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你當真要和我齊家作對?」

齊晁停穩了步子,和陳伯力量相當,彼此分毫不讓。

「齊大公子,若非今日之事,老夫自是不敢動你一根汗毛,但是此事同樣事關老夫生死,只好得罪了!」

陳伯抽回利劍的同時朝著齊晁一掌劈了過去,好在齊晁反應迅速,一個轉身避到了一邊。

知道他靈力也不弱,剛才接劍的那一下陳伯就清楚了齊晁最少也是二品以上的高手,若是正面較量自己未必能佔上風,這倒是惹上了一個大麻煩!

另一邊齊晁的侍衛和打手們還廝殺在一起,雖然力量不敵卻也還在儘力為齊晁拖延時間。

「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

忽然,陳伯再次怒喝一聲,衣袖中擲出一枚極其不起眼的銀針正中齊晁肩膀!

涉世未深的齊晁哪裡會料到對方竟然使用暗器,這一下頓覺兩眼發黑渾身酸軟無力!

「你,你使詐!」

齊晁一個不穩扶著旁邊的樹榦才勉強站定,指著陳伯怒道。

「那又如何?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陳伯舉起劍,朝著齊晁不疾不徐地走了過去,一直躲在草叢裡看熱鬧的雲傾綰頓感不妙!

若真被陳伯殺人滅口,那他和柳初然的事情不是難以曝光了?

畢竟自己的話現在最不可信。

齊晁這麼一個權威有力的人證,可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

想到這,雲傾綰連忙蒙好面紗戴著草帽,從包袱里拿出兩個事先備著的火藥彈扔到陳伯身邊,頓時一陣煙霧繚繞,熏得眾人都睜不開眼!

「誰!誰在搞這種小把戲!」

陳伯知道還有人潛伏在附近,頓感不妙,連忙催動靈力附著在劍刃上,狠狠地揮出一劍,原本還模糊不清的林子又顯出了片刻的清晰。

然而就是這麼短短的一瞬,齊晁的身影卻不知所蹤!

憤怒至極的陳伯一劍劈向了還在殊死抵抗的齊家侍衛,又道:「都給我殺!」

原本寂靜的樹林里頓時傳出一聲聲慘叫。

雲傾綰扶著齊晁頭也不回地直奔樹林外,幾乎動用了全部神力以最快的速度逃離出了陳伯可追蹤的範圍!

一刻鐘后,城北仁心醫館,雲傾綰氣喘吁吁地停下了步子,將齊晁扶到了醫館大門口。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身體逐漸僵硬的齊晁知道自己得救了,再看了眼雲傾綰的穿著打扮,用盡餘力低聲說道。

「敢問……姑娘芳名……在下……必有重謝……」

「省省吧,你再多說一句毒入肺腑必死無疑。」

雲傾綰一邊冷聲回應一邊敲響了仁心醫館的大門。

開門的正是白日里救她的老先生,看清她身影的瞬間,老先生也是一愣。

「況且,你也不會想知道我的名字。」

雲傾綰連一句解釋都沒有,對著老先生禮貌而又歉意地抱了抱拳便轉身離去,後者看到地上坐著的人影時頓時明白了。

看到雲傾綰離去的背影,齊晁想伸出手去抓住,卻發現自己整個人都已經動彈不得!

「小公子還是省省力氣吧,若不是這位姑娘送醫及時,就算是老夫怕也無力回天。」

老先生喚來醫館里的葯童一起將齊晁扶了進去,直到仁心醫館大門緊閉,雲傾綰才真正放心地出了城。

醫館內,一身白衣乾淨飄逸的顧星河恰巧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冷嘲道:「真會給我找麻煩。」

齊晁一心想緝拿的雲家大小姐就在眼前,他非但沒有認出來還想感謝人家救命之恩?

真是可笑。

顧星河甚至好奇當齊晁知道了真相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但是,雲傾綰為何要救他?

她不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么?

