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內務府第始皇帝的產業,整個天下,沒有人敢朝着他來搶。

「而且,一些大的商賈的產業也與工商署以及內務府官署合營,基本上都做到了了如指掌。」

「嗯!」

微微頷首,嬴政沉吟了半響,道:「諸位愛卿在此事上做的不錯,至於未曾前來咸陽的商賈,朕已經讓陳平前去處理了。」

「至於人手不足的情況,現在的大秦帝國每一個行業都是如此。」

「今日朕有要事,許妃產子,朕要過去看看,至於其他事,明日召集大秦三公九卿朕有要事商議。」

「諾。」

眾人點頭答應一聲,隨及朝着嬴政一拱手,臉上帶着喜色,道:「臣等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哈哈哈………」

大笑一聲,嬴政這一刻的心情也是極為的舒爽,他對於許莫負懷孕抱着一絲期待,畢竟不管是許莫負還是他,都不是一般人。

而且,許莫負懷孕之時,他的身體已經發生的了變化,這更讓嬴政心中充滿了期望。

見到嬴政歡喜,李斯等人連忙朝着嬴政拱手,道:「既然許妃產子,臣等就不多耽擱了,臣等告退!」

他們都是很有眼力勁兒的人,若是他們提前知曉此事,自然不會前來咸陽宮,此刻他們的事情已經結束了,而得知了此事,自然是需要連忙離開,免得耽誤嬴政的大事。

「嗯,朕就不留諸位愛卿了,都下去準備吧!」

「諾。」

李斯等人離去之後,嬴政方才朝着韓談,道:「去後宮!」

「諾。」

一刻鐘之後,嬴政已經來到了許莫負居住的宮殿之外,這一刻,念端也在殿門之外,見到嬴政過來,連忙行禮,道。

「臣念端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望着念端,嬴政點了點頭:「太醫令,裏面的情況這麼樣?」

「稟陛下,端木蓉仔細的檢查過,胎兒的體位正常,並沒有錯位,只要是時間一到,必然會順利生產。」

念端生怕嬴政不懂,詳細解釋,道:「許妃身體素質很好,在這之前,更是各種靈藥以及秘方養胎,陛下無需擔憂!」

。 月容說到自己的孫女興趣也是大了許多,畢竟對於自家的人他也是10分了解的,況且月輕輕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也是他一手教導出來的。

白雪聽到月容這樣子說輕輕也是10分的好奇了起來,「她很厲害嗎?」白雪眼睛睜得大大的說着這句話,白雪的干爺爺聽到她這樣子問也是笑了起來。

「輕兒小姐可是十分厲害的,平日裏可是幫月家主處理了好多的事情。家裏面的許多的家業都是她幫忙做的。」白雪的干爺爺也是十分欣賞月輕輕的,對於誇獎她的詞是張口就來。

白雪聽到跟自己大的一個女孩子竟然幫家裏面承擔了那麼多的家業,心裏面也是十分的震驚。臉上也是一臉驚訝的神色,她現在雖然也是在接觸家裏面的那些事物。

但是並沒有能夠承擔大多數的那些東西的處理,都是輔助性的幫他們做一些事情罷了,但是沒有想到月輕輕就已經能夠自己處理很多的事情啊,這怎麼可能讓她不驚訝呢。

這也是她心裏面突然之間出現了一股自卑感,比起這個女孩子來說她好像並不算十分的優秀啊。白雪在心裏面想着這個問題,韓風也是十分的厲害,只有她自己並沒有那麼的厲害。

難怪月容想要撮合他們兩個在一起了,雖然她心裏面有一股自卑的感覺,但是她也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雖然她現在有一些比不過人家,但是不代表她一直比不過別人。

這樣的事情只會激勵她變得更加的厲害更加努力罷了,只有她自己變的更加的厲害,這樣子才能夠跟韓風更加的般配。白雪想到這裏也是激起了一股戰鬥的慾望。

一直站在她旁邊的韓風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她氣勢上的變化也是覺得有一些好笑,白雪肯定感覺自己被打擊到了。不過他當然也是樂意白雪變得更加的厲害呀。

