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強像是才反應過來,連忙搖頭,隨後又欲言又止,頗為遲疑。

小龍女更是不解,不過她沒有再開口問,只是靜靜的看着李道強。

李道強無奈,就知道是這樣,一點也不給個台階,什麼都只能他自己來。

臉色猶豫了數息,凝聲道:「龍姑娘,有些話我也不知當不當講,不過不說、我又感覺不好。

我說之後,你可千萬別生氣。」

「大當家請講。」小龍女淡定道。

「嗯。」點了下頭,李道強遲疑道:「龍姑娘,我聽了你所說的,就有一些想法。

孤男寡女朝夕相處、日夜相對,年齡相差不大,還有師徒這一層親近的關係在。

數年相處之下,感情深厚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龍姑娘你又可以說是給了楊過新生,只要他懂得感恩戴德,還有良心,就會待你如姐如母。

願意為你而死,也是正常的。」

頓了下,臉色越發遲疑、不確定。

而小龍女目光也再次起了變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些嚴肅的看着李道強。

「都說到了這份上,想必龍姑娘你也意識到了,你是不是有所誤會?

把楊過對你的感恩師徒、甚至是親情,當成了真正的愛情?

或許楊過本身也誤會了,只覺得願意跟你在一起,就認為這是愛情?

其實,親情跟愛情很相似的,兩者本就難以分清。」李道強一副與我無關、置身事外,只是建議的認真說道。

小龍女本就白到有些透明的臉色,更猛的蒼白了幾分,沒有一絲血色。

沉穩的氣息都出現了些許波動、絮亂。

我誤會了嗎?

過兒也誤會了?

從李莫愁回到古墓之後的所有事情,快速在心中略過。

過兒真的愛我嗎?

這是愛情、還是親情?

她本不是那麼容易就思緒動搖的,但她已經將李道強當成了一位朋友。

更重要的是,她剛剛解開了一部分心結,情緒正是最為活躍的時候,也是更願意放下的時候。

自然的,她就順着李道強的話去想。

越想、還真越有道理,越有可能。

而如此想,她的情緒起伏就越大,少思少欲的玉女心經功法,就出現了波動。

一出現波動,就會讓她更容易心神動搖、思緒不堅。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李道強的那些話,就是一個起點,一把鑰匙。

很清楚的,李道強就能察覺到小龍女的真元有些異常,沒有理會,繼續道:「除此之外,還有龍姑娘你。

你清楚什麼是親情?

什麼是愛情嗎?」

小龍女精神一震,回過神來看向李道強。

她自是清楚李道強話中的真正含義。

本能的,就點頭、毫不猶豫道:「我知道,我愛過兒。」

「那什麼是親情?」李道強不緊不慢的問道。

小龍女一滯,有些說不出來。

因為她沒有經歷過親情。

無聲無息的,那對愛情的理解、也動搖了一下。

李道強沒有着急,靜靜看着小龍女,感受着對方漸漸越發混亂的氣息、動搖的心神。

過了十幾息,才輕聲嘆道:「龍姑娘、看來你不知道什麼是親情,那麼你又如何確定什麼是愛情呢?

只是能為了對方付出一切、這就是愛情嗎?」

小龍女氣息劇烈的一波動,好像受到了一次巨大的衝擊。

李道強臉色微變,連忙閃身來到小龍女身邊,大手不由分說的一把抓過她涼涼的纖纖玉手,浩瀚的力量涌去,幫助她壓下起伏的真元。

同時臉色異常的凝重,肅然道:「龍姑娘、你這是怎麼了?」

小龍女下意識的就要把手抽回來,李道強手掌用力,嚴肅道:「龍姑娘、你的情況不妙,有走火入魔的跡象。

這時候區區小節,就不要在乎了,事後我向你賠罪。」

說着,更強大的力量湧入小龍女體內,將那些異常暴動的真元全部鎮壓而下。

十數息后,才初步結束。

隨即李道強就鬆開了手,正色道:「剛才多有得罪,龍姑娘你別見怪。」

小龍女有些失神,臉色蒼白的可怕,搖了下頭。

「不過龍姑娘你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我剛才說的那些話?」李道強不解道。

(星期六,出去玩了,小章奉上,還有一小章,又要熬夜了。)

······

。。 ps:大佬們,求張月票,催更票破殼。

「我剛入佛門不久,不像方丈你可以偷天換日,魚目混珠,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妖孽,我要你原形畢露。」

法海手掐佛印,口誦法咒,「大威天龍,般若諸佛,世尊地藏,般若巴嘛空。」

「現形!」

蜘蛛精修有佛蔭,對此無匹佛法自然熟知,他著實想不到如此年輕後輩竟成如此神通,兩百年功力想要對抗,無疑蜉蝣撼樹,於是慌忙求饒,「不要呀,法師,我雖為妖身,但長年拜伏靈台寺大金佛腳下,蒙靈祐禪師不棄吸收佛蔭,性情和祥。法師,求你饒我一命。」

「虧你還有臉說,你既得師尊點化,本應一心向佛,持咒向善,不動貪嗔痴妄念,可你卻覬覦金山佛寶,導致妖魔趁虛出籠,要不是貧僧及時出手,聯合我寺長老暫將封印,不然你就是神形俱滅也難贖其罪,安敢求饒?」

