟有房的意料之外,不過這也讓他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大勢力都沒有動靜的原因。

他們暫時還不想和何大將軍鬧翻了臉。

「呵呵,籌碼還不夠嗎?」

孟有房很清楚,那些籌碼絕對是不低了,可有些人總會想提高一下預期。

「既然這樣,那就給你們預期!」

孟有房這樣想着,他也是盯緊了眼前的這位督查。

大將軍的人來的可是有些快了。

城下的那位督查很滿意現在的場面,只要一抬大將軍的名頭,這幫人一個敢出聲的都沒有。

「呵呵,很好拿捏,穩了!」

督查向著城頭又是一抱拳:「諸位,小人只需進城求一住所,其餘一概不擾。」

「要住所?」

孟有房抬了抬棍子,要說房子的事,這可真是問到了點上,既然這麼說了,怎麼也得讓他買上一套別墅不是嗎?

孟有房向著溫良人一點頭:「開城門吧,我們下去迎一迎這位督查。」

吱嘎嘎,城門大開。

孟有房一馬當先來到了督查的面前笑語相迎:「歡迎督查大人來無色城置業,有房不動產孟有房竭誠為您服務。」

「有房不動產?你就是孟有房吧。」

督查笑呵呵的向前,他身上的氣勢也是漲了一大截。

下馬威,反客為主。

這位督查大人也是顯露了一下他的實力。

孟有房的臉上笑容不變,他根本就一點沒受影響,仙人的氣勢在金仙之氣面前就是弟弟。

「督查大人,裏面請吧。」

督查的眼神變了變,不過他也並未再試探,手一揮笑道:「請。」

仙人們臉色各異,他們想去幫誰,可又不知道該幫誰。

有房不動產,督查何喜正在聽着孟有房的介紹。

其實不用孟有房介紹,何喜也早已經是感受到了店鋪裏帶來的仙氣加成,震驚寫在心裏,可他的臉上卻是非常不屑。

沒辦法,這別墅的價格可不是一般的貴,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罷了。

最主要的,他想再探探孟有房的態度。

何喜擺出一副難看臉:「孟經理,一套破房子而已,就憑我在仙國的關係你送一套也是應該的吧?」

想要撈套房,還是別墅?

小黃門的事歷歷在目,這何大將軍可不是善人,仙國之中好像就他反對聲最強。

要是不知道他是誰的人,孟有房可能也就給了,可若是何大將軍的人,宰的就是他!

孟有房甩了甩手中的合同笑道:「督查大人,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所謂一分錢一分貨,這錢可真不能省。」

何喜的心裏一冷。

孟有房不給房,這就說明他一點也不想和大將軍搞好關係,他連面子事都不肯做。

這人,不能留!

心裏想着,臉上卻是轉成了一副喜色:「哈哈哈!孟經理說的是,行,那就給我來一套,讓我也看看有房不動產的實力!」

孟有房把合同一遞:「歡迎督查。」

合同一簽,預付房款到手,孟有房也是笑着送走了督查大人。

孟有房慢慢坐了下來。

仙國的人到了,比想像中來的要快,而且,他們也沒有真正的出手。

這就很麻煩。

打架可以拿錢搖人,可這種背地捅刀子的事,拿着錢都不知道往什麼地方花。

所以,還是得把更多人拉下水才行。

想到這裏,孟有房向著旁邊的溫少恭輕聲吩咐道:「去蘇大有拍賣行,告訴他們,多寶仙府有仙器,至少三件。」

「仙器?!」

溫少恭嚇的差點蹦下了城頭。

不只是他,旁邊的溫良人也是大驚失色:「公子,真的有仙器?」

孟有房笑着點了點頭。

仙器,沒有人會不感興趣,可有些仙器那就是催命符。

孟有房晃了晃棍子提醒道:「是有仙器,不過命不歸你們,少恭兄快點去吧,讓他們去爭好了,我們蓋好房子就行。」

溫少恭抱拳笑道:「孟哥說的是,我這就去。」

白光閃動,溫少恭去給蘇大有拍賣行遞消息,而在旁邊的溫良人身體一顫,他低聲謝道:「多謝公子。」

孟有房搖了搖頭:「老城主,外物終究是外物,只要仙府強了,仙器還算事嗎?」

溫良人觀察了一下仙府,他似有所悟:「公子,這仙府和房子…」

孟有房微微一笑:「記住,只要房子蓋的足夠多,你這仙府就穩如泰山。」

老城主溫良人猛得醒悟,他把胸脯拍的山響:「放心吧公子,這無色城的房子我一定全都給蓋成新的!」

方向是定了,可這事情並沒有定。

沒有大勢力的參與,這多寶仙府就是小打小鬧,所以,一切還得需要等到他們參與進來才行。

孟有房在等著消息,房子的事同樣也沒落下。

效果好不好,純靠嘴說沒有用,只有把效果真正的落到了實處了,他們才會說那麼一兩句的好。

無論是在哪裏,口口相傳的品質永遠都比鋪天蓋地的虛假廣告要好。

時間一天天過去,不管賺不賺錢,這房子算是完工了。

督查何喜此時也已經是看到了房子的效果。

說實話,他很震驚。

他知道這房子的效果可能會超出預料之外,可他沒想到,這實際出來的效果要比想像中的更加強大。

手下的兵士圍在了何喜的身邊,他們的臉上全都是欣喜。

「督查大人,這房子可真不錯,要是多來上幾套,兄弟們的實力可不比國都的差了。」

「是啊,督查大人,這仙氣竟然可以讓我等吸收,孟公子很有一套!」

何喜聽着這些言論更加的心驚。

何止是仙氣可以吸收,就這仙氣的轉化率,國都能比的上么?

