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這林玄等人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就是因為臨仙境之下他們已經無敵,而臨仙境的高手已經無人敢出手,所以我們只能忍,等到中州聖地的高手來援!」

忍着?

國主臉色難看的說道,「如何忍?這是西涼國的恥辱!」

老婦搖頭說道,「陛下,目前就算是恥辱也必須忍下去,一旦出動臨仙境高手,勢必會惹怒林玄背後的神秘強者,到時候怕有滅國之禍啊!」

「林玄!」

國主雙拳緊握,喃喃自語說道,「我西涼國乃是武州最大的國家,只可惜沒有一人能夠與林玄比肩,真是悲哀!」

……

……

林玄等人將皇家學院洗劫了一遍,他們已經離開了皇都,皇宮已經被大量守衛軍防禦得密不透風,根本沒有一絲的機會,而皇城外的那些有錢人都被搶遍了。

在城中待下去也沒有意義,林玄等人向著城外的山上走去,做好逃跑的準備,在林玄的估算那群中州聖地的妖孽估計要來了。

如果這時候被包圍,那他們真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被困死了。

「小心!」

就在這時,林玄突然低吼一聲,所有人立刻進入了戰鬥狀態,只見不遠處一名女子緩緩走來。

女人二十歲左右,一身碎花黃色長裙,雪白的長發披在身後,手中是一柄散著寒芒的白色長劍。

白劍長約三尺三指寬,劍身四周散發着絲絲劍芒。

女子走到林玄不遠處站定,目視着林玄,冰冷的說道,「天地榜排名第三,冰寒劍紫寒,單挑!」

林玄神識掃過女人,臉上神情不變,「你也是來取我性命的嗎?」

「我只是單純,挑戰你!」

紫寒開口說道。

林玄點頭,他看得出來眼前這個叫紫寒的女人,實力非常的強大,同樣是劍道宗師。

紫寒腳尖一點,身影快速地向著林玄飄了過來,手中的冰寒劍寒芒一閃,直指林玄的眉心。

「鏹!」

當冰寒劍出現在林玄眉心十公分的位置,猛然停頓了下來,林玄的手中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重劍,擋住了女人的攻勢。

隨後重劍消失,黑羽劍輕顫一道劍氣劃過,斬向前方的紫寒。

。劉德乾下了3樓之後,並沒有在二樓的食堂去吃飯,反而是撥通了一個電話,在得到了電話中的回應之後,便徑直下了樓,然後直奔行政樓方向而去。

到了三樓的院長辦公室門口,門是關着的,劉德乾便稍微等了一會兒。

曾德位才趕到辦公室開了門,把劉德乾一併引了進去。

而後說:「劉主任,

《我在手術室打怪那些年》第二百四十四章思維何其清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見厲默川沒說話,溫婉心又繼續道:「還是你確定你太太只是用這個婚禮引你現身去坦白,如果你不去的話,她會中止這個婚禮?」

「不……如果我一直沒有動作,我相信她肯定會繼續婚禮!」

「啊!那你……」

厲默川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一臉的認真嚴肅,「所以我必須去。」

說完,厲默川拿出手機想給王國均打電話,可還沒撥出去,王國均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什麼事!?」

「厲總,我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都到了這個時候,厲默川見王國均還在賣關子,聲音無比冰冷,「快說!」

「那我先說好消息吧……太太懷孕了……」

聞言,厲默川身子一僵,「你說什麼!?」

「太太懷孕了!可壞消息是,太太要帶著Sweety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小寶寶嫁給許雋秀……」

厲默川無比震驚,內心猶如驚濤駭浪久久未能平息,「你確定嗎?思思真的懷孕了?」

「確定,太太是昨天上午確診懷孕的,我手裡還有她的孕檢報告……厲總,你真的要眼睜睜地看著太太嫁給許雋秀嗎?」

「給你二十分鐘的時間準備一套衣服送到桃園大酒店,快速!」

「是!」

掛上電話,王國均重重地鬆了一口氣,看了看後座上早已準備好的衣服,他勾唇笑了……

他就知道厲總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太太嫁給別人,而且現在太太的肚子里還有厲總的小寶寶呢!