而且她擔心自己會跟別人在一起的這件事情是壓根不可能的,雖然別人都是十分的優秀,但是他已經認定了是白雪這是不會改變的事情。

就算白雪不能夠變得更加的強大,他也能夠把人給保護的好好的不讓她受一點的傷害。不過但是能夠自己想通那他當然也是不會解釋那麼多了,畢竟這也是激勵她的一個好辦法。

「輕輕也是想着幫我多分擔分擔一些事情,不想讓我太累罷了。年紀大了也不想操心那麼多的事情了,自然也是要交給年輕人去做的。」月容早就已經考慮好了自己的這些家業到時候交給誰繼承。

雖然月輕輕只是個女孩子但是也沒有什麼影響的地方,到時候招個孫女婿回來不就可以了嗎。月容對這件事情他們也是10分的開,並沒有覺得一定要把家業交給自己的那些兒子或者孫子。

他一直都覺得是能者居之,並沒有一定要卡在性別這個方向。就算有人一直惦記着他的這些東西,他也不一定會能夠交給他畢竟能力不足他也是不會給的。

但是那些人他也是不會去處理的,這些都是留給繼承人的考驗,他當然是不會幫忙的,除非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他會插一下手罷了。

韓風聽到月容的話倒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身體上的衰老只是身體上的,如果一個人的精神上都開始衰老的話,那當然是沒有辦法能夠改變什麼的。」

對於他來說身體上的衰老並算不得什麼,他是一個醫生也是一個修鍊者,對這個問題自然是有辦法克服的。但是如果一個人對自己催眠自己已經老了的話,那他整個人自然會不一樣了。

只要整個人的精神氣是十分年輕的,對於身體來說也是有着十分大的好處,這也就是為什麼一些人是奮鬥樂觀也可以活得十分的久。

如果給自己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當然是對這個人的身體上也有一些損害,對於一個人的壽命來說也是有影響的地方。月容聽到他這樣子說也是累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思考了一下之後,他也是突然想明白了許多的東西。「哈哈,看來是我自己想的太多了,竟然還不如一個年輕人想的明白。」月容笑着說着。

4個人在房間里也是說了好一會兒話,雖然聊得十分的開心,但是月容也是透露出來了一點疲憊的神色所以三人也是退出了房間讓他好好的休息。

白雪的干爺爺出了房間之後便跟他們說着他要回去處理一些事情,畢竟他自己還是有一些事情要處理的,不能夠時時刻刻都待在這裏。

韓風和白雪也是十分理解的點了點頭,跟他打了個招呼之後便送他離開了。在另一邊說道,他們出來消息的月輕輕也是立馬就過來了。

看着正在客廳坐着的兩個人,她也是十分的好奇。畢竟這兩個人的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特別是把自己爺爺治好的那個少年,能力如此的強大。

這讓她也是十分的感興趣,雖然她也跟一些年紀不大自己創業發展的人接觸的很多。但是他是頭一次遇到韓風這樣子十分有本事但是不驕不躁的人。

「這次多想韓醫生的幫忙了,這幾天就麻煩你們在這裏了。」月輕輕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畢竟這件事情跟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他們還是願意留下來幫忙他自然是要道一聲謝才行的。

白雪對月輕輕也是十分的好奇,見她這樣子說立馬就開口說話了。「哎呀,又不是什麼大事。干爺爺他把我們叫過來肯定是想讓我們幫忙的。」

月輕輕聽到白雪口中的干爺爺也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說的人是誰。「你是張老的干孫女?」月輕輕雖然知道前一段時間張老收了一個干孫女,但是並不知道那個人就是白雪。。任何事物都有一個周期。