「啊,法師你怎知曉?」

蜘蛛精就像是西遊記中觀音院的金蟬長老,本來佛法無量,六根清凈。

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抵擋對錦斕袈裟的誘惑,從而動妄念,搶奪寶貝袈裟,導致晚節不保,修行與身盡毀。

當初靈祐禪師在金山寺主事,蜘蛛精雖心動佛寶,但萬不敢造次。

后聞得靈祐禪師歸山,這才對心心念念的金山寺雷峰塔鎮妖佛寶下手。

因為有兩百年佛蔭庇護,妖氣內斂,如此蜘蛛精進入雷峰塔範圍才不會被察覺,不然早就被護塔眾僧打殺了。

本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在佛蔭庇護下任誰都查不到他頭上,這才心情大好的哼著小曲意圖逃離鎮江。

「貧僧,八識心王,五眼洞察,天大地大盡在掌握,豈容你走脫!」

「八識五眼?我的天吶,聽聞金山寺出了個天資慧根超凡之人,原來此非虛言,難怪一月前有七級浮屠現世。」

蜘蛛精內心一寒,這才知道自己惹來誰了,當下不由分說,逃是他唯一想法,畢竟到了法海個境界已經超脫凡俗之情,再怎麼求饒也是徒勞,畢竟自己犯了貪念,鑄成了大錯。

於是蜘蛛精全力施為,霎時妖霧瀰漫,趁機想要從法海手中溜走。

「愚蠢,既然知道八識五眼,還妄想從貧僧手下遁形,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袈裟,般若諸佛,遮天。」

法海當即一喝,雲龍袈裟見風就長,彷彿具有靈性一般,覆蓋一方天空。

「今天就拿你來開我法寶。」

法海自得授四寶以來,還沒有完全用上,這下對他來說正好實戰。

「般若巴嘛空,七級浮屠,開。」

法海戟指,七級浮屠閃現,瞬息之間法寶便心隨意動具現到他手中。

「妖孽,看我大鑼金缽!」

「鐺……」

紫金缽猶如一輪耀日,橫亘虛空,陡然發出一聲嗡響,梵音佛唱,震徹十方。

缽音猶如實質,漣漪般滌盪。

「這是……」

「噗!」

蜘蛛精被真的妖元不固,靈力潰散,身體就像被無形的力量撕扯將碎。

「完了!」

蜘蛛精被自己蠢哭了,他的微末修行是無論如何都逃不掉的。

「法師手下留情,饒我一命,法師慈悲,你放過我吧,我願意交還佛寶。」

「住口,妖就是妖!神人鬼妖四界,等級有序,你安份受罰。」

「般若諸佛,大羅金缽,收妖。」

法海手持紫金缽,法咒誦過,紫金缽內祥瑞佛光洞穿妖霧,直接將蜘蛛精收到裡面,一縷佛光將其封印。

隨著蜘蛛精被收,虛空中一串佛珠閃現卍字佛光,悠悠地落進法海手中。

「阿彌陀佛!」

法海手持佛珠,低宣佛號,大威虔誠。

「法師,我知道錯了,放我一條生路吧。你現在收了我,我將永不翻身,百年修行,功虧一簣,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要叫我變回蜘蛛呀。」

法海單手揖禮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錯了就是錯了,我不毀你元神已是慈悲,你莫要再生非分之念。」

「法師,我有靈台寺佛蔭,求看在靈祐禪師份上網開一面啊!」

蜘蛛精眼下只好道出法海師尊,希望法海能顧及其師顏面放過他。

「收了你,我自會向師尊稟明緣由,他老人家若得知你今日之罪,恐怕也饒你不得你。」法海說完便收了金缽。

剛才對蜘蛛精所言正是法海所想,這隻蜘蛛畢竟曾受師尊點化,拜服靈台大金佛腳下,今收還需知會師尊方妥。

不過現在不宜考慮此事,他必須儘快趕回金山寺,了卻雷峰塔之危。

…………

金山寺,雷峰塔。

法海手持佛珠而回,但見十八顆佛珠烏金燦爛,佛光溫潤,似能滌盪心塵污穢。

「快看,法海住持回來了。」

雷峰塔下為四大長老護法僧眾見空中祥雲浮現,步步生蓮,便大呼道。

虛空一點,法海從法雲上飛臨至塔頂金佛虛影處,旋即合十施禮,低宣佛號。

這時塔內妖魔受在佛法大威之下,漸漸偃旗息鼓,自至遁形不得,便不再掙扎。

妖霧不散,誦經不斷。

法海再空中將佛珠打進雷峰塔,誰知佛光一閃,那佛珠卻又倒飛回來。

「嗯,怎生不妥!」

法海手持佛珠,心有疑惑,不得其解。

「阿彌陀佛!」

思索間,一聲熟悉的佛號漫天傳開。

法海循聲望去,虛空中,靈祐禪師出現在不遠處,對自己慈悲一笑。

「師尊?」

法海旋即詫異,這個時候靈祐禪師應該在靈台寺才對,不知為什麼會出現在此。

Prev Post
葉湛艱難道,手指狠狠地恰進了掌心。
Next Post
「滴答~嘀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