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思語拉著喬席兒剛想離開,幾個混混就擋在了他們前面,將她們兩個團團圍住。

「姐……怎麼辦?」

喬思語拍了拍喬席兒的手,安慰著她,「別怕……」

而崔譽豪緩緩走到喬思語跟前,將喬思語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姐姐!?妹妹!?呵……不愧是一個爸媽生的,長得都很漂亮啊!這位姐姐,來都來了,就陪弟弟幾個玩玩唄……」

說著,崔譽豪的手伸向了喬思語的臉蛋,卻被喬思語大力拍開,「我來之前已經報警了,你最好放我們走,否則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

「哈哈……報警!?就算報了警又如何?你以為我會怕區區幾個警察!?」

聽著崔譽豪口氣里的狂妄,喬思語暗嘆一聲糟糕,照這個情況看來,這傢伙的後台肯定很硬,喬席兒平時乖乖的,怎麼可能會惹上這種人呢?

「到底要怎樣,你才能放我們走?」

「急什麼,既然來了就陪我們幾個好好玩玩唄……姐姐~~」

那一聲姐姐叫的陰陽怪氣的,讓喬思語脊背一寒,都是一些熱血的小青年,萬一一個不順心,會做出什麼驚駭世俗的事情來都是很正常的,而且最近新聞上總是出現青少年犯罪的案例。

一想到那些血腥的案例,喬思語一陣頭皮發麻。

「崔譽豪,你想玩什麼我陪你玩,我姐姐又沒惹你,你讓她離開……」儘管喬席兒有些害怕,可事情因她而起,她不能讓姐姐都受了連累。

。 顏所棲才跟簡向緋吵了架,脾氣可暴躁了,「不是說我指哪兒打哪兒么?現在掉鏈子什麼意思!」

時野秒慫了:「我不是……」

顏所棲眼神殺襲來。

時野瞬間無比的堅定:「老闆,我覺得我可以,我甚至覺得沒有人比我更勝任這項工作。」

顏所棲端上一杯咖啡喝了一口,點評道:「厲害。」

「……」

「我誇的是你的變臉速度。」

時野:「……」

他哭了好么,這都是你逼的啊!

忽然,時野想到了什麼,清秀漂亮的臉上全是喜意,真比小姑娘還好看。

他非常熱切地說:「老闆,我是自己認為我可以勝任,但是你想啊,薄氏集團是大集團吧,我這麼明目張膽的去狙擊它,不得被別人盯上?兩大集團廝殺,後果很大哦!所以,換人吧!」

「你可以偽裝。」

「這不方便哎,星途的事情要處理,我還要去X國,事情更多更負責,萬一處理不好,就有被暴露的風險哦。」時野一副為君分憂的模樣:「你看看我,今天我都明星出街偽裝打扮,就是為了掩護老闆你的身份哦。」

顏所棲怎麼可能不了解時野,手一敲杯子:「說。」

謝天謝地,老闆終於給他推卸任務的機會了,真的好感動哦!

「老闆,你當初出國不是有個什麼靈魂車隊么,你們車隊大佬巨多,世界各種賽車比賽拿獎拿到手軟,車迷也是巨多……」

顏所棲提醒:「說事情前,馬屁環節可以省略。」

時野尷尬地咳嗽了一聲,「老闆,你應該還記得車隊的人吧,有一位叫芳馥香,我推薦的人就是她!」

「芳馥香?」

「是的是的,老大你還記得么?」

顏所棲嘴角一扯:「豈止記得,相愛相殺好姐妹。」

那可不嘛。

芳馥香,人稱芳月拋。

意思就是,跟她處對象的男人一般只存在一個月,一月後,就會被這位渣女拋棄,所以有了芳月拋的外號。

但是非常讓人無語的是,芳月拋這位女人長得那叫一個書卷氣哦,一看就是書香門第熏陶出來的大家閨秀,溫柔又優雅。

但這女人私底下就是一個瘋婆娘,賽飛車,打架鬥毆,抽煙喝酒,調戲帥哥,賭場翻牌,怎麼嗨怎麼來,過得那叫一個瀟灑。

顏所棲還是很羨慕這女人的,畢竟誰能活得像她這樣牛,逼哄哄的?