用不了二十分鐘,王國均僅用兩分鐘的時間就將衣服送到了溫婉心的房間,敲開門時,房間里只有溫婉心一個人。

溫婉心指了指她對面的房間,「你們家厲總在對面,只是他現在應該在洗澡,你要不要稍等一下?」

「好的……」

就這樣,溫婉心和王國均站在房間門口大眼瞪小眼,之前當王國均得知厲默川和溫婉心的緋聞時,王國均很討厭溫婉心,可後來得知真相他才發現自己誤會了溫婉心。

想了想,王國均還是決定道個歉,「溫小姐,之前……很對不起……」

溫婉心雖然年輕,但心細如髮,自然也能從王國均的扭捏和言語中得知他道歉的原因,便勾唇笑了笑,「沒關係……誤會解除,我也該洗脫小三的罪名了。」

話音剛落,當溫婉心看到走廊里過來的男人時,臉色微微一變,下一秒,她二話沒說就衝進了房間關上了門,可是門還沒關嚴,一隻有力的手橫了進來……

「開門!」

看到男人陰沉的臉色,溫婉心又驚又怕,慘白著小臉朝王國均求救,「王秘書,救命啊,我不認識這個男人……」

王國均見溫婉心有難,也不能置之不理,剛剛事情發生的太快,他根本就沒看清男人的臉,以為是溫婉心的瘋狂粉絲,他伸手就抓住了男人的肩膀,「再不鬆開就別怪我手下留情……」

「滾!」男人冷冷地吼了王國均一聲,王國均一聽就更生氣了,「嘿,你……」

。 李心男深知這場戰鬥的重要性,如果燕北敗了,那麼他們這邊將會沒有絲毫翻盤的餘地,古墓將會拱手讓人,甚至他們還會死掉!

因此,這場戰鬥,只許勝,不許敗!

又因為燕北和多爾頓身形實在是太快,即使場外有弓箭手助力,弓箭手也不敢射箭,否則說不定就會打到燕北。

在兩人戰鬥了五分鐘后,皇甫凌帶着人衝來了。

不過他並沒有直接衝殺過來,而是讓人去調查四周,同時在距離燕北一千米的位置駐紮。

看到皇甫凌身後的五百多人,李心男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敵人的人數太多太多了,數倍於自己這邊。

燕北這個主心骨又被多爾頓纏住了,如果皇甫凌發起進攻,他們該怎麼辦?

果不其然,當皇甫凌讓人查探四周,確認沒有埋伏時,皇甫凌立刻下令道,「聽我命令,立刻圍攻李心男等人,全部殺死,一個不留!」

伴隨着皇甫凌的命令,聯盟眾人立刻殺了過去。

就在這時,燕北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皇甫凌,你們今晚就死在這裏吧!」

皇甫凌聽到這一聲大笑,立刻被嚇得心神巨震,連忙拚命喊道,「慢——!」

聯盟眾高手紛紛止住身形,不解的看向皇甫凌。

皇甫凌臉色有些發白,冷聲道,「燕北突然發笑,還說要讓我們死在這裏,可見這裏絕對有埋伏!」

「可是我們已經查探過了,並沒有埋伏啊。」孫長東不解的說道。

皇甫凌微微搖頭,「錢雲飛的慘敗你難道忘記了嗎?燕北既然敢遣散工人,帶着這點兒人馬在這裏施工,可見他是早就有所準備的,燕北生性謹慎,在明知道多爾頓要來的情況下,還敢這樣做,可見準備相當充分,絕對不會以身犯險,他這次設下的伏兵,恐怕絕對超出我們的預料。」

「這……」

孫長東想要反駁,但細細一想,覺得皇甫凌說的很有道理。

有錢雲飛這個前車之鑒在,由不得他不小心。

然而,當皇甫凌等人停下進攻的步伐三分鐘后,四周卻沒有任何動靜。

孫長東說道,「皇甫凌,我們是不是被騙了?其實燕北是在和我們玩虛張聲勢之計?」

「我也有這個懷疑……你,去試探試探。」

皇甫凌指著一個源武二品的高手,讓他去前面試一試。

那人點了點頭,立刻朝着前方緩緩走去。

然而,當他距離燕北和多爾頓的交戰位置僅有二十米的時候,卻仍然不見任何埋伏。

孫長東立刻說道,「沒有埋伏,可以出戰了……」

「不行!」

皇甫凌立刻反駁,「如果你是燕北,你難道會在這時候下令擊殺這個探路者嗎?當然是要引誘我們深入其中,然後再圍而殺之啊!」

「嗯……有道理,燕北這傢伙陰險狡詐,詭計多端,我們不得不防啊。」孫長東再次同意皇甫凌的話,決定暫時不前進了。

這樣一來,時間就又過去了三分鐘。

見援軍竟然沒有任何動手的打算,多爾頓頓時怒了,「皇甫凌,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難道要老夫獨自廝殺,你們卻在一邊看戲嗎?」