三藩市的房地產也不例外,三藩市灣區從1991年到去年的1995年剛剛歷了一個房市泡沫的循環,但是每次的循環都會帶來新的漲幅與新的房價高點。

灣區的房價都經過前面約4年的衰退期,經過幾年來的下跌,被壓抑的需求開始反彈,價格開始再次慢慢上升。

《重歸新加坡1995》第370章盈利秘訣與老鄉朱敏 蘇情婉本以為呂堂主恃才傲物,並不會帶別的人上路。卻不料除了那呂茜外,隨行的居然還有一個身材瘦弱的老者。

這老者病懨懨的,看起來像是半隻腳都已經踏進了墳墓。

忍了許久,蘇情婉才把心中的疑惑給問了出來:「呂堂主,您帶這個人,是不是有點?」

她話沒有說全,但是言下之意是很明顯的,這老者的身體經得起長途奔波嗎?她們這是去尋葯,可不是遊山玩水。

未料到還未等呂軒塵發言,那老者就桀桀的笑了起來,他的聲音嘶啞難聽,像是幾百年沒有開過口一樣。

「王妃不必擔心,小老兒還是有些本事的。」

似乎是看出來蘇情婉的疑惑,呂茜笑著和她解釋道:「王妃,您叫他檮杌就好,檮杌說的沒有錯,他擅長控制蛇蟲,是我們進南疆必須要帶的人。」

檮杌?蘇情婉略微蹙了蹙眉頭,這老人怎麼起了個這麼兇惡的名字?

傳聞中檮杌是上古時期的四大凶獸之一,長的人面虎足豬口牙,這老頭長得乾癟,實在是不像這麼兇惡的人。

只是……蘇情婉想起了《神異經》中對檮杌的介紹: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犬毛,長二尺,人面,虎足,豬口牙,尾長一丈八尺,攪亂荒中,名檮杌。

看著瘦弱老人陰沉的臉,蘇情婉還是下意識的迴避了一步,這種看不穿的奇人異士還是盡量離得遠一些吧。

自己此行是為了尋找珍貴藥草的,並不是尋求什麼麻煩。

呂茜對這個比自己小几歲的攝政王妃很有好看,自己沉睡了這麼久,若非是有蘇情婉相助,恐怕現在她還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呢。

兩人便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蘇情婉雖然不是話癆,但也是個能說會道的,不過是半天,二人竟像是拜了把子一般,親密的就差是勾肩搭背了。

對此,剩餘的幾人都很是無語。

只有蘇情婉知道,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她便很難交到同性好友。世家小姐雌競激烈,為了一個夫婿好閨蜜也能大打出手,且京城中的女子受其家族影響,大多數都心思縝密,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了的。

蘇情婉雖然是個聰明人,卻最討厭和兩面三刀的蛋黃派打交道,反而是這個出身於江湖草莽的呂茜,讓她心中感到十分舒坦。

雖然有時候呂茜說話直了些,但也不妨礙是個可愛的女子。

看著呂茜清秀的臉蛋,蘇情婉很是感慨:「那個趙何可真是不知好歹,不打聽清楚了就敢招惹你,也真是算他倒霉。」

一路上,忘川也明白了這呂茜和趙家公子的恩怨,她向來看不得欺男霸女:「就是,呂小姐,你們先讓這趙何過幾天好日子,回來以後就有他好受的。」

聞言,呂茜噗嗤笑了起來:「你這丫鬟倒是可愛的緊。」

通往南疆的路並不算好走,從京城一路向南,要繞過不少兇險的地方。

幾人行走了小半個月,最後才在陳州府落下了腳。

這陳州府是大順和南疆最後一道關卡,等過了這地方,他們也就算是真正進入了南疆的地界。

忘川和彼岸都沒怎麼出過京城,最遠也不過是在京郊的護國寺中轉上一圈,看到邊關小鎮的景色,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好奇。

呂茜有些熱情的介紹著一路的景色,顯然他和呂軒塵二人也是到過此地的。

只有那檮杌一路上沒怎麼講話,若非他偶爾會把懷裡的蛇拿出來刷刷存在感,只怕是幾人都差點把他給遺忘了。

「我們停下來歇息吧。」一行人顯然是以呂軒塵為首的,弒殺堂堂主畢竟踏足江湖多年,武功高強,對邊境也是有一定的了解。

蘇情婉有些納悶的看著四周:「這地方倒是有些熱鬧,不像是傳說中人口稀少的地方。」

忘川也有些附和的點了點頭:「就是,奴婢瞧著這地兒往來的商客這麼多,想必這南疆也不算是太過可怕。」

也不怪忘川這麼想,這街面上顯然有許多異族人士,看著來來往往或是蒙著頭巾、或是扎著幾股小辮子的人,幾人都有些好奇。

只有呂軒塵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你們有所不知……這個陳州府往日里絕對不會這麼熱鬧的!」