巨爽的是,芳馥香是個富二代,不過是死了爹媽的富二代。

死爹媽跟同類富二代的意義不一樣,芳馥香是登基皇位,太子晉陞皇帝,那些被家裏管控零花錢的富二代可比了的。

就因為她爹媽還死得早,在她五歲就一命嗚呼了,就沒怎麼被爹媽管教過,所以這性子才這麼的翻車。

不過好處是,她做事跟她性子一樣,利落乾脆,老娘砸錢走人這掛的,遇上強勢的人,不會像時野擔憂害怕,她會更強勢,而且不服輸。

「她人狠,又很有能力,揮霍了這麼久,家裏都沒有破產,所以老闆,你考慮一下她嘛,行不行!」時野就差求顏所棲了。

顏所棲手敲著杯子,思索著。

時野在心理求各種天老爺。

「可以。」

老天爺顯靈了,我時野謝過!回去給你磕頭!

表面,時野正常無比得問:「老闆你真的確定了么?」

。 「師父,江師弟的情況不太對。」路間來到亭子中,輕聲開口。

「想問什麼,直接問。」酒中天靠在亭子邊的木柱。

路間是他得意弟子。

腦子沒有那麼差。

他在這裏,江瀾什麼情況,還有人比他清楚的?

「師弟學會斬龍劍,真的沒問題嗎?」路間非常好奇這個。

總感覺是為了未婚妻準備的。

「有問題。」酒中天看着江瀾跟小雨,隨後又道:

「但是當事人看起來不是那麼在意。」

酒中天確實不太懂,小雨知道江瀾會斬龍劍的第一時間,不生氣,也不怪罪,而是開始學習斬龍劍。

這是所有人沒有預料到的。

小雨跟清竹說的一樣,雖然會難受,會有些不情願。

但是最後還是會努力接受。

至於江瀾。

學會斬龍劍,他本以為是為了斬龍。

但是看到那一劍的時候,他發現他想錯了。

江瀾的斬龍劍,沒有任何斬龍的意念。

就好像直接就會了。

不需要什麼心神意念。

很不合理,但是對斬龍劍又非常合理。

他學會斬龍劍的時候,同樣也不合理。

當事人不在意?

路間有些明白了。

不過有機會他還是想過去跟江瀾聊一聊,倒也不聊多。

話多了,容易給對方帶來一些壓力。

「師父,這是第二峰送來的名單,沒有問題的話,他們這兩年就要開始了。」路間拿了一張紙遞給酒中天。

酒中天看了一眼,就將紙焚燒殆盡。

一句話沒說。

路間明了,低身退去。

……

江瀾坐在湖面上,他身上有着斬龍劍的劍光。

這是他模擬斬龍劍而出現的光。

光芒閃爍了很久,江瀾一直在試圖從斬龍劍中,看到農夫當初面對妖龍的心念。

可是不管他怎麼嘗試,都無法觀察到。

而就在他想要換個辦法時,突然間一道光傳了進來。

是小雨方向。

望了過去,發現小雨身前有一本書。

光就是從書中出現的。

接着這道光跟江瀾的斬龍劍起了共鳴,就是小雨手中的劍意也綻放出光芒。

很快他們所在的湖面出現了變化。

原本的湖水被土地覆蓋,原先的空曠被草屋佔據。

草屋有院子,院子有家畜。

這樣的屋子聯排而立。

從村頭到村尾。

村頭有兩棵樹。

一棵是柳樹。

另一棵也是柳樹。

隨後江瀾把目光放在邊上,這個時候一個老農帶着鋤頭往後山走去。

看到他的瞬間,江瀾有一種感覺,那是超然的感覺。

彷彿融入了天地之中。

「是他。」

江瀾知道,這個大概就是開創斬龍劍的那個人農夫。

隨着對方往前,他們能夠看到的場景,也在變化。

一切在以這個農夫為中心。

小雨有些意外,她從未想過可以看一下書中的場景。

妖龍更是不解。

這都是什麼?

不過沒有人開口,他們都看着這位農夫。

這是一位駝著背的老農。

身穿粗布麻衣。

迎風而走的他,彷彿融入了風之中。

每一動作都讓人有一種大道自然的感覺。

他在後山挖草藥。

好像是為了給誰治病。

許久之後。

天突然變暗,黑雲壓至。

本在摘草藥的老農大驚失色。

他放下了手中鋤頭,丟下了摘來的草藥。

快速往村子跑去。

雷霆肆虐,洪水襲來。

老農跑的很快,但是年邁的他,終究不是年輕人。

Prev Post
謝元甲,蘇陽,三人見葉康如此託大,不僅大怒,謝元甲跨前一步,伸出一手攔住葉康的去路,言道;「葉康,今天你要不接受我的挑戰,你休想離開此地,「
Next Post
《我是歌王之神級救場視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