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引上前,將肖顏攔腰扛起來,抬着她走到一邊重新放下,認真地:「媳婦兒,聽話,趕快打車回家。」

丁引快速回身沖向自己的摩托車,高聲向虎子:「來呀,比就比!」

虎子招呼眾人:「走!」

所有人發動摩托車,跟隨在虎子的後面向停車場外衝去。

丁引跳上摩托車,也急速發動,一個盤旋轉身,也急速向前,要跟上虎子……

不料,丁引的車速剛剛起來,肖顏突然從旁邊衝出,張開雙臂擋在了丁引的面前,高喊著:「不許去……」

丁引猛地看到肖顏出現,緊急剎車,但摩托車依然帶着強大的慣性向前衝去。

丁引慌張地努力扭動車把,但摩托車還是快速地從肖顏的身邊滑過,將肖顏帶得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

丁引一個盤旋,也連人帶車摔倒在地。

他慌張地爬起,回身看着躺在地面的肖顏,失聲驚呼著:「肖顏……」

肖顏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鮮血從她的兩腿間緩慢地流出……

手術室門前,正在手術的紅燈亮着,丁引焦急地守候在門口,懊惱地雙手抱頭。

肖顏躺在手術台上,數名醫生圍攏着她,進行着搶救。

各種儀器上顯示的肖顏的生命體征已經非常微弱,心電圖上已經接近於直線。

丁引懊悔地坐在走廊里,江離出現在他的面前,冷冷地:「現在後悔了?」

丁引詫異地看着江離:「你是誰?你什麼意思?」

江離冷漠地:「我是誰現在並不重要,我只告訴你,你的女朋友現在生命垂危,隨時可能會喪命。」

丁引激動地:「什麼?!不會的,肖顏一定不會有事的,醫生會救她的。」

江離冷笑:「如果你相信醫生,那你就繼續等待吧,如果錯過了最後的時機,別說我沒提醒你。」

江離轉身欲走,丁引醒悟過來,趕忙拉住他:「你等等,那你告訴我,還有別的辦法可以救她嗎?」

江離回身:「我帶你去個地方,在那裏只要你付出等值的東西來交易,就可以實現任何願望,你就可以救回你女朋友的命。」

丁引看着江離,忽然醒悟:「你說的是超能交易所?!」

江離看着丁引:「你聽說過?也對,你是周鶴鳴的朋友,他應該跟你提起過我們是吧?」

丁引點頭:「是,鶴鳴跟我說過他在你們那裏交易過,實現過願望。」

江離審視的目光看着丁引:「哦,是嗎,他還說過什麼?」

丁引並沒有失去理智,回應着:「他只跟我說他交易實現願望,失去了他的超能力,別的沒有說過。你剛才說你可以實現我的願望,救我女朋友,是真的嗎?」

江離點頭:「只要你願意付出超能或者天賦來交易,就沒有問題。」

丁引着急地:「我願意,我願意,你快帶我去吧。」

江離上前一步,對丁引:「拉住我的手!」

丁引和江離右手相握,黃光閃過,兩人一起消失……

超能交易所的交易大廳內燈火搖曳,美艷少年分列兩旁。

南笙端坐在寶座上,江離站在她的旁邊。

丁引着急地看着面前的南笙,有些激動地:「你說讓我用的賽車和改裝的天分來交易,才能救回我女朋友的命?!」

南笙微微點頭:「這是你身上唯一可以用來交易,實現你願望的條件。」

丁引憤然起身:「怪不得鶴鳴說,你們超能交易所收取的都是人最寶貴的能力,賽車是我畢生的夢想,交易了我就什麼都沒了,算了,我不需要你們幫助了。」

南笙淡然地:「交易隨心,既然這樣,你可以回去了。」

丁引起身就要往外走,拉克和接引使者跟了上去,準備送他離開。

江離看着丁引,忍不住生氣地開口怒斥丁引:「丁引,你就是個混蛋!」

