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

蒼老的低語伴着一絲驚訝在房間中縈繞。

「你說,是誰?」

「趙信,就是特使親自選拔進入到試煉之地的那個蓬萊中人。」男人輕聲解釋,旋即又低聲道,「說到這正好屬下也有件事想說,趙信是特使親自安插進來的,咱們如果對其動手,特使那裏……」

「意外發生,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明白。」

「既然他那麼聰明,那就給他下的猛料吧。」蒼老的低語緩緩而來,「太聰明的人,活不久的!」

……

「真的假的?!」

聽到趙信低喃的許雯驚驚訝到都忘記了趙信之前對她的警告,一個沒忍住就驚呼出了聲。

「他,想殺咱們?」

「差不多。」趙信臉上儘是淡然之色,「如果不是他,我還真就想不出到底是誰,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如果他想要咱們的命,根本就不需要……」

「要是我沒有記錯,試煉之地好像是有一條明文規定,試煉之地內公職人員,不允許過分影響挑戰者,對吧?」趙信微聲細語道,「這條規定其實就側面代表着,公職人員不能夠對挑戰者下殺手。挑戰者之間可以互相殘害,工作人員不行。既然是這樣,他自然就沒有辦法對咱們直接動手,只能用這種小伎倆了。」

「那現在怎麼辦?」許雯蹙眉。

此時的趙信已經完全成為了許雯的主心骨,這時候她還真的有羨慕腦子靈光的,她是一點應對的辦法都找不到。

她,只能將一切都寄托在趙信的身上。

「古話說的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趙信一臉輕鬆的笑着,抬手敲了敲許雯的小腦袋,「碰到事你不要慌,要穩如天山。你說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繼續做咱們的突發挑戰嘍,咱們在明,對方在暗,就算咱們知道了他們想暗中解決咱們,又能如何?難道,挑戰任務你不做么?」

「這……」

「咱們從進到這地獄試煉之地就已是處在劣勢了,想要翻盤很難,可是也不代表任何機會。」趙信微微一笑,抬頭仰面看着頭頂的血月,「聽過一句話么,絕處逢生,只要他們還對試煉之地的規則有一絲敬畏,那麼縱使咱們九死……」

「也依舊有,一線生機!」。 「巨神獸!」龐玊低聲,它很執拗。

死神懂了:「也是,巨神獸是你殺的」死神想了想,眯眼:

