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元甲,蘇陽,三人見葉康如此託大,不僅大怒,謝元甲跨前一步,伸出一手攔住葉康的去路,言道;「葉康,今天你要不接受我的挑戰,你休想離開此地,「

葉康冷笑道:「各位師兄,看在各位是我師兄的份上,我才一再退讓,可別以為我當真怕了你,」

蘇陽叫囂道:「誰要你退讓,有種就接受挑戰,否則,你就是烏龜王八蛋,」

葉康突兀白影錯動,

對方三人一時竟沒反應過來,沒想到這葉康竟然會突然發難,此時的蘇陽已被葉康一把拎住袖口,蘇陽沒想到,葉康的修為竟精進得這般神速,

此時被葉康一把拎住,內心有些膽怯,顫顫驚驚的道:「葉康,你想怎樣?」

葉康笑了笑,言道:「想讓你安份一點,」

「葉康,此事與他無關,放開他,我跟你決鬥,」謝元甲冷然道;

葉康頭也沒有回,淡淡道:「你不行!」

謝元甲大怒:厲聲道:「葉康,你說什麼,再說一邊?」

葉康重複道:「你不行!」

謝元甲氣沖斗牛,長這麼大,有誰敢這般當面小覦於他,這還得了,此時氣沖腦門,還管它什麼門規不門規,當即擲出長劍,斥喝道:「葉康,這是你自己找事,休怪本少找茬,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教訓你,你還當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蘇陽見師兄動手,也不遲疑,一掌拍向葉康,葉康膀臂輕擋,瞬息兩道人影分錯開來,只是蘇陽的外衫竟被葉康從上之下撕扯開來,露出了那毛茸茸的一片胸毛,神情極為狼狽。

葉康迅速撥開謝元甲刺來的長劍,言道:「你們三個人一起上吧!」

蘇陽隨之也是擲出長劍,對一直立於一邊排行第九的嚴偉才言道;「這可是他自己說的,嚴師弟一起上!一起好好教訓教訓這小子,也好叫他知道知道咋們的厲害,「

謝元甲阻止道:「這是我與葉康之間的事,與你們無關,你們先行退下,不得插手,」

蘇陽有些不岔,岔岔道;「謝師兄何必與這小子這麼較真,直接一起上不就完了,何必與他單打獨鬥,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謝元甲呵斥道;「你住嘴,「

蘇陽見謝元甲真的動怒,一時也不敢造次,只好長劍歸鞘,退回一旁,怒視葉康,

葉康笑了笑,言道:「看謝師兄這樣子應該是想與我打一場君子之戰了?」

謝元甲言道:「我只想堂堂正正,公公平平的和你打一次,」

葉康微笑朗聲道:「那就不用打了,」

「你說什麼?「

「我說不用打了,因為你一定會比你身邊這條土狗輸得更加狼狽,更加不堪,「言完瞅了瞅退於一旁的蘇陽,

蘇陽本來被喝退,殊不知這葉康竟然當面羞辱與自己,稱自己為土狗,當即便欲再次欺身而上,不過再次被謝元甲側頭怒目斥退,謝元甲怒聲叱喝道:「狂妄小子,不用再說了,看劍,一劍便是直奔葉康面門而來,」看來謝元甲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想用手中的三尺長劍找回屬於自己的尊嚴,

葉康舉劍隔擋,一時間兩人一來一往,你一劍,我一劍,竟已相互拆了數十招,其實,與葉康現在的修為,葉康要是真的想迅速將謝元甲擊敗,根本用不了這麼久,既然對方一味挑謔,那就拿對方練練劍也沒什麼不好,本來幾個人就身處寒室之中,彼此廢話了半天,身軀早已有些僵硬,活動一下筋骨也沒什麼不可,

一時間,你來我往,金鐵交鳴,火花四濺,戰得不可開交,去年會試之時,斗場之上僅僅三個回合便被葉康打得丟盔棄甲,顏面盡失,現在既然能與葉康糾纏一炷香時間不敗,看來這葉康的修為也不過如此,看來去年的斗場會試葉康贏得確實很繞辛,隨著糾纏的時間拉長,謝元甲越來越證實這一想法是正確的,正在兩人一來一往打得火熱時,突聞得一陣掌聲,且嬌笑連連,

兩人回頭一看,見殿室門口兩道身材修長的倩影裊裊而來,仔細定眼一看,原來是排行第三的紫霜劍鄭羽彤,與排名第八的毒蠶劍項婉清,兩位都是玄陰劍派的大美人,姿容上乘,仙姿玉色,只見兩人蓮步輕移,宛若游龍,款款行來,

謝元甲收回長劍,抱拳道;「葉師弟,咋們今天既然很難分出勝負,那就待下次有機會再決勝負吧!「

葉康不置可否,心中暗笑,這小子轉變到挺快,剛才還一副不分勝負誓不罷休的強勢勁頭,瞬間便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謙謙公子,不可謂不奇怪,