眾人都有些訝異的回過了頭:「為什麼這麼說?」

只是呂堂主說什麼都不肯再說,只是含糊其辭:「大家還是小心些吧,這個地方有些古怪,南疆人向來不歡迎外族,斷然不可能允許這麼多子民來大順的。」

這話也提醒了蘇情婉,她想起前世自己曾經去過湘西一個少數民族部落採藥,自己和老師已經足夠禮貌了,卻還是險些被寨子里的人給亂棍打出去。

若不是有嚮導拚命解釋,只怕是她和老師也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想到這裡,蘇情婉的心情也有些沉重:「呂堂主說的對,大家還是盡量小心些吧,萬萬不可以輕視他人,南疆不同於我們大順,不要丟掉性命。」

見到蘇情婉似乎並不好奇的樣子,倒是讓呂家兄妹有些奇怪。

呂茜有些怔然的看向了這個一路上侃侃而談的攝政王妃,這蘇家三小姐不似傳聞中的草包少女,反而博學多才,對很多事情都有所了解。

所以她下意識的也就當作蘇情婉來過這個地方:「王妃也來過南疆和陳州府嗎?」

蘇情婉的臉色僵硬了一下,她微微的搖了搖頭:「並沒有。」她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是蘇府三小姐,作為大家閨秀是斷然不可能來過這種地方的。

呂茜有些瞭然的點了點頭:「那王妃想必就是從別人嘴裡聽說過了。」她也不再好奇,側身看向了路邊的小攤。

唯獨呂軒塵發現了蘇情婉的異樣,只見這蘇家三小姐的手顫抖了一下。呂堂主混跡江湖這麼多年,哪裡會看不出她在隱瞞實情?

只是自己也沒有把實話都說出來,呂軒塵便也不再拆穿蘇情婉的面目。

畢竟人都是有秘密的。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為什麼不還手!

白人男子似乎要為自己剛剛挨的那一拳討回公道。

他毫不留情地開始瘋狂毆打起了厲司景。

一拳一拳地砸下去,拳拳到肉,發出了一陣一陣的悶響。

可厲司景全程咬著牙關沒有反抗,甚至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兒。

在一旁一直就抓著蘇蘇的那兩個黑人,看到厲司景如此落魄的模樣,忍不住放聲大笑。

被他們拽得搖搖晃晃的蘇蘇目光獃滯的看著前方,原本散亂的視線開始逐漸對焦。

墨錦城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顧兮兮蜷縮著身子趴在他的身邊。

厲司景單膝跪地,牙關緊咬,就這樣死扛著承受著砸在他身上的拳腳。

這一幕一幕就這樣闖入了蘇蘇的眼中。

她能夠看到厲司景的嘴角,似乎有絲絲鮮血正往外冒。

原本獃滯到沒有任何波瀾的眸子,突然之間有了反應!

「怎麼樣,反抗啊?動手啊,再不動手老子一槍崩了你!」

白人男子開始了瘋狂的叫囂。

他衝上去,一把攥住了厲司景的頭髮,強迫他抬起頭來。

右手那黑洞洞的槍口精準無比地對準了他的腦門。

「咯噠!」

一聲清脆無比的響聲,這是手槍被上了膛的聲音。

站在厲司景面前的這個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狂妄和猙獰。

他用槍用力的頂著厲司景的腦門,那雙眼睛里泛起了兇殘的紅光,彷彿下一秒就要扣下扳機。

只要他的手指輕輕一動,板機扣響,厲司景必死無疑。

那枚子彈將會貫穿他的大腦,頃刻間結束他年輕的生命。

就在這個時候,蘇蘇的身體開始無法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Prev Post
「陛下,這林玄等人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就是因為臨仙境之下他們已經無敵,而臨仙境的高手已經無人敢出手,所以我們只能忍,等到中州聖地的高手來援!」
Next Post
楚老大夫跟著小廝進來,對盛翎施禮,隨後目光就落在了坐在那裡喝茶的蘇招娣身上,笑眯眯的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