皇甫凌拱手道,「多爾頓先生,我們也想過去廝殺,奈何不知道燕北現在的底細,不能妄動啊!」

「哼!一群膽小如鼠的傢伙,燕北現在至少消耗了三分之二的能量,只要再來兩個源武七品的高手,定然可以將他格殺當場,你們難道要放過這個大好時機嗎?」多爾頓怒罵道。

「多爾頓,休要胡言亂語,看我孫定江如何擊殺燕北!」孫定江冷哼一聲,朝着燕北衝殺了過來。

「多爾頓老雜毛,等老子滅了燕北,就痛扁你丫的!」錢德昌怒罵一聲,也沖了出來。

李心男在一邊看的心急,但又無可奈何。

面對一個多爾頓,燕北已經有些吃力了,如今又加上了兩大源武七品初期的高手,這還怎麼打?

燕北瞄了眼孫定江和錢德昌,輕笑道,「終於肯出手了?那也該結束了……」

「嗯?」

正在衝過來的兩人,瞬間強行止住身形,在距離燕北僅有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多爾頓看到兩人竟然停住了,頓時氣得差點吐血,「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難道還害怕燕北設下埋伏嗎?」

「啊……可能是條件反射了……」

孫定江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燕北的一句話鎮住。

但就在兩人再次衝刺時,無數道羽箭突然攜帶着強大的能量,朝着兩人呼嘯而來!

「該死,果然有埋伏!」

兩人怒罵一聲,連忙運氣能量護罩抵擋弩箭。

皇甫凌眼珠一轉,立刻下令道,「快!快去弩箭射來的方向衝殺,必須要殺掉這些埋伏的人!」

他很聰明,知道循着弩箭飛來的軌跡尋找埋伏之人。

五百多人有三百留在原地堅守,其餘人則分成兩隊,一隊一百人,分別沖向東西兩邊。

但是當眾人沖了過去后,卻發現地上擺放的竟然只是一排自動弓弩罷了。

「中計了!」

帶着東邊隊伍的孫長東,頓時驚叫道。

下一瞬,他們所站立的地方,突然爆炸了!

地下早就埋好的烈性高爆炸藥,瞬間被點爆。

在強大的能量衝擊下,東西兩邊的兩百多人,一半多都被當場炸死,其餘人也都身負重傷!

孫長東帶着剩餘的人僥倖逃生,卻也狼狽不堪,衣服破破爛爛的,宛如乞丐。

爆炸發生的地方距離皇甫凌等人只有四百多米,皇甫凌的臉色非常不好,「該死的,燕北竟然還使用了熱武器,這下麻煩了……他從哪弄來的這些東西?」

上京巡查的如此嚴格,各大家族都很難有使用如此強大熱武器的機會,可是燕北卻偏偏做到了。

孫長東咬牙切齒的恨恨道,「燕北肯定買通了上京巡天府的人,不然絕對不敢如此明目張膽的使用熱武器,可恨啊,我們還沒有打到他,卻又被他殺了上百人。」

。 根據白羽之前所說,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沒放在參悟法則上面,但是對法則的感悟卻有如此的進展,甚至不比在混沌城的速度要慢,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從白羽眉心的印記來看,雖然得到空間本源法則承認的高度並不算高,但也不是那種最低的承認,這至少應該有第十六層的水準了。

別看只提升了兩層,這難度依舊超過前面所有的總和了。

畢竟空間本源法則的參悟,越到後面,它的難度就越高。

一般人想要像有白羽這樣的進展,沒有了數千上萬年,幾乎是不可能,這還得是那種界主級別的天才才行。

Prev Post
我妻嵐皺著眉頭地看著失魂落魄的北條誠,不由分說的拉住了他的手,冰冷的道:
Next Post
而且,內務府第始皇帝的產業,整個天下,沒有人敢朝着他來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