城外小木屋裡,擔驚受怕的凝竹正坐立不安。

聽到敲門聲的那一刻,她一瘸一拐地跑過去開門,看到自家小姐的身影,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別哭別哭,你看我不好好的么?」

雲傾綰真是怕了凝竹的眼淚了,連忙將包袱放到了桌子上。

「小姐,你再不回來凝竹就進城去找你了!青無那個大壞蛋說走就走了,我一個人在這裡等了一天,好害怕你會出事!」

凝竹努力止住眼淚,看到包裹里竟然有自己的衣裙和一些乾糧,又感動的不知如何是好。

「青無也走了?」

雲傾綰坐下喝了一口茶,詫異道。

「嗯,說是有急事去找他主子,然後就沒回來過。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凝竹的話讓雲傾綰眉頭微微皺起,她竟然有那麼一點希望御天凜能夠一切順利。終於被放開了,她抬起手捶他,「你太討厭了,我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嘴巴腫起來了,你說,我怎麼出去見人?」

周話用拇指輕撫著她微腫的唇瓣,眼眸深幽,「這樣更漂亮了。」

肖春梅作勢要掐他脖子,他立刻抓住她的雙手,背在她的身後,眼睛看入她的眼睛里,「梅子,我有沒有說過,我很愛很愛你?」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72章周話的怒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搞定了蕭校長之後,沈明也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接下來這段時間就可以在三步塔happy的修鍊了。

沈明現在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的確是變態級別的存在,但這個世界可不止年輕一個輩。除了擂台上沒有人會跟你講:那個人輩分比我大,我不和他打!

沈明還沒那麼容易自滿,以後的事情只會越來越複雜,提升實力是唯一一個可以把事情變得簡單的方法。

暴力在文明的世界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在強者為尊的世界確實解決方法的唯一途徑。

「果然還是在自己家舒服,感覺空氣都新鮮了許多。」

臨近中午了,沈明不急不緩的向著食堂走了過去。他倒也沒有急著現在就去三步塔進修,主要是之前答應了許昭霆參加對方的婚禮。

……

走在明珠學府的校園裡,儘管還是這裡的學生,但是明看著那些朝氣蓬勃,活力滿滿的學弟學妹們,總會有一種莫名的隔閡感。又或者說是來自學長的優越感。

沈明在學院內露面的時間很少,甚至大部分時間都不會在學院。但是每一次在公眾場合都會做出讓人震驚的事,所以即便當年的不少老人都已經畢業了,但同屆甚至是新生之中還流傳著關於沈明的傳說。

當然莫凡那個大魔王的傳說自然也是少不了的,畢竟那傢伙曾經可是一度成為全校公敵呀。

「嘿……」

就在沈明快要走到食堂的時候,一個清靈的聲音突然響起,一隻小巧手輕輕地拍了拍沈明的肩膀。

艾圖圖像是一隻小精靈一樣,突然竄到了沈明的面前。

沈明看著眼前的艾圖圖,這姑娘最近好像發育的越來越好了,我兒豁……這……好凶啊!

「你不會是故意在這裡堵我的吧?是不是你哥那傢伙告訴你我回國的?」沈明看著眼前這個俏皮的姑娘,略微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

艾圖圖雙手放在後背,小腦袋微微的低下,吐了吐小舌頭,好像是被踩著尾巴的像老鼠一樣。

「被你猜到了,其實回來挺好的……我聽我哥說國外可危險了,還聽他說你在國外可厲害了(?▽?)……」

小姑娘兩眼放光的說著從艾江圖那裡打聽到的事情,好像身臨其境一樣,甚至還無限誇大了一番。

沈明看著眼前這個手舞足蹈的女孩,對方的臉上滿滿的都是驕傲,好像那些讓人驚駭的事情都是她做出來的一樣。

沈明不知道怎麼了,莫名的有些愧疚,右手輕輕的放在了艾圖圖的小腦袋上。

這輕輕的一個動作,讓原本講的正十分入迷的艾圖圖打了個機靈。突然就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被按了一個按鈕,突然停住了。

原本粉嫩的小臉,瞬間變得紅通通的,雙眼飄忽不定,甚至不敢看向沈明。

「走吧……請你吃個飯,就當答謝你給我的那本孵蛋小技巧吧!雖然沒什麼用,但也算是你有心了。」沈明揉了揉艾圖圖的小腦袋,輕聲說道。

「嗷……」

沈明其實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對待眼前這個姑娘,你說討厭吧!不至於,甚至對方這種神經可愛的性格有點喜歡。跟你說喜歡吧,又從何說起呢?

