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傳到薄暮年那兒的時候,他正開着車,藍牙裏面的周子樂幸災樂禍地說着,前面的車突然剎車,他沒反應過來,車子直接就撞上去了。

「嘭」的一聲巨響,電話那頭的周子樂怔了一下,反應過來,臉上的笑容也沒了:「阿年?你怎麼回事?不至於難受成這樣吧?」

薄暮年雖然踩了剎車,卻還是慢了一點,安全氣囊都弾出來了。

他人沒什麼事,只是臉被安全氣囊彈了一下,有些發麻的疼。

藍牙耳機裏面的周子樂聲音讓他覺得煩躁,「閉上你的臭嘴,我追尾了!」

說完,他直接就把藍牙耳機給關了,隨即扔到一旁,坐在座位上,給林朝陽打了個電話。

薄暮年追尾的事情很快就傳出去了,事情傳到陳瀟那兒,陳瀟自然是覺得薄暮年活該。

當然,薄暮年天天不出事,偏偏就今天出了事,雖然說只是個小追尾,人無大礙,但也是個小事故,提起來也是晦氣

他偏偏就今天出事了,而今天又恰好是沈初和傅言兩人回南城,這下倒好了,關於沈初和傅言回南城是重新商議訂婚事宜的事情就這麼被「證實」了,

畢竟大家都知道,薄暮年是沈初的前夫,沈初出事的那會,他找沈初的勁頭,可不比傅言少。

當然,對於薄暮年,有人覺得活該,有人覺得他其實也是個可憐人。

不管不管怎麼樣,他們也都是個吃瓜群眾,真實情況到底如何,也沒有人知道。

陳瀟樂得很,直接就把路人拍到的車禍現場直接發給沈初了,後面還跟了一堆幸災樂禍的話:「小五快看,薄暮年聽到你跟傅言一起回南城,以為你們兩是重新商議訂婚的事情,失魂落魄到追尾了!」

「哈哈哈,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這樣子,我還挺開心的!風水輪流轉了吧!這次終於轉到他的身上了!」

