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

兩人都十分意外。

愚地克巳更直接打趣地說:「我們的冠軍,怎麼有閑心來這裏?」

「要再比試一下嗎?」

烈蠢蠢欲動,眸子戰意凌然。

上次他與刃牙競技比斗時,自己輕鬆就被對方戰勝,這讓自尊心極強的烈有些難以接受。

刃牙比烈強嗎?

作為范馬家族,這是肯定的,血脈純度上,刃牙也只比勇次郎低。

但以當時條件,他想輕易取勝,絕非易事,如果兩人全力以赴,誰也不好受。

但造成烈瞬間落敗的最終原因,其實是鬼腦運用。

烈海王的確很強,但再強,也比不過開掛的。

刃牙便是用鬼腦記錄了烈招式,然後像U盤載入電腦,進行虛擬化對戰。

烈在比賽時,每一拳每一腳,他都完美復刻在大腦,再將這些幻想成假想敵人。

所以在他們倆人還未上場,刃牙就和烈已經對戰了上千次。

上千次經驗,烈的動作早已深深植入腦海,想不贏都很難。

而血脈開發百分之百的千尋,只會比刃牙更加變態!

「等以後吧,其實這次主要目的,是想讓克巳教導一下我弟弟。」

刃牙委婉拒絕地說。

這時,烈二人才看向千尋,後者禮貌揮手打招呼。

五官精緻的臉蛋,紅瓣色的櫻唇,右眼下方還有一顆淚痣點綴。

雙腿纖細筆直,腰肢柔軟如綿,暗紅長發搭在黑色運動裝上。

這副樣子讓兩人深深皺緊眉頭。

「刃牙你認真的嘛,你妹妹根本不適合練武。」

「弟弟,弟弟……」刃牙訕笑糾正地說。

「你弟弟長得可真…帥氣,但這只是次要,你看看他,細胳膊細腿的,怎麼瞧都不像有力氣,我覺得練舞比練武更合適!」

愚地克巳搖了搖,好心勸慰。

「你信不信,我能一拳打飛你?」千尋感覺自身受到了侮辱,用力攥起白嫩小拳頭。

「哈哈,好啊,來朝這裏打。」

那毫無殺傷力的拳頭,把愚地克巳逗笑了,拍了拍胸口表示沒問題。

「快給我住手!!」

看着千尋躍躍欲試的揮舞胳膊,刃牙嚇了一大跳。

別人不清楚,他難道不清楚嗎?

這一拳如果捶下去,又不受任何防禦情況下,怕是能把克巳打個半死!

千尋暴增的力氣,連他都感到驚嚇。

聽見刃牙慌張的聲音,千尋遺憾收回手臂。

他其實想測試一下,自己的力氣而已。

因為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力氣又暴增了一大截! 「你這個是?」

有董事不清楚的問道。

「這個是我這邊研發的最新方案,相信從這個方案開始,關氏集團的損失將會一帆風順的步步高升。」

關財在大家還有在仔細查看的時候,不緊不慢的將自己想說的東西說清楚。

「這個方案確實不錯。」

董事翻著這個方案,點頭稱讚,從計劃中可以清晰明了的發現,從中謀利的水很大,方便清晰。

「有了這個方案,我向大家保證,回利返水,一個月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關財非常肯定的說道。