丁引聽到江離的怒罵愣住,南笙也詫異地看着江離,不知他為何發怒。

江離緊走幾步,追上丁引:「每個人都會說去追求夢想,但什麼是夢想?夢想很遙遠,夢想的背後所代表的通常是不可能實現的,很難追求的。」

「有的人為了追求夢想,可能付出一生的時間也無法實現。但愛情呢?愛情其實很簡單,也很樸實!愛情不需要天花亂墜,平平淡淡才是真!」

「對於愛情,很多人不奢求它的圓滿,但可以讓它至真……就好像你的女朋友,因為愛你,她可以放縱你,接受你去參加比賽。可你為了和人賭氣,將她撞傷,你就不覺得愧疚嗎?」

江離的話讓丁引一下愣住,他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

江離繼續地:「你女朋友的命,和你的夢想相比,哪個更重要?為了你所謂的夢想,你不惜放棄唯一可以救她的機會,你不覺得你太自私了嗎?你還算是個人嗎!?」

南笙忍不住開口:「江離,你的話太多了,我們不可以干涉交易者的決定!」

江離無奈地瞪了丁引一眼,回身對南笙:「是,老闆!」

丁引卻在這時改變了主意,轉對南笙:「不,老闆,江先生罵得對。我的確是太自私,太不是人了。我決定了,我要交易我的賽車和修理天分,來救回我女朋友的命!」

南笙看着丁引,詢問著:「你決定了?這可是不能更改的。」

丁引堅決地:「對,我決定了!任何東西都比不上肖顏在我心裏的位置,為了她,我什麼都可以捨棄。」

南笙看着丁引,讚許地點了點頭,揚手飛出精緻的合約:「好,既然已經決定,那就簽約吧。」

丁引接過合約,毫不猶豫地在合約上按下了手印…… 隨後,兩人終於到了將軍府門口。

池魚先下馬,而後再將雲蒹葭抱下馬。

林管家誇張的嚷嚷著:「哎喲,這…這大將軍,這是怎麼了?」

池魚這個時候,也懶得跟他偽裝和善,直接不耐煩道:「瞎嗎!還不快去叫個大夫來!」

林管家頓時也被嚇了一大跳,連忙應道:「是是!」

而後,池魚將雲蒹葭直接抱去,早就準備好的客房。

不多時,當大夫趕到,給雲蒹葭看過後,池魚才知道,雲蒹葭被打得真得慘。

雖然她自己儘力護著頭,護著肚子了。但還是斷了一根肋骨,臉破相腫了起來,嗓子被掐得差點以後都不能再說話;大腿上被掐得,大大小小一片青紫的於痕。

後來當大夫給雲蒹葭開過葯,丫鬟給她上過葯后,她就已經實在撐不住,安心的睡了過去。

而後,池魚和大夫出了房門,池魚問大夫:「大夫,多久才能好起來?」

大夫:「傷得太重了,內傷外傷皆有,幸好大將軍有百年人蔘,給她的精氣神吊著命,現在暫時沒事了。

之後要完全好起來的話,恐怕得三個月,三個月看那根肋骨恢復的情況,然後……」

大夫說得很仔細,池魚也一一記了下來。

直到大夫交代清楚,又送他離開后,林管家才小心翼翼的湊上來,對池魚稟報道:「大將軍,奴已經親自送大夫出門了。接下來,您還有什麼吩咐?」

「嗯。」池魚隨意應了聲,示意自己知道了。

「從今往後,雲姑娘就是大將軍府的人。」說完,池魚還不忘警告的語氣對林管家說,「記住,誰都不得對她無禮!否則亂棍打死!」

林管家嚇得一激靈,連忙應到:「喏,奴這就傳下去。」

…………

這之後不久,整個盛京人都確定以及肯定了,鎮國大將軍顧池魚,就是喜歡的女子。

書房內。

同樣只有池魚和道一在,道一習慣性的布置了個結界后。

故意用幸災樂禍的語氣說:「原來你喜歡女子啊?嘖嘖嘖,幸好我是男的。」

池魚悠閑的躺在軟榻上,手拿著竹簡,上面刻的是關於這個時代的兵法,而池魚聽到道一的幸災樂禍,反諷道:「你懂個屁!」

外邊傳的,她自然是知道的。