「我可警告你啊!你可別犯渾啊,薄暮年這人就是看起來人模人樣,其實人模狗樣!傅言就挺好的,你兩鎖死最好!」

沈初在飛機上睡了一覺,人是被傅言喊醒的。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做了不少的夢。

當然,那些夢也不是她以前的事情,全都是陳瀟給她回憶的事情。

夢裏面她像個旁觀者一樣重新看了一遍陳瀟給她講的那些事情,有些有些感觸,但也只是感觸,再多的情緒就沒有了。

她是真的什麼都忘了。

。 「當然不是!」這次是褚洲主動接過話,替褚臨沉解釋,「這都是不懷好意的人在網上故意抹黑你媽咪呢,放心,我和你爸會好好收拾那些人的。」

「他們居然這麼可惡?!敢抹黑我媽咪,一定要教訓他們!」巍巍緊緊地捏著小拳頭,氣呼呼說道。

褚臨沉扯了下唇角,掰開他的小拳頭,把筷子塞到他手裡:「這件事交給我們這些大人去做,你就只管好好吃飯,快快長大,以後你才有本事保護你媽咪不受人欺負。」

「是啊,巍巍,你快吃飯吧。」

坐在另一側的辛寶娥也是附和地說道,並且體貼地給小傢伙盛了一碗魚湯,「來,這個湯對身體很好的,多喝點。」

巍巍只看了一眼,便禮貌地拒絕道:「謝謝辛阿姨,可是我不能喝這個湯。」

「這是為什麼?」辛寶娥不解。

巍巍解釋道:「這是太奶奶最喜歡喝的湯,我想等太奶奶醒過來以後,陪她一起喝她最喜歡的湯……」

小傢伙說起這番話時,兩隻眼睛如小鹿一般純真地眨動著,讓人動容。

辛寶娥卻聽得心裡發沉。

她想到了自己曾經對褚老夫人做過的事情……褚老夫人變成植物人,跟自己脫不開關係。

首發網址et

這麼一想,臉上的神色頓時不自然起來。

落在旁人眼裡,卻產生了誤解。

柳唯露笑著解釋道:「我家巍巍啊一直挂念著老太太對他的好,他說太奶奶還躺在冷冰冰的醫院裡受苦,他就不能獨自享受太奶奶最喜歡的東西。」

「真是個好孩子。」辛寶娥勉強笑著說道,實在不想再談論跟褚老夫人有關的話題。

但褚家其他人可不這麼想。

既然談到了褚老夫人,難免要多說幾句。

何況辛寶娥剛治好了褚臨沉,在褚家人、尤其是柳唯露眼裡,對她的醫術已經是十分認可了,自然要向她請教一些關於褚老夫人病情的事情。

這頓飯,辛寶娥吃得味同嚼蠟,興緻全無。

……

新聞發布會結束后,褚臨沉康復,重掌褚氏大權的消息一天時間內,橫掃各大版面。

金融界、豪門圈、內娛……紛紛進行了大肆報道。

尤其是醫療界,更是掀起一股狂熱的旋風。

自從褚臨沉癲狂的癥狀被報道出來,網路上的醫學達人們就根據他的癥狀,開展了各種分析和討論。

所有人都認定,褚臨沉會徹底瘋掉、或是癲狂致死,絕對沒有痊癒的可能性。

但現在,他卻神奇地恢復了正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正是在眾人心裡迫切想要一個答案的時候,早有準備的柳唯露適時地站出來,解答了網友們的疑惑。

她用自己認證過的官方賬號,發布了一篇感謝辛寶娥的短文,毫不客氣地誇讚她的醫術,表達對她的感激之情。

一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了:原來是辛家四小姐,治好了褚少的瘋病。 噠。。。

正當雲錚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滴清涼落在雲錚的臉頰。

雲錚下意識的抬頭看去,卻發現天空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舉起了烏雲,淅淅瀝瀝的雨滴從雲層飄落。

轟——

比比東的發言還在繼續,沒人敢在這個時候打擾比比東,但天公不作美,整個天空突然一亮,狂暴的雷霆在天幕之中炸開,音浪蓋過了比比東的聲音,月關和鬼魅等武魂殿的人此時神色一沉,比比東的聲音也順勢停了下來。

雨越來越大,一開始只是滴滴答答的幾滴細雨,但很快便變作了刷刷刷的疾風驟雨,眨眼的功夫,又變成了嘩嘩嘩的瓢潑大雨。

有休息室的貴賓倒還好說,觀眾們就站在雨中,任由雨滴砸落,沒人敢動,也沒人敢說話。。。

決賽當天大雨磅礴,雷霆乍現,這顯然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當然,也不是沒有特立獨行的人,就比如雲錚。

在察覺下雨的瞬間,雲錚便撐開了冰幕,雨滴落在冰幕上的瞬間,便結成了冰凌,也讓史萊克眾人免於變成落湯雞。

反觀武魂殿戰隊的七人就沒那麼幸運了,武魂殿那麼多教眾都淋在雨中,他們憑什麼躲?

教皇不發話,他們哪裡敢躲?

本來也沒什麼,但看到史萊克學院都躲在冰幕之下,脾氣火爆一點的焱直接咬了咬牙,惡狠狠的盯著史萊克眾人,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往大了說,雲錚這是不尊重教皇,往小了說,大家都淋著雨,你們自己躲雨,也不厚道!

好在比比東也沒有讓人等太久。

只見比比東微微抬頭,眸光凝實,注視著那漆黑如墨的雲層,似乎是在確定,是不是有誰在背後搗鬼。

幾個呼吸之後,確定只是天象之後,比比東緩緩舉起了羊脂玉般的手臂,明亮的紫光在她掌心匯聚,那陣魂力的波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雲錚!

管中窺豹,光是這份魂力的波動,便已經超過無數封號斗羅了!

至少在玉仲白身上,雲錚從未感受到過如此深邃的魂力波動!

「喝!」下一刻,比比東清喝一聲,掌心紫光化作激光電射而出,直至雲層最深處。

紫光與雷霆相撞,無量魂力在高天炸開,烏雲被驅散,雷霆被擊潰,霎時間,晴空萬里!

輕易便能改變天象,比比東魂力之深厚,已然深不可測!

「教皇冕下魂力通天!」

「教皇冕下魂力通天!」

當陽光再次普照大地,武魂殿教眾再次吶喊,氣勢之磅礴,聲音之高亢,即便是與武魂殿不相干的人,此時也不禁熱血沸騰,就彷彿驅散烏雲的人是他們一樣!

但反觀代表天斗皇室出席的獨孤博和代表星羅皇室出席的幾名魂斗羅,此時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

比比東越強,就說明他們的處境越危險,怎麼可能笑得出來啊!

比比東一如既往的高貴聖潔,只是一個眼神,便讓教眾們的吶喊平息,旋即淡然的說道:「現在沒有天氣影響,雙方選手可以專心比賽了!」

如此看來,這場雨也不僅僅只是讓比比東震懾了宵小,至少讓那冗長的發言提前結束了。

「儘力取勝吧!」

「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決賽,現在開始!」

隨著比比東的聲音落下,賽場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無論是武魂殿戰隊,還是史萊克學院,都在等待著這一刻,幾乎就在比比東宣布比賽開始的瞬間,雙方選手便已經全力爆發了!