葉心夏對於沈明來說,如果對方出了事,那麼沈明可能會真的瘋掉,這應該就是喜歡的表現了。

那艾圖圖呢?如果是這女孩呢?沈明想到這兒不由得有些煩躁,兩世為人終究也只是個情感白痴。

有的時候看電視劇不明白為什麼那些角色在情感方面都那麼羅嗦拖延。但這事要真放在自己身上,確實也挺難以抉擇的。

畢竟這只是一種感覺,沒有實物可以依據。這並不是一道數學題,肯定會有一個答案。

沈明也許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當開始猶豫的時候,就是有些喜歡的開始了。

……

「哇……完了,失戀了,學姐怎麼會和一個男生在一起吃飯?還是來食堂吃飯?」

「干!那男的明明長的那麼普通,憑什麼我不服啊!」

「哀嚎的一看就是新生吧!不知道,那是沈明學長嗎?真的是太沒見識了!」

「我靠,我管他誰?就算他是沈……你說啥?沈明學長?服了服了!」

「震驚!學院傳說級大神驚現食堂,與校花學姐竟然做出這種事來……」

「樓上真尼瑪是天才,來我們新聞部報道吧!」

「沈明大神!愛你愛你!」

……

「不過話說回來,大神一直是和大魔王一同出現的。難道說大魔王也回來了?明珠學府再次要籠罩在大魔王的統治之下了嗎?」

「可怕!帥氣學弟們快衝入學姐的懷裡,學姐保護你們!」

「奇怪的學姐又增加了!」

……

沈明自然是聽到了那紛紛的議論聲,一時之間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哎呀……果然大神永遠是大神,即便人不在,傳說依舊在流傳啊。老師已經走了兩三批了,竟然還有人記得你的事迹。好羨慕~」艾圖圖臉上的笑容簡直抑制不住,明明大多數都是在驚訝,沈明竟然出現在食堂了,可她就是很開心。

沈明狼吞虎咽,大口的把最後一口米飯扒進了嘴裡,毫不講究的用袖口擦乾了嘴角的污漬殘留,然後眼神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艾圖圖。

「有些話我也就直說了,雖然只說了不止一次。咱們一不是青梅竹馬,二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經歷。你在我人生中出現的次數甚至占不到萬分之一,相對於你,我也是同樣。

我承認也有一見鍾情的概率,而且我相信你的確是一見鍾情。但是我覺得感情這東西就像是感覺一樣,說不定明天就沒了。

我知道大多數人好像並不追求什麼一夫一妻,說真的我以前也想過齊人之福。但是吧,我覺得如果你有一天,不那麼喜歡了,或者說那股新鮮勁徹底過去了……」

沈明只是在說出自己的心裡話,這姑娘是個好女孩,也許確實做過一些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丟臉事。但說到底心底是善良的,也是聰明的。

沈明不想因為現在的決定,導致未來的後悔。沈明並不是在為自己著想,因為怎樣他都不吃虧?但是艾圖圖會吃虧啊!

然而就在沈明自己夸夸其談話還沒有完全說出來的時候,那微涼的紅唇已經緊緊的貼在了沈明的唇上。

這一下把沈明都搞蒙了,一時之間竟然沒了動作,只是雙眼瞪的老大,看著這近在咫尺的容顏。

……

「心碎了,我敢保證明天校園論壇肯定炸了!這瓜太香了!」

「糟了,我磕到了!」

「震驚!校園食堂驚現兩人干羞羞的事,原因竟然是這樣的……」

「樓上真的是夠了!」

Prev Post
丁引上前,將肖顏攔腰扛起來,抬着她走到一邊重新放下,認真地:「媳婦兒,聽話,趕快打車回家。」
Next Post
我妻嵐皺著眉頭地看著失魂落魄的北條誠,不由分說的拉住了他的手,冰冷的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