謝元甲反轉身形步向兩位女子,拱手道:「兩位師妹見笑了,今天手癢,與葉師弟在此切磋切磋劍技,」

項婉清嫣然一笑,言道:「我看謝師兄與葉師弟這打法並不像是在切磋劍技,倒是很像是在鬥氣,」言完噗嗤一笑,

。 四人走在路上,就在西邊境的範圍內走動,遇到村莊了,就起城裡買米,開設粥棚。

這天四人騎著馬,並排走這,張寧問道:「莫燕,是不是有點不對啊,這幾天我們一夥流匪也沒看見啊?」

莫燕:「是有點奇怪,按理說我們應該被劫了呀。」

張寧一陣頭大:「你們之前就沒有知道了,但還沒去剿的匪巢?」

莫燕:「有,就在廣陵郡邊上,不是邊境這邊奧,那個山頭叫做二道山,人數太多,我倆沒把握,就沒剿。」

張寧:「那咱們一起呢?」

莫燕:「那應該是差不多了。」

張寧:「那還不走著。」

張寧四人往二道山方向走著,沒有快速前進,因為張寧還有事要問。

張寧問道:「現在你倆能不能告訴我你倆刺殺皇帝的細節,有方仁在,怎麼也能無聲無息的弄死他啊,怎麼搞這麼大動靜。」

莫燕嘆了口氣道:「本來想著以剿匪有功的名頭入宮,然後慢慢解決皇帝,給他下毒,誰成想,根本解決不了皇帝,皇帝又好色,我只能出賣色相,先當他的妃子,在找機會,可沒想到那狗皇帝這麼急不可耐,我只能直接動手了。」

張寧:「那你就沒做調查,不知道那大太監這麼猛?」

莫燕:「知道啊,那我總不能真的失身吧。」

張寧:「那大太監什麼境界?」

莫燕:「地階,應該也就是下品。」

張寧驚詫道:「地階?」

莫燕:「是的,武夫練武,如果有一百個人,能到地階的,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因為晉陞地階最重要的是勢,這也是為什麼各大宗門弟子都會下山歷練的原因,山有山勢,水又水勢,妖有妖勢,人有人勢,人族的優勢就是,妖只有妖族自帶的勢,而人天下萬物都可以,只要能參透就行,最簡單的是感受自己本身的勢,最難的是感受大自然的勢。進階地階的方法就是找到勢,感受勢,並運用到自己身上,這難住了絕大部分天之驕子。」

張寧:「那這麼難,到地階了是不是很厲害?」

莫燕:「當然,沒有任何外在因數的話,一個地階下品,打十個玄階上品都沒問題。」

張寧若有所思道:「不對吧,那你說那大太監是地階下品,我們怎麼還跑了。」

莫燕:「我們怎麼說也算是玄階上品的佼佼者好不,但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那大太監根本沒想殺咱們,所以根本練勢都沒用,只用正常手段,咱們都強應付,你想想。」

張寧越來越疑惑:「可這為啥啊,殺了他家皇帝,他還不認真對付我們。」

莫燕:「不知道,管他呢,能活著出來不好么?」

張寧只能作罷,眾人繼續往前走著。

半天之後,眾人走到二道山,根據莫燕指示,眾人繼續走著,就會有人出來截他們,可是等到眾人已經走出二道山地界也沒看見有人出來。

張寧看向莫燕:「大姐,人呢?」

莫燕:「不對呀,難道他們變好了不打劫了?」

張寧:「那怎麼辦?」

莫燕:「去看看。」

讓方仁和雙兒留下看著馬,張寧和莫燕,摸上山。

張寧和莫燕穿梭在森林之中,跑著跑著,視野豁然開闊,前面是一片空地,裡邊還有幾個人,在生火準備做飯。

張寧問道:「就這麼上來了?不是說很大一個匪么?」

莫燕也摸不清情況:「之前來的時候是很大呀,能有好幾千人呢。」

張寧:「不管了,抓一個問問。」

張寧偷摸蹲在柵欄旁邊,一個匪兵往這邊走著,應該是要解手,張寧不動聲色,等到匪兵借褲子的一瞬間,張寧上前,捂住嘴,拖到樹林中來。

莫燕在這裡等著,張寧回來把匪兵放到地上。

匪兵驚恐的道:「你們幹什麼?我告訴你們,趕快把我放了,要不然等我們大當家回來,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張寧根本不慣那毛病,上去就是倆大耳刮子,「說,你們大當家去那了。」

匪兵被打懵了:「我,我不知道啊。」

還不說是不是,張寧上去就又是倆大耳刮子正反面的。

匪兵都哭出來了:「我真不知道啊,三天前,大當家的領著所有兄弟都走了,只留下我們這些人看家,沒說幹什麼去啊。」

張寧看了看匪兵,不像說謊的樣子,有問道:「你們搶來的錢,都藏在什麼地方?」

匪兵又回答道:「都被大當家帶走了,倆位大俠饒命啊,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張寧:「你們大當家都捲鋪蓋走人了,你們還在這給他看家?」