而千萬里之外,寧洲。

當池魚的信,將她這段時間在盛京發生的事,傳回寧洲后。

顧淵大致看了一遍信后,立馬對下人吩咐道:「來人,去讓陸軍師來一趟。」

隨後,陸軍師急匆匆到了王府。

顧淵書房裡,顧容也被叫去了書房,所以當陸軍師看到顧容也在的時候,便知道,是發生大事情了。

陸軍師連忙問:「王爺、世子,可是郡主那邊,發生大事了?」

「嗯。」顧淵點頭,隨後他看向顧容。

顧容秒懂,將手中的書信,遞給陸軍師。

陸軍師接過後,一目十行的掃完那些字,腦子飛速處理裡面的信息。

當他看完后,立馬露出震驚的表情來。

驚詫道:「郡主怎麼扳倒了三皇子?咋們不是……」

後面半句,陸軍師沒說出口,但顧淵和顧容都明白。

這次池魚上盛京救駕,暗地裡父子三人和陸軍師,早就計劃商量了許多事。

一開始,池魚的官位,就是顧淵最先提出來要這樣做的。

不過,這樣做只是第一步。

緊接著,池魚就必須要救駕成功;成功救駕后,之後的計劃才能順利進行。

而後顧淵也早就預測到,池魚一定會救駕成功,但進京救駕成功之後,她必定就會成為香餑餑。

大臣、世家恐怕會爭先恐後的想與她結交。

這點,狗皇帝必定會忌憚。

而顧淵非常了解狗皇帝的性子,絕不會讓世家搶到與池魚交好。

所以,他對於池魚進京救駕這件事,就必須提前將所有事,都考慮周全。

比如想拉攏一方勢力,最簡單的就是聯姻。

他能想到的,所有人都能想到,包括狗皇帝。

而對於池魚的婚事,顧淵想著,池魚年紀確實也到該成親了,很多貴女,早早定好親,唯獨池魚,沒定親,也沒人敢娶。

可保不齊狗皇帝狗啊!

萬一狗皇帝直接來一招,給池魚賜婚,來達到收攏勢力的目的。

但恐怕到時候,賜婚成親是不可能的,倒是狗皇帝的命,就到頭了!

想到這裡,顧淵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他搖了搖腦袋,自語嘀咕:「不行不行!」

之後,顧淵絞盡腦汁想了一翻。

一方面,他也不願意給池魚直接定下婚事;更何況,池魚也不是聽從他安排的人。

所以他想的是,讓池魚自己在盛京拐個…喔不…找個良人。

另外,他怕池魚不把這件事當回事,所以又私底下又對寒元、賀景源、王爍三人,秘密安排了此事。

但他沒想到,池魚會這麼狠!

直接了當將所有有妄想的人,都給嚇了回去!

沒錯,從池魚送回寧洲的信,顧淵已經知道了,『盛京上下皆知道,鎮國大將軍顧池魚,不喜歡男人,喜歡女人!』

這下哪個還敢用聯姻的手段,去拉攏她?

世家最好面子,哪個世家敢要這樣的媳婦;而狗皇帝的兒子,更是一個個眼高於頂,怎麼可能娶個有磨鏡之好的女子為正妃。

。 「以後離太子遠點兒!聽見沒?」兩人坐在馬上,陳乾一從身後低頭附在林弱弱耳邊說道。

林弱弱當然知道他的意思,也不打扣,痛快地「嗯」了一聲。

兩人騎馬很快就到了住的地方,陳乾一把她從馬上抱下來,並把她送進院子,林弱弱突然喊道:「哎呀!」

陳乾一:「怎麼了?」

林弱弱:「我把秋水落下了!落在衙門口了!」

兩人頓時無語,愣了能有一分鐘,院子裏有暗衛出來,百里策也跟出來。

兩人緩過神之後,陳乾一說:「我還要回府衙,不是在門口嗎?我去的時候讓她回來就是了。」

林弱弱:「也好,那就不用特地派人去接了。」

說完,兩人也不再多言,陳乾一轉身上馬趕往府衙。

Prev Post
「刃牙?」
Next Post
「陳伯,你當真要和我齊家作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