「可以,我這邊沒有問題。」

「行,沒問題。」

各位董事相互對視,點頭同意了下來,關於公司能獲利的事情,董事們雙手贊成,但是有關損壞利益的事情,這些人就是第一批出來的人。

「行,那就開始這項方案。」

關財見眾人沒有異議,便拍板確定了下來。

確定后就立馬進行了行動,喊來了助理,將任務分配了下去,並且非常急切的開了新聞發佈會。

在此之後,立馬把宣傳活動,宣傳了出去,並且開始進行東西的上線,拍攝視頻宣傳掛着大大的海報。

市民的反響很好,甚至開始對關氏集團的口碑度非常的高。

「你好,請問你對關氏集團推出的關關租車有什麼了解嗎?」

在記者會舉行結束后,已經有記者開始找到路上的一個市民,採訪說道。

「啊,你說的是那個打車軟件嗎?」

顯然,這個市民帶着昂首的情緒回應道。

「是的,你有進行使用嗎?使用的感覺如何?」

記者非常激昂的問道。

「有啊,速度很快,並且能精準的找到我的位置。」

市民非常開心,給關關租車使勁的讚揚道,甚至還豎起大拇指給關關租車點贊,給記者的鏡頭裏露出來。

不知道以為是關氏集團請來的水軍,但確實是在此東西推廣出來的時候,大家用后的感覺都非常好。

「休總,我們的這批遊戲組裝已經是可以完全上線了。」

在市面上一片形勢大好的時候,關氏集團的名聲非常的響亮,此時如果將遊戲方面上線,是不是會更壓住他們一頭。

「行,上線,明天開始推廣出售。」

休來不及等林長生等人回來,直接性的拍板決定上線。

「好的。」

在休的安排下,屬於公司授權的專賣店,開始更新換代,其實側面的展現對鼎盛遊戲公司的公開宣戰。

鼎盛遊戲公司那邊也收到了遊戲上線的情況,按照鼎盛遊戲公司的推廣,現在如今的市面上遊戲都將被鼎盛遊戲公司掌握。

你追我趕的一般,前腳關氏集團自己新項目的開展,休這邊也將自己準備好的遊戲投放了出去。

鼎盛遊戲公司加急的出了一份譴責聲明,譴責林長生他們在大眾的眼光下,居然公開盜版,還試圖更新版本讓自己一錯再錯。

在他們的指示下,大眾對公司的品牌和名聲一落千丈,並且對新品牌並沒有任何的反響,休這一步是走錯了棋子。

在關氏的壓迫下,他不得不將這方面的進展加速了起來,沒想到出了新品后,確是被反咬了一口。

「休總,我們的遊戲上線一天都沒有銷售出過多的機子,都是被輿論的情況導致的。」

員工跑來跟休總說道,現在供應商反響非常的大,之前還有跟他們保證說遊戲機子的困難只是一時的事情,到時候自己這邊的新機子一出現,就是對他們的反擊。

沒想到,不僅僅是鼎盛遊戲公司的事情,幕後黑手關氏集團還發話,是要支持他們維權,強烈譴責盜版行為。

「怎麼會這樣子。」

休皺緊眉頭,緩聲說道,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決策下,情況會如此的危機,簡直是四面埋伏。

「林總,你再不回來,我感覺我們這邊都要被壓死了。」

休呢喃的說道,雖然平時自己在一些事情上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但是關於這些事情上,還是玩不過關財他們。

關財緊接着開始招募司機,建立框架,並且還有後續的客服熱線,僅僅是憑靠着單單的一個小軟件,讓整個關氏生龍活虎的。

「繼續招聘,爭取我們的人在這裏完成全面積的覆蓋。」

關財電話吩咐道,他已經收到了更多人的反響,都覺得這邊的車太少,沒有及時能夠的找到車來接自己。

當然,既然是這麼的一個情況,關財拍板決定去招聘一些新的司機,先來充當一個平台上的人員。

這樣子的話,先用這些人完成覆蓋后,再通過市民的自願性,加入關氏的關關租車,賺取中間的費用,這樣子自己不用抱着太多的想法,自然而然的自己就是躺着也能賺取。

用他們的車輛賺取自己的一個費用。

「好的。」

助理在收到關財的消息后,非常快速的實施了下去。

一處咖啡館。

如果關財在這裏的話,肯定就能發現,這個男子居然就是賣技術給關財的人,只見他面帶笑容,坐在一名女子的後面。

「東西都給了嗎?」

「給了。」

在女子的追問下,男子淡定的說道,自己已經完全的將女子給自己的計劃書和自己的口語,轉述給了關財。

並且手裏還轉着一筆資金,就是關財給自己的,現在這個女子還要給自己一筆資金,雙向收入,怎麼說也不慌。

「你可以走了。」

女人的聲音冷漠,知道事情完成後,點頭使喚男子離開。

隨即女子四處張望,因為附近人多眼雜,不管怎麼樣,都有人可能發現自己的一個行為,自然是不可能在這裏多獃著的,尤其是被記者抓拍住是更好的。

留下證據的話,以後自己開脫都沒有任何的理由,所以這次挑選的地點都是非常的謹慎。

「好,身份都給我準備好了嗎?」

男子疑問道,想知道自己要的東西也沒有準備好。

「這個包裏面有你要的一切東西,到時候你就按照裏面的東西,還有地址。」

女子不耐煩的說了一句話,便將手提包交了出去。。 「血蚊對鮮血有着格外的特殊執念,哪怕只是空氣中飄散而來的血味,它們也都會追着找過去。」

找到之後,就會在流血的地方悄無聲息地陸續棲息著,等到發現異常時也趕不走它們。

「這還不是最過分的,要緊的便是哪怕讓它們全員都喝飽后,也不會捨得離開。」

就緊緊跟着,直到沒了血,它們才會重新尋找下一個獵食目標。

可現在奇怪的就是,這血蚊像轉了性子一樣,居然對人不加攻擊。

而且還退縮著,不敢靠近,這實在是太難以費解了。

姜汪見肖默也搖頭后,便就故作輕鬆地開口:「不知道,那就不管它們,反正對我們沒威脅就行了。」

不需要為這麼些蚊子所煩惱,活在當下才是現實的想法,糾結再多也是徒勞功。

雖然它們五顏六色的模樣,確實長的是有些特殊,但眼下卻應該要找到新的住所更為重要。

肖默表示認同地點了點頭,「姜哥,說的沒錯,既然對我們沒威脅那就可以直接置之不理了。」

「那就繼續趕路了,大家小心腳下一些就可以了。」

廖李也符同著回應,隨後就跟在姜汪後邊徒步行走。

雖然行走的速度有些慢了,但也還算能跟得上步伐。

狼哥先前跑遠了,但這會還是回頭稍遠地跟在後邊,不敢讓血蚊發現,許是因為狼崽還在姜汪手上捨不得吧。

而走在較後頭的慕思白行走途中,很是氣惱地出聲:「啊呀,好煩呀,一直在我頭上嗡嗡地叫,怎麼都趕不走!」

對於這個抱怨,莎莎.喬也只是回頭看了一下,然後就繼續低頭走路了。

慕思白都快被這群緊追不放的什麼蚊弄奔潰了,她邊走邊向上揮舞著,試圖把它們揮走。

可剛散開沒一會兒,它們就又重新聚攏回來,聽着那嗡嚀聲,她只想放把火都全給燒掉才好!

也不知這群蚊子是不是故意在挑着自己欺負一樣。其他人就照常走路,一點不滿都沒有。

她終於是忍不住地加快了腳步,跟到王曉琪身邊,唉聲道:「琪琪,這蚊子實在太煩,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不能幫到我啊?」

Prev Post
「喔?」
Next Post
丁引上前,將肖顏攔腰扛起來,抬着她走到一邊重新放下,認真地:「媳婦兒,聽話,趕快打車回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