匪兵:「沒辦法啊,這裡好歹還剩些糧食,夠我們吃一陣的了,這年頭出去了我們能上那去啊。」

張寧點點頭道:「山裡還剩多少人?」

匪兵:「算上我就剩十幾個人了。」

張寧:「帶上東西下山去吧,地方我們徵收了,告訴你下山不許為非作歹奧,要不然我下次遇到了,就不是幾個耳光能解決的了。」

匪兵連連感謝不殺之恩,倉皇逃了回去。

張寧就在這裡等著,要是他們下山去,那這事就拉倒,要是敢回來尋仇,那就別怪張寧下殺手,都是一幫魚肉百姓的傢伙。

果然不出張寧所料,那個匪兵領著十多個人,手裡都能刀槍棍棒,喊打喊殺的衝過來。

張寧冷靜的拿出弓箭,面無表情的搭弓射箭,一箭一個,從不落空,不一會,橫屍遍地。

莫燕靜靜的看著張寧,可能也是沒想到這個混不吝的傢伙,居然這麼狠,面無表情的就殺了這麼多人。

張寧看了看莫燕說道:「發什麼呆,走啊,進去查查,看看他說話是真的不。」

莫燕:「這能不是真的么?就出來這麼點人?」

張寧:「我說的不是這個,萬一他們大當家的還留了點財產在山上呢。」

莫燕沒有說話,給了張寧一個白眼。

倆人進入山寨,翻箱倒櫃,發現大當家確實一點財產沒留,那個匪兵說的是真的,張寧就連鞋裡都翻了。

張寧坐在門外的石凳上沉思了一會說道:「莫燕,把他來叫上來吧,有事要說。」

莫燕返回山下把方仁和雙兒接到山上,問道:「什麼事說吧。」

張寧說道:「我們應該不用剿匪了。」

莫燕「啊」了一聲問道:「為什麼?」

張寧:「你們剛才來的路上看見那些屍體了么?」

莫燕:「當然看到了」。

張寧:「那就沒發現點什麼?」

莫燕著急道:「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怎麼回事?」

張寧:「他們那的兵器都是正規軍的兵器,不是普通山賊能用的,在聯想到那個匪兵說的話,他們大當家是三天前帶人離開,什麼都沒留,能想到什麼么?」

莫燕:「什麼?」

張寧:「你這個腦子是怎麼在江湖裡活下來的,你是內天殺的皇帝。」

方仁說道:「我明白了,張寧的意思是,這些山匪不是普通的山匪,是有組織的,皇帝一死,他們接到信,就出發了,去,去打仗了。」

張寧欣慰的看著方仁:「沒錯,八九不離十,我們回來用了一個星期,他們差不多也是那個時候接到消息,準備準備,差不多就是三天前出發。」

張寧抬頭看看他們又說道:「真不知道你們殺這皇帝是福是禍啊,怎麼辦哥幾個,匪也剿不成了,接下來要幹嘛。」

莫燕想了想說道:「我是不走,畢竟皇帝是我殺的,總的弄明白現在的形式在說。」

方仁表示還是會跟著莫燕。

張寧也想了想說道:「那就就此別過吧,我就先回山了,匪患沒了,真正打仗的事也不是我能決定的了的,留在這也沒用,走雙兒,回家。」

張寧領著雙兒往山下走,走道山腳的時候,莫燕追了上來說道:「要真打仗了,我倆也應付不了啊,張寧咱們也算朋友了,幫幫我們,畢竟禍是我闖的。」

張寧:「別介,真打起仗來,咱四個一起也也不管用。」

莫燕著急的直跺腳:「張寧,你幫我們,我給你報酬,事情解決了,一百兩。」

張寧停下腳步:「唉,就幫幫你們吧,誰讓咱們是朋友呢,跟錢絕對沒有關係奧,純純是咱們的交情。」

莫燕氣的直咬牙:「那你別要錢啊。」

張寧搓搓手道:「別介,一百兩也不是太多,換別人我能幫么?你看我幫張老爺和孫老爺人家給了多少錢。」

莫燕不樂意跟他說那沒用的:「咱們現在怎麼辦?」

張寧:「回孫府。」

莫燕:「回孫府幹嘛。」

張寧:「人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些什麼了,反正肯定比咱們知道的多,回去打探打探消息。」

張寧領著眾人有回到孫府,到孫府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張寧敲門,門房大爺一出來看是幾位恩公,趕忙請進來,到客廳落座,吩咐人給沏茶,又轉頭出去稟告老爺。

孫老爺和張老爺披著衣服就出來了,見到幾位恩公趕忙作揖行禮,張寧四人也是趕忙回禮,孫老爺問道:「幾位恩公怎麼又回來了?」

張寧說道:「實不相瞞,我們有點事要像老爺們請教。」

Prev Post
「怎麼了?」
Next Post
喬思語拉著喬席兒剛想離開,幾個混混就擋在了他們前面,將她們兩個團團圍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