「那我把你也殺了,不就好了嗎?」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嗝~」二人一獸同時大笑

死神直接出手,攜帶灰紅色的死氣,如流塵般激射而出,巨大的撞擊力鎮退了龐玊。

即便龐玊體系縮小,但身體強度的質量不便,體型越小,只會更加凝實。

剛才那一擊鐮頭重擊,死神和龐玊都反向被撞飛。

隨着死神和龐玊的身影一齊倒飛,蒙面緊隨着倒飛的死神衝出,「既是死氣,那便生機破之,枯木逢春」

死神死氣運轉,倒飛的速度急停,吸氣,「死掌!」

兩掌相擊,蒙面以比龐玊更快的速度倒飛。

龐玊摸了摸額頭,生疼,這鐮刀看起來不怎麼好看,倒是挺硬的。

死神緊了緊一人多高的鐮刀,灰紅色死氣纏繞,這頭巨獸不簡單啊,扛了自己一鐮錘竟然沒受傷。

抬起手掌,淡青色蔓延,嬌艷欲滴,似乎真的有生機一般。

蒙面甩了甩髮抖的手臂,此人,掌力如此強勁,死氣環繞,給人帶來危機感。

不說別的,雖然沒有跟修成了泣血聖決的巫靈娃娃對上手,但蒙面感覺死神的力量不會差到哪裏去,一擊打的他手掌生疼,自己施展的還是枯木逢春。

「大意了,兩個序列層次的,我說怎麼敢的」死神死氣洗刷生氣,看向蒙面和龐玊,是自己低估對手了。

「死盾」

死氣匯聚與死神身前,一個灰紅色的不規則類菱形狀的盾牌出現,與死神左臂死氣纏繞,融合一體。

「十字斬擊!」死神二話不說,磅礴的死氣瘋狂匯聚於死神之鐮,死氣翻湧,甚至要遮蓋了視線。

「幻雷天罡」蒙面雙掌前合,前方空間撕裂,一道雷光橫向劈出。

十字斬擊飛速掠過,轟擊在幻雷上,抵消。

但十字斬擊一橫一豎,幻雷天罡只是擋住了其一,還有一道斬擊繼續橫衝。

「天雲手!」蒙面掌柔似雲,斬擊攻入,但被柔化,蒙面一甩,朝着死神的方向推出。

死神的方向此刻空無一物,死氣消散。

「人呢?」蒙面詫異了一瞬間。

「小心,後面!」龐玊大聲提醒,死神對自己毫無興趣。

後方,死神不知何時出現,「死掌!」

右臂前推,死氣狠狠打在蒙面身上。

柔若麵糰,但死氣確實結結實實的打中了,死神收回手掌,直衝龐玊。

「好快的速度,我們大意了!」蒙面五臟六腑氣血翻湧,死氣肆虐,狂暴的能量讓他一口血噴出,渾身都在出冷汗。

「枯木逢春~」蒙面抬手,淡青色蔓延,嬌艷欲滴,源源生氣不絕,貼在胸口,恰好是於被攻擊的地方對沖。

「嗷~」

「大地神通——重!」龐玊雙蹄下踏,這片血族時空,眾星閃爍了一下。

死神急行的身影一頓,重力壓在他身上,壓在整片時空上。

「重力?有意思,想要剋制我,光靠這點可不夠!」死神提鐮,死氣如同流光,速度暴增。

一刀,死氣縱橫,樸實的一刀,極強的一刀。

「你……」

「在隱藏什麼?」蒙面身影變化,踏着星雲襲出現,這一刀沒有消散,穿過蒙面砍向龐玊。

龐玊抬起雙臂,棱痂迅速遍佈,很規律,也很平整,這一刀結結實實的打上去,彈飛。

只有雙臂上那一刀死氣殘留,看得出這一刀留下的痕迹。

「這也是戰技?」死神好強,自己的一刀,遍佈死氣,尋常人,躲都躲不掉,更別說無視,穿透了。

蒙面點點頭,游虛,另類的戰技,曾經看到過虛浮遊,於是創造了這樣的戰技。

「怎麼做到的?」死神不解,術業有專攻,他,真的看不懂。

就像,如果不是巧合,臧斗也永遠破不開幽籠一樣,當初臧斗與魘兗對戰,一式幽籠,打的臧斗沉寂。

否則臧斗遠比現在還要好戰,還要魯莽。

幽籠,收之無限攻擊之力,化而為籠。

此刻的死神,第一次看到游虛,同樣無法理解,自己的攻擊,愣是穿了過去。

「打敗我,就告訴你」蒙面腳踏星雲襲,與死神同時進退。

虛空不斷爆閃,百餘次交手之後,蒙面停下,死神也停下,互相對視。

「你的速度,沒有施展任何身法,竟然能跟得上我的星雲襲?」

「你的力量,沒有修鍊任何練體,竟能於吾之死氣相之抗衡?」

死神不知道,蒙面的來歷,蒙面也沒有跟陸衍說過,他,其實也來自始空間。

他生活在樹下,巨樹承載星空,是他的記憶,樹上的果子,都比星辰還要大。

有人力大無窮,有人喜歡吃果子,還有人喜歡美食,經常有七八隻小孩兒偷果子,不過總被人趕走。

不知道何時起,好多人恐慌,自己也不知道隨着誰,去了哪裏,像是在回憶里進了一道光幕,再後來,修鍊靈源,一步步成賢。

卻想不起,兒時的自己,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自己,自己現在如此強大,當初自己不應該那麼弱小。

蒙面一個人的時候回想過無數遍,但都沒有頭緒,記憶不完整了,普通人也會這樣,沒想到自己身為賢境,也會如此。

「吾之死氣,乃是血族時空最為原始的死氣,吾不為別的,只為了追上那位存在的步伐!」死神回想,當年血神殿,一指死氣,連斬二祖。

霸道強悍,無雙英姿。

「哪位?」蒙面不解,賢境,換位血族時空的境界,也是祖境了,強大如此,竟然還有更強的存在?

死神口中的那位,究竟是誰?一指死氣連殺二祖,有這種存在為什麼沒來?