誰都沒有多餘的廢話,即便是挑釁過雲錚的焱,此時也是一臉正色。

在比比東面前,對對手任何低劣的嘲諷,都是對教皇的不敬!

因為小舞不在的緣故,史萊克學院就只有朱竹清一個能夠切入的點而已,寧榮榮和奧斯卡也不含糊,在第一時間便給予了朱竹清最大程度的增幅,朱竹清幾乎如同一道魅影一般沖了出去,速度之快,只在賽場上留下了一道道倩麗額的殘影!

與此同時,武魂殿戰隊除了黃金一代三人組和兩名輔助魂宗之外,另外兩個魂宗也衝出了武魂殿戰隊的陣營,直奔史萊克戰隊!

團戰秒輔助,這個道理,大家都懂!

雖然寧榮榮和奧斯卡還只是第一次登上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的賽場,但寧榮榮那明晃晃的九寶琉璃塔就擺在那,很難不讓武魂殿戰隊心生忌憚!

焱站在武魂殿戰隊的最前方,但傲慢的他卻連看都沒看朱竹清一眼。

修為的差距擺在這裡,朱竹清的速度再快,也不是邪月的對手!

果不其然,焱雖未曾動彈,但邪月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攔截了朱竹清,朱竹清幾度想要突圍,卻都被邪月化解——雙方的先遣軍都未能見到對方的輔助魂師,朱竹清被邪月阻截,武魂殿的兩名魂宗同樣被戴沐白和唐三攔了下來!

現在的問題是,怎麼退回來?

朱竹清見沖不進去,也不執著,轉身便走,一段幽冥突刺之後,邪月甚至都追不上她!

但就在這時,焱獰笑了一聲!

只見焱身後魂環亮起,腳下岩漿翻騰,高大的石塊在岩漿的包裹之下,在焱周身砌起了熔岩之牆!

與此同時,胡列娜散開了紫紅色的雲煙,徹底將朱竹清鎖死在了武魂殿的戰陣之內!

武魂殿戰隊不在乎那兩名魂宗的死活,淘汰了也無所謂,反正也沒想著讓他們來挑大樑,最主要的是要讓史萊克學院吃虧,更何況,朱竹清可是史萊克學院內武魂融合技的參與者之一,以二換一,武魂殿真不虧!

但云錚他們既然敢讓朱竹清這麼冒險的突進,又豈會沒考慮到後果?

黑黃紫黑四枚驚世駭俗的魂環第一次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的賽場之上亮起,霜天羽之弓在雲錚手中拉至滿月,卻不見箭支上弦,只有弦震之聲!

砰——

雲錚松弦,不見冰箭,卻有鋪天蓋地的寒氣席捲整個賽場!

空躍殺箭,再現世間!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焱和胡列娜心頭一寒,雖然他們眼前沒有任何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東西,但多年來殘酷修鍊培養出來的危機感卻告訴他們,必須要躲!

為什麼要躲?怎麼躲?往哪躲?

不知道!

總之一定要躲!

胡列娜和焱也不是泛泛之輩,瞬間便明悟過來,這肯定是雲錚的手段,焱雖然挑釁過雲錚,卻也承認雲錚的威脅,當機立斷,果斷放棄了阻截朱竹清的計劃,轉而將熔岩之牆收攏到自己和胡列娜身邊,轉攻為守!

嗖嗖嗖!

幾乎就在焱收起熔岩之牆的瞬間,十幾支冰箭破空而出,還不等他們做出更多反應,冰箭便已經釘在了熔岩之牆上!

嗤——

緊接著,火焰熄滅、岩漿冷卻,剩下的石塊被凍成冰屑散落,彌留在空中的寒氣令胡列娜和焱皆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而這個時候,朱竹清卻已經完好無損的離開武魂殿戰陣了。

。月桂、飾品、愛情……

林鹿呦把秦拾深剛說得話又重新連起來想了一遍,越發覺得他剛才的舉動格外有深意。

「你這……該不會是我想的意思吧?」

林鹿呦一臉懷疑,嘴裡諾諾地問道。

「就是你想的這樣。」

林鹿呦話音剛落,秦拾深就十分肯定地回答。

「你這也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67章雙向的喜歡 從監獄回來之後,傅焱變得異常忙碌,沒幾天任彪就帶着胡金和常羽生回來了。

Prev Post
眾仙人聽到這句話全都停止了譏笑,他們的臉色嚴肅起來。
Next Post
從它現在的狀態來看,能撐過第一波九道雷劫估計都夠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