更何況,這裏面可不只有仙氣這麼簡單。

何喜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那絲金仙之氣若有若無,可它真的就存在!

最主要的是,這孟有房很得人心。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手下的兵士已經稱呼他為孟公子,這可不是一個好事情。

「孟有房,果然不可留!」

何喜的臉色一冷,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仙國的高層要對孟有房出手。

就這房子,這是在衝擊仙國的根基!

假如人人都可以擁有這樣的房子,仙國還能穩么?

何喜突然有些後悔來這裏,他想為大將軍分憂,可他真不想死。

現在看來這無色城肯定是要變成一個大漩渦,這孟有房怕絕對會變成逆天的大禍根,說一句得孟有房者得天下都不為過。

何喜臉色變了變,他向著手下的兵士一揮手:「密令,速報大將軍,無色城需要高手支援,至少是仙人九階的高手!」

手下的兵士一愣,隨後應答:「是,大人!」

何喜展開了行動,而在另一處,蘇大有拍賣行之中蘇家的人也正在開會。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天堃和臻萬最近掐的有些凶,老賀與老宋在眾人眼裏一團和氣的假面具撕破。虞葦庭意外一番饒有興緻的作起壁上觀,這讓初入商界的石泰川很是看不懂。

虞葦庭藉此給石泰川上了一課,助拳是要窺准方向和把握好時機的,否則怎麼能從中間撈一杯羹。石泰川的三觀被虞葦庭破碎重塑,對所謂的商戰有了全新的認知。

「這些有錢人太可怕了。」天天算計這個提防那個,石泰川懷疑是不是算錯行。

假裝沒聽到石泰川的自言自語,康雅瞳校對客戶的圖紙,賀太太康雅思是接單小能手,自打進了酈群會,綽美的訂單是一路猛增,現在已達到無法消化的程度。康爸都把賦閑在家的康雅言拉來幫手,可見是有多忙。

「康雅瞳,我來了這裏半天你當我不存在的?」

石泰川不甘做背景板蹭過來刷存在感,康雅瞳的圖紙被奪沒有去立即搶回來,揉着太陽穴對偶犯熊孩子錯誤的泰川小朋友是相當的無奈。這哪裏是情侶之間的相處,分明是老媽子和頑皮兒子的日常互動。

石泰川蹦了兩下就沒勁了,反省剛才的幼稚行為尷尬的咳嗽幾聲,將圖紙物歸原主后理一理西裝恢復寶侖主席特助的高冷范兒。

辦公室門開,康雅言自帶一股冷風殺了進來,將一摞文件投擲到茶几上又快速走的沒影兒,從頭到尾沒說過一個字。石泰川朝門外比一個大拇指,然後又比了比太陽穴位置,無聲的詢問康雅瞳:你大姐這裏是不是又犯病了?

「我不知道,她最近總是心情不好。」

具體的時間要從報刊傳出夏越女掌門和丈夫鬧不合時候開始,康雅瞳記得消息曝出沒多久,康雅思來家吃過一次飯,打那時候起康雅言的情緒一直不佳。

「難道是最近相親失敗?」

康雅瞳翻去一個白眼不予以回答,指揮石泰川把剛送來的文件拿來,然後分一半給他一起校對。

「我來不是給你做免費勞工的。」

「那你走吧,大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石泰川碎碎念「果然是一個媽生的」一邊叨咕一邊認命的翻開文件。

沈之澄和高長勝婚姻因為一則《高長勝夜宿名模香閨》的八卦正式亮起紅燈,夜宿門事件炒的沸沸揚揚。夏越集團的公關部出手封殺了新聞來源,然而沈之澄孤身參加某慈善大會現場讓圈內人議論紛紛。商界和娛樂圈同樣都是名利場,哪有守得住的秘密,不消半個月的時間大家都知道這兩口子已經分居的消息。

「高太太也是想不開,這男人逢場作戲總是難免的。」

常年被老公戴綠絲巾的宋太太嘲諷沈之澄過於較真,同桌的麻將搭子齊齊點頭極為贊同,老公出軌對她們來說是一種常態。到了今時今日所謂的婚姻已經名存實亡,闊太太們不在乎丈夫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只要不撼動自己的地位就成。

「高長勝以為做了夏越的女婿就有資本和我繼續斗,自不量力。」

賀哲男放下雜誌笑容可掬,夜宿門是他的手筆,用這樣下三濫的招數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付賤人就得用賤招。

被陰了一把的高長勝在搞清楚始作俑者是誰后沒有積極挽回沈之澄,在事情發生之後甚至都沒有解釋過。游日東勸過高長勝服軟,夫妻之間有什麼話是不能攤開來講的,更何況沒做過的事情為什麼要認。

但是高長勝卻認為,既然做了夫妻就要無條件的相信對方,為了一個捕風捉影的不實報道相互猜忌,這婚姻也算是走到了盡頭。

「說到底你不是真心愛沈小姐。」

Prev Post
徐添月愣住了:這是什麼鬼名字?
Next Post
消息傳到薄暮年那兒的時候,他正開着車,藍牙裏面的周子樂幸災樂禍地說着,前面的車突然剎車,他沒反應過來,車子直接就撞上去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