蒙面心情跌入低谷,很陰沉,如此一來,血族時空的實力,還需要再掂量掂量。

目前死了一個巨神獸,無足輕重,太弱而已。古劍,巫靈娃娃,血人和無面,個個強大無比。

即使打了這麼久,也未分出勝負,蒙面可以確定的是,血族加上死神這五人,全都有序列層次的力量。

雙方,都在隱藏,都,沒出全力 有警察跟着,楊晨軒住院費也交夠了,醫院檢查治療也就利索多了。

那個被打暈的人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倒是讓楊晨軒放心了不少。

不過工廠的保安一共就只有九個人,一個隊長,八個保安,兩個人一組,一共四組。

這下倒好,全部進醫院了。

不過這些保安楊晨軒還是非常滿意的,畢竟都是為了「保護」工廠而受傷的,對於這樣的人,楊晨軒也不會讓他們心寒。

楊晨軒找了受傷不總算太重的保安隊長:「宋隊長,受傷兄弟,都會有補貼和獎金,不管傷有多重,只要在醫院住一天,我們就工資照發一天。」

「住院期間的所有費用都是工廠報銷,不要擔心花錢。」

「吃飯我會去找飯店,給你們全部預定。」

「你們如果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只要不影響治療,都可以跟飯店說,飯店會按照你們的要求去做飯菜的。」

保安隊隊長叫宋忠福,為人還算不錯,楊晨軒對於他們的映像還是不錯的。

宋忠福受傷不算嚴重,只是被打了幾棍子,胳膊有輕微的骨折,並不算嚴重,只要休息好就能慢慢恢復。

但傷筋動骨一百天,他這不管怎麼說,也是輕微骨折了,要徹底變好的話,至少也要一兩個月時間。

宋忠福說道:「老闆,我們保安隊的人都受傷了,也沒有人守門,要不我叫幾個受傷比較輕的兄弟回去守着?」

楊晨軒微微搖頭:「不用了,我先讓車間安排兩個人去守幾天,你們安心養傷就行了。」

「不管怎麼說,工作再重要,也沒有身體重要,對不對?到時候你把你手下的人也勸好了,讓他們在醫院多住兩天,不要擔心太多。」

楊晨軒這麼說,其實有兩個目的,第一是想買個好給他們,楊晨軒並不在乎這一點點醫藥費。

其次,楊晨軒讓他們在醫院養著是以防萬一,要是鬧事的那些員工還想要去鬧的話,楊晨軒就會拿這些受傷保安和民警做為「武器」「證據」,直接把那些人給告了。

只要關係走好了,那這些事情就能小事變大,大事讓你坐牢。

和宋忠福聊了一會,楊晨軒又去上次宋忠福找的那個飯店和老闆商量了一下,讓他給受傷的保安和民警按時送飯菜,每一頓必須要有一隻雞,其他菜看着做。

反正受傷的人也多了,除了個別人,大家都能動,乾脆做成一桌就行,大家可以吃的選擇也多。

安排好這一切,楊晨軒又回了工廠。

楊晨軒回來的時候,所有的民警都已經走了,鬧事的人也已經被帶走。

不過這時候還有人在結算工資。

那些被開除的人都在排隊。

看到楊晨軒回來,立刻有人想要上來求,希望楊晨軒讓他們留下來繼續工作。

楊晨軒對於這種人,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後說道:「你們想留下來的話,那就先為受傷的保安負責,現在醫藥費已經七八千了。」

那些人苦着一張臉:「老闆,這不能怪我啊!那些保安也不是我們打的。」

楊晨軒冷笑一聲:「要不是你們跟着一起鬧事,他們那些人敢鬧事嗎?」

「給你們結算工資,我已經很給你們考慮了,不要得寸進尺。」

楊晨軒說完,不再管這些人,轉身就進了車間。

楊晨軒一路上了四樓,周彤彤不在,都是楊晨軒在管事。

雖然楊晨軒去醫院耽誤了一些時間,好在下面的這些管理人員都已經有了一定的管理經驗,事情都辦得妥妥噹噹的。

楊晨軒找到黃怡:「你去把生產部和人事部人叫來開會,如果在下面給人結賬的就不用通知了,讓他們繼續結算。」

黃怡應了一聲,立刻去叫人。

Prev Post
《我是歌王之神級救場視頻》?
Next Post
